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章 遇!
    敲门声传入餐厅,秦然头也没有抬的直接开口道。
  
      “进。”
  
      说完,秦然就又拿起一份报纸。
  
      介于他此刻的身份,报纸与杂志成为了他为数不多能够获取消息的渠道。
  
      虽然这里有着手机,但都是老式的那种,除了能够接电话、打电话和发短信外,就只剩下玩个贪吃蛇了。
  
      电脑也有,但同样是老式的,而且,价格不菲。
  
      为了应对今晚可能出现的意外,购买了一些必要物品后,秦然手中的钱已经不够他再去买一台电脑了。
  
      不过,就算是钱够,秦然也不打算去购买。
  
      毕竟,按照他的猜测。
  
      他很快就能够得到相当多的隐秘信息了。
  
      吱呀!
  
      餐厅的门被推开了。
  
      不过,门外却没有一人。
  
      那盏了路灯再次的闪烁起来。
  
      吱啦、吱啦。
  
      电流声伴随着灯光的闪烁,在这静怡的夜晚,让整个餐厅的门前,不自觉的就变得诡异。
  
      可秦然却仿佛是视而不见。
  
      他低着头,津津有味的翻看着报纸。
  
      餐厅门口灯光闪烁。
  
      餐厅内书专注阅读。
  
      一种僵持出现在了两者之间,与之出现的,还有一丝淡淡的尴尬。
  
      然后……
  
      餐厅门口的灯光,闪烁的越发急促了,仿佛是在通知秦然‘我来了’一般。
  
      可惜,秦然根本没有理会。
  
      灯光足足急促闪了两三秒后——
  
      啪!
  
      不堪负荷的灯泡终于炸裂了。
  
      火星飞溅间,一抹黑影一闪即逝。
  
      没有了路灯的餐厅门口,径直陷入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黑暗,餐厅内的灯光仅仅能够照亮门外不足一米见方的地方。
  
      更远的地方,就是一片漆黑。
  
      踏、踏踏。
  
      一阵响亮的脚步声在门外的黑暗中响起。
  
      可并没有人影出现。
  
      嘎吱、嘎吱。
  
      大约三四秒后,秦然头顶的天花板,传来了阵阵异响,那是沉重脚步用力踩在二楼地板,还继续不断用力带出的木板呻吟声。
  
      这样的声音接连不断,似乎要将整个天花板踩踏一般。
  
      可秦然却是端起了鸡汤喝了一口后,就再次沉浸在了阅读中。
  
      那声音一顿。
  
      接着,一股风突然吹进了房间中。
  
      风,细微,却极为阴冷。
  
      普通人被吹到,直接就会是一个寒颤。
  
      秦然眉头微皱。
  
      无疑,那股风感受到了秦然的皱眉,立刻就越发的阴冷了,一个劲的对准了秦然吹。
  
      秦然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
  
      然后,一抬手。
  
      啪!
  
      开关的脆响中,放在吧台内的小太阳就被打开了——这是约翰.迪森留在吧台内的,秦然检查,确认能用后,就为含羞草留了下来。
  
      他虽然被极度的削弱,但依旧是常人的巅峰状态,气候的变化,只要不是极端的那种,对他来说基本没有用,但是含羞草不同,常人的身体素质,天气一旦转凉,必须要注意保暖。
  
      橘红色的暖光,照耀在了秦然的周围。
  
      那股阴冷的风一瞬间就被暖光融化了。
  
      不但没有了阴冷,而且连吹也吹不动了。
  
      只剩下了一道半透明的人影,爬在那……放声大哭。
  
      “我好没用!”
  
      “活着的时候被人欺负。”
  
      “死了也被人欺负。”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死了!”
  
      凄惨的哭声在秦然脚边响起,那半透明的声音在小太阳的暖光下,变得若隐若现,随时都会消失。
  
      不过,秦然没有关了小太阳的打算。
  
      甚至,连对方都没有理会的打算,依旧是看着自己的报纸。
  
      “你这个没有一点同情心的家伙!”
  
      哭了一分钟,爬在那的亡者抬起头看着保持阅读姿态的秦然,忍不住的大吼了一声,接着……哭得更大声了。
  
      啪!
  
      厨房中传来了盘子跌落地面摔碎的响声。
  
      无疑,含羞草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
  
      秦然一挑眉。
  
      “闭嘴。”
  
      冷冷的呵斥声中,爬在那的亡者立刻闭嘴。
  
      不仅闭上了嘴,甚至,整个身躯都是一抖。
  
      显然,是被吓到了。
  
      过了三四秒后,对方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都已经死了!”
  
      “我为什么要怕活人?”
  
      “活人应该害怕亡者才对!”
  
