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章 意外

      这股风凭空而生!
  
      刚一出现就是一个篮球直径的龙卷,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
  
      呼!
  
      秦然没有任何的犹豫,恶魔之炎随手而出。
  
      灼热的恶魔之炎与呼啸的龙卷风碰撞后,风吹火涨,下一刻,这道龙卷风就变成了一道3米高的火龙卷。
  
      呼、呼呼!
  
      火龙卷没有前行,就是在原地不停的旋转。
  
      越发诡异的是,这样的旋转没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牵动之力,除去地面上的灰尘外,连秦然、含羞草的衣襟都没有带动。
  
      可那浓郁的恶意,却是显而易见的。
  
      不单单是秦然能够感知到,含羞草也感知到了。
  
      十分清晰!
  
      所以,含羞草的手中出现了一张卷轴。
  
      顿时,十层足够防御入阶级别攻击的防御力场就出现在了含羞草与秦然周围。
  
      当然,这并不是结束。
  
      更多的卷轴出现在了含羞草。
  
      三摞足足半人高的卷轴以十分规律的方式出现在含羞草触手可及的位置上。
  
      无疑,含羞草是联系过这样的情形。
  
      双手不快,却极有节奏的将一张张卷轴撕开,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上。
  
      从最基础的防御力场开始,到防护元素伤害,再到恶咒防护,接着是恶咒反制,当含羞草的动作停下时,层层叠叠上百道防御构筑出了一个令普通神祗都要感到绝望的‘庇护所’。
  
      接着?
  
      全身燃烧的火元素生物,缠绕着寒风的冰元素生物,一排十二个,总共两排,各司其职的挡在了秦然、含羞草与那道火龙卷之前。
  
      而含羞草的手中还‘抱’着两张卷轴。
  
      不同于一般的卷轴。
  
      这两张卷轴十分的大,足有一米长短,粗有小树,常人连搬都无法搬动,甚至,靠近都会被冻伤、烧伤,但含羞草却坦然自若的双手合拢的抱着,在那领口内,一条项链绽放着微光,保护着含羞草,让含羞草能够轻易的左右手各自拿捏着巨大卷轴的一个角,保证了只要一有异动就能够马上撕开。
  
      这两张卷轴中封印着依旧是元素生物。
  
      不过,并不是普通的元素生物。
  
      而是……
  
      元素领主!
  
      含羞草死死的盯着火龙卷。
  
      然后,火龙卷……微微的后移了一点距离。
  
      他,开始怀疑人生,三观都要崩碎了。
  
      我是谁?
  
      我在哪?
  
      我在干什么?
  
      我是‘恶意之风’。
  
      我在一个‘偏远的乡下’。
  
      我受到雇佣,来到这里,刺杀一个屡屡破坏冕下好事的‘乡下小子’。
  
      但是……
  
      谁能够告诉我,那个‘乡下小子’身旁看起来很无害、很怯弱,甚至,感觉快哭出来的家伙是谁?
  
      他毫不怀疑,他再前行一步,眼前那个看似无害、怯弱的家伙就一边哭喊着‘不要伤害我’,一边撕开那两张卷轴,然后,让里面的两个领主抽死他。
  
      领主级别的存在啊!
  
      什么时候,这么容易被人封印了?
  
      尤其是……
  
      对方竟然有两张!
  
      你的家族长辈是多么担心你受到伤害啊?
  
      但为什么不派人暗中保护,而是选择这种费力的方式呢?
  
      就为了显示财力?
  
      惊吓我这种苦兮兮的人吗?
  
      该死!
  
      该死!
  
      该死!
  
      ‘恶意之风’心底大声咒骂。
  
      他再次后移了。
  
      胆怯。
  
      就是胆怯,怎么了?
  
      两个领主级别生物保护的人,哪怕那个人是个废柴,也不是它能够招惹的,更何况……
  
      看着那由上百防护构成,仿佛是‘庇护所’般的防御体系,‘恶意之风’的转动都要停止了。
  
      他觉得自己呼吸都要不畅了。
  
      他整个人都要窒息了。
  
      这算什么?
  
      神灵后代的癖好?
  
      构筑‘庇护所’,然后,看敌人被一下一下抽死?
  
      真是恶劣!
  
      心中腹诽不止的‘恶意之风’,认为自己应该解释一下。
  
      “我没……”
  
      刺啦!
  
      ‘恶意之风’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紧盯着他的含羞草,本就十分的紧张,这个时候更是直接选择了最直接,自认为安全的举动。
  
      两张巨大的卷轴被撕开了。
  
      当一尊高达30米的火焰巨人和一尊同样高度,缠绕着冰风的冰雕巨人出现的时候,‘恶意之风’满心的绝望。
  
      我就想解释一下这是误会啊!
  
