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九章 一切自然

  
      斯坦贝克:2567,我那道菜肴还缺少一味主料,我想要去洛街,还有,洛街正在举办美食节,你要来吗?
  
      2567:在哪?
  
      斯坦贝克:我在洛街中段的拐角处。
  
      2567:等我。
  
      斯坦贝克:好。
  
      ……
  
      洛街中段,缓步向前的含羞草看着私信栏内没有任何犹豫的肯定回答,不由高兴的哼起了小调。
  
      这是秦然偶尔哼唱过的。
  
      含羞草记了下来。
  
      节奏不快,很舒缓。
  
      能够让人不知不觉的放松。
  
      十分适合这个时候。
  
      “唉,又失败了。”
  
      “果然随意改变食谱不是那么容易的……”
  
      “可不改变的话,底材太差的话,对2567的帮助就太小了。”
  
      “要是能够进入到那个‘以食为名’的副本世界就好了。”
  
      “可惜我胆子太小了。”
  
      含羞草哼唱着从秦然那里听来的小调,努力的让自己的放松,但还是不由自主的想到最近那道菜品的研发。
  
      连续失败了三次。
  
      对于含羞草来说这是从未有过的。
  
      如果说其它的方面,含羞草失败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但是厨艺方面,却是十分罕有的。
  
      不仅是天赋,还有着自信。
  
      更多的是信手拈来。
  
      含羞草对于食物的掌控,就好似天生洞悉一切般,不单单是天赋【心灵手巧】,而是更深层次的。
  
      他在出生的时候就拥有着这一切。
  
      就好像那富可敌国的财富一样。
  
      含羞草早已习惯了。
  
      直到,他遇到了2567。
  
      最初对于这种天赋的不在意,变成了感恩,因为,他从未发现这个天赋对他来说是这样的重要。
  
      他希望帮助2567。
  
      就如同2567数次帮助他一样。
  
      他每一次站到2567的身边,那种安然、舒适,不紧张、不胆怯的感觉……太好了。
  
      他舍不得放手。
  
      他希望一直待在2567的身边。
  
      但是,在这里,在这座不知道真假的城市中,有着太多的危机了。
  
      2567很强。
  
      含羞草知道这一点。
  
      但含羞草更清楚的是,2567卷入了太多太多的麻烦中,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尤其是那些麻烦中必然要面对的对手,含羞草也很清楚。
  
      一想到2567有一天会消失在这里。
  
      含羞草从未感受到的恐惧就从心底升起。
  
      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吞噬的恐惧,含羞草是第一次感受到。
  
      含羞草很胆小。
  
      他自己也知道这一点。
  
      因此,在陌生人面前,他习惯了伪装。
  
      既因为尴尬,也因为他的身份——拥有着常人所没有拥有的,自然需要承受常人所无法承受的。
  
      但是,这样的恐惧,含羞草却能够辨别出其中的不同。
  
      他可以接受其它的恐惧。
  
      可,这个……不行!
  
      所以,在最初经过了慌乱后,含羞草制定着自己的计划,他知道自己的缺点,不可能在战斗中帮得上任何忙,可他也知道自己的优点,他会用他所擅长的,帮助2567!
  
      面对那些麻烦,2567还不够强。
  
      那就让2567变得更强!
  
      就好像是那个女人一样!
  
      她能做到的。
  
      他也能帮2567做到。
  
      咚、咚咚。
  
      小调继续着,含羞草抬手敲响了那扇门。
  
      不同以往面对陌生人的忐忑,这个时候的含羞草却是无比的镇定,甚至,连气息都变得不同。
  
      不是实力,是心态的变化。
  
      以及……
  
      底气!
  
      含羞草明白该怎么利用自己的优势。
  
      唯一相同的是,那小调未变。
  
      吱呀!
  
      门开了。
  
      开门的玩家,在看到含羞草的时候,双眼瞳孔一缩。
  
      对方清晰的感受到了那股气息。
  
      仿佛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打扮普通的玩家,而是巡视自己猎场的国王般,不仅高高在上,还能够生杀予夺。
  
      不是实力!
  
      但又有些像实力!
  
      很奇怪,但却让对方感到了压力!
  
      异样的震慑感,让这位玩家迅速的摇了摇头。
  
      错觉!
  
      都是错觉!
  
      对方这样的告诉自己,然后,迅速的开门见山。
  
      “您要的东西,我们准备好了”
  
      说着,对方将一个布袋递了过来。
  
      布袋上有层层叠叠的封印秘术,但就算是这样,却依旧有一丝丝力量气息泄漏出来,不是邪异、混乱,也不是光明、浩大,而是坚韧感,一种充斥着生命的坚韧感。
  
      不需要打开,含羞草就知道这就是他要找的东西。
  
      接过了东西,含羞草将其放入腰包。
  
      “您答应我们的?”
  
