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夜悄悄
“欢迎您的到来,2567阁下。小说.”
  
  院长佩哈尔满脸笑容的说道,并且,指引着‘懒惰’向着第一排正中间的席位走去。
  
  在这个时候,六点的钟声,恰好落下。
  
  看着那道黑色的身影,坐在周围的艾肯德市上流人士们不论心底是如何想的,这个时候都带着一分探究与好奇。
  
  暴食君王的名头,他们听过。
  
  但本人?
  
  却是第一次见到。
  
  有些年轻的过分。
  
  这是最为直观的影响,然后,就是惫懒。
  
  似乎是完全没有睡醒一样。
  
  立刻,有几人就想到了气象主播赛琳娜似乎是经常跑去兰顿丁街17号,马上的,这些人脸上就浮现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周围的人在看到这样笑容的时候,开始低声打听。
  
  片刻后,脸上就露出了一模一样的笑容。
  
  赛琳娜可是有不少人关注着这位长相甜美身材火辣的气象主播,不过,背景似乎有些不清不楚,让他们难以下手。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进行一些无伤大雅的猜测。
  
  毕竟,身为男人,想法在某些时候一致,又有什么不对?
  
  而暴食君王,就是男人。
  
  坐在场中的名媛贵妇们,看着身边男人的们的笑容,不由面露嫌弃。
  
  做为女人的她们,实在是了解这些男人是用什么思考的。
  
  不过,如果是暴食君王的话……
  
  一定会让她们倍有面子!
  
  超凡者可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即使是以她们的身份想要找到一个超凡者也是十分困难的,而且,普通的超凡者哪里会有暴食君王这样的名气。
  
  只要将暴食君王拉上了床,她们就能够一跃成为圈子中最璀璨的人物。
  
  想到了这里的名媛贵妇们,看着那个坐在第一排的身影,一个个双眼放光了。
  
  ‘懒惰’感受到了那些灼热的目光。
  
  但他并不是那个还沉浸在‘自我’中的弟弟,如果是对方的话,这个时候,一定是如鱼得水的。
  
  而他?
  
  宁肯多睡一会儿,也不愿意待在这里。
  
  可惜面对兄长,他无法拒绝。
  
  一想到那位兄长布置的任务,‘懒惰’就强打精神看向了剪彩的台子。
  
  说是台子,其实就是用方桌临时搭建而成的,上面扑了一层红色的地毯,就算是完工了。
  
  一根红色的缎带悬挂在台子上,没有柱子,是两位护士一左一右站立,牵拉着缎带两头。
  
  台子的后面不远处,就是那栋新建成的住院楼。
  
  楼高7层,通体白色,明亮的窗户在傍晚的余辉中,反射着明亮的光芒,明显那玻璃擦得足够干净。
  
  事实上,整个医院都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唯一能够说得上的,也就是干净了。
  
  对于一间完全依靠善款而修建、运营的医院,一切都是那么的恰如其分。
  
  唯一惹眼的就是那位院长佩哈尔了。
  
  在‘懒惰’的眼中,满脸笑容的对方,充斥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阴暗。
  
  尤其是在一群单纯的护士中,更是仿佛在清水中倒入了墨汁,随时都会晕染开来。
  
  “感谢各位的到来。”
  
  站在台子上的院长佩哈尔开始了简短的演讲,然后,目光就看向了‘懒惰’。
  
  “现在有请2567阁下为我们剪彩。”
  
  虽然这个剪彩仪式应该是德累斯顿来的,但是做为代表者的2567也足够服众,没有谁会反对。
  
  “请您拿好。”
  
  院长佩哈尔面带微笑的递过了剪子,在看到目标毫无防备的接过剪子后,这位院长的笑容就越发的灿烂了。
  
  暴食君王又如何?
  
  在他的布局下,还不是什么都没发现?
  
  不!
  
  应该说是,任何人都不可能发现的。
  
  因为……
  
  一切如常!
  
  剪子,是普通的剪子。
  
  缎带,也是普通的缎带。
  
  台子上也没有任何的埋伏。
  
  但只要剪子剪断了缎带,会场嘉宾席中的炸弹就会爆炸。
  
  这当然不是剪子、缎带的问题。
  
  可他会让所有人认为都是因为眼前的目标剪断了缎带从而引发了爆炸。
  
  至于怎么做?
  
