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交谈

      艾德.王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记忆清除器】,又看了看吧台上的空盘,心中开始相信秦然所说的一切。
  
      因为,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很多倒霉蛋违反【记忆清除器】的操作规定,而成为了‘失忆人’。
  
      所幸的是,一个小时的记忆并不算多。
  
      除非是特别倒霉的家伙,不然问题不大。
  
      唉。
  
      心中发出了一声哀叹的艾德.王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向着秦然问道:“那个监控器……”
  
      “如果你能够修好它,我感激不尽。”
  
      秦然笑着说道。
  
      “算了。”
  
      艾德.王摇了摇头,最终,再次拿起了【记忆清除器】,有关‘放牧人’的存在,不能够向普通人透露。
  
      或者说,亡者的存在,是隐秘。
  
      知道的人,必须要保密。
  
      【记忆清除器】就是这样出现的。
  
      “我……”
  
      艾德.王准备用言语吸引秦然,然后,对秦然再次使用【记忆清除器】,但是艾德.王刚张嘴,就看到一个被擦的干干净净的莫洛托夫鸡尾酒出现在了秦然手中,晶莹剔透的瓶子中,略显粘稠的浑浊液体正在不住的晃荡,在瓶壁上带出一层层的涟漪。
  
      顿时,艾德.王就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语。
  
      这么近的距离,他没有把握闪开秦然扔出的莫洛托夫鸡尾酒。
  
      而一旦莫洛托夫鸡尾酒炸裂……
  
      他爱吃烧烤,但不代表他愿意成为烧烤。
  
      “我认为……”
  
      艾德.王下意识的就要解释什么。
  
      可下一刻,这位‘放牧者’面颊就是一抖,差点转身就跑。
  
      他看到了什么?
  
      一字排开的四瓶莫洛托夫鸡尾酒出现在了吧台上,每一个都是干干净净,晶莹剔透,证明着制作者很细心,以及它们拥有着应有的威力。
  
      加上秦然手中的那一瓶,五瓶莫洛托夫鸡尾酒出现在了艾德.王眼前。
  
      “有话好好说!”
  
      “别激动。”
  
      艾德.王语速飞快、话语清晰的说道。
  
      如果说这些莫洛托夫鸡尾酒出现在普通人手中的话,艾德.王虽然会小心,但绝对不会惊惧。
  
      可出现在了一个达到常人巅峰身体素质的人手中,艾德.王却绝对不会小觑。
  
      那可是一个不小心就要要命的!
  
      就如同一个孩童拿着刀子和一个成年人拿着刀子的区别一样。
  
      真的是天差地别!
  
      “我认为我们有些误会!”
  
      “它,虽然有些危险,但不是致命的!”
  
      艾德.王一边说着一边将【记忆清除器】放在了吧台上,证明自己并没有恶意。
  
      不过,秦然手中的莫洛托夫鸡尾酒没有放下,他注视着艾德.王,缓缓的说道:“有些事情不致命,但却比生命更重要!”
  
      “例如:记忆。”
  
      “艾德.王先生,您说,对吗?”
  
      “对!”
  
      “完全正确!”
  
      面对着秦然的问话,艾德.王一阵干笑。
  
      艾德.王从不怀疑眼前年轻人的聪明程度,就如同他不相信一个傻子能够捉到一个连坏杀人凶手一样。
  
      “所以,您又欠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
  
      秦然说道。
  
      “又?”
  
      艾德.王一愣,下意识的看向了空的餐盘。
  
      他认为秦然再说饭钱。
  
      “你说了愿意用一些有用的消息来换取这顿饭钱,它并不在其中。”
  
      秦然
  
      “那你说的又?”
  
      艾德.王不解的看着秦然。
  
      “我一天能够挣到两个亿。”
  
      “一个记忆,一个回忆。”
  
      “而您的做法却是同时毁掉它们两个,所以是又。”
  
      秦然认真的说道。
  
      你在逗我?!
  
      艾德.王瞪大了双眼。
  
      他希望秦然是在开玩笑,但是秦然那认真的模样,却是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更加重要的是,秦然空着的那只手中,一只打火机出现,正在不断的靠近着那个莫洛托夫鸡尾酒……
  
      “好!”
  
