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章 小可爱
刺耳的尖叫声,惊醒了刚刚睡着的含羞草。
  
  含羞草手臂支撑身体坐起来,目光看向了坐在椅子中放下书的秦然。
  
  “跟我来。”
  
  秦然这样说道。
  
  在发现了这个副本世界亡者的异常后,谨慎的秦然尽量让含羞草在自己的视野中,保证着含羞草的安全。
  
  毕竟,秦然无法确定,在这里,有着智慧的亡者,是否也有着以往的一些固有特性。
  
  例如:惧怕阳光。
  
  披上外套的含羞草,跟在秦然身后走下了楼。
  
  当秦然打开餐厅门的时候,已经能够看到,在不远处的路灯下围拢着一群人。
  
  路灯随着太阳的升起而熄灭,一个魁梧的男子被勒住脖颈吊在那,面容酱紫,舌头伸出老长,正随着晨风而微微摇摆着。
  
  “约翰.迪森!”
  
  含羞草在看清楚被吊死者的面容时,立刻发出了低低的惊呼声。
  
  既有着意外,更多的则是惊吓。
  
  秦然则是双眼一眯。
  
  他站在路灯一侧,细细打量着这具尸体。
  
  衣衫完整。
  
  没有任何的外伤。
  
  手铐还戴在其中的一只手上。
  
  下意识的,秦然想到了昨晚的第一位顾客。
  
  “不单单会道谢。”
  
  “还会……”
  
  “复仇吗?”
  
  秦然心底默默的想道。
  
  假如不是有人搞鬼的话,那么……他有相当的可能,会遇到麻烦。
  
  刺耳的警笛声由远到近。
  
  人群立刻散开。
  
  那位身材矮小,棕色卷发的警长面容阴沉的走到了尸体正下方。
  
  足足看了四五分钟后,这位警长才指挥警员将尸体放下来。
  
  一旁的法医马上走了过来,开始细细的检查着。
  
  “身躯完整,没有外伤,初步断定机械性窒息死亡……”
  
  “我知道这些!”
  
  “我想要知道的是,我不知道的东西!”
  
  “例如:路灯上有没有指纹,或者梯子类碾压的痕迹。”
  
  眼睛内遍布血丝的泰迪打断了法医的话语,压低声音说道。
  
  “交给我了,警长!”
  
  听到一些风声的法医,轻轻点了点头,低头继续的忙碌起来。
  
  看着忙碌的法医,警长泰迪深吸了口气,想要吐出来,但却卡在了胸腔内,怎么吐都吐不出来。
  
  气闷!
  
  难受!
  
  从警10年来,泰迪遇到过不少或穷凶极恶、或老奸巨猾,又或两者兼而有之的犯人,毫无疑问,约翰.迪森就是你那种两者兼备的。
  
  不过,不论约翰.迪森怎么狡辩,在铁证前,等待这个混蛋的也只有电椅。
  
  因此,面对着死不承认的约翰.迪森,泰迪并没有什么气愤,他只是一一的将这个混蛋会遭遇什么都明明白白的说了出来。
  
  接着,这个连环杀手在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
  
  这就是警长泰迪想要见到的。
  
  可就在这位警长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审讯室停电了。
  
  不单单是审讯室,整个楼层都陷入了黑暗。
  
  第一时间,警长泰迪就拔枪对准了约翰.迪森。
  
  谁也不想死亡。
  
  尤其是这种凶徒,更是惜命的紧。
  
  所以,警长泰迪知道该怎么对付对方。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警长泰迪无法预料到的。
  
  约翰.迪森失踪了!
  
  当审讯室的灯再次亮起来的时候,约翰.迪森失踪了!
  
  就在短短的三秒钟内,被手铐束缚在椅子上的约翰.迪森,带着手铐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时,整个警局就沸腾了。
  
  所有人都开始了搜查,但一无所获。
  
  可谁也不相信一个戴着手铐,被束缚的嫌疑犯能够从警局中逃走,特别是当时在这个嫌疑犯的对面还坐着一位警长,隔壁隐秘的观察室有着两个记录员,而在审讯室外还有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员做为前提下。
  
  但是,人就这么的没了。
  
  参与审讯的所有人遭受到了局长的大骂。
  
  做为警长,泰迪自然是被重点关照。
  
  而就在泰迪刚刚做出三天内一定将约翰.迪森抓回来的保证后,不到两个小时,约翰.迪森找到了。
  
  可却成为了尸体。
  
  就这么的被吊在路灯上。
  
  真是该死!
  
  心底喝骂了一声的警长泰迪,向着人群外走去。
  
  现场被破坏的极为严重,但是有些东西,却一直还在。
  
  他的目光扫过人群。
  
  接着,他看到了站在那里的秦然、含羞草。
  
  “罗阎、罗叶兄弟……”
  
  看着那一对二代移民兄弟,泰迪沉吟了片刻,然后,迈步走了过去。
  
  “有什么吃的吗?”
  
  警长泰迪半真半假的问道。
  
  “晚上十一点至第二天五点营业。”
  
  秦然淡淡的说道。
  
  “那真是可惜。”
  
  “你怎么看?”
  
