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章 开业

      爬在车窗边的中年司机,被一脚踹了车内。
  
      不过,身上的安全带却在下一刻,把这位中年司机又拽了来,然后,又是那只穿着拖鞋的脚掌,印在了脸上。
  
      砰!
  
      又一声闷响。
  
      连续两次普通人极限的重击,看起来十分强壮、魁梧的中年司机已经彻底的晕了过去。
  
      但,秦然在拉开车门前,还是再补了一脚。
  
      力量大幅度的削弱,让处于‘虚弱状态’的秦然越发的谨慎了,而且,刚刚对方看含羞草的眼神也太恶心了。
  
      拉开车门,将对方从车上拉了下来,顺手抽出对方的皮带,将对方捆好后,秦然这才开始检查车子。
  
      这是一辆轿车,年代却是不短了,方向盘、档把上都是岁月的痕迹。
  
      当然,最让秦然在意的是血腥味!
  
      虽然对方努力的清理、通风了,但是车厢内的血腥味却依旧存在,刚刚在对方摇下车窗的一瞬间,秦然就闻到了。
  
      而这个时候?
  
      更加的浓郁了。
  
      检查了一遍车厢内部,除去一个钱包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
  
      秦然打开钱包,内里有一张驾驶证和一些钞票。
  
      驾驶证是中年司机的。
  
      上面有对方的照片,名字是:约翰迪森。
  
      做工看起来不错,但并不排除是伪造的。
  
      在不了解这个副本世界前,秦然对一切都持有保留态度。
  
      将钱包扔给了含羞草,秦然向着轿车后走去。
  
      一辆轿车,什么地方最能够隐藏东西?
  
      后备箱是最佳的答案。
  
      随着后备箱的打开,一把沾满泥土的铲子和少许鲜血,出现在了秦然的视野中。
  
      这些鲜血的分布十分均匀,哪怕经过了擦拭,已经能够看出大概的位置,而按照掌握的知识和以往的经验,秦然看到这个位置时,脑海中已经出现了一个人类尸体碾压的痕迹。
  
      尸体十分的新鲜!
  
      以至于对方包裹后,还在不停的渗血,所以,伤口应该是窄且深。
  
      不是普通的匕首,应该是长的改锥之类的东西。
  
      “他、他?”
  
      含羞草不是傻瓜,秦然的突然出手,再加上后备箱的铲子和血迹,足以让他联想到什么。
  
      “公路杀手之类的吧。”
  
      “刚刚应该是去埋尸体。”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中年司机,将对方拉到了车灯前,让车灯的强光照射着对方的脸。
  
      然后,他从驾驶座旁,将水杯抽了出来,将水倒在了对方的脸上。
  
      水,让对方缓缓的清醒。
  
      恍惚中,这位中年司机,看到了刺眼的强光,而在强光中,还有一些黑暗,以极为有节奏的方式出现。
  
      本就是从昏迷中苏醒的对方,这个时候再次的感到困倦,想要什么都不想,干脆的再次睡过去。
  
      “你是谁?”
  
      一抹冷淡的声音问道。
  
      “约翰迪森。”
  
      中年司机迷迷糊糊的答着。
  
      “你的职业是什么?”
  
      “旅店老板。”
  
      “你有家人吗?”
  
      “没有,妻子和我离婚了,我不想让她离开我,就把她永远的留在了我身边。”
  
      “你的爱好是什么?”
  
      “狩猎!”
  
      “我会在这条公路上狩猎!”
  
      “这是你第几次狩猎?”
  
      “第三次!”
  
      “你的猎物呢?”
  
      “杀了,埋了。”
  
      “你的旅店在哪?”
  
      “辛迪克大街11404号。”
  
      那抹声音继续,迷迷糊糊的中年司机几乎是有问必答。
  
      对于秦然来说,对一个丧失了抵抗能力的人,配合着光线、道具和从专家级别神秘知识中学到的知识进行诱导,实在是太简单了。
  
      哪怕对方拥有着常人恐惧的身份也一样。
  
      当询问完想要知道的一切后,秦然很干脆的又给了对方一脚。
  
      在没有车门阻拦下,秦然的这一脚很有技巧,以极小的力量击打在了对方的颈动脉上。
  
      使对方在大脑缺氧下,迅速的昏迷。
  
      不止一次失去技能支持的秦然,早就开始有意识的训练自己在没有技能时的进攻、防御技巧。
  
      尽管大部分的技巧很难达到,但是基础一类却是早已没有了问题。
  
      拎起捆绑好的中年司机,秦然将其扔进了车中,思索了片刻后,秦然向着含羞草招了招手,示意含羞草上车。
  
      “他的身份是个麻烦!”
  
      “虽然自认为处理的很干净,但被盯上的几率太大了,所以,我们不想要招惹麻烦的话,必须要快。”
  
      车子启动,秦然向着含羞草说道。
  
      “快?”
  