  实在是太好办了。
  
  人类的劣根性,早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嫉妒和迁怒,稍加挑拨,就足以引起一场战斗。
  
  他十分想要看到被人称之为‘正义’的暴食君王会怎么做!
  
  是默默的忍受呢?
  
  还是直接对这些蝼蚁反抗?
  
  实在是太让他期待了!
  
  ‘懒惰’接过了剪子,也没有废话,就这么剪断了缎带。
  
  嚓!
  
  啪啪啪!
  
  红色的缎带随着剪子的合并而左右分开、落下,台下的人纷纷鼓掌,不论是出于礼貌,还是敷衍,掌声足够热烈。
  
  但是……
  
  没有爆炸!
  
  满是期待的佩哈尔硬生生的忍住了脱口而出的喝问,僵直的面容上,勉强露出一个微笑,跟在众人的节奏下鼓着掌。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没有爆炸?
  
  难道……
  
  “你是在想炸弹为什么没有爆炸吗?”
  
  就在佩哈尔疑神疑鬼的时候,‘懒惰’突然的问道。
  
  声音不高也不低,在这掌声稍停的前提下,恰好四周的人都能够听到。
  
  顿时,四周的人一怔。
  
  他们纷纷看向了台上。
  
  有反应快的,则已经从所做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您在说什么?”
  
  “我不懂您的意思!”
  
  佩哈尔脸带茫然的问道。
  
  “不懂?”
  
  “没关系的。”
  
  “请大家看看自己身下的椅子。”
  
  ‘懒惰’懒洋洋的说道。
  
  剪彩仪式的椅子,虽然是木质椅子,但为了显得正式,按照佩哈尔的要求,每一把椅子上都套上了白色的套,从椅背到腿都在白色的遮掩中。
  
  如果椅子下放点什么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听到‘懒惰’的话,佩哈尔脸色微微一变。
  
  计划泄漏了!
  
  这是佩哈尔第一想法。
  
  佩哈尔不知道自己谋划许久的计划是怎么泄漏的,但是他知道,不能够这么被动下去,必须要反击。
  
  因此,当台下的某人高喊时,他开口了。
  
  “炸弹!”
  
  “椅子下有炸弹!”
  
  “2567阁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慈善医院并没有做出什么让您愤怒的事情吧?”
  
  “还是您为了提高您的名声,而布置的?”
  
  佩哈尔一脸悲怆、愤怒。
  
  看着佩哈尔的神情,听着佩哈尔的话语,下面混乱的人群,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懒惰’。
  
  这是暴食君王布置的?
  
  是啊!
  
  不是暴食君王布置的,他怎么发现的?
  
  在佩哈尔的引导下,很自然的,一些人开始以己度人了。
  
  他们认为换做是他们的话,为了获得更高的名气,也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如果和佩哈尔有仇的话,顺带除去佩哈尔,更是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想到这,他们看向‘懒惰’的目光中的惊讶迅速的消失,剩下的,只有理所当然。
  
  佩哈尔脸上越发的悲怆、愤怒了,而在心底则是十分得意。
  
  就算提前发现了他的计划又怎么样?
  
  只要他将水搅浑了,依旧能够脱身。
  
  甚至……
  
  能够达到同样的目的!
  
  他已经感受到台下众人中不少人跃跃欲试的心思了。
  
  有什么是比获得一个强大的超凡者的友谊更让人期待的?
  
  那自然是‘面对强大的超凡者依旧毫不退缩,据理力争’!
  
  毕竟,普通人才是大多数!
  
  佩哈尔盯着‘懒惰’,目光中满是挑衅,他希望眼前的暴食君王一怒之下向他出手,只要对方出手了,那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可惜的是,‘懒惰’看着佩哈尔只是打了个哈欠。
  
  “所以说,我才不想来的。”
  
  “因为,我很清楚我会遇到什么。”
  
  “坏人因为做了一件好事,而被认为是情有可原,好人只因为做了一件坏事,就被认为是罪无可恕……真是随意啊!”
  
