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四章 战利品
完全没有想到身后会有攻击的男子,被结结实实的一砖砸到在地。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扣在地上好似是碗的道具,在失去男子控制的刹那,瞬间,就出现了道道裂纹,但更重要的是,随着这些裂纹的出现,昏倒在地的男子突然的出现了抽搐,一道又一道的虚幻灵魂出现在男子身边。
  
  有着之前失踪的五位女生,还有着被警长泰迪打死的混混,更多的则是一些陌生的灵魂。
  
  它们怨毒的看着倒地的男子。
  
  上位邪灵十分知趣的后退了一步。
  
  顿时,这些亡者仿佛是失去了最后一丝束缚般,疯狂的冲向了倒地的男子,就这么的将这个男子生吞活剥。
  
  并不是形容。
  
  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吞活剥。
  
  男子在疼痛中醒来,想要高声呼叫,但是那位安迪却是一口咬断了他的喉咙。
  
  做为失踪案的第一位受害者,安迪遭受的折磨远远超出其他人。
  
  痛苦,才能够获得力量。
  
  巫蛊流派中,流传着这样的名言。
  
  虽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但眼前的男子无疑是认可的。
  
  所以,安迪承受的痛苦,远超他人想象。
  
  自然的,对于这个男子的恨意也是远超想象。
  
  其它几位女生也是类似。
  
  事实上,这五位女生成为了撕扯男子的主力,那些混混和陌生的灵魂也只能是在一旁辅助。
  
  几十数双手,撕扯着男子的血肉。
  
  大约十秒钟不到的时间,男子就成为了一具鲜血淋漓的骸骨。
  
  而又是几秒钟后,男子连骨头都不剩了。
  
  那些嚼碎了男子骨头的灵魂们,一个个站了起来,凭空落到了‘叶之餐馆’的门前。
  
  吱呀。
  
  门开了。
  
  秦然背着含羞草走了出来。
  
  一群近二十个灵魂向着秦然鞠躬道谢。
  
  下一刻,它们化为了萤火飞往了远方。
  
  顿时,秦然体内的五大源力开始了一轮新的增长。
  
  不同于以往,这一次的增长似乎是达到了一个量变。
  
  【精神属性突破一层封印,d→d+】
  
  ……
  
  精神属性的增加,让秦然的脑补升起了一阵清凉感,仿佛是好好睡了一觉般,不仅神清脑明,而且精力充沛。
  
  同时,秦然手指一翻,一枚【铜渡钱】就这么的出现在了掌心。
  
  下一刻,略微用打火机炙烤了一下后,一股无形的力量从【铜渡钱】中逸散而出,灵魂远去的气息,迅速的消散了。
  
  实力的解封,猜测被证实,并没有让秦然昏了头脑。
  
  他很清楚,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应付真正强大的存在。
  
  而二十个灵魂远去的气息,有极大可能会引来此刻令他头疼的亡者。
  
  在实力没有更进一步解封前,秦然不希望去面对那种程度的亡者,尤其是身边还有着外人的前提下。
  
  秦然转过身,看向了警长泰迪。
  
  “刚刚那是……”
  
  灵魂远去的一幕,警长泰迪也看到了。
  
  毫无疑问,警长泰迪再次受到了冲击。
  
  “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
  
  “你准备怎么做?”
  
  秦然回答后,指了指餐馆内。
  
  尽管凌乱,却没有任何的尸体,对于警长泰迪来说,自然是一个好消息。
  
  一地的尸体,和缺少了几颗子弹,那真的是两回事。
  
  哪怕那些尸体都不是什么好人,也一样。
  
  “我……我会看着办的。”
  
  警长泰迪本能想说会如实汇报,但是一想到刚刚自己的经历,立刻,苦笑起来。
  
  “祝你好运。”
  
  秦然说着,侧过了身。
  
  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了。
  
  警长泰迪又一次的苦笑起来,他将搀扶着的女醉鬼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餐馆的地板上,用自己的外套一边擦拭着满头满脸的污秽,一边缓步的向外走去。
  
  秦然目送警长泰迪消失在了夜幕中,转身就回到了餐馆内,将门再次锁好后,这才松开了身上的绳索。
  
  “去楼上看看。”
  
  绳索松开了,但是秦然并没有放开含羞草。
  
  他不确定是否真的没有危险了。
  
  所以,秦然拉着含羞草的手,走向了楼顶。
  
  “boss,一切如您预料的那样。”
  
  站在楼顶的上位邪灵看到走上来的秦然,马上谄媚的说道。
  
  “嗯。”
  
  “继续隐匿监视四周。”
  