      想到了什么的含羞草偏过头,看着秦然。
  
      “嗯。”
  
      “大致就是你想的那样。”
  
      秦然笑着说道。
  
      车子加快了速度,在车灯划过了郊外的夜色,远去后,夜晚越发的宁静,直到朝阳升起的那一刻。
  
      一切才变得生机勃**来。
  
      接着,就是喧闹。
  
      因为一直被追踪的‘公路杀手’准备潜逃时,被抓到了。
  
      出人预料的是,对方不仅是公路杀手,还是杀害了自己妻子的凶手。
  
      即使警方尽可能的隐去了所有‘公路杀手’的信息,但是一些嗅觉敏锐的聪明人,还是猜到了什么。
  
      所以,大早上的,刚刚被摘下招牌的迪森旅店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抱歉,这里不接受采访。”
  
      秦然冷漠的拒绝着眼前的记者。
  
      对方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在这件事真正被遗忘前,他注定了会要应付更多这样的人,所以,秦然选择了最为直接、干脆的方式。
  
      砰!
  
      房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没有理会再次响起的敲门声,秦然向着含羞草整理好的房间走去。
  
      一夜未睡,连续施展类催眠的他,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
  
      不仅是补充消耗过大的精力,还有习惯此刻‘虚弱之极’的身体。
  
      同样一夜未睡的含羞草却是强打精神在厨房忙碌着。
  
      天然气灶上,一个铁锅内炖着一只鸡。
  
      这是在冰箱里找到的,同样的,含羞草还找到了不少的调味料,足够他为秦然做上一顿午餐。
  
      或许不够美味,但足以下咽。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依靠冷水不断刺激精神的含羞草紧盯着铁锅,直到锅中飘出了真正的香味后,这才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戴着隔热手段,含羞草端着锅走到了餐厅。
  
      这间旅店并不大,只有上下两层。
  
      一层是与厨房相连的大厅,摆放了三张长条桌,充当了走廊、会客厅、餐厅等等作用。
  
      二层则是三个房间,一间主卧室,两间出租的房间。
  
      但是,两间出租的房间早已是灰尘累累,很显然,长期都没有出租出去了。
  
      事实上,除去厨房外,整间旅馆都是类似的情况,在那位旅馆老板杀害了自己的妻子后,这里就是半废弃的状态。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
  
      含羞草没有理会,之前秦然已经告诉他,不要理会那些无关紧要的人。
  
      但对方没有放弃,继续敲着门,并且自报家门。
  
      咚、咚咚!
  
      “你好,我是警长泰迪。”
  
      对方的身份让含羞草一惊。
  
      不由自主的,含羞草再次紧张起来。
  
      就在含羞草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掌放在了含羞草的肩膀上,温暖的感觉,驱散着紧张。
  
      “交给我。”
  
      从楼上走下来的秦然低声说道。
  
      “嗯。”
  
      含羞草顺从的点了点头,再次走进了厨房。
  
      秦然迈步走向了大门。
  
      “如果你再不开门的话,我就要破门而入了。”
  
      一个棕色卷毛,身材矮小、消瘦,身着便装的男子在秦然打开房门后,就笑着说道。
  
      “那你应该照价赔偿。”
  
      秦然站在门口,并没有挪步的意思。
  
      “如果是我做的,我自然会赔偿,但不是我做的,我绝对不会赔偿。”
  
      便装男子这样的说着。
  
      话语中似乎包含着其它意思,但马上的,对方就再次一笑,道:“很抱歉,没有找到你和你弟弟失窃的钱包、身份证,但是我重新为你和你的弟弟补办了身份证。”
  
      说着,对方就掏出两张新的身份证。
  
      “谢谢。”
  
      秦然接过了身份证,语气依旧冷漠。
  
      “嘿,伙计,难道你不应该热情一点吗?”
  
      “我帮了你一个大忙啊!”
  
      “没有身份证的话,你们在艾城可是寸步难行的!”
  
      便装男子夸张的惊呼着。
  
      “我也帮了你们一个大忙!”
  
      “而且,那个连环杀人犯,我记得他是有悬赏的吧?”
  
      “更何况,这本身就是你们的职责。”
  
      秦然平淡的应着
  
      “悬赏会给你的。”
  
      “商人都是这样的锱铢必较吗?”
  
      对方貌似无奈的问道。
  
      “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斤斤计较,所以,你要尽快找到我们失窃的钱包。”
  
      秦然说着就准备关门了。
  
      “难道你不请我吃一顿吗?”
  
      “我可是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不得不说,我现在相信你们是准备开餐馆的了,这样的手艺,可是不多见”
  
      砰!
  
      便装男子喋喋不休的说着,但是根本无法阻止秦然关门的动作。
  
      门板几乎碰到了这位便装男子的鼻子。
  
      后退了一步,揉了揉鼻尖,男子看着被摘下来的旅店招牌,不由沉吟起来。
  
      那个他盯上许久的家伙竟然会在逃亡的时候出车祸,撞在了消防栓上,后备箱里装满了一些列铁证,让对方根本无法辩驳。
  
      巧合吗?
  
