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灾厄’
巨大的力量从脚掌灌注到了那身躯上,来人哼都没哼一声就倒飞了出去,宛如是被火车撞飞一般。小说.
  
  但更让来人无法接受的是,这本就拥有巨大力量的一脚,还蕴含着其它的力量。
  
  一股能够撕裂灵魂的力量在来人的身躯内横冲直撞,就好似是将一头发怒的犀牛扔了进去一般。
  
  如果说单纯的物理伤害,还让来人能够接受的话,这种直接对灵魂造成伤害的攻击,却让对方根本无法接受。
  
  咔、咔咔!
  
  飞在半空中的对方,全身的关节、肌肉开始扭曲,仿佛是无形之手抓住了对方,三下五除二,那完整的属于人类的身躯,就变成了一条被拧干的毛巾。
  
  “啊啊啊!”
  
  人类根本无法发出的尖叫声中,一道黑色的雾气从那那具被扭曲到极致的身躯中飞出,融入到了周围的黑暗中。
  
  顿时,那无声无息,吞噬着光芒的黑暗,就变成了翻滚不断的雾气,片刻后,一张巨大的类人面容从雾气中诞生。
  
  轰隆隆!
  
  随着这张巨大的类人面容出现,一道道诡异的黑色闪电就开始出现在天空上,它们似乎是因这张巨大的类人面容而生。
  
  每一个看到这些诡异闪电的人,不论是普通人,还是超凡者,都从心底发出了恐惧。
  
  是本能的恐惧!
  
  或者说,那是一种源自灵魂的恐惧!
  
  “去医院的那个是你的分身了?”
  
  “虽然我有所猜测,但是没想到你的本体会在这里等着我!”
  
  “在我的想法中,这里也应该是一具分身才对。”
  
  巨大的类人面容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出现在门口的秦然。
  
  对方语气悠闲,姿态放松。
  
  似乎根本没有将之前的那一脚放在心上。
  
  同样的,也没有将秦然放在心上,就这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在你打败‘怨毒之龙’的时候,我们就在猜测你觉醒的程度。”
  
  “某位历史存在中的三代血脉?”
  
  “又或者是二代?”
  
  “当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我们是吃惊的。”
  
  “因为……”
  
  “我们早已将你的先祖们屠戮殆尽才对。”
  
  “但你还是出现了!”
  
  “某个隐匿于历史角落中的恶魔领主吗?”
  
  “没错,恶魔领主!”
  
  “也只有恶魔领主的血脉,才能够造就出你这样的初代直系血脉哪怕,是因为返祖的缘故。”
  
  “但也足够让我们吃惊了。”
  
  “所以,我们无视了那四个白痴对你的进一步试探,然后,我们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你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
  
  对方喋喋不休的说着。
  
  甚至,到了最后,还发出了阵阵如同闷雷的狂笑声。
  
  “你好奇不好奇我们为什么要找你?”
  
  “一定很好奇吧?”
  
  “可我不会告诉你的!”
  
  “我刚刚说了那么多,也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毕竟,想要召集更多的帮手,还是挺费时间的。”
  
  巨大的类人面容满是讥讽的说道。
  
  初代恶魔血裔又怎么样?
  
  没有长辈的教导。
  
  没有真正生死的磨砺。
  
  仅仅是在一座城市内战斗了几场,又算得了什么?
  
  在它看来,就是温室中的花朵一样。
  
  面对这样的对手,就算是再强大,想要拿下,也是轻而易举的。
  
  只要……
  
  让对方慌乱就心!
  
  而它可以轻易做到!
  
  就在话语声落下后,呼啸声突然出现了。
  
  不是风声!
  
  却要比暴风的声音更响。
  
  充斥着不甘!
  
  满是怨毒!
  
  一道又一道的半透明虚影从地下浮现,它们早没有了神智,有着的只是对生灵的怨恨。
  
  幽魂!
  