  秦然点了点头道。
  
  “如您所愿。”
  
  上位邪灵鞠躬行了一礼后,就消失在了原地,而秦然则是走向了那个男子被灵魂们吞噬的地方。
  
  当然,并不是哀悼对方。
  
  而是去检查对方留下的东西。
  
  或者说,检查自己的战利品。
  
  一共三件战利品。
  
  其中,两件十分惹眼。
  
  第一件就是那个好似扣着的碗,第二件则是一根细长宛如手链般的锁链。
  
  【名称:怨灵之屋(破损)】
  
  【类型:杂物】
  
  【品质:稀有】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1,幻境;2,控制】
  
  【特效:无】
  
  【需求:精神力e+,神秘知识(巫蛊精通)】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这是流传至某一流派的巫蛊之术,已经初窥门径(标注:你所拥有的神秘知识等级,无法更进一步了解相关知识)】
  
  ……
  
  【幻境:消耗一定材料、自身鲜血制造一个几近真实的幻境(幻境的真实程度,需要依托材料品质和自身的鲜血)】
  
  【控制:抽取杀死人的灵魂,投入到怨灵之屋中为拥有者服务,死前遭受的折磨越多,灵魂就越强大,直接死于幻境中的人,可以直接被操纵,但实力不会有所改变,保持身前水准(标注:每次使用都需要进行一次精神判定,如果精神判定失败,将遭受到所控制灵魂的反噬,判定随着灵魂多寡、强弱而变化)】
  
  ……
  
  【名称:戈多之链】
  
  【类型:饰品】
  
  【品质:稀有】
  
  【攻击力:一般】
  
  【防御力:一般】
  
  【属性:1,抽击;2,缠绕】
  
  【特效:拟态化】
  
  【需求:精神力d】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戈多是一位擅长炼金、巫蛊的秘术师,他最喜欢的就是将两者相结合研究,从被折磨者的身躯中抽取灵魂制造‘黄金’,是他最著名的理论,就如同他制造的戈多之链般有名——这并不是戈多亲手制作的第一条戈多之链,而是后来戈多学派的学徒们制作的】
  
  ……
  
  【抽击:戈多之链的抽击,不单单会造成真实身体的伤害,还会对灵魂造成额外等级+1的伤害,,2次/日】
  
  【束缚:锁定一个半径不超过25米的目标生物,对其进行束缚,目标需要进行一次力量e,精神e+的判定,判定一次未通过将会遭受束缚,判定两次未通过将遭受一次较强级别的灵魂冲击,且被束缚,1次/日】
  
  ……
  
  【拟态化:这是戈多之链另外一个让人称道的地方,它不需要你亲自动手去操纵,只需要你用意念来操纵,它就可以化为一条3.5米长的半虚幻锁链,帮助你完成一次可行的行为(半径无法超过35米,出现、持续时将消耗精力)】
  
  ……
  
  看着手中的两件道具,对于损坏的【怨毒之屋】,秦然很快就放到了一边,反而是拿着【戈多之链】详细的查看起来。
  
  “不错。”
  
  最终,秦然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或许和他的那些装备道具没法比,但在那些装备道具都被封印在游戏房间时,这件虽然无法带出的道具就成为了他唯一的助力。
  
  尤其是,针对灵魂的特性,对于秦然来说,更是一种必不可少的辅助。
  
  将【戈多之链】戴在手腕上,秦然心念一动。
  
  立刻,一条3.5米长,虚幻相间的锁链从【戈多之链】上脱离而出,就如同是蛇一般,按照他的想法围绕着他和含羞草而游走。
  
  接着,随着秦然的想法,又凭空消失。
  
  感受着精力的消耗,秦然再次点了点头。
  
  不多,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确认大致掌握了这件道具后,秦然这才看向了第三件战利品。
  
  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袋子。
  
  在拿起的时候,听到独特的金属摩擦声,秦然就大致猜到了里面是什么。
  
  而事实证明,秦然并没有猜错。
  
  【铜渡钱】!
  
  总共二十枚。
  
  看着这二十枚的【铜渡钱】,秦然眯起了双眼,之前的一些想法,他总算能够试验一下了。
  
  不过,秦然并没有忘记眼前的事。
  
  “这里和楼下都需要打扫一下。”
  
  “虽然应该问题不大,但是保险起见,我认为还是用双氧水擦一遍。”
  
  秦然扭头看向了含羞草。
  
  “嗯。”
  
  “厨房里有,我之前买了。”
  
  含羞草任由秦然拉着自己的手,点了点头道。
  
  “天亮后,我们还需要补充一些必要的东西。”
  
  “钱还够吗?”
  