      “算我欠你两个人情。”
  
      艾德.王大声的喊道。
  
      他看得出来,眼前的年轻人不是开玩笑,如果不答应的话,对方真的会点燃那个莫洛托夫鸡尾酒。
  
      到时候,场面一定会闹得不可开交。
  
      而到了最后时刻,受到惩罚的也一定是他。
  
      因为,他有错在先。
  
      ‘放牧者’的规矩中,有错就要认罚,拒不悔改,还造成了更大损失、错误的,将会遭受到比最初惩罚更严厉数倍的惩罚。
  
      艾德.王可不愿意因小失大。
  
      虽然眼前的局面处理起来有些麻烦,但绝对不是无法解决的。
  
      “我和你的父亲是熟识。”
  
      “那是在‘暗月协议’前的事情,而当‘暗月协议’后,他不满协议内容,从而隐居山林。”
  
      “你们来到艾城,是因为你们的父亲在临终前让你们来投奔我。”
  
      “而你们的身份,注定了你们可以知道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情,懂了吗?”
  
      微闭着眼,艾德.王一边回忆着眼前年轻人和对方弟弟的资料,一边说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看着秦然点头,艾德.王一笑。
  
      他喜欢和秦然这样的聪明人交谈,不需要解释更多,就能够明白自己再说什么。
  
      而且,还不会打断自己的话语,在中途就问出‘暗月协议’是什么之类的话语。
  
      “虽然帮你们略微修改身份是很麻烦的事情,但身为你们的长辈,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来,叫声叔叔听听。”
  
      “我好久没有看到晚辈了。”
  
      艾德.王深吸了口气,很是期待的看着秦然。
  
      接着……
  
      他就看到了秦然将手中的打火机打着,向着莫洛托夫鸡尾酒而去。
  
      刹那间,艾德.王的脸都绿了。
  
      “住手!”
  
      “等等!”
  
      “你们的父亲一定告诉过你们,见面了直接称呼我为艾德.王,而不用叫我叔叔。”
  
      “你一定记得。”
  
      艾德.王再次口齿清晰,语速极快的说道。
  
      “嗯。”
  
      秦然再次点了点头,打火机熄灭了。
  
      呼!
  
      艾德.王长出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仿佛是从死亡边缘试探了数次,然后,又全身而退了般。
  
      刚刚眼前的年轻人是真想点燃莫洛托夫鸡尾酒!
  
      艾德.王有十分的把握,他如果不服软的话,对方一定会和他同归于尽的。
  
      家人……
  
      不可有任何侵犯吗?
  
      艾德.王看着秦然冷漠的外表,暗自猜测着秦然的性格。
  
      秦然默不作声的回视着对方。
  
      对于这种得寸进尺的混蛋,他有着相当丰富的应对经验:在对方想要得寸进尺更进一步的时候,先给对方一拳,再给对方一脚,表明自己的态度就好,如果觉得委屈,可以多踹两脚泄恨。
  
      不要担心对方会受伤。
  
      脸皮都那么好了,身上的肉自然会更厚。
  
      多打两下,没关系的。
  
      两人对视着,沉默了大约三秒后,艾德.王率先开口了。
  
      “你想知道什么?”
  
      艾德.王问道。
  
      没有再做出什么我只能回答你三个问题之类的前提。
  
      既然已经有了之前的假设,这样的话语就完全不必要了。
  
      甚至,秦然知道的越多,这个身份就越真实。
  
      而他?
  
      自然也就不需要面对惩罚。
  
      可为什么心里好不甘啊?
  
      我是不是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啊?
  
      究竟是什么事呢?
  
      心底有着疑惑的艾德.王,本能的又向着秦然问了一句:“你这里的食物多少钱?”
  
      “烤兔1000、炒饭150、鸡汤100,服务费额外收取10%,你刚刚已经付过了。”
  
      秦然面色不改的说道。
  
      “好贵!”
  
      “不过,物有所值。”
  
      凭借着嘴中残留的味道,艾德王点了点头,然后,将话题饶了回来。
  
      “说吧,将你的疑问都问出来,我会一一解答。”
  
      “我来到艾城后,所遭遇的一切疑惑。”
  
      秦然没有遮掩,很干脆的问道。
  
      “你所遭遇的,其他人也曾遭遇过,但最后全都遗忘了——就如同你们父亲说的那样,这个世界远比你看到的更为复杂、神秘。”
  
      “常人所知道的是一个世界。”
  
      “你们知道的是另外一个世界,一个生与死相互交织,不断交错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生死的界线变得模糊不清,但生死的对立却从没有结束。”
  
      “贪婪、仇恨、厌恶、愤怒、暴虐、不舍总会让事情变得糟糕透顶,我们的存在则是让这个糟糕透顶的结局,变得更容易让人接受。”
  
      艾德.王说道。
  
      “这些是那些亡者‘复苏’的原因吗?”
  
      秦然问道。
  
      “一部分!”
  
      “我们总结出了那些家伙们大部分会因为强烈的情绪而‘复苏’,但也有少部分是因为特殊的情况——这一点详细的情况,你不需要知道,因为,详细的情况,你的父亲理应无法接触到。”
  
      艾德.王提醒着。
  
      “它们会被解脱的气息吸引?”
  
