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日常
“等等!”
  
  “别激动!”
  
  “我给你就是!”
  
  艾德.王看着秦然手中点燃的莫洛托夫鸡尾酒,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这是遇到疯子了吗?
  
  一言不合就要同归于尽?
  
  还能不能好好交谈了?
  
  以后,绝对不会再来这里!
  
  实在是太心力交瘁了!
  
  就在艾德.王内心做出决定后,那被点燃的莫洛托夫鸡尾酒已经从秦然的手中飞出,擦着艾德.王的脑袋而过,落在了餐厅门口。
  
  啪!
  
  轰!
  
  酒瓶摔碎,内里的汽油遇到了火星子后,径直燃起。
  
  火光照亮了四周,隐匿于阴影中的数个亡者就这么在烈焰中化为了乌有。
  
  艾德.王呆愣的看着这一幕。
  
  当他再次扭过头看向秦然的时候,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讶。
  
  “你是怎么做到的?”
  
  艾德.王问道。
  
  虽然因为【记忆删除器】的缘故,他的状态不太好,且是背对着门,但是这并不代表秦然就能轻易的发现门外出现的亡者。
  
  即使是达到常人的巅峰,也做不到这一点。
  
  除非……
  
  超出了常人的巅峰!
  
  瞬间,得出这个答案的艾德.王本能的摇了摇头。
  
  他不相信秦然这个年轻人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毕竟,在‘放牧者’中,也只有达到‘布灵吉佩斯’的人物,才能够超越常人的极限。
  
  而他?
  
  也只是刚刚达到‘布灵吉佩斯’的边缘,还未成为真正的‘布灵吉佩斯’。
  
  “山林中的危险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
  
  “一个不留神就是死亡。”
  
  “所以,我习惯了警惕。”
  
  秦然回答道。
  
  “值得学习。”
  
  艾德.王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秦然的答案。
  
  然后,这位放牧者又摸出了一枚【铜渡钱】,放在食指上,大拇指一弹。
  
  叮!
  
  一声脆响后,【铜渡钱】翻滚着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餐厅门口,没有任何的弹跳,在与那残余的火焰接触时,就仿佛是落地生根般,一股无形的力量四散飞出,好像是风一般,吹过了整个餐厅附近。
  
  片刻后,【铜渡钱】迅速的从黄橙色变得黯淡无光起来,就如同是一枚普通的已经被腐蚀不堪的硬币。
  
  艾德.王细细的感知后,微微松了口气。
  
  “你刚刚送走的那些家伙,比想象中的还要‘香味扑鼻’。”
  
  “不过,暂时它们不会再出现了。”
  
  “但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你和你的弟弟暂时离开这里,不需要太久,一周到两周的时间,足以让你们安全。”
  
  艾德.王再次建议道。
  
  “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
  
  “我们第一次逃避了,第二次也逃避了。”
  
  “第三次?第四次呢?”
  
  “总有一次,我们会无法逃避的。”
  
  “与其那样,还不如学会对抗。”
  
  秦然摇了摇头。
  
  逃避,永远不是办法。
  
  总有一次,你会避无可避。
  
  事情出现了,就要去解决,不要去堆积,不要去拖延,不然真的就会变成无法解决的事情。
  
  “这也是在大山中学来的吗?”
  
  艾德.王好奇的问道。
  
  “算是吧。”
  
  秦然含糊的说道。
  
  这当然不是在大山中学来的,而是秦然的亲身体会。
  
  到了现在,秦然都无法忘记,他面对死亡时,那种绝望、无力,窒息感,而此刻,这样的绝望、无力、窒息感成为了他前进的动力。
  
  秦然伸出手,放在了台子上。
  
  “什么?”
  
  艾德.王一愣。
  
  “你刚刚才说了,给我一件武器。”
  
  秦然提醒着对方。
  
  “我认为……”
  
  “你要说话不算话?”
  
  秦然打断了艾德.王的说辞。
  
  顿时,这位‘放牧者’就脸色通红。
  
  “谁会说话不算话?”
  
  “拿去!”
  
  ‘放牧者’说着,就从背包中掏出了一柄剑。
  
  剑用兽皮条包裹着,没有剑鞘,抖开兽皮后,一抹寒光射出,露出了那足有5m宽、m长的剑刃。
  
  握着木质的剑柄,眼前这柄剑的信息,清晰出现在了秦然的眼中。
  
  【名称:锋锐制式剑】
  
  【类型:武器】
  
  【品质:魔法】
  
  【攻击力:较强】
  
  【属性:1,撕裂;2,焚灼】
  
  【特效:无】
  
  【需求:力量E】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放牧者’组织中维利特斯、哈斯塔提等级别佩戴的制式剑,大部分由长辈、老师给予,少部分从‘放牧者’组织中领取,它不是最好的武器,却是最容易普及的武器,你不需要学习更多的技巧,只需要有足够的力量就能够使用它。】
  
  ……
  
  【撕裂:剑内特殊符文,让其对亡者更加的有效;被刺伤或切割后,亡者的伤口将处于撕裂状态,很难愈合】
  
  【焚灼:剑刃将对亡者造成额外+1的伤害,不论是有形,还是无形的亡者】
  
  ……
  
  秦然握着剑柄,对着一侧做了个劈砍的动作。
  
  呜!
  
  立刻,剑刃割撕裂空气响声回荡在了餐厅中。
  
  “不错!”
  