      爬在那对方自言自语着,这样的自言自语似乎是给了对方勇气一般,就想要这么的爬起来。
  
      但是,对方一抬头就看到了秦然阴沉、冷冽的面容。
  
      顿时,双膝一软,不由自主的再次爬那了。
  
      接着,又一次的哭了起来。
  
      不过,似乎是害怕引起秦然的不快,这样的哭声很低,宛如抽泣一般。
  
      秦然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亡者,他见过不少。
  
      凶狠的、残暴的、邪恶的,比比皆是。
  
      但,这种胆小的,却是第一次见。
  
      要不是确认含羞草就在自己的身边,秦然还会因为这是死去的含羞草。
  
      不单单是秦然这样想,含羞草自己也是这样。
  
      走到秦然身边,将身躯藏在秦然身后,探出一个头的含羞草看着那个在小太阳暖光中抽泣的亡者,眼中满是好奇。
  
      似乎是感知到了含羞草的目光,抽泣的亡者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向了含羞草。
  
      “好丑!”
  
      当看到这个亡者的面容时,含羞草脱口而出。
  
      抽泣的亡者一愣。
  
      然后,直接委顿在地,似乎灵魂之火都要熄灭一般。
  
      “对不起,是我丑,所以我没有朋友,没有生活,没有人生,活的时候是一个丑陋的人,死了之后,成为了丑鬼,呵呵。”
  
      爬在那的亡者低声碎碎自语起来。
  
      “对、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只是……相貌不代表一切,你也是有优点的!”
  
      含羞草连连道歉,并且转移着话题。
  
      这样的转移话题,自然是客气话,但是,爬在那的亡者却是当真了。
  
      “什么优点?!”
  
      对方猛地抬起头,几乎是想要冲到含羞草面前,询问含羞草自己的优点是什么,但是,刚抬起头,对方的视线就与秦然的目光相撞。
  
      扑通。
  
      对方再次双膝一弱的跪在那了。
  
      不过,目光还是看着含羞草,希望含羞草回答。
  
      含羞草显然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后,扭头下意识的看向了秦然。
  
      “你虽然又丑又蠢又胆小,但是……”
  
      “你很有自知之明。”
  
      “这就是你的优点。”
  
      在含羞草的注视下,秦然淡淡的说道。
  
      “我很丑很蠢,又胆小,但我有自知之明,这就是我的优点?”
  
      爬在那的亡者脸上不知道露出了一个哭还是笑的表情后,那身躯开始化为一点宛如萤火般的白色。
  
      白色的光辉中,这位亡者变得平和。
  
      那丑陋的面容,都变得柔和起来。
  
      “谢谢。”
  
      “我就是一个什么都想要,却什么都没有,还不努力奋斗,长得又丑又肥,还自认为是他人不懂欣赏,逃避现实,苟且在城市角落内做着白日梦的懦夫、胆小鬼,就连成为了亡者也是最不入流的那一类。”
  
      “我不敢去和其它亡者交流,更不敢去人多的地方,连夜猫、野狗欺负我也不敢还手,但……”
  
      “我真的想要去那个没有纷争之地。”
  
      “我感知到了这里有着能去那里的气息,我抱着万一的想法悄悄的来到这里,但我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认为……感谢你们没有指责我,也感谢你们完成了我的愿望,让我找到了我的优点。”
  
      “我再也不是个懒惰、丑陋、懦弱一无是处的家伙了,我起码还是有着优点的。”
  
      “谢谢你们。”
  
      对方鞠躬行礼。
  
      含羞草尴尬的回礼。
  
      虽然在含羞草心中认为这样的优点不要也罢,但是看着对方化为了萤火飘向了远方时,话语自然的说不出口了。
  
      而且,看着远去的对方,突然想到了什么的含羞草悄悄的看向了秦然。
  
      “你和它不一样。”
  
      “你比它好看。”
  
      “还会做饭。”
  
      “更加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的缺点,开始学习克服它,仅这一点,你就远远的超过了它。”
  
      秦然没有等含羞草开口,就直接说道。
  
      听到秦然的话语,含羞草抿着嘴,露出了一抹微笑。
  
      因为有你在。
  
      我才有勇气去克服我的缺点。
  
      不然……
  
      我和它没有区别。
  
      “遇到你真好。”
  
      含羞草在心中默默的说道,然后,转过身脚步轻快的走向了厨房——今天的食物已经做好了,但是秦然的早餐还没有做好。
  
      含羞草希望秦然每天都能够吃到不一样的、营养丰富的食物,包括但不限于早餐。
  
      而这需要花费相当的精力。
  
      至于秦然?
  
