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五章 不要相信陌生人?
太阳已经升起了老高。
  
  街道上传来的喧嚣与阳光一起被厚重的窗帘所阻挡这个窗帘是秦然挑选的,分为纱帘和遮光帘两层,配合着窗户还算不错的隔音,让含羞草在白天睡眠时,也不会被吵醒。
  
  看着在床上蜷缩成一团的含羞草,秦然抬手将被子掖好后,就径直席地而坐。
  
  对于此刻虽然极度虚弱,但仍然是常人巅峰的秦然来说,秋天的冷,并不算是什么真正的冷。
  
  而且,秦然相信,即使是正常冬天的冷,对于他来说,很快也就不算什么了。
  
  因为,他不会浪费时间,蹉跎岁月。
  
  席地而坐的秦然,拿出了一枚。
  
  这一次他没有控制体内活跃的五大源力,在手指接触到时,五大源力就中的原罪之力,就如同鲸吸水般吸取着其中的力量。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暴食’。
  
  与秦然一样,此刻的‘暴食’也虚弱到了极致,甚至,连出现在物质界都做不到,仅剩下了一丝本能:吃。
  
  可这对于秦然来说,就足够了。
  
  看着掌心中的迅速的黯淡、腐朽,化为一枚锈迹斑斑的铜钱,秦然嘴角一翘。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在‘暴食’的辅助下,五大源力再次长了一截。
  
  同时,他也确认,之前他的感知是对的。
  
  这些内,蕴含着就是‘灵魂远去’时的能量!
  
  秦然不知道这些‘渡钱’是如何制作的,但是他很清楚,这些‘渡钱’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多么的重要。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然一把抓住了剩余的十九枚。
  
  顿时,体内的五大源力犹如吹气一般的增长起来。
  
  秦然很清楚,这只是他摆脱虚弱的一个过程,强大是一种‘虚妄’的,但是在发现‘自己逐渐强大’时,秦然依旧心中有着欣喜、兴奋。
  
  尤其是当系统提示再次出现的时候。
  
  ……
  
  又是一层精神属性的封印被突破!
  
  感受着越发清晰的头脑,秦然嘴角一翘。
  
  至于剩下的属性?
  
  根据进入副本时出现的那些提示来看,已经进入到5阶的精神属性是特殊的,率先突破封印也不奇怪。
  
  当精神属性突破封印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该是其它属性了。
  
  坐在原地,秦然并没有起身。
  
  他用越发强大的精神感知着此刻‘虚弱’的身躯,身上的肌肉微微颤抖,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声。
  
  这种异样的颤抖,持续了近十分钟后,才停了下来。
  
  而在停下的那一刻,秦然保证了自己对自己身躯的掌控。
  
  拥有强大的力量,秦然是不介意的,但如果这种强大的力量无法掌控的话,秦然宁肯不要。
  
  他,就是这样的性格。
  
  谨慎、小心。
  
  虽然不乏大胆的尝试,但也是做足了准备。
  
  无脑,蛮一时。
  
  有脑,爽一世。
  
  轻手轻脚的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床边的椅子中,将那柄抱在怀中后,秦然眯起了双眼,假寐起来。
  
  虽然不眠不休,秦然可以做到,但是清楚晚上才是重头戏的他,可不会在白天浪费多余的精力。
  
  好好休息,才是王道。
  
  太阳越升越高。
  
  当日头已经开始略微偏西的时候,含羞草从睡梦中醒来。
  
  没有恶梦。
  
  更没有惊吓。
  
  完全是那种深层次的酣睡,直到身体发出睡够了的信号才会醒来。
  
  哪怕是有阿夫在时,含羞草也做不到这种程度。
  
  感知着身旁熟悉的气息,含羞草看向了一旁假寐的秦然,在含羞草的目光看来的瞬间,秦然就睁开了双眼。
  
  “醒了?”
  
  秦然微笑的问道。
  
  “嗯。”
  
  “我先洗漱,然后去准备午餐。”
  
  含羞草习惯成自然的钻出了被子,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洗漱室。
  
  洗漱室并不需要离开房间。
  
  秦然之所以挑选这个房间做为卧室,除去足够的宽敞外,就是因为这个房间带着洗漱室,不需要麻烦的去走廊中的那个。
  
  哗、哗哗。
  
  耳边传来了水声。
  
  秦然则是开始思考今天需要购买的物品了。
  
  之前的资金因为购买足够多的‘防身物品’,一直是十分短缺的,不过,随着和的出现,这样的资金短缺,短时间内是不会在出现了。
  
  而更多的资金,足以让秦然做更多的事情。
  
  任何时候,钱都不是万能的。
  
  可没钱?
  