      我不是想攻击啊!
  
      快哭出来的‘恶意之风’转身就跑。
  
      但是,就在‘恶意之风’跑出不足十米时,巨大城市的上空突然乌云笼罩,雷霆翻滚。
  
      轰隆隆!
  
      阵阵雷鸣响彻了整个街区。
  
      接着,一道霹雳当头而下!
  
      轰!
  
      ‘恶意之风’连反抗都没有,就被劈成了飞灰。
  
      属于‘恶意之风’的力量逸散开来,缓缓的消失。
  
      【判定玩家辅助击杀‘恶意入侵者’!】
  
      【判定玩家击杀‘恶意入侵者’!】
  
      ……
  
      两道信息在‘恶意之风’化为飞灰的时候,就同时出现在了秦然、含羞草的眼前。
  
      而且,更多的信息,在随后出现。
  
      【判定玩家2567、斯坦贝克有特殊功勋!】
  
      【功勋判定中……】
  
      【判定通过……】
  
      【玩家获得一次‘唯一副本’机会!】
  
      【副本开始倒计时10秒、9秒……】
  
      ……
  
      秦然一挑眉,他看了一眼含羞草。
  
      含羞草不知所措的站在那。
  
      “把能够有帮助东西都带上。”
  
      秦然语速极快的说道。
  
      “哦、哦。”
  
      含羞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对着房屋一挥手。
  
      顿时,整栋房屋,连带着密室等等就缩小成了一枚小珠子,落在了含羞草的手中。
  
      “都带上了。”
  
      含羞草扭头对秦然说道。
  
      秦然看了那枚小珠子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至少Ⅴ阶的空间道具!
  
      根据柱子上的气息,秦然十分肯定。
  
      更加肯定的是,含羞草身上有不止一件这样的道具。
  
      因为,在含羞草收取房屋的时候,他清晰的感知到了含羞草身上有七八股类似的气息。
  
      移动的仓库吗?
  
      秦然暗自想道。
  
      但马上的,摇了摇头。
  
      仓库有这些吗?
  
      秦然看着周围的防护立场、元素生物、领主。
  
      十分了解秦然节俭性格的含羞草,看到秦然的沉默,马上笑了起来。
  
      “不要担心!”
  
      “它们不知可以使用一次!”
  
      说着,含羞草再次一挥手,元素生物、领主,包括那上百道防护就这么的收入到了含羞草的袖口。
  
      不是Ⅴ阶!
  
      但很特殊的气息!
  
      秦然下意识的看着含羞草的袖口。
  
      “我从一个玩家那里买来的……”
  
      含羞草解释着,但话语还没有说完,失重感就出现了,本能惊慌的含羞草,一把抓住了秦然的袖子。
  
      然后,反应过来这是要进入副本世界,根本不需要担心时,就要松手。
  
      但却被秦然反手握住了手腕。
  
      “抓紧我。”
  
      “‘唯一副本’,小心点。”
  
      秦然这样的说道。
  
      “好。”
  
      含羞草点了点头,小心的抬手抓住了秦然的衣袖。
  
      白色的光辉在两人周边出现,当光辉绽放时,两人随即被笼罩。
  
      光辉散去,两人消失不见。
  
      剩下一群保镖面面相觑。
  
      发生了什么?
  
      他们的眼中都带着这样的疑问。
  
      ……
  
      【玩家‘唯一副本’开始!】
  
      【副本判定中……】
  
      【A.判定玩家特殊脏器【融合之心】极大幅度削弱!】
  
      【B.判定玩家所有装备暂时放入玩家房间,无法携带进入副本世界。】
  
      【C.玩家随从契约所有生物,暂时回归玩家房间,无法进入副本世界。】
  
      【特殊判定补充:玩家契约随从上位邪灵契约力量束缚超出上限,以极度削弱方式与玩家一同进入唯一副本。】
  
      【D.玩家全属性下降至E,全技能、称号、天赋暂时封印,离开副本世界恢复。】
  
      【特殊判定补充1:玩家精神属性达到Ⅴ阶,精神属性下降至D】
  
      【特殊判定补充2:判定‘黎明之剑’‘守望者’力量超出束缚,以极度削弱方式存在。】
  
      【E.玩家在‘唯一副本’中拥有180天停留,达到停留时间时,自动返回巨大城市。】
  
      【F.‘唯一副本’中,玩家没有任何任务、特殊事件、也没有任何身份、无法如同其它副本世界获得物品。】
  
      (标注:玩家可获得副本世界的语言、衣物,离开副本世界后消失)
  
      ……
  
      白色光辉消失,上身黑色帽兜衫,下身牛仔裤,光脚拖鞋的秦然出现在了一条郊外的路上。
  
      含羞草就在身边。
  
      与秦然类似的打扮,唯一不同的是,黑色帽兜衫变成了白色。
  
      无疑,含羞草没有经历过类似的副本,看着眼前的系统提示,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唯一庆幸的是,秦然就在身边。
  
      不然含羞草绝对会吓得哭出来。
  
      “我们该怎么办?”
  