      回忆着刚刚那个‘胆小鬼’透露出的信息,低下头整理了一下现有的装备。
  
      电棍、喷枪、助燃剂和莫洛托夫鸡尾酒等等。
  
      除去电棍是搜索所得外,剩下都是购买所得,就在街区的大型超市内,其中喷枪、助燃剂花费颇高。
  
      而莫洛托夫鸡尾酒,则是材料便宜,但需要一定的手工基础。
  
      将五个莫洛托夫鸡尾酒擦拭干净后,秦然将其摆在了台子下的角落中。
  
      不到最后一刻,秦然不会使用这些莫洛托夫鸡尾酒。
  
      因为,那代表了最糟糕的状况。
  
      他不仅会失去眼前的容身之所,刚刚获得的身份,也会随之失效,甚至,被通缉也是极有可能的。
  
      更重要的是,到了那个时候,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保护含羞草。
  
      呼!
  
      秦然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需要杜绝最糟糕的事情。
  
      幸运的是,他有着这样的机会。
  
      感受着那个‘胆小鬼’离去后,再次壮大了一分的五大源力,秦然眯起了眼,虽然和之前相比,这一次的壮大要小了很多,但是秦然知道积少成多的道理,所以,他并没有关上餐厅的门,就这么静静等待着。
  
      既然‘胆小鬼’被远去的气息吸引而来。
  
      自然也会有其它亡者被吸引而来。
  
      而且,那会是更浓郁的远去气息。
  
      同样的,也会让他的五大源力更快的恢复。
  
      这将会是一个完美的循环!
  
      当然了,一些不太友好的亡者也会出现。
  
      事实上,就如同秦然猜测的那样。
  
      仅仅是几分钟后,一个拎着尖刀的亡者就这么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对方狰狞的面容,鲜血淋漓的身躯,充斥着恶意的眼神,都在说明着对方的态度。
  
      这样的亡者,无疑很难交流。
  
      所以……
  
      嗤!
  
      喷枪上的蓝色火焰一闪而过。
  
      这位亡者在踏入到餐厅时,就毫无反应的被从腰间一分为二。
  
      接着,就是约翰.迪森的待遇。
  
      被分为几十分的对方,就这么散落在地。
  
      “你有什么心愿吗?”
  
      拿着喷枪的秦然低头询问道。
  
      “杀了你!”
  
      亡者瞪着猩红的眼睛怒吼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将喷枪对准了亡者完整的头颅。
  
      呼!
  
      蓝色的火焰喷出,亡者立刻惨呼起来。
  
      “不、不要!”
  
      “我有心愿!”
  
      “我想要剁最美妙的.肉.体!”
  
      亡者大吼着。
  
      秦然停下了喷枪的喷射,径直拿起了对方跌落的尖刀,对准了对方残余的身躯,就这么的剁了下去。
  
      不是一下,而是连续不断,好似剁饺子馅般。
  
      “感受到美妙了吗?”
  
      一边剁着,秦然一边问道。
  
      “可这是我……”
  
      呼!
  
      喷枪中的蓝色火焰再次亮了起来。
  
      “这就是我想要剁的美妙.肉.体!”
  
      “实在是太美妙了。”
  
      “这样的感觉,是我从未体会到的。”
  
      蓝色的光辉中亡者认真的说道。
  
      但是,白色萤火般的光辉没有出现。
  
      秦然一皱眉,手中的喷枪靠近了对方。
  
      “你再细细的感受一下其中的美妙。”
  
      秦然说道。
  
      “感受到了!”
  
      “我感受到了!”
  
      对方又一次的哀嚎起来。
  
      “不。”
  
      “你感受的不够具体。”
  
      没有看到变化的秦然摇了摇头。
  
      “有的!”
  
      “这一次是真的!”
  
      “我真的感受到了!”
  
      对方哀嚎着。
  
      “不。”
  
      “你感受的不够深刻。”
  
      秦然再次摇了摇头,手中的喷枪直接凑到了对方的面前,顿时,哀嚎声更加的猛烈了。
  
      那独特的声音传出了老远。
  
      片刻后,几个类似‘胆小鬼’般半透明的身影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它们一个个愤恨的看着被秦然炙烤着的亡者,一边向秦然露出了感激的神情。
  
      随着这几个亡者的出现,那个被炙烤的亡者瞪着猩红的眼睛,与对方的那柄尖刀一起,化为了无形。
  
      最后,它已经明白了秦然的打算。
  
      秦然根本没打算放过它。
  
      只是在戏耍、报复它。
  
      为了将它曾经剁过的那些家伙引来,让那些家伙获得解脱。
  
      它明白了。
  
      但又有什么用?
  
      无尽的黑暗已经来临了。
  
      “谢谢。”
  
      又是一次次的道谢声,这些被这位亡者砍死的生者,完成了人生最后的执念,白色的萤火光辉再次出现。
  
      五大源力又一次的增长起来。
  
      不过,秦然的目光却看向了餐厅外。
  
      在那黑暗中,一道高大的身影,带着凌厉的气息,迈步而出。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