  那是万万不能的。
  
  除非,你已经达到了无视规则的地步。
  
  但有着自知之明的秦然,很清楚自己哪怕是恢复了全部的实力,距离那一步,也还有十分远的距离。
  
  更不用说是现在了。
  
  老老实实的按照规矩来,默默的发展自身才是正道。
  
  洗漱间内的含羞草同样在思考着今天需要购买的物品。
  
  但与秦然不同的是,含羞草思考着的是所需要购买的食材。
  
  雾气让洗漱间内的镜子变得模糊不清。
  
  倒映在其中的影子也变得模糊不清。
  
  面容变得越发柔和。
  
  但又仿佛是错觉。
  
  当含羞草抬手擦去水汽的时候,镜子中再次露出了那张秀气的面容。
  
  站在镜子前的含羞草一丝不苟的打理着自己的容貌。
  
  十几分钟,确认无误后,含羞草推门走出了洗漱间。
  
  但是,却没有下楼。
  
  而是看着秦然走进了洗漱间。
  
  洗漱间的门没有关上。
  
  所以,含羞草能够清楚的看到,秦然刷牙、洗脸,两分钟搞定的模样。
  
  一开始含羞草很不习惯。
  
  不过,现在慢慢的习惯了。
  
  同时,为了配合秦然,含羞草也在不自觉的加快着洗漱速度虽然和秦然比,还是很慢就是了。
  
  但,秦然从没有说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习惯。
  
  他不喜欢被别人强迫。
  
  自然的,也不喜欢强迫别人。
  
  相互尊重,才是友好相处的前提。
  
  即使含羞草有一些怪癖,但和含羞草的胆子相比较,又算得了什么?
  
  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任何的怪异,都在被掩饰在了‘胆小’之下。
  
  “中午吃土豆烧牛腩和椒盐虾。”
  
  在进入厨房前,含羞草这样的说道。
  
  “嗯。”
  
  秦然不会有任何反对的点了点头。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
  
  外行指导内行,永远是成不了气候的。
  
  不过,秦然也没有闲着,他开始打扫整个一楼的餐馆,将门、窗户都打开,进行着通风。
  
  这不算是为晚上开业做准备。
  
  单纯的是,秦然忍受不了那股残留的宿醉的恶臭。
  
  特别是一想到午餐会处于这样的恶臭中,秦然就有着相当的不适。
  
  值得庆幸的是,当含羞草端出午餐的时候,那些恶臭已经在秦然的努力下,消失无踪。
  
  餐馆内充斥着牛肉的味道。
  
  厚重适口的牛肉带着咸香的汤汁入口的刹那,秦然就眯起了双眼,当大米也被送入嘴中的时候,秦然忍不住就咀嚼起来。
  
  下饭,舒服。
  
  直接吃了一盘土豆烧牛腩和两碗饭后,秦然才看向了椒盐虾。
  
  为了让秦然吃着方便,含羞草已经去掉了虾头、虾尾巴,可以直接入口。
  
  保留着的虾壳透着一抹嫩红色,与虾壳外的金黄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在上面点缀了些许绿色的香葱段后,更是锦上添花。
  
  嘎吱!
  
  秦然夹起一只虾就放入了嘴里,清脆的响声中,虾肉彻底的释放出来,甚至,有一种弹牙的感觉。
  
  没有犹豫,秦然就夹起了第二只、第三只。
  
  当秦然感觉吃饱的时候,整个盘子内的虾早已经一扫而空。
  
  “很好吃。”
  
  秦然评价着。
  
  含羞草立刻笑得眯起了眼。
  
  对于厨师来说,还有比食客吃完所有食物更幸福的事吗?
  
  那就是成为秦然的厨师了!
  
  含羞草坐在了秦然常坐的那个凳子里,看着秦然端着碗筷进入厨房洗漱,再将喜好的碗筷放入到消毒柜后,这才站起来解下了围裙。
  
  接下来的时间,是含羞草最为期待的时间。
  
  采买各种的食材,本就是让含羞草开心的事情,更不用说是和秦然一起去了。
  
  第一次的,含羞草感谢着这个诡异、不同的副本世界。
  
  并且,希望能够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一些。
  
  当然了,如果秦然找到了提前离开的办法,并且坚持离开的话,含羞草也不会介意。
  
  一切听秦然的就好。
  
  这是早就有的约定。
  
  ……
  
  夜晚降临,路灯亮起。
  
  ‘叶之餐馆’的小黑板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准时放在了门外。
  
  叶之餐厅。
  
  今日供食:椒盐虾(可单点或套餐)、炒饭、鸡汤。
  
  (没有酒类供应,不欢迎醉酒客人)
  