      “E港的贸易权,是你们的了。”
  
      含羞草说完,转身就走。
  
      “感谢您的慷慨。”
  
      玩家躬身施礼。
  
      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是高阶资深者而不好意思。
  
      要知道那可是现实中的一个繁华的贸易港,每年那里的收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拥有了那里,不仅能够为家人留下一份丰厚的资产,还能够用现实的货币补充他的积分,要知道随着副本难度的加大,他这样程度的人想要获得收益,简直是太难了。
  
      不然,他也不会选择这次交易了。
  
      要知道那可是……
  
      想到了什么的这位玩家,最终摇了摇头,转身消失在了房间中。
  
      这位玩家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样的举动简直就和亲眼所见没有什么区别。
  
      砰!
  
      吴狠狠的一拍桌子,桌上的水晶球都蹦了起来。
  
      “狐狸!”
  
      “可恶的狐狸!”
  
      吴咆哮着。
  
      但片刻后,她就无力的坐在沙发中。
  
      什么样的对手最难缠?
  
      如果说在之前,吴还不知道的话,那么,当她碰到了含羞草后,就知道了这个答案。
  
      含羞草就是最难缠的。
  
      这个死皮赖脸待在乌鸦身旁的混蛋,真的是她此生之敌!
  
      对方没有任何的恶意!
  
      甚至,在不断的帮助着乌鸦。
  
      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正因为这一点,才让她无法下手。
  
      哪怕那个混蛋露出一点对乌鸦不利的苗头,她都有把握让对方死无葬身之地,可已经隐约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的她,却根本没有下手的余地。
  
      无能为力感充斥着内心,让吴再次拍了一下桌子。
  
      砰!
  
      水晶球再次的蹦了起来,而且,这一次蹦得更高,远远脱离了架子的束缚,就在水晶球跌落在地毯上时,一只手掌将其接住。
  
      “别搞乱我的小厅。”
  
      酒馆老板娘说着,将水晶球放在了原位。
  
      “有什么办法能够干掉她,又不让乌鸦反感我?”
  
      吴扭过头,直直的看着好友。
  
      “你说呢?”
  
      酒馆老板娘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继续说道:“以2567的性格,如果你真的对她下手的话,你们就是不死不休了。”
  
      “相信我,2567和无法无天的性格很像。”
  
      “有人动了自己的朋友,无法无天会炸。”
  
      “2567也一样!”
  
      “甚至,更恐怖!”
  
      “至少,面对无法无天时,我还有把握赢过他,但是2567?”
  
      “你猜猜把底牌全翻过来的2567有多强大?”
  
      “恐怕……”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说着,酒馆老板娘突然觉得有些烦躁。
  
      做为最早和秦然接触的玩家,酒馆老板娘几乎可以说是,看着秦然成长起来的人。
  
      初见时,秦然就是一个菜鸟,她已经接近Ⅴ。
  
      然后……
  
      秦然Ⅴ阶了,她还是接近Ⅴ。
  
      气不气人?
  
      打击不打击?
  
      事实上,酒馆老板娘相信,要不是有着秦然的刺激,她还是接近Ⅴ的程度。
  
      “只有短短几个月啊!”
  
      “他走完了我们这些足够自傲的家伙们近乎半生的道路,他在现实中绝对没有受过任何的训练,而我们呢?一个个身经百战,且经验丰富,所以,我总感觉我遇到了巨大城市的亲儿子。”
  
      “你知道那些家伙知道2567进入Ⅴ阶时,一个个是什么模样吗?都和便秘了一样,然后,全都隐匿行踪了,你以为他们干什么去了?”
  
      “还有‘掮客’那混蛋!”
  
      “那混蛋恐怕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才选择早早的隐匿。”
  
      酒馆老板娘不停歇的向好友抱怨着。
  
      接着?
  
      吴轻轻的笑了。
  
      很是骄傲的那种笑。
  
      这位好似女巫一般的‘祈愿者’抚摸着水晶球,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这是自然的,他可是乌鸦!”
  
      “你……”
  
      “你懂不懂我在和你说什么?”
  
      “千万不要对含羞草有什么歪心思。”
  
      “一旦有了,不单单是巨大城市没有你的容身之所,现实中也一样!”
  
      好友的模样,让酒馆老板娘越发的烦躁了,直接将【厨艺】技能书扔给好友后,就向着前厅走去。
  
      片刻后,前厅就传来了酒馆老板娘的咆哮。
  
      “混蛋,你又偷喝酒!”
  
      “没、没!”
  
      “我就是尝尝它过期了没!”
  
      啪!
  
      无法无天的争辩随着酒瓶砸在头上而结束。
  
      那扇隔音的门,也彻底的关上了。
  
      吴眼中闪过了一丝羡慕后,她一把拿起了【厨艺】技能书。
  
      “你以为我会认输?”
  
      “哼,天真!”
  