      男子扭头又看向了关闭的房门。
  
      “头儿,怎么样?”
  
      “有问题吗?”
  
      一旁的警员走过来问道。
  
      “没有。”
  
      “一切正常,那两个二代移民,应该只是倒霉遇到了那混蛋。”
  
      “真香啊!”
  
      男子说着耸动着鼻翼,忍不住的吞咽着口水。
  
      “是啊,真香!”
  
      “有这样的手艺,怎么会和那混蛋有瓜葛?”
  
      “随意开个餐馆都会赚翻了。”
  
      警员赞叹着。
  
      “放心吧,他们既然买下了这个旅店,就是准备要开餐馆的,我们以后可以来这里尝尝。”
  
      “而现在?”
  
      “我们要去好好招呼那个混蛋!”
  
      男子说着转身就向着警车走去。
  
      虽然很是期待对方的手艺,但是那个混蛋的审问也必须要加快了,即使对方装疯卖傻,他也要撬开对方的嘴,问出真相。
  
      通过窗户,坐在餐桌旁的秦然能够清晰看到警车的远去。
  
      他皱起的眉头微微松开。
  
      那个名为泰迪的警长,无疑是个麻烦人物。
  
      他见识过太多的类似人物了,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不希望和对方有任何的瓜葛。
  
      值得庆幸的是,对方的注意力彻底的被约翰迪森所吸引了。
  
      短时间内,绝对不会再注意到他。
  
      毕竟,那个约翰迪森可是被他重点关照过。
  
      秦然坐在那思考着。
  
      含羞草捧着装满了鸡汤和肉的碗,递给了秦然。
  
      汤很浓郁。
  
      泛白,且上面飘着一层油花。
  
      翠绿的小葱点缀其上,为鸡汤带来了别样的香味,尤其是当一只肥硕的鸡腿沾染上几粒葱花入口时,更是别有一番风味。
  
      没有了鸡肉的柴,鸡皮的油脂极好的掩饰了这一点,再加上葱花的脆和些许辛辣,更是让惹胃口大开。
  
      三两下,整只的鸡腿,就被秦然吃了下去。
  
      鸡汤更是一口而干。
  
      特有的味道配合着油脂,让秦然感到胃袋中暖暖的,略带萎靡的精神也为之一振。
  
      含羞草微笑的接过碗,再替秦然盛了一碗,身上的疲惫都仿佛是在这一刻一扫而空般。
  
      “2哥哥,我们还需要一些厨具、调味品和食物材料。”
  
      当秦然将一锅鸡汤全部吃完后,含羞草这才说道。
  
      自然的,伪装的身份还是不习惯。
  
      哥哥出口的时候,含羞草有点羞涩,也有点莫名的激动。
  
      “路口有一间超市,你先去休息,等你睡醒后,我陪你一起去。”
  
      秦然说着端起锅碗,就走向了厨房。
  
      含羞草既然做了饭,洗碗自然就是他的了。
  
      不单单是洗碗,整个旅店的餐厅也需要彻底的打扫一遍。
  
      还有损坏的桌椅也得修缮。
  
      这些琐碎的活计秦然从中午,干到了下午,才做完。
  
      但是,旅店本身的陈旧,让秦然无法做到焕然一新的程度,只能说是干净。
  
      而睡醒的含羞草,精神满满的跟在秦然身后采购了所需要的一切后,带着微笑返了旅店。
  
      秦然坐在大厅中,看着含羞草忙前忙后。
  
      一直到深夜近十一点时,含羞草才带着满意的神情,走出了厨房。
  
      秦然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黑板,走到了大厅外。
  
      门口被摘下来的招牌,早已被秦然顺手扔到了垃圾桶里,随着傍晚的垃圾清运而被拉走。
  
      秦然手中的黑板,立在了门口。
  
      路灯照耀在黑板上,字迹清晰,有力
  
      叶之餐厅。
  
      今日供食:土豆烧牛肉、炒饭、鸡汤。
  
      (没有酒类供应)
  
      最后一行字十分醒目,是秦然特意加上去的。
  
      他不想和某些完全丧失了理智的人打交道,敌人除外。
  
      深夜,食物的香气飘荡着。
  
      但却空无一人。
  
      时间太晚了。
  
      除去某些特殊场所外,街道上几乎没有人。
  
      而叶之餐厅距离那里又太远了。
  
      但秦然完全不着急。
  
      他开这个餐馆也不过是为了一个掩饰,又不是真的想要经营下去。
  
      没人,才是他最乐意见到的。
  
      不仅含羞草做出的食物都是他的,而且还能够让他安静的了解着眼前这个副本世界,适应‘极度虚弱’的身躯。
  
      真的是一举三得。
  
      而就在秦然再次拿起手中的报纸时,门外的路灯却突然灭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