  “人心的复杂,本就是难以诉说的。”
  
  “而有些人总喜欢利用这样的复杂,达到自己的目的。”
  
  “以往我遇到这样的人,会直接让他明白选错了下手对象,但是今天不同,因为,有人强烈要求我将你让给他们。”
  
  “我很乐意有人帮我处理你。”
  
  ‘懒惰’懒洋洋的说着。
  
  而在话音落下的时候,远处做为宣传的投影再次转动了。
  
  不过,这一次,上面的画面不再是慈善医院,而是佩哈尔!
  
  画面中的佩哈尔积极参与到了会场的布置中,在嘉宾们所做的椅子摆好后,立刻封场。
  
  并且,开始一一细致的检查。
  
  检查时,一枚炸弹就这么被塞入了其中一把椅子下。
  
  画面清晰无比。
  
  佩哈尔脸上的凝重、紧张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发出了一阵阵的惊呼,佩哈尔脸色则一阵发白一阵发青。
  
  他知道完蛋了!
  
  下意识的,他拔出了藏在腰间的枪。
  
  “都别动!”
  
  佩哈尔的枪口没有指向‘懒惰’,因为,他知道没有用,所以,他的枪口对准了台下的人。
  
  对于台子两侧的小护士,佩哈尔看都没有看一眼。
  
  毫无疑问的,在佩哈尔看来,台下的那些大人物更适合做为‘人质’。
  
  “别动,你动我就开枪!”
  
  佩哈尔大声的说着,他的目光紧紧盯着‘懒惰’,但‘懒惰’却是打着哈欠,看都不看佩哈尔一眼。
  
  这让佩哈尔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感到了浓浓的羞辱。
  
  他被看不起了!
  
  这样许久没有出现的羞辱感,让佩哈尔的眼中出现了愤怒,不过,佩哈尔知道现在最要紧的要干什么。
  
  一步一步的后退,跳下台子,与‘懒惰’拉开距离,将枪口指在了一位大人物的后脑勺上,再以那位大人物为盾牌,一步步的向着早就准备好的车子靠近。
  
  台下的人们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
  
  在佩哈尔走到车子边,距离台下人群足够远的时候,突然,一位满是勇气的人冲着‘懒惰’大吼道:“为什么不出手救人?”
  
  这一声大吼,犹如是多米诺骨牌般,引起了连锁效应。
  
  所有人都看向了‘懒惰’,纷纷出言指责。
  
  “对啊,你为什么不出手呢?”
  
  “你出手就能提前击毙了他!”
  
  “那可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
  
  听到这样的指责声,佩哈尔笑了。
  
  人类的劣根性,不就是这样吗?
  
  好笑!
  
  有趣!
  
  可……利用!
  
  他思考着是否开一枪,引起更大的混乱,但是,马上的,他就放弃了这个主意,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开枪,可是会让这些好不容易聚集起勇气的人们原形毕露的,键盘前的超人,也就是在键盘前了。
  
  离开了键盘?
  
  我是弱者。
  
  我需要帮助。
  
  我需要同情。
  
  你们都得帮我。
  
  不是吗?
  
  ‘懒惰’再次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他睡眼稀松的看着这些对他大声指责的人,越发的困倦了。
  
  他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事。
  
  所以,才不想来。
  
  眼前的一切,哪有梦境舒适。
  
  但想到兄长的吩咐,他不得不咬着牙让自己振奋点。
  
  “你为什么不去呢?”
  
  ‘懒惰’冲着第一个开口的人问道。
  
  “我、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你是超凡者啊!”
  
  “你不应该帮助我们吗?”
  
  激动的对方突然一阵语塞,然后,想到了什么的对方,马上大声说道。
  
  “对啊!”
  
  “是你们啊!”
  
  “你为什么不团结你周围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应对麻烦呢?”
  
  ‘懒惰’继续问道。
  
  第一个发问的‘勇者’下意识的看向了周围。
  
  顿时,刚刚还群情激愤的人们变得鸦雀无声,他们甚至不敢正视对方的目光。
  
  “你、你不要偷换概念!”
  
  “我们就是普通人,你这样的超凡者在,为什么还要我们出手?”
  
  第一个发问的‘勇者’不知是羞愧,还是恼怒,面颊通红的吼道。
  
  “嗯。”
  
  “我是超凡者。”
  
  “可我为什么要帮你们?”
  
  “我欠你们吗?”
  
