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章 锁链
    “新闻晚报消息,经警方确认,失踪女性已经上升至5人。”
  
      “据了解失踪女性都为年轻、单身。”
  
      “现在我们就详细情况,向泰迪警长了解一下。”
  
      扫了一眼茶水间中的电视,背着当季最新款包的艾美犹如一只骄傲的孔雀向着公司外走去。
  
      做为公司里,最年轻、刚刚空降而来的女性主管,艾美有着自己骄傲的资本,不单单是那美丽的外表。
  
      还有能力!
  
      不过,似乎太过漂亮了,这样的能力反而被遮掩了。
  
      最初,艾美还有过争辩。
  
      后来?
  
      很自然的习惯了。
  
      因为,艾美发现,不论她怎么解释,所有人都会以自己所认为的去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而在这样的前提下,一些风言风语就这么出现了。
  
      从她靠美色上位,再到高中时就出去‘挣零花钱’,还有早年父母离异,是因为她母亲有了外遇等等。
  
      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想要抹杀她的努力,证明她就是那种靠着异常手段上位的女人。
  
      现在也不例外。
  
      艾美能够清晰的听到身后人们的窃窃私语。
  
      但她没有去理会,只是在进入电梯前说了一句。
  
      “我需要在明天早上看到有关这件提案的详细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每一个竞争对手的详细信息。”
  
      电梯门缓缓关上了。
  
      在关上的刹那,艾美清晰听到了那些人的埋怨和哀嚎。
  
      哼!
  
      有时间八卦,自然有时间加班。
  
      蹬着高更鞋,艾美走进了地下停车场。
  
      一辆崭新的红色轿车停在拐角处——这是她新买的车,比那栋新买的公寓晚了一年,外表时尚,且安全性很好。
  
      所以,不少人会被吸引。
  
      尤其是当艾美走到这辆车子边时,效果更是加倍。
  
      几个同时下班的男士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这里。
  
      含蓄的,面带微笑。
  
      大胆的,上下打量。
  
      而不论是对哪一种,艾美都是怒目而视。
  
      男人都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自恋狂!
  
      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客气!
  
      一旦客气了,那就真的会纠缠不清!
  
      在原本的公司停车场传出的流言蜚语,艾美已经受够了,在新的公司,她可不想再来一次了。
  
      含蓄的男人们讪讪的收回了目光,坐上了车子离开。
  
      大胆的男人们耸了耸肩,还想要停留一下,却迎来了艾美的中指,最终,不得不也选择离开。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离开了。
  
      有个男人站在艾美车子一侧,一直打着电话,似乎是在商谈什么要紧的事。
  
      在艾美的视线扫来时,男人给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能不能借我支笔?”
  
      男人问道。
  
      “好。”
  
      艾美很干脆的答应了,掏出笔就递了过去,在男人的手借着笔,要搭上她手腕的时候,艾美一脚踢出。
  
      结实、尖锐的高跟鞋尖,狠狠的踢在了男人的膝盖上。
  
      “啊!”
  
      一声惨呼中,男人抱住了膝盖。
  
      艾美毫不留情,轮圆了手中的包,砸在了男人的脸上。
  
      她为什么选择这款包?
  
      除去是当季新款外,还因为这款包上的柳钉设计是尖的,并不是锋锐的那种尖,是磨圆了的。
  
      但是只要在包里装上两瓶水,再选择一个足够好的角度,抡起了砸在人身上就和小型连枷差不多。
  
      艾美对着易拉罐试过。
  
      结果,很满意。
  
      干瘪的易拉罐,证明着这一击的力量。
  
      就和眼前男人的脸一样。
  
      不仅是鲜血横流,而且整个人都失去了反抗力。
  
      可艾美并没有停下,她再次抬起了脚,用鞋跟的部位,又准又狠的踢打着男人的要害。
  
      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也没有理会对方的求饶。
  
      这个时候心软,就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很快的,通过监控看到这一切的大厦保安跑来了。
  
      三个保安看着一身鲜血的男人,面面相觑。
  
      “将他抓起来,报警!”
  
      艾美看着三个保安径直说道。
  
      “艾美女士,这位男士并没有做错什么吧?”
  
      一个年长的保安有些犹豫的问道。
  
      “没有做错什么?”
  
      “一个陌生人装作打电话靠近我,身上还带着电棍,你告诉我他没恶意?”
  
      “还是说……”
  
      “你和他是一伙儿的。”
  
      “最近的几起失踪案,都是你们做的?”
  
      艾美冷笑起来。
  
      年长的保安脸色都变了。
  
      但身边的一个年轻保安却不服气。
  
      “你怎么知道他是陌生人的?”
  