      ……
  
      顺利拿到了主材的含羞草心情愉悦的站在中段的拐角处静静的等待着秦然。
  
      眼前川流不息的人流,对于以前的含羞草来说,是莫大的挑战。
  
      而现在?
  
      则是期待。
  
      他期望和秦然一起加入其中。
  
      “嗯?”
  
      等待中的含羞草,看到了一个没有被系统遮掩面容的人。
  
      是那些原住民吗?
  
      J.佩雷尔曼重建自由联盟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前一阵有人对自由联盟的猎杀,早已是风风火火的了,想要隐瞒也隐瞒不住。
  
      不过,当J.佩雷尔曼接受了那些契约原住民时,还是让人大吃一惊。
  
      当然了,也就是吃惊。
  
      过后?
  
      谁也不会更多的关注这些没有实力、天赋、技能的原住民。
  
      玩家们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哪里有闲心去关注毫无关系的原住民。
  
      所以,即使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一个原住民拿着扫把、簸箕走在人群中后,也就是惊讶一下,就各行其事了。
  
      而那个原住民则是低着头,细细打扫着自己能够看到的一切垃圾。
  
      这是他的工作。
  
      也是那位J.佩雷尔曼大人好不容易争取来的。
  
      他们是第一批。
  
      如果成功的话,更多的人可以获得在洛街工作的机会。
  
      因此,这位原住民小心翼翼。
  
      当簸箕满了后,这位原住民避让着人群,来到了垃圾桶边,他没有将簸箕内的垃圾倒进去,而是细细的翻看着垃圾桶。
  
      金属瓶子、罐子,一些剩余的食物都放入了他随身的口袋里。
  
      这是获得洛街允许的。
  
      金属物可以送到铁匠铺,换取一些生活必需品和食物,相较于,微薄的薪水,这个是他主要的收入来源。
  
      而残余的食物?
  
      则是他的三餐。
  
      他需要让妻子、孩子吃到更多干净、完整的食物。
  
      至于他?
  
      没什么的。
  
      他已经尽量挑选干净的了。
  
      就算是脏了。
  
      吹一吹就好。
  
      这位原住民将一颗粘了些许灰尘的肉丸子拿在手中,轻轻的吹了吹,然后,放在了嘴中。
  
      虽然凉了,但是丸子的弹性,却丝毫没有减少,还有肉的厚重感,让这位原住民都露出了微笑。
  
      发自心底的满足。
  
      但是,在看到一个玩家走过来的时候,这位原住民,马上小心的挪开了脚步,尽量的不挡住对方的道路。
  
      他们和他们不同。
  
      这是最初的时候,他们就知道的。
  
      哪怕他们遇到了J.佩雷尔曼这样的好人。
  
      可世界上也不都是好人。
  
      深知这个道理的原住民保持着应有的卑微与谨慎。
  
      可出乎他预料的是,那位玩家竟然直直的向他走来。
  
      “大人,您有什么事吗?”
  
      原住民毕恭毕敬的问道。
  
      “帮我把这些东西扔了吗?”
  
      那位玩家将手中的袋子递了过来。
  
      “好的。”
  
      原住民连连点头,伸手就拎住了袋子的两侧,避开了面前玩家手掌所在。
  
      而当那位玩家松开手时,原住民感到了袋子的沉重。
  
      同样的,原住民看到了袋子内的东西。
  
      食物,装入包装盒,却全都拆封,冒着热气的食物。
  
      原住民一愣后,马上抬头想要询问那位玩家是不是搞错了。
  
      可等这位原住民抬头时,那位玩家早就消失不见了。
  
      捧着一袋子食物的原住民再次低下头,希望从袋子内找到什么线索,可除了食物,就是食物。
  
      感受着食物的温度,不自觉的原住民眼眶泛红。
  
      “热的,食物。”
  
      原住民低声哽咽着。
  
      然后,他将这些食物小心的拿了起来。
  
      热的食物很好吃。
  
      他也想要尝尝。
  
      可,他的妻子、孩子也应该会因为这些食物感到开心吧?
  
      拎着食物,这位原住民冲着空无一人的面前微微鞠躬后,说道:“谢谢。”
  
      ……
  
      转过一个弯的含羞草长出了口气。
  
      既有紧张,还因为急速的奔跑。
  
      “愿你能够坚持下去!”
  
      含羞草心底默默祝福着那位原住民。
  
      虽然他能够帮对方更多,但并不是白痴的他很明白,过多的帮助并不是好事。
  
      在现实是这样。
  
      巨大城市更是这样。
  
      一袋子食物不会惹人在意。
  
      换成其它能够和大量积分挂钩的东西,绝对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就不是帮人,是在害人了。
  
      而且,想要帮忙的话,他有着更多的方式。
  
      但那是之后了。
  
      现在?
  
      当那抹深邃的黑色身影出现时,含羞草的眼中就没有了其他一切。
  
      “2567!”
  
      含羞草抬高手臂挥舞,雀跃而又小声的呼喊着。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