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二章 以不变应万变
砰!
  
  叶之餐馆的大门是被用脚踹开的。
  
  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最开始说话的那个,更是抡起手中的棒球棍,用棒球棍的前端指着泰迪和秦然,歪着脖子,斜着嘴,瞪着眼说道:“都老实点,别给自己惹事!”
  
  秦然很淡然的整理着刚刚阅读完的报纸,看着这群人向着角落中的艾美走去。
  
  泰迪则是面色阴沉。
  
  什么时候,艾城的夜晚这么危险了?
  
  竟然有人直接入室绑人?
  
  “住手!”
  
  泰迪一声大喝。
  
  “说了,不要给自己惹事,你就是……”
  
  拿着棒球棍的人冷笑连连的看着泰迪,但随即这样的冷笑声就戛然而止了。
  
  一枚在灯光下闪烁着光彩的警徽。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出现在泰迪手中的手枪,那支枪的的枪口正对准了这里。
  
  “误会,这都是误会!”
  
  拿着棒球棍的人愣在了那里,但是人群中额头受伤,看似颇有经验的一个中年人却没有呆愣,他马上的走了出来,冲着泰迪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
  
  “警官,这真的是误会。”
  
  “我们就是在闹着玩……”
  
  砰!
  
  话语还没有说完,枪口就喷出了火花。
  
  额头受伤的男子低头看着胸前的血渍,然后,不可置信的望着面容发愣的泰迪。
  
  不应该是先警告,警告无效后才开枪的吗?
  
  为什么直接开枪了?
  
  到死,对方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而周围气势汹汹的人,在这个时候更是噤若寒蝉,有人当时就向外跑去。
  
  砰!
  
  一声枪响,率先逃跑的人,摔倒在地。
  
  剩下的人吓得全都站在原地都不敢动了。
  
  而这个时候的警长泰迪却是焦急的大喊起来:“跑啊!快跑!”
  
  嘴中这样喊着的泰迪,行动却不慢。
  
  砰、砰砰!
  
  又是一连串的枪响。
  
  刚刚闯入餐馆的人,纷纷中枪倒地。
  
  接着,枪口掉转,对准了秦然。
  
  “快跑!”
  
  泰迪看着还坐在那里的秦然,越发的焦急了,他努力的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根本没有作用。
  
  他的意识还存在着。
  
  但是,身体却仿佛是成为了别人的。
  
  根本不受控制!
  
  就如同刚刚,他只是掏枪示警,根本没有想要开枪的打算。
  
  可结果,却变成了开枪。
  
  整个过程,泰迪没有丝毫的感觉,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只有在枪响了之后,这才惊觉。
  
  可那个时候,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
  
  看着呆坐在那,仿佛是吓傻了的秦然,泰迪不由闭上了眼睛。
  
  他不敢去看下一幕了。
  
  他的手指已经扣动了扳机。
  
  咔!
  
  撞针击空了。
  
  没有子弹了!
  
  泰迪一愣后,睁开了双眼,他看到自己跃过了吧台,挥拳就向着秦然打去。
  
  然后……
  
  一拳被秦然击倒。
  
  砰!
  
  后背重重的撞在了那实木的吧台上,剧烈的疼痛,让泰迪一呲牙,接着,他猛然发现自己再次能够控制自己的身躯了。
  
  就如同之前突然失去控制一样。
  
  再次获得身体控制的泰迪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然后,看着一地的尸体,整个陷入到了一种茫然、不知所措中。
  
  身为警长的泰迪,并不是没有开枪杀过人。
  
  但他杀的每一个人都是穷凶极恶的人。
  
  像是这种类似街头混混般的人,却是第一次。
  
  而且,还是在只需要示警的前提下。
  
  发生了什么?
  
  我究竟干了什么?
  
  泰迪站在那,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认为你应该好好检查一下你的身体。”
  
  “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在回忆一下,你最近是不是见过什么人,吃过什么东西。”
  
  秦然的声音响起,泰迪愣愣的看着秦然数秒后,这才回过了神。
  
  毫不犹豫的,泰迪就开始脱衣服,检查自己。
  
  仅仅是脱下了外套,泰迪就发现了不对劲。
  
  一个巴掌大小的纸人,不知何时贴在了泰迪的衬衫上。
  
  “这?”
  
  扯下了纸人泰迪看着纸人上写着他的名字、出生日期,还有粘着的鲜血,整个人变得惊疑不定。
  
  “能给我看看吗?”
  