      秦然点头后,继续问道。
  
      “会!”
  
      “‘远方’的气息对于那些家伙来说,有着相当的吸引力,算是一种本能,但是,一些家伙却把这当做了一次‘狩猎’!”
  
      “而每一次‘远方’的气息出现后,都会持续至少三天,这三天对于那些家伙来说,就是一次‘庆典’!”
  
      “所以,下次你选择送那些家伙去‘远方’的时候,尽量找没人的地方。”
  
      “如果实在找不到,记得使用‘渡钱’。”
  
      说着,艾德.王将一枚铜板放在了吧台上。
  
      那是一个整体的铜板,中间没有方孔,冲上的一面是一个太阳花纹,当秦然拿起来时,背面则是一个月亮花纹。
  
      【名称:铜渡钱】
  
      【类型:杂物】
  
      【品质:魔法】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遮掩灵魂去往‘远方’的气息】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渡钱的出现,要远比‘放牧者’组织更早,最初的用途是什么,早已没有人知道了,但是随着遮掩灵魂前往‘远方’的气息被发现后,它成为了‘放牧者’和神秘侧的通用货币。】
  
      ……
  
      看着手中的这枚铜板,秦然眯起了双眼。
  
      不是因为系统的介绍,而是因为,当他将这枚【铜渡钱】拿在手中的时候,体内的五大源力竟然活跃起来。
  
      在这种活跃的前提下,他清晰的感知到,在【铜渡钱】中,有着一抹极为纯粹的能量。
  
      与亡者‘前往’远方时的力量十分类似。
  
      秦然不动声色的将【铜渡钱】推回到了艾德.王面前。
  
      “留着吧。”
  
      “这是你们父亲留给你们唯一有价值的遗物。”
  
      “你们用它来摆脱了眼前的困境。”
  
      艾德.王不舍的看了一眼【铜渡钱】后,这样说道。
  
      “谢谢。”
  
      秦然道谢,然后,转身将钱匣子拿了过来,从里面将剩余的钱拿出了大半,放在了艾德.王面前。
  
      “我和罗叶还需要生活,这是我暂时能够拿出的全部。”
  
      “剩下的,我会慢慢不给你。”
  
      秦然说道。
  
      “奇怪的家伙。”
  
      “算了,就当我还掉你一个人情就好。”
  
      艾德.王语气轻松的说道。
  
      “不。”
  
      “一码归一码。”
  
      秦然摇了摇头。
  
      人情债哪有这么好还的!
  
      吝啬鬼不喜欢欠他人的,但更不喜欢被人占便宜。
  
      再看了秦然一眼,面对着那毋庸置疑的目光,艾德.王心底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将钱收了起来。
  
      欠下这种人的人情债,真是不幸啊!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艾德.王继续问道。
  
      “那些家伙吞噬人的灵魂,会变得强大?”
  
      秦然问道了他最感兴趣的问题。
  
      “会!”
  
      “但必须是符合它们‘标准’的灵魂。”
  
      “这个‘标准’千奇百怪,例如刚刚那个就需要剁一些‘美妙的.肉.体.!’”
  
      艾德.王如实说道。
  
      “原来是这样。”
  
      秦然恍然的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又一次的看向了艾德.王。
  
      这一次的目光,带着些许不同。
  
      既有着图穷匕见的锋锐,更带着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艾德.王忍不住的一缩脖子,心底升起了极度不好的预感。
  
      而下一刻?
  
      这样不好的预感,立刻就成真了。
  
      “你是追捕那个家伙而来?”
  
      “那你是怎么对付那个家伙的?”
  
      “和我一样?”
  
      “还是……”
  
      “你拥有什么特殊的武器?”
  
      秦然每说一句,艾德.王的心就下沉一分。
  
      到了最后,艾德.王几乎要快出来了。
  
      本该一切顺利的追捕任务,却完全的被打乱了。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的任务是成功的,但是,艾德.王宁肯任务暂时失败,也不想和眼前的秦然有什么关系。
  
      要知道一柄‘制式兵器’都不是一枚【铜渡钱】能够比拟的。
  
      更不用说是那些独有的兵器了。
  
      一想到那些兵器的价值,艾德.王整个人就有种吐血的感觉。
  
      “你这是巧取豪夺!”
  
      艾德.王几乎呻吟的说道。
  
      “不!”
  
      “是等价交换。”
  
      “毕竟,你欠我两个天大的人情。”
  
      秦然竖起食指、中指,面带微笑的说道。
  
      而艾德.王则是瘫软在了凳子里。
  
      他想要反驳、争辩,但是还没等他开口,就看到秦然再次拿起了莫洛托夫鸡尾酒,而且,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还直接点燃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