      “我来这里任职前,就将所有人的面容、名字都记住了,只是两百多人,并不是很难。”
  
      艾美云淡风轻的说道。
  
      年轻的保安却是一愣。
  
      他不知道艾美说的是真是假,下意识的看向了年长的保安。
  
      “去报警。”
  
      年长的保安很干脆的说道。
  
      不论艾美说的是真是假,都需要报警了,因为,他真的在那个男人的口袋中搜出了电棍。
  
      而且……
  
      这个男人的面容,确实是很陌生。
  
      很快的,警长泰迪出现了。
  
      在看到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时,这位身材矮小、消瘦的警长,一把就抓住对方的头发,将对方拎了起来,扔到了警车上。
  
      “艾美小姐,你去和我的下属录口供。”
  
      生硬的说了这一句后,警长泰迪就驾着警车返回了警局。
  
      审问犯人,自然是回审讯室的好。
  
      “他这就是对纳税人的态度吗?”
  
      “我要投诉他!”
  
      艾美面对着绝尘而去的警车,忍不住的说道。
  
      “艾美小姐请您见谅。”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
  
      “再多的事情,也不能够改变他刚刚恶劣的态度,我要投诉他!”
  
      艾美的强硬,让这位警员苦笑连连,而一旁的三个保安越发的噤若寒蝉了。
  
      这样的女人太可怕!
  
      要不得!
  
      得把消息告诉那些公司里的家伙!
  
      千万别招惹这样的母老虎!
  
      不然肯定是生不如死!
  
      三个保安迅速的交换了眼神。
  
      而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的艾美,心中则又是一声冷笑。
  
      看,事情总是这样。
  
      一群被荷尔蒙支配的雄性。
  
      呵,男人。
  
      录口供比艾美想象中的还要快,或者说,面对着态度坚硬,毫不退让,坚持投诉的她,那些警员也是送瘟神一样的将她快速送走。
  
      “虽然是让人不愉快,但是这件事对我进入新公司很有帮助。”
  
      “那些家伙,短期之内,会老实很多。”
  
      一想到这,艾美的心情就变好了很多。
  
      她早就过了肆意妄为的年纪,要不是对今后的工作有帮助,她才不会大费周章的和一个男人搏斗。
  
      “犒劳一下自己!”
  
      艾美忍不住的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她知道一间很私密的酒吧。
  
      非常的不错。
  
      ……
  
      “果然还是那里好,你这里太冷清了。”
  
      “要不是我用酒瓶砸了那里老板的头,我也不用被赶出来了。”
  
      “放心。”
  
      “我不会砸你的。”
  
      “你一看就是那种冷淡、禁欲的家伙。”
  
      醉酒的艾美半跪着爬吧台上,嘴里不停的念叨着。
  
      秦然眉头一挑,真想要一把将对方扔出去。
  
      但是,那条随之而来的锁链却不给秦然机会。
  
      半透明,食指粗细的锁链犹如蛇一般爬行着,出现在了餐厅中,然后,盘踞在了餐厅门口。
  
      足足堆了半人高,那应该是头的部分,先是对准了醉酒的艾美。
  
      但,马上的,就扭向了后厨的方向。
  
      甚至,整条锁链都不住的抖动。
  
      好像是发现了更加可口的猎物一般。
  
      秦然脸一沉。
  
      无疑,这个东西在改变目标。
  
      从艾美,变为了含羞草。
  
      如果是前者,秦然会考虑是否值得出手。
  
      可变为了后者?
  
      呜!
  
      【锋锐制式剑】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锁链的上方,直直斩下。
  
      哗楞楞!
  
      本该是死物的锁链,一阵惊觉。
  
      似乎是根本没有想到,有人能够看到它一般。
  
      但这根锁链的动作并不慢,它的头部连续的抖动,随即那盘踞着的身躯,就一圈一圈的飞起,将秦然笼罩其中。
  
      接着,锁链的头部,往后一扯。
  
      那一圈圈笼罩着秦然的锁链就猛地缩紧了。
  
      而秦然却是完全不予理会。
  
      【锋锐制式剑】依旧斩下。
  
      不论是那些缩紧的锁链,还是好似头部的锁链,都被一剑而断。
  
      断裂的锁链跌落在地面,发出了类似金属的响声后,就开始融化,仿佛是被无形的火焰焚烧般。
  
      【焚灼】!
  
