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总有好坏

      三道走进餐馆的身影,高矮不同,胖瘦也不同。
  
      领头的是一个高瘦的男子,眼睛阴冷,面容刻板,身后的两人一个是矮个的瘦子,另外一个则是高个的胖子。
  
      这两人在看到中年人后,脸上顿时出现了激动,尤其是那个高个的胖子,就要冲上去。
  
      但,却被领头的拦了下来。
  
      很显然,三人组中,领头的这个有着相当的威信。
  
      仅仅是一个眼神,高个的胖子就偃旗息鼓的跟在身后,走到了吧台。
  
      “有什么吃的?”
  
      高瘦的男子冲着秦然问道,声音清晰,语气则是十分的冷漠,甚至,可以说有些吓人。
  
      而秦然根本不为所动,以平时冷淡的口吻回答着。
  
      “外面招牌上的。”
  
      高瘦男子一皱眉。
  
      他有些意外的看着秦然的淡然,不过,随即就报出了所需的食物。
  
      “三份椒盐虾全餐、三份炒饭、三份鸡汤。”
  
      高瘦男子说道。
  
      “先付钱。”
  
      “概不赊欠。”
  
      秦然并没有起身,依旧坐在那里说道。
  
      面对着秦然这种态度,站在高瘦男子身后的两人有些按耐不住怒气了,不过,在高瘦男子没有示意前,两人都没有动,只是凶相毕露的看着秦然。
  
      “多少?”
  
      高瘦男子则十分有耐心的问道。
  
      “椒盐虾全餐50,炒饭15,鸡汤10,每样各三份,总共225。”
  
      秦然报出了价格。
  
      “给钱。”
  
      高瘦男子冲着身后矮瘦男子说道。
  
      立刻的,对方就将正好的钱拍在了吧台上。
  
      “你的食物最好值这个价,不然……”
  
      满是威胁的话语从这个矮个瘦子嘴里说出,配合上对方的三角眼,显得很有威慑力。
  
      只是,对秦然根本没用。
  
      秦然就这么一动不动,平静的看着对方。
  
      一秒。
  
      两秒。
  
      三秒。
  
      ……
  
      我裤链没拉?
  
      还是我脸上有什么?
  
      大约五秒后,矮瘦男子不自然的扭动了身体,下意识的就开始检查自己是不是哪里有什么问题。
  
      直到确认没有问题时,对方马上就恼羞成的看向了秦然。
  
      “你耍我?”
  
      “够了,坐下。”
  
      就在矮瘦男子抬起了手臂的时候,高瘦男子又一次开口了。
  
      “算你好运!”
  
      矮瘦男子冷哼了一声,走到了餐馆角落,和两个同伴坐到了一起。
  
      秦然拿起吧台上的钱,又数了一次后,才放入了钱箱子里,然后,开始将含羞草准备好的饭食端到了角落内。
  
      一直低头交谈的三人马上停止了交谈,目光都放在了食物上。
  
      很快的,胖大的男子就迫不及待的端起了属于他的那份。
  
      “好吃!”
  
      一口之后,胖大的男子就开始埋头大嚼。
  
      而另外两个人中的矮瘦男子等了十几分钟,看到胖大男子没事后,也迫不及待的端起了自己的那份。
  
      唯有高瘦的男子不同。
  
      他看着面前的食物,嘴里不停的吞咽着口水,喉结不停的上下而动,但始终都没有动一下筷子。
  
      有些时候,吃过一次亏后,一些人很快就会忘记。
  
      而有些人则会是记一辈子。
  
      高瘦男子就是这样的人。
  
      哪怕狼狈逃窜了一天,饥饿难耐了。
  
      高瘦男子也在忍耐着,他扭过了头,看着中年男子,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在高瘦男子的注视下,本来还略带颓然的中年男子很快就变得别扭起来。
  
      中年男子不安的扭动着身躯,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秦然。
  
      但是,秦然视而不见的‘听着’电视,翻看着手中的报纸。
  
      最终,这位中年男子有些受不了的站起来,就准备离开,可刚站起来的中年男子就想到了他刚刚的遭遇。
  
      立刻,这位中年男子就颓然的坐了下来。
  
      看着中年男子的举动,高瘦男子立刻冷笑了一声。
  
      他从角落站了起来,走到了吧台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坐到了中年男子的身旁。
  
      “不好受吧?”
  
      “德奥特。”
  
      高瘦男子径直开口道。
  
      “你认识我?”
  
      中年男子一愣。
  
      “当然!”
  
      “我当然认识你!”
  
      “要知道,在前不久,我们还是亲密无间的伙伴!”
  
      “我们负责行动,你负责后勤和驾驶,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直到你将安眠药放在了我们的酒水、食物里。”
  
      高瘦男子笑了起来。
  
      笑声尖锐而又刺耳,好像是夜晚的猫头鹰,让人头皮发麻。
  
      “你在说什么?”
  
      “什么伙伴?”
  
      “我根本不认识你!”
  
      中年男子在这样的笑声中,惊慌的靠在吧台上。
  
      “我说什么,你当然清楚。”
  
      “不然我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你真的以为我们会一点提防都没有吗?”
  
      “你的车上一直有着跟踪器,哪怕你为了躲避我们,故意制造了车祸,来到了你真正的老巢,但你真的以为你能够躲得开我们吗?”
  
      高瘦男子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秦然。
  
      “我说的对吗?”
  
      “德奥特背后的指使者。”
  
      “或者说……”
  
      “幕后大老板?”
  
      高瘦男子说着,眼中的恶意越发的浓郁,而在角落中的两个同伴更是干脆从背包中掏出了枪。
  
      矮瘦、胖大男子手持自动枪械,以对角的方式,将枪口对准了秦然和中年男子。
  
      配合默契。
  
      站位眼熟。
  
      而秦然?
  
      仍然没有任何的行动,就这么的坐在椅子中看着对方。
  
      “不愧是幕后的大老板。”
  
      “仅凭这份镇静,我就佩