  秦然忠恳的评价着。
  
  对于现在的秦然来说,没有什么是比只需要力量,不需要技巧就能够掌握的武器更实用的了。
  
  “当然不错!”
  
  “即使不是那些特殊的武器,它在制式装备中也算是精品,也是维利特斯、哈斯塔提‘放牧者’的身份象征,不过,你不同!做为你们父亲的老友,我是担心你们遇到危险,才交给你防身的,并不是什么身份象征。”
  
  艾德.王自顾自的说着。
  
  “嗯。”
  
  秦然没有反驳的点了点头。
  
  锋锐的前缀,足以说明一切。
  
  而之后的话语?
  
  更是告知他这柄剑的‘来历’,且不会再强迫他加入‘放牧者’。
  
  即使这是对方在偿还人情,也足以让秦然感到一丝真诚。
  
  “还有,做为你们父亲的老友,我有义务照顾你们。”
  
  “发生在这里的事,我会帮你处理,以后发生什么事,只要不是伤害普通人或者违法乱纪的事情,你都可以推到我身上。”
  
  “但如果你真的伤害了普通人或者违法乱纪的话……”
  
  艾德.王的话语没有说完,但身上流露出的凌厉气息却足以说明一切了。
  
  接着,凌厉气息消失,艾德.王再次恢复成那副中年人的面容,开始有些絮叨的讲述着一些事情。
  
  足足说了两个小时,这位‘放牧者’才有些意犹未尽的起身向外走去。
  
  “两清了。”
  
  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秦然这样说道。
  
  “两次人情?”
  
  艾德.王脚步不停的反问道。
  
  “不。”
  
  “是你准备清除我记忆的行为。”
  
  秦然说道。
  
  艾德.王愣了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两者不是一回事吗?
  
  “莫名其妙。”
  
  带着嘀咕声,艾德.王没有转身的摆了摆手,身影逐渐的消失在了黎明前的夜幕中。
  
  在确认对方离去后,含羞草小心翼翼的从厨房中走了出来。
  
  每次接触到陌生人时,含羞草都会感到紧张。
  
  更加不用说是副本世界中靠近神秘侧的人了。
  
  每次和这样的人接触,都代表着危险、战斗,乃至是更加无穷无尽的麻烦。
  
  “没事的。”
  
  “我的早饭是什么?”
  
  看着含羞草担心的目光秦然笑着转移了话题。
  
  “鸡肉馄饨和三鲜包子。”
  
  含羞草马上说道。
  
  两人的默契,不需要过多的询问,只要做好各自的事情就好。
  
  远处天际,一抹白色出现。
  
  日出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含羞草入睡后,秦然靠在床边,握着那柄【锋锐制式剑】,静静的适应着极度‘虚弱’的身体,感知着身体内五大源力。
  
  时间就在秦然的调整中飞速流逝。
  
  中午时分,含羞草睁开了双眼,看着坐在床边,沐浴着秋日暖阳的秦然,不由将头缩进了被子中,只露出一双明眸。
  
  然后,弯弯的有了弧度。
  
  没有什么不习惯。
  
  带着笑意,含羞草轻手轻脚的钻出了被子,准备下楼做饭。
  
  就在含羞草穿好鞋,向楼下走去时,秦然悄无声息的站了起来,跟了上去。
  
  在下楼梯的时候,含羞草才发现了秦然跟了上来。
  
  “你多休息一会儿吧。”
  
  “那个艾德.王不是说白天亡者不会出现吗?”
  
  “很安全的。”
  
  “午餐好了我会叫你的。”
  
  含羞草抬手推了推秦然,示意秦然去休息。
  
  “他说的是一般情况。”
  
  “也会有特殊的时候。”
  
  “放心吧。”
  
  “我在椅子上睡,也是一样的。”
  
  说着,秦然不由分说的拉着含羞草走下了楼,在将含羞草推进厨房后,自己坐在了那张椅子中,双脚搭在吧台上,怀中抱着那柄剑,微眯起了双眼。
  
  极度‘虚弱’的身体,他已经适应了。
  
  他有把握将此刻这具身体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来。
  
  而五大源力?
  
  哪怕有了数次的增强,也依旧是十分的细微。
  
  不要说依靠五大源力突破对自身的束缚了,连五大源力本身的一些特性都没有出现,只是最为基础的能量。
  
  “还差的太多!”
  
  秦然低声自语着。
  
  然后,他的鼻子不住的耸动起来。
  
  他闻到了烧肉、丸子、炸豆腐、土豆、白菜、粉条的味道。
  
  什锦锅?
  
  秦然一愣,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厨房的方向。
  
  戴着隔热手套的含羞草,正端着一个铜锅走了出来。
  
  咕噜、咕噜。
  
  噼啪、噼啪。
  
  汤汁翻滚的声音,木炭燃烧的声音。
  
  当锅盖揭开时,夹裹着香味的水蒸气直冲冲的升起。
  
  而点点火星子也随之飞起,向着刚放下铜锅的含羞草脸部飞去,没等含羞草后退,秦然一抬手,将其捏在了手中。
  
  “烫吗?”
  
  含羞草脱下隔热手套,双手抓住了秦然的左手,细细检查着。
  
  几粒熄灭的火星子,化为黑点落在秦然的掌心中,随着含羞草的吹气,这些黑点立刻飞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掌心、手指并没有任何烫伤后,含羞草这才松了口气。
  
  接着,含羞草突然发现秦然的手掌不仅修长、有力,掌心、指尖等地方有着些许老茧。
  
  这就是256址:m.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