  秦然问道。
  
  泰迪犹豫了一下后,将纸人递了过来。
  
  【名称:诅咒纸人】
  
  【类型:杂物】
  
  【品质:魔法】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控制(0/1)】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流传依旧的某种巫蛊之术,很多人在使用,但大部分都是吓唬人的,而它不同!(标注:你所拥有的神秘知识等级,无法更进一步了解相关知识)】
  
  ……
  
  【控制:获取需要被控制者的名字、出生日期和鲜血后,将纸人贴在需要控制者的后背,就能够短暂的控制需要被控制的人(需要进行一次E-级别的精神判定,判定通过将无法奏效)】
  
  ……
  
  在秦然的手指触碰到纸人时,立刻眼前出现了一行行的文字。
  
  看着这些文字,秦然眉头一皱。
  
  他的对手比他想象中还要狡猾。
  
  一次失败后,就彻底的放弃了原有的手段。
  
  但同样的,也暴露出了更多的东西。
  
  “巫蛊吗?”
  
  秦然默默心底自语着。
  
  “你发现了什么?”
  
  泰迪询问道。
  
  这个时候的警长,迫切的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知道巫蛊吗?”
  
  秦然问道。
  
  “巫蛊?”
  
  “怎么可能!”
  
  “那些不过是……”
  
  警长泰迪下意识的就要反驳着,但是话语才出口,他就想到了自己之前的不受控制的行为。
  
  立刻,泰迪就沉默不语了。
  
  足足两三秒后,泰迪才看向了秦然。
  
  “真有巫蛊?”
  
  泰迪问道。
  
  “世界很大,有什么都不奇怪。”
  
  “而且,你没有发现,过了这么长时间,外面太安静了吗?”
  
  听到秦然提醒,警长泰迪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是啊!
  
  太安静了!
  
  刚刚的枪声足以打破夜晚的宁静!
  
  他的那些下属可不是酒囊饭袋,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这里。
  
  可现在?
  
  不要说人了,连警笛声都没有!
  
  下意识的,警长泰迪看向了秦然。
  
  他期望得知发生了什么事。
  
  可秦然这次没有说话,而是,转身走进了厨房。
  
  含羞草一直待在这里。
  
  “有危险吗?”
  
  含羞草略带紧张的问道。
  
  “嗯。”
  
  秦然没有隐瞒的点了点头,与其让含羞草猜测,变得更加慌张,远不如直接说出来。
  
  “我该怎么做?”
  
  含羞草深呼吸了一次后问道。
  
  “脱衣服。”
  
  秦然说道。
  
  嗯?
  
  含羞草一怔,但是,两人的默契却没有让含羞草犹豫,直接开始脱衣服了。
  
  “转过身。”
  
  当外套脱下后,秦然继续说道。
  
  含羞草乖乖的转过身,把衬衣也脱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小背心,后背上空空如也。
  
  秦然松了口气。
  
  巫蛊对于秦然来说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只要稍微提防就可以,但如果含羞草被下了巫蛊,那就会变成最麻烦的事情了。
  
  “可以了吗?”
  
  含羞草背对着秦然站在那里问道。
  
  “嗯。”
  
  “没问题了。”
  
  “记住从现在起,到我提醒你为止,不准触碰任何不熟悉、感到诡异的东西。”
  
  秦然点头说道。
  
  “好。”
  
  含羞草点了点头,再穿好衣服后,这才转过了身。
  
  在厨房中寻找着另外一些早就准备好,却又不起眼的有用物品的秦然,并没有看到含羞草略带羞涩的目光,和发红的脸颊。
  
  “走。”
  
  拎着找到的有用物品秦然向外走去。
  
  含羞草紧随其后。
  
  来到大厅,秦然将找到的物品中的一把厨刀递给了含羞草,另外一把递给了警长泰迪。
  
  “这里没有枪,但总比赤手空拳的强。”
  
  秦然这样的说着,警长泰迪赞同的点了点头。
  
  然后,泰迪就看到,秦然从吧台下抽出了一柄兽皮包裹的长剑和四瓶莫洛托夫鸡尾酒。
  
  “你不要告诉我,你平时会参加什么聚会。”
  
  泰迪看着那擦拭的干干净净,晶莹剔透的莫洛托夫鸡尾酒,忍不住太阳穴一阵发胀。
  
  他知道秦然不是什么普通人。
  
  但他也没有想到他刚刚爬着的吧台下,竟然会有莫洛托夫鸡尾酒。
  
  “没。”
  
  “我习惯一……和罗叶在一起。”
  
  秦然摇了摇头,话语在出口的时候,为了不露出破绽,做出了改变。
  
  “最好如此。”
  
  “我们现在怎么做?”
  