      剑刃对亡者造成额外伤害,不论是有形还是无形,都在这一范畴。
  
      这条诡异,但实力却一般的锁链,无疑属于无形之物。
  
      依靠着无形的身躯来获得优势,一旦被破解,基本上就剩下了被斩杀一途。
  
      不过,秦然看着融化、消失的锁链,皱起的眉头并没有松开。
  
      他能够看得出,这条锁链是被控制的,而不是自行产生了意念。
  
      那种能够自行产生意念的生物,与这条锁链的气息完全不同,而且,也不会这么弱。
  
      当然,更重要的是,对方似乎盯上含羞草了。
  
      虽然对方一开始的目标,并不是含羞草。
  
      想到这,秦然扭过身看着那个给他带来麻烦的女醉鬼。
  
      “你这样的家伙,在这个社会是吃不开的。”
  
      “你一定没有朋友吧?”
  
      “夜晚的时候有没有一个人偷偷哭泣过?”
  
      “没事,来告诉大姐姐。”
  
      “大姐姐不会告诉别人的。”
  
      醉酒的艾美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冷静、目标明确,嘴里自顾自的说着胡话,一边说着,还一边傻兮兮的冲着秦然笑着。
  
      下一刻,醉酒的艾美就想要站起来,向着秦然走去。
  
      但一只手却从后面拽住了她。
  
      本就是勉力站起来的艾美,再一次的爬在了吧台上。
  
      她抬起头醉眼朦胧的看着拽住她的人。
  
      “好秀气的小弟弟。”
  
      “想要和大姐姐交朋友吗?”
  
      看着站在一旁的含羞草,艾美痴痴的笑着,抬手就向着含羞草的脸摸去。
  
      啪!
  
      秦然一把拍开了对方的手掌,拎住对方的后脖领,就准备将其扔出去。
  
      “哥哥,等等。”
  
      “晚、晚上不太安全。”
  
      含羞草小声求情。
  
      虽然按照含羞草最真实的想法,应该立刻、马上、不需要等待将对方扔出去才对,但是含羞草心底的善良,却阻止着他。
  
      假如对方因为这样而出事的话,含羞草很难原谅自己。
  
      秦然点了点头。
  
      拎起女醉鬼,将其扔在了角落中,任其自生自灭了。
  
      至于坚硬的地步?
  
      很抱歉,没将对方扔出去,已经是秦然有了含羞草求情后的最大让步了。
  
      “刚刚那个东西你看到了吗?”
  
      走回吧台的秦然低声问道。
  
      “之前没有。”
  
      “哥哥你斩落它的时候,我看到了。”
  
      含羞草认真的回答着。
  
      他很清楚,秦然习惯性的从这些旁枝末节中搜集信息,自然不会大意。
  
      “你没有看到。”
  
      “女醉鬼也没有反应。”
  
      “也就是说精神达到超出常人极限才能够发觉这个东西!再加上它应该是被人操纵的……”
  
      秦然自语着,双眼微微眯起。
  
      由现有的线索推断,操纵这根锁链的家伙,应该是一个精神超出了常人极限的家伙。
  
      身为‘天选者’,秦然很清楚精神强大的可怕。
  
      无声无息的攻击,完全就是防不胜防。
  
      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无孔不入的。
  
      而且,你从不会想到,这样的攻击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这个操纵锁链的家伙,精神属性虽然超出了常人的极限,但应该不多。
  
      不然,他刚刚就不是斩碎那条锁链,而是被那条锁链绞杀了。
  
      可即使如此,习惯性谨慎的秦然依旧走向了一旁的角落。
  
      啪!
  
      阴影的遮蔽下,秦然一个响指。
  
      “为您服务,我的Boss。”
  
      几乎是透明的上位邪灵出现在秦然身边微微弯腰行礼。
  
      不需要解释,通过契约的力量,上位邪灵已经知道了一切。
  
      “交给我了,Boss。”
  
      “现在的我虽然不适合战斗,但是侦查、警戒,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上位邪灵说完,就融入了一旁的墙壁中。
  
      它需要的是,辅助自己的Boss,盯着可能出现在周围的异常。
  
      看着上位邪灵消失在墙壁中后,秦然缓步走到了吧台,拿起了电话,拨出了那个艾德.王临走前留下的号码。
  
      在眼前这种被极度虚弱的前提下,面对着未知的敌人,秦然不介意多个帮手。
  
      但听筒中连续响了数次,却没有人接。
  
      秦然放下电话,再次拨过去,也是一样的结果。
  
      从昨天的交谈来看,艾德.王绝对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
  
      出现这样的结果,必然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事情。
  
      “有点巧啊。”
  
      秦然低声自语着。
  
      而在这个时候,关闭着的餐厅门,被一把推开。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