  秦然拉着含羞草向着楼下走去,边走边问。
  
  “除去补充食材外,还有一些。”
  
  “但是想要达到之前的程度,有些困难。”
  
  “那些煤气罐不便宜。”
  
  含羞草回答着。
  
  同时,心底升起了一种陌生的异样感。
  
  这是含羞草又一次因为金钱而发愁。
  
  依旧陌生。
  
  依旧心动。
  
  依旧是别样的情绪。
  
  绝对不是因为接触到了秦然掌心中的温暖。
  
  “缺钱吗?”
  
  拉着含羞草,自己走在前面的秦然,毫无所觉的低声自语着。
  
  之前的男子似乎是不屑于普通的货币,身上并没有纸币。
  
  不然的话,与秦然心意相同的上位邪灵一定会保护后。
  
  “要用【铜渡钱】换取纸币吗?”
  
  这个想法出现在秦然脑海中的时候,仅仅是思考了片刻,秦然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尽管还不知道【铜渡钱】的购买力,但是单凭【铜渡钱】能够让五大源力活跃,就已经足以成为秦然的非卖品了。
  
  实力强了,一切才好办。
  
  不然有再多的钱,也就是一肥羊的道理,秦然可是早就知道的。
  
  “那么……”
  
  秦然略微沉吟后,再次想到了警长泰迪。
  
  并不是借钱。
  
  而是约翰.迪森的赏金!
  
  20000块的赏金,足够他和含羞草度过这一段举步维艰的日子。
  
  需要联系对方吗?
  
  答案,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是自己的,那是一定要争取的。
  
  就在秦然、含羞草将‘叶之餐馆’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准备给警长泰迪打电话的时候,那位警长踏着朝阳,再次来得到了餐馆。
  
  一进门,泰迪就闻到了双氧水特有的味道。
  
  他嗅了嗅鼻子,却没有说什么,而是将手中的牛皮纸袋扔到了吧台上。
  
  “约翰.迪森的赏金。”
  
  “还有你们丢失的钱包内应该是的1204块,也在里面了。”
  
  “我在停职前,尽量先帮你们争取下来了。”
  
  “算是昨晚的报答。”
  
  泰迪实话实说道。
  
  秦然则是拿起了牛皮纸袋,检查后,确认无误,才将纸袋交给了脸上露出欣喜的含羞草。
  
  第一次的,含羞草因为挣钱有了欣喜感。
  
  同样陌生的感觉。
  
  但……
  
  很不错。
  
  小心的将钱币放在了钱箱子内,含羞草美滋滋的转过身,走进了厨房,为秦然准备早餐了。
  
  “我建议存到银行,不然引起什么人的恶意……唔,算我没说。”
  
  泰迪下意识的提醒着。
  
  可话语才出口,他就想到了眼前的年轻人是如何砍瓜切菜般将那些狰狞恐怖的家伙,剁碎的。
  
  如果真有什么人盯上了这里,那绝对不需要为这兄弟俩担忧,而是应该祈祷那些盯上这里的家伙不要出现什么意外才好。
  
  “就这样,回见。”
  
  泰迪说着挥了挥手,就准备离开。
  
  但是,在马上出门的时候,泰迪突然转过身问道:“那些东西,不会在白天出现吧?”
  
  “不会。”
  
  “夜晚时分,才是它们的最爱。”
  
  “当然了,某些特殊的地方,也会成为它们徘徊的场地。”
  
  解决了钱的问题,秦然心情十分不错。
  
  “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真的遇到了它们,我该怎么办?”
  
  泰迪犹豫了一下后问道。
  
  “跑。”
  
  秦然干脆的说道。
  
  “要是跑不了呢?”
  
  泰迪继续问道。
  
  “那就祈祷它对你没有恶意,或者你手里有根电棍、火把什么的,还有什么问题吗?我们要打样了。”
  
  “没了,谢谢。”
  
  “祝你生意兴隆。”
  
  泰迪挥了挥手,露出了一张旅游传单。
  
  显然,这位警长打算将停职当做休假。
  
  秦然极好的视力,能够看到传单上大大的标题:温泉文化之旅。
  
  “祝你一路顺风。”
  
  秦然挥了挥手,走出吧台,从餐馆外收回了小黑板,将含羞草写着‘营业结束’的另一块招牌挂在了门口。
  
  餐馆门关上了。
  
  那块招牌在朝阳下左右晃动。
  
  渐渐的归于平静。
  
  城市则开始逐渐苏醒。
  
  漫长的夜结束了,新的一天又一次开始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