  ……
  
  在刚装好的路灯下,字迹依然清秀。
  
  同样的,依旧没有什么人看到。
  
  但含羞草还是在厨房里忙碌着。
  
  毕竟,到来的客人只是顺便,秦然的晚餐和第二天的早餐、午餐才是重点,而一些食材必须要提前处理才行。
  
  秦然则是坐在椅子中,一边看着今天的报纸,一边看着放在吧台一侧的电视。
  
  这是今天下午购买的小电视。
  
  彩色的,只有14寸不到,内置天线。
  
  画面在秦然看来稍显模糊,但是对于想要更快了解这个世界的秦然来说,却是足够了。
  
  此刻是晚间新闻时段
  
  “今天上午11时,‘莱蒙金铺’在开门一小时后,突然遭到抢劫。”
  
  “金铺保安遭遇枪击,现已送往医院,暂时没有脱离危险……”
  
  在女主持人的画外音介绍下,电视上出现的是源自金铺的监控画面,三个戴着头套的男子两人手持自动枪械指着一群蹲下的人,而一人从金铺的柜台中,将黄金首饰成盘成盘的端出,倒入随身的背包中。
  
  接着,三人从容退走。
  
  整个过程很快。
  
  按照监控上截取的拍摄时间,这一个过程仅有45秒。
  
  如果算上他们闯入金铺、开枪的时间,也不会超过1分钟。
  
  无疑,三人演练了不止一次。
  
  而且,配合默契熟知金铺布局。
  
  不过,同样的破绽也不少。
  
  假如我是警方,我会迅速的查找监控和可能存在的内鬼。
  
  而我要是抢劫者,这个时候,应该会……
  
  几乎是本能的,秦然就分别代入了双方。
  
  这是秦然的一个习惯。
  
  既能够锻炼思维,还能够让他从中获取经验。
  
  吱、吱!
  
  电流的声音响起时,门口刚刚按好的那盏路灯,再次的闪烁起来。
  
  一道身影面带茫然的走了进来。
  
  中年人,头发已经带着一丝灰白,长裤、夹克外套,棕色皮鞋,其中皮鞋的边角已经磨破。
  
  这时候对方扭头查看着四周。
  
  仿佛是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很自然的,这个中年人的目光看向了坐在吧台中的秦然。
  
  “你好,请问这里是?”
  
  中年人张嘴问道。
  
  “叶之餐馆。”
  
  “我是老板罗阎。”
  
  秦然淡淡的回应着,手中的报纸都没有放下,这种略带生硬的态度,明显让中年人感到局促。
  
  对方明显不是什么善于交际的人。
  
  刚刚问出那句话都算得上是鼓足了勇气。
  
  在面对着秦然的冷漠后,马上就脸带讪笑的站在那,转过身就向外走去。
  
  秦然目送着对方远离,没有开口,继续看着报纸,‘听’着晚间新闻。
  
  大约半个小时后,在晚间新闻进入末尾时,那个中年人脸色仓惶的跑了回来。
  
  对方冲进了餐馆,面色苍白的大口大口喘着气。
  
  好半天后,才惊恐的看着秦然,颤颤巍巍的说道:“外、外面……闹鬼!”
  
  “然后呢?”
  
  秦然翻过了一页报纸,目光依旧注视着报纸上的内容。
  
  “然后?”
  
  中年人一愣。
  
  然后,你不应该好奇或者惊慌吗?
  
  “你认为我是神经病?”
  
  “还是认为我在骗你?”
  
  “我发誓,我没有!”
  
  “我刚刚真的碰到了鬼!”
  
  “就在这个街口,有个……就这么的从我身体中穿了过去,我吓得大叫起来,但他完全的没有听到,还是这样向前走去。”
  
  自认为是秦然不相信自己的中年人再次解释起来。
  
  “然后呢?”
  
  秦然继续问道。
  
  “你、你是不是还是不相信我?”
  
  “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的!”
  
  中年人说着就要再次向外走去,可秦然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看着没有任何起身意思的秦然,中年人自嘲一笑。
  
  是啊。
  
  你怎么向一个陌生人证明你看到鬼了?
  
  还要带着对方去看。
  
  对方马上相信你,才是真的见鬼了。
  
  中年人颓然的坐在那里。
  
  而在这个时候,餐馆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三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在看到坐在那的中年人时,三人全都一愣。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