  成千上万的幽魂,密密麻麻的出现。
  
  它们站在了黑暗中,以茫然却满是仇恨的目光看着‘黑暗’所指引的方向:秦然。
  
  “一个幽魂十分的弱小。”
  
  “些许阳光就能够让它灰飞烟灭。”
  
  “可一千个、一万个、十万个呢?”
  
  “感受到了寒冷吗?”
  
  “在这样浓度的负能量下,阳光都要被遮蔽,太阳都要退让!”
  
  “而你?”
  
  “一个恶魔初代血裔,用什么来对抗它们?”
  
  “你的火焰吗?”
  
  “嘿嘿,很抱歉,这里禁止火焰!”
  
  “当然了,你刚刚撕裂灵魂的力量也有点用,我很期待你和我的幽魂大军交手,就如同当初我看着那个傻子去挑战‘灾厄之龙’般,不就是父亲死了,母亲死了,妻子死了,女儿死了,儿子死了吗?”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是吗?”
  
  巨大的类人面容上露出了一个满是恶意的笑容。
  
  它十分期待的看着眼前的恶魔血裔露出愤怒的神情。
  
  但令巨大类人面容皱眉的是,对面的恶魔血裔不仅没有任何的愤怒,而且还十分平静的看着它。
  
  那种平静的眼神,让它感到很不舒服。
  
  还有丝丝的不安!
  
  不安?
  
  开玩笑!
  
  一个恶魔血裔怎么能够看破它的计划!
  
  “我很讨厌你的眼神,2567。”
  
  “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做后悔的!”
  
  巨大的类人面容一字一句的说完,那站在黑暗中,绽放着特殊灵魂之光,让自己显露在秦然视野中的幽魂们就纷纷嚎叫一声。
  
  接着,幽魂们犹如潮水般冲向了秦然。
  
  秦然神情丝毫没有改变,他抬起了右手,按在了门框上,体内的‘晨曦之力’一动。
  
  嗡!
  
  轻微的颤音中,一点璀璨的白色在黑暗出现。
  
  光芒温和,却坚韧。
  
  就如同是一柄归鞘的长剑。
  
  但即使是归鞘,面对敌人,却依旧锋锐。
  
  一点一滴呼吸间就汇聚成了万千光辉,在这黑暗中,就如同真正的旭日初升般,遍洒光辉,普照山川、河流、田野与……人间。
  
  【晨曦之印】!
  
  笼罩着整个兰顿丁街的晨曦之印!
  
  堪比浪潮的幽灵大军,在这样的光辉中,飞灰湮灭。
  
  不单单是幽灵大军,就连那黑暗也急速的翻滚起来,宛如是在一盆冷水中,倒入了热油。
  
  冷水,包括那个盆在内,都炸裂了!
  
  轰!
  
  巨大的类人面容哀嚎着后退,而一直站立原地不动的秦然,则缓步上前了,一丝丝锋锐的气息开始若隐若现。
  
  “阳光会退却,太阳会避让。”
  
  “但,我不会。”
  
  “我就在在这里静待你的到来……”
  
  “斩!”
  
  锵!
  
  光辉中,归鞘的长剑,出鞘!
  
  一道65米长的光剑,从秦然手中挥出,掠过了那巨大的类人面容。
  
  笔直,锋锐。
  
  一剑两断。
  
  巨大的类人面容上残留着不可置信,它的耳边还回荡着那出鞘声,它就已经被一分为二了。
  
  快,且强大!
  
  弥留之际,一股明悟突然的涌上了它的心头。
  
  他、他也是在拖……
  
  砰!
  
  巨大类人面容心底的明悟刚刚升起,就被落下的一脚打断了。
  
  秦然的脚掌印在了巨大的类人面容上,除去脸变大了一些外,几乎毫无变化,都是应声而飞。
  
  黑色的雾气瞬间消散了。
  
  诡异的黑色闪电也没了。
  
  彷如寒冬的温度也恢复了正常。
  
  皎洁的月光从空中而下,洒在大地上,就好像是一层霜,漂亮让人感觉到了淡淡的恬静之美。
  
  角落里,内敛的,只有秦然能够看到的暗金色更是为这一抹景色添上了几分喜悦感。
  
  可秦然看也不看。
  
  他抬起头,看着那好似恢复正常的虚空。
  
  晨曦之力再一次的聚集着。
  
  两秒后,又是一道‘晨曦之剑’当空斩出。
  
  砰!
  