  “我吃过你家大米,还是喝了你家的水?”
  
  ‘懒惰’说着再次打了个哈欠,他用那睡眼稀松的眼睛看着台下的众人,突然的笑出了声。
  
  “我看到了一群圣人。”
  
  “我可不喜欢和圣人交谈。”
  
  “太麻烦,也太累了。”
  
  “还是睡着了好。”
  
  “无忧无虑。”
  
  说完,‘懒惰’就跳下了台子,向着马车走去。
  
  白杰克打开了车门,恭迎‘懒惰’上车。
  
  接着,一抖缰绳,马车缓缓驶离了慈善医院。
  
  轱辘辘。
  
  车轮声逐渐远去,黑色的马车消失在了夜色中,只留下一群不明所以的人,他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这使一声大笑响起。
  
  “哈哈哈!”
  
  “笑死我了!”
  
  “这就是暴食君王吗?”
  
  “太有趣了!”
  
  笑声中,佩哈尔一脚踢开了面前的‘盾牌’,暴食君王一脚离去了,他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现在,你们都是我的……”
  
  砰!
  
  一只硕大的拳头猛地从阴影中击出,宛如一柄重锤砸在了佩哈尔的身上,立刻的,佩哈尔就飞了起来,犹如断线的风筝,砸到了慈善医院的墙壁上,一阵骨断筋折的响声中,佩哈尔就成为了一滩肉泥,没有了声息。
  
  寂静!
  
  大约三秒钟后
  
  “杀人了啊!”
  
  “杀人了!”
  
  惊呼声从那位‘勇者’的嘴中响起,对方第一个转身就跑。
  
  人群,一下子就乱。
  
  人们蜂拥的冲向了自己的车子,车子疯狂的冲向了医院外。
  
  上一刻还热闹非凡的剪彩仪式。
  
  下一刻就剩下几个护士愣愣的站在那里。
  
  “比想象中的还要快啊!”
  
  “食物也留下很多呐!”
  
  “不要浪费,打扫完了,给老霍克他们送过去点,就当是过节了。”
  
  ‘酒桶’赫兹克和瑞特迈步走了出来,两人手中拿着打扫的工具,赫兹克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台子。
  
  “嗯。”
  
  “难得的节日。”
  
  “食物没有被浪费,真是太好了。”
  
  瑞特点着头说道。
  
  “马克!瑞特!”
  
  护士长瞪视着两人,‘酒桶’赫兹克挠了挠后脑勺不再说话了,开始低头搬桌子,这些本来就是食堂的桌子,明天早餐前,要摆放好,不然那些老人可是没法吃东西了。
  
  瑞特一耸肩,冲小护士萝西一笑,开始帮忙了。
  
  小护士萝西则是面带担忧的走向了护士长。
  
  “护士长,我们……”
  
  “报警。”
  
  艾莲很干脆的说道。
  
  “可……”
  
  “那个才是真实的。”
  
  “其他的……你就当他们不存在。”
  
  小护士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护士长打断了,这位护士长指了指在夜色中矗立的新住院楼,刻板的神情变得柔和起来。
  
  小护士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护士长。
  
  她有些不明所以。
  
  “萝西,想什么呢?”
  
  “快来帮忙了!”
  
  瑞特在远处喊道。
  
  “好、好的。”
  
  小护士转身跑了过去。
  
  ……
  
  夜,越发的深了。
  
  黑暗代替了光明。
  
  路灯与霓虹的光辉成为了夜色中艾肯德市唯一的点缀。
  
  一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兰顿丁街上。
  
  来人缓步而行。
  
  随着他的脚步,街边的路灯开始熄灭。
  
  一步一盏。
  
  不单单是路灯,周围的发光物也是一样。
  
  电力,仿佛在这一刻消逝了般。
  
  不!
  
  更加准确的说是,黑暗想要吞噬光明!
  
  当来人在兰顿丁街17号前停下脚步时,整条兰顿丁街就陷入了黑暗。
  
  来人发出了一声轻笑,貌似有礼的敲了敲门。
  
  咚、咚咚!
  
  “忘了,这里这个时候不应该有人才对。”
  
  自说自话间,来人推门而入。
  
  然后……
  
  被一脚印在了脸上。
  
  砰!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