  泰迪深吸了口气,问道。
  
  没有回答,秦然就这么点燃了莫洛托夫鸡尾酒,向着餐馆外扔去。
  
  在泰迪的注视下,莫洛托夫鸡尾酒划过一道闪烁的弧线后,向下……消失在了视野中。
  
  没有炸碎!
  
  没有爆燃!
  
  泰迪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餐馆的门口,顿时,倒吸了口凉气。
  
  不知何时起,餐馆的门口竟然变成了一片无底的深渊。
  
  而周围,全都是远超想象的黑暗。
  
  以他的视力,竟然看不到一点东西。
  
  “这、这……”
  
  泰迪张了张嘴想要形容一下看到的,但是却完全想不到什么形容词。
  
  而秦然却是毫不停留的将手边的莫洛托夫鸡尾酒一个接一个的扔了出去。
  
  当莫洛托夫鸡尾酒全都扔光后,秦然径直拎起了刚刚从厨房中找到的煤气罐,扭开门阀,点燃后,就用力扔了出去。
  
  足有半罐的煤气,在秦然的力量下,打着转儿飞了出去,落入了那无底的深渊。
  
  但与之前无声无息就被吞噬的莫洛托夫鸡尾酒不同,仅仅是片刻后,煤气罐就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轰!
  
  爆炸引起的冲击波,让地面颤了两颤。
  
  接着,秦然又拎起了另外一个煤气罐,扔了出去。
  
  爆炸再次出现。
  
  而当秦然拎起第三个煤气罐的时候,一直小心观察着外边那突然出现的深渊泰迪惊讶的看到。
  
  深渊一点一点的消失了。
  
  “深渊消……”
  
  呜!
  
  轰!
  
  泰迪转身想要告诉秦然这个好消息,但是秦然依旧将手中的煤气罐扔了出去。
  
  巨大的爆炸比任何一次带来的震动都要大。
  
  泰迪的耳中甚至响起了嗡鸣。
  
  啊!
  
  在这样的嗡鸣中,一声清晰的惨叫传来。
  
  那惨叫声满是恶毒与狰狞,让警长泰迪忍不住的握紧了手中的厨刀,但等待了片刻,并没有什么出现。
  
  相反的,餐馆门口的黑暗消散了。
  
  一条笔直的走廊出现在面前。
  
  “这、这是爱城大学的学校走廊!”
  
  仅仅是看了一眼后,警长泰迪就惊呼出声。
  
  因为,实在是太熟悉了。
  
  最近一段时间,他不是亲自去现场查看,就是每天翻看着照片,几乎是将这条走廊的地砖有多少块,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们怎么办?”
  
  “需要进去查探吗?”
  
  眼前再次出现的异象,让警长泰迪素手无策。
  
  只能是寄希望于好似熟知这一切的秦然身上。
  
  然后,他看到秦然又拎起了一个煤气罐。
  
  “你究竟有多少个煤气罐?”
  
  即使是在这种时候,警长泰迪都忍不住的问道。
  
  “后面有四个灶台。”
  
  秦然回答着,手中的煤气罐就再次的飞了出去。
  
  轰!
  
  煤气罐滚落出足够远的距离后,这才爆炸。
  
  冲击波在走廊内不同的回荡。
  
  可不要说墙面了,就算是玻璃都没有破碎一点。
  
  警长泰迪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即使是对眼前的事物不了解,警长泰迪也知道这条看似熟悉的‘走廊’,完全不是他记忆中的那条。
  
  可惜,只剩下最后一个煤气罐了。
  
  不然……
  
  “你为什么还有?”
  
  “你不是说四个灶台吗?”
  
  就在警长泰迪十分惋惜无法用之前量变引起质变的方法试探出眼前走廊身前的时候,一转身就看见秦然和含羞草推着一个满是煤气罐的手推车从后厨走了出来。
  
  “四个灶台就一定是四个煤气罐吗?”
  
  “厨房多放几个煤气罐当做后备,不是常识吗?”
  
  秦然一边回答着一边拎起了煤气罐,再次点燃,扔进了那条走廊内。
  
  轰!
  
  爆炸再次出现了。
  
  而在上一次爆炸中没有丝毫变化的走廊,瞬间的,被炸得支离破碎。
  
  接着,走廊径直坍塌。
  
  露出了餐馆外原本应有的画面。
  
  “消失了?!”
  
  警长泰迪惊喜的喊道。
  
  秦然一声冷笑,又一次拎起了点燃的煤气罐,扔了出去。
  
  轰!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