  轰!
  
  巨大的光剑砸在夜空上,响起了攻城锤冲撞城门的闷响。
  
  紧接着,就是一声爆鸣。
  
  堪比成吨炸药的爆鸣声中,夜空裂开了。
  
  咔、咔咔!
  
  瓷器、玻璃被撞击后的龟裂纹路出现在了夜空上。
  
  “那是什么喵?”
  
  “天裂开了喵?”
  
  蹲在兰顿丁街外,密切注视着一切的猫女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不是天裂!”
  
  “是……”
  
  ‘骑士’说着,声音一顿,他并没有再说下去,而是转过身看向了身后这次行动的队员们。
  
  下一刻,这位艾肯德市内年纪几乎最大的超级英雄直接说道:“猫女、堡垒、沉默者、机械师出列。”
  
  “我命令你们前去避难所,保护平民!”
  
  “威利斯你随时为他们指路!”
  
  “转告德累斯顿,启用紧急通道!”
  
  一条接着一条命令,从‘骑士’嘴中传出。
  
  在场的超凡者们虽然疑惑,但却没有反抗‘骑士’的命令。
  
  不仅是‘骑士’的威望,更因为每一次的战斗,他们都习惯了由‘骑士’来指挥全局。
  
  在某些方面,即使是德累斯顿也不如眼前这位穿着铠甲的老者。
  
  超凡者们纷纷离去。
  
  目送着那些消失在黑暗中的背影,‘骑士’微微叹了口气,面带凝重的看着对面站着的武器大师。
  
  “隐匿在某个地方的大家伙要闯进来了!”
  
  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一些,但是那声音还是不自觉的颤抖。
  
  “是啊。”
  
  “没想到最终会让我们遇到它!”
  
  武器大师微微点了点头,苍老的面容上,带着一丝震惊,随后,就变得坚毅起来,武器大师的目光直直盯着‘骑士’。
  
  两人几乎是心有灵犀的同时一笑。
  
  笑容淡然,而又轻松。
  
  ‘骑士’没有让武器大师离去。
  
  是因为,武器大师也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而且……
  
  武器大师也有着留下的理由。
  
  但那些年轻人没有。
  
  他们还有着成长的空间,还有着无限的可能。
  
  而他?
  
  太老了。
  
  老到实力已经开始下降,头脑都不灵光的程度了。
  
  与其死在病榻。
  
  不如为那些年轻人铺路。
  
  就如同他的先辈那样!
  
  ‘骑士’手掌紧紧握住了剑柄,看向了那街道当间的年轻人。
  
  那是最有希望的一个。
  
  他绝对不允许秦然有事。
  
  踏、踏踏!
  
  ‘骑士’大步向前,武器大师握紧了自己的长棍,追了上去,两位近乎是最老的超凡者肩并肩的走向了那还在不断破碎的夜空。
  
  龟裂的纹路还在不断的叠加着,当达到一个极限后,必然会直接破碎。
  
  不过,这需要时间!
  
  “半个小时左右!”
  
  ‘骑士’估算着。
  
  “足够了,足够为他们争取时间了!”
  
  武器大师回答着。
  
  “这里交给我们了,2567你马上离开!”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2567你能在今后代替我的位置,重建艾肯德市。”
  
  ‘骑士’转过头,以交代遗言的方式说道。
  
  “我这里不用那么麻烦,你只要碰到‘武暗’时告诉他,当初的事情我很抱歉就好,还有……尽量别伤害她的性命。”
  
  武器大师请求道。
  
  秦然低下了头,将目光从破碎的夜空,转移到了两位心存死志,准备燃烧自己的老者身上。
  
  “不能。”
  
  “没空。”
  
  “太麻烦。”
  
  秦然很干脆的拒绝了两位老者,然后,目光再次看向了那破碎的夜空。
  
  立刻,两位年老的超凡者就焦急起来。
  
  “2567,你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
  
  “但你不是它的对手!”
  