  警长泰迪指了指那悬挂着的尸体。
  
  “罪有应得。”
  
  秦然很客观的说道。
  
  “虽然我很赞成你的说法,但是在一桩凶杀案前,你这样说可是会对自己很不利的……你对尸体很习以为常吗?”
  
  警长泰迪笑着说着,语调不自觉的拉长后,猛地换了话题。
  
  是秦然十分熟悉的审问技巧。
  
  自然是,应付轻松。
  
  “后厨有很多尸体的组成部分,你需要看一眼吗?”
  
  秦然指了指身后的餐厅。
  
  “相信我,你这么说的话,你的餐厅绝对不会有人光临的。”
  
  警长泰迪脸上露出了个作呕的模样。
  
  “因此,面对食物,一定要有感恩之心。”
  
  秦然正色的说道。
  
  “好的,感谢你对我吃饭时的指点,如果有什么的话,记得告诉我,之前我给你留了名片。”
  
  警长泰迪准备结束这次对话了。
  
  “嗯。”
  
  “我之前抓住这个家伙的悬赏,还有我失窃的钱包……”
  
  “走完流程,我会给你带来的。”
  
  本就准备结束这次谈话的警长泰迪,听到秦然的话后,转身就走。
  
  失窃的钱包随着约翰.迪森的死亡自然是有去无回。
  
  至于悬赏?
  
  按照流程,会如实发放。
  
  但,因为约翰.迪森的意外死亡,同样按照流程会延迟许多时间。
  
  而那个时间一般人很难接受。
  
  看着警长泰迪的背影,秦然没有回头,带着含羞草就向着街道另外一侧的大型超市走去。
  
  他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夜,如约而至。
  
  那块黑板在夜晚十一点时,准时的放在了门外。
  
  叶之餐厅。
  
  今日供食:烤兔、炒饭、鸡汤。
  
  (没有酒类供应,不欢迎醉酒客人)
  
  ……
  
  虽然是粉笔字,但依然字迹清秀,这是含羞草写的。
  
  括号内的文字补充,也是含羞草加上去的。
  
  他也不喜欢喝醉的人。
  
  尤其是那些喝醉了和秦然纠缠不清的女人,更是应该一律扫地出门。
  
  不过,出乎含羞草预料的是,昨天那个醉醺醺的女人再次出现了。
  
  几乎是在黑板挂出去的时候,那个女人就走了进来。
  
  没有喝酒。
  
  妆容精致,衣着得体,背着一个女士挎包,身上喷了淡淡的香水,一走进来,含羞草就闻到了。
  
  但,含羞草没有说什么。
  
  他管理后厨。
  
  前面由秦然应付。
  
  这是两人早就约定的。
  
  含羞草相信秦然会妥善处理。
  
  事实上,也是的——
  
  “你个奸商!”
  
  一进门,艾美就咬牙切齿的说道。
  
  “烤兔1000、炒饭150、鸡汤100,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秦然淡淡的说道。
  
  “你昨天说鸡汤是10块的。”
  
  艾美强调着。
  
  “是你提出100的,我认为你说的很对,所以,你来我这里,我所有的食物一律涨价十倍,为了衬托你的美貌。”
  
  秦然说着令酒醒后艾美后悔、尴尬、难为情的话。
  
  任何一个人酒醒后,都会对自己酒后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艾美也不例外。
  
  甚至,艾美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花费十倍的价格,喝了一碗忘记味道的鸡汤。
  
  因此,她再次来了这里。
  
  她要讨回剩余的90块。
  
  她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不能够就这么浪费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欺诈!”
  
  “你这样做,我可以告你的!”
  
  艾美努力的让自己的气势变得更凶狠一些,期望吓住秦然。
  
  秦然一言不发,指了指餐厅一角的监控。
  
  进入到他口袋里的钱,就是他的。
  
  想从他口袋里再掏出去?
  
  休想!
  
  “它虽然有些年代了,但是保养良好,且录音清晰,我想法官和陪审团一定会对你的言行感兴趣。”
  
  秦然语气波澜不惊的说着。
  
  其实,那个监控早就坏了,秦然不会修,也没有打算修好。
  
  “你!”
  
  不知情的艾美一跺脚,气哼哼的转身就走。
  
  厨房中,含羞草一笑。
  
  将特意为秦然准备的烤兔端了出来。
  
  “我加了一些柠檬汁。”
  
  含羞草捧着盘子说道。
  
  秦然笑着接过了盘子,而在这时,刚刚离去的艾美再次跑了回来。
  
  她看着秦然盘中的兔子,先是一愣,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兔兔这么可爱,你们怎么能吃兔兔……加辣椒更好吃!”
  
  钻入鼻中的香味,让艾美忍不住的分泌着唾液。
  
  酸甜的烤肉味,令艾美暂时忘记了返回时的不甘心。
  
  她愣愣的盯着那盘烤兔,吞口水,但不论是秦然,还是含羞草,都没有打算理会对方。
  
  “有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吗?”
  