      含羞草询问道。
  
      “获得身份,然后,寻找这个所谓‘唯一副本’的不同。”
  
      秦然回答着。
  
      他在第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关键。
  
      不过,这个时候的秦然更关心的是其它。
  
      他低下头细细的查看着‘魔女印记’,没有任何的变化。
  
      或者说,下降到了D的精神属性,让他完全察觉不到似乎变化。
  
      但秦然相信,即使‘魔女’本事再大,也不会有这样的能力,封印道具、技能,大幅度降低属性。
  
      如果‘魔女’真这样。
  
      那么,传闻中的对方,应该恐怖十倍、百倍才对。
  
      不要忘记,含羞草可是没有‘魔女印记’的!
  
      但……
  
      回忆着刚刚在巨大城市的一幕。
  
      秦然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还有丝丝熟悉的感觉。
  
      “是那家伙吗?”
  
      秦然问着自己,但却没有任何的答案。
  
      而且,眼前的情况,明显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获得两个合法的身份。
  
      虽然困难,但不是不可能。
  
      要知道,他的【神秘知识】是自学,技能封印了,但是知识还在,以D的精神属性催眠普通人,说不上轻松,但也不会困难到哪里去,只是需要更多的话语、行为和道具的配合。
  
      唯一需要考虑的是,这个‘唯一副本’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
  
      “公路平整,柏油路面,周围没有坑洼、火药气息,但残留着轮胎痕迹,应该是拥有较高文明程度、科技发展到了一定程度的副本世界。”
  
      秦然微微松了口气。
  
      较高的文明程度,科技也有所发展的副本世界,对于这个时候的他来说是最为恰当的。
  
      假如是近古、中古那种时刻出现怪兽的地方,或者是未来战舰横飞的年代,他就要考虑是否该带着含羞草躲到什么人迹罕至的地方,度过这180天了。
  
      而现在?
  
      秦然选择了一个道路明显更平整的方向。
  
      “这里应该会靠近城市。”
  
      “我们走这里。”
  
      秦然说道。
  
      “好。”
  
      不是第一次和秦然进入副本世界的含羞草迅速的进入到了角色中。
  
      不反驳秦然所说的一切。
  
      认可秦然所说的一切。
  
      然后,听命令,照做。
  
      最后,返回巨大城市。
  
      秦然、含羞草肩并肩的走在公路上,路边是即将成熟的田野、高大的树木,夜风吹过,略微发寒。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属性虽然下降,但依旧是常人极限水准的秦然并没有感到寒冷。
  
      可含羞草不同!
  
      秦然的属性下降到了普通人的极限,而含羞草完全没有入阶的属性,直接下降到了普通人的程度。
  
      因此,含羞草在夜风中感到了凉意。
  
      特别是脚,走了不到数百米,就冰凉一片。
  
      可含羞草没有开口。
  
      这样的困难,我要坚持!
  
      含羞草直接告诉着自己。
  
      刺啦!刺啦!
  
      两声布匹撕裂的声响中,秦然拽下了自己帽兜衫的两条袖子。
  
      “包起来。”
  
      秦然说道。
  
      “不、不用……”
  
      “包起来。”
  
      “哦、哦。”
  
      含羞草一愣,连连摆摆手,但当秦然再次重复的时候,就老老实实的接过了两条袖子,开始包在了自己的脚上,但这明显是穿不上拖鞋的,可要是包上了拖鞋……
  
      “直接包在外面。”
  
      秦然再次开口后,含羞草这才小心翼翼的将两个袖子裹在拖鞋外,连脚一起包了起来。
  
      接着,两人继续前行。
  
      含羞草每一步都十分小心,生怕两条袖子磨破、弄脏。
  
      可在这样的公路上,再小心都是没有用的。
  
      很快的,鞋底部分的袖子就脏了。
  
      而在这时候,一辆车子出现在了两人身后,当那灯光照射来的时候,含羞草激动的转过了身。
  
      车子也很快的赶上了两人,停在了两人身旁。
  
      “需要捎你们一程吗?”
  
      中年司机摇下了车窗,满脸笑意的问着含羞草,目光则是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秦然。
  
      当看到那略显稚嫩的面孔后,中年司机完全的放下了心。
  
      中年司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然后……
  
      一只拖鞋印在了他的脸上。
  
      砰!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