  “你从不知道它的可怕!”
  
  “它可是……”
  
  “灾厄之龙吗?”
  
  秦然打断了‘骑士’的话语。
  
  两位年老的超凡者立刻一愣。
  
  “你有血脉的传承记忆?!”
  
  ‘骑士’双眼一亮。
  
  如果眼前的2567真的有血脉传承记忆的话,那么,局面就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得多,至少,重建艾肯德市不再是渺茫的。
  
  “没有。”
  
  秦然摇了摇头。
  
  顿时,两个年老超凡者的目光就黯淡下去了。
  
  是啊!
  
  怎么会有呢?
  
  假如2567真的有血脉传承记忆的话,眼前一幕代表着什么,一定会清楚的。
  
  “2567你虽然没有传承记忆,但是你的潜力是无限的,所以,你不应该在这里……”
  
  咔、咔咔
  
  ‘骑士’还想要劝说秦然。
  
  这个时候的夜空,龟裂的纹路越发的密集了。
  
  “怎么这么快?!”
  
  “来不及了!”
  
  两位年老的超凡者对视一眼,接着,满是歉意的看了秦然一眼后,就转过了身。
  
  抱歉,没有让你活下来。
  
  希望你不要怨恨我们。
  
  ‘骑士’‘武器大师’深吸了口气,直面天空。
  
  突然,‘骑士’单膝跪地,‘武器大师’盘膝而坐。
  
  大剑竖在胸前。
  
  长棍放在膝上。
  
  “没有希望!”
  
  ‘骑士’高声喊道。
  
  “只有死亡!”
  
  ‘武器大师’低声吟唱。
  
  “灾厄降临!”
  
  ‘骑士’手中的大剑开始绽放出了丝丝白色的光芒。
  
  “舍身取……”
  
  啪、啪!
  
  ‘武器大师’的吟唱还没有响起,就在秦然的手刀下戛然而止了。
  
  两位年老的超凡者完全没有想到会遭受秦然的攻击。
  
  毫无防备下,就这么晕了过去。
  
  秦然搀扶着两人,将两人平放在地上,远处的弗里斯快步走了出来。
  
  “照顾好他们。”
  
  “是,大人。”
  
  弗里斯一点头,扛起两位老人就向着远处跑去。
  
  没有答应两位老者的要求,那是秦然认为这样的事情,还是由他们自己去做的好,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两人的尊敬。
  
  能够舍己为人的就是英雄。
  
  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够成为英雄的勇气。
  
  但……
  
  至少应该给予英雄以敬意。
  
  他们理应得到尊敬,而不是无知的嘲笑。
  
  目送着弗里斯背影的消失,秦然再次抬起了头。
  
  这个时候,龟裂的纹路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
  
  啪!
  
  脆响中,夜空破碎。
  
  一个硕大的,直径超过三十公里的虚空洞穴出现在了夜空上。
  
  隔着虚空的洞穴,秦然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拥有巨龙的头颅,狮子身躯,长满鳞片的怪物。
  
  巨大、不详。
  
  且嗜血!
  
  对方暴虐的双眼盯着胆敢注视着它的秦然,但是速度丝毫不慢,几乎是在虚空洞穴稳定的刹那,这头怪物就带着一声大吼,扑了出来。
  
  “吾为灾厄!”
  
  “吾降临……额???!”
  
  代表着回归的吼声还未落下,就变成了惊疑不定的疑惑声。
  
  因为,那刚刚才稳定下来的虚空洞穴,竟然再次起了波澜,开始……缩小了!
  
  虽然仅仅缩小了一些,但却恰好的卡主了它巨大的身躯。
  
  发生了什么?
  
  ‘灾厄之龙’满心疑惑。
  
  而站在地上的秦然却是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干得漂亮,上位邪灵。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