  “你们这样做生意,这里迟早会……”
  
  艾美嘴中‘倒闭’一词并没有说完,门口的那盏路灯就再次闪烁起来。
  
  昨晚的第一位客人走了进来。
  
  “一碗鸡汤。”
  
  干涩、沙哑的声音响起。
  
  秦然将鸡汤递给了对方。
  
  对方小口小口的喝着鸡汤。
  
  秦然大口大口的吃着烤兔肉。
  
  含羞草面带微笑的注视着秦然。
  
  艾美站在那里,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局外人,她彻底的被无视了。
  
  习惯了做为所有人视线中心的艾美,越发的愤怒了。
  
  她瞪着秦然。
  
  但她也就只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了。
  
  因为,数分钟后,当看到秦然盘中的烤兔全部的吃完,连一点骨头都没有了之后,艾美马上泄了气。
  
  她耸拉着肩膀,坐在那里。
  
  “我知道我不对。”
  
  “我不该喝酒,不该来这里无理取闹。”
  
  “可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我丢了男朋友,丢了工作,还丢了好朋友,现在的我一无所有……但我还是忘不了他。”
  
  一边说着,艾美开始了抽泣。
  
  然后……
  
  一只端着鸡汤的手,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没有什么忘不了的,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总有一天你会忘了他的容貌、声音,忘记他说过的话,或许,现在不行,但以后一定可以。”
  
  “因为,忘记很简单。”
  
  “不想着、不急着,就忘记了,就像烟火过后的天空。”
  
  “空无一物。”
  
  “可食物不同,如果说,爱从餐桌上开始,也从餐桌上结束,那么,只有你吃下的食物才会永久的伴随你,化为你身体的一部分,和你融为一体。”
  
  秦然缓缓的说道。
  
  艾美傻愣愣的抬起头,早已经忘记了演戏。
  
  “需要用它来温暖你的胃,让你的灵魂感到愉悦吗?”
  
  秦然问道。
  
  艾美本能的点了点头。
  
  但刚一点头,就猛地反应了过来。
  
  可已经晚了。
  
  秦然的手将鸡汤放下。
  
  “承蒙惠顾,100。”
  
  秦然微笑的说道。
  
  “你这是敲诈!”
  
  艾美再次瞪起了眼睛,秦然指了指那个只是摆设的监控。
  
  “奸商!”
  
  艾美换了个说法。
  
  “鸡汤趁热喝。”
  
  “凉了就不好了。”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摆台外走去。
  
  手中还拿着什么东西。
  
  而且,不单单是这个奸商老板,和刚刚那个客人也消失不见了。
  
  顿时,餐厅内冷冷清清。
  
  艾美觉得她再次的被排挤在外。
  
  “什么服务态度!”
  
  “我一定不会再来……真香!”
  
  艾美说着就端起了鸡汤,只是喝了一口,艾美的脸上就露出了惊讶,几乎是一仰脖子,就将鸡汤彻底的喝完了。
  
  “给我再来一碗!”
  
  艾美冲着厨房喊道。
  
  “100。”
  
  含羞草走了出来道。
  
  “你……奸商!”
  
  艾美咬牙切齿的说道。
  
  但在下一刻,却掏出了两张纸币,放在了吧台上。
  
  鸡汤再次出现了。
  
  一如既往的美味。
  
  艾美一边喝着一边看着含羞草,眼珠一动道:“你和刚刚的老板是什么关系?学徒吗?”
  
  “兄弟。”
  
  深知秦然离去是做什么的,含羞草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兄弟?”
  
  “一点都不像。”
  
  “他冷冰冰的,你看起来很秀气、可爱。”
  
  “你的财政是由你那个兄长把控吧?”
  
  “想不想摆脱你那个凶狠兄长的控制,挣一分属于自己的薪水?”
  
  艾美露出了一个自认为甜美的笑容。
  
  “打工吗?”
  
  “可以的。”
  
  含羞草点了点头。
  
  含羞草是真的想要创收,并不是敷衍。
  
  艾美笑的更灿烂了。
  
  “你来给我熬汤吧!”
  
  “就这个,我给你时薪50!”
  
  艾美自认为给予了一个高价,但含羞草却很认真的摇了摇头:“时薪1000。”
  
  艾美一怔。
  
  “你耍我?!”
  
  艾美瞪着含羞草。
  
  “不!”
  
  “我值这个价!”
  
  含羞草认真的说道。
  
  即使是要打工,也要符合劳动付出才行,含羞草一直这样认为。
  
  “你!”
  
  艾美一指含羞草,然后,突然轻笑了起来。
  
  先是轻笑。
  
  接着是大笑。
  
  笑得前后摇摆。
  
  甚至是,岔过去了气。
  
  就这么摔倒在地。
  
  然后,对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一双强壮的手臂,突地从肋下伸出,抓住了头发,猛地一撕。
  
  刺啦!
  
  如同是给黄鳝剥皮般,露出了里面血淋淋,强壮、魁梧,属于约翰.迪森的身影。
  
  它盯着含羞草,张开了嘴,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当然值这个价!”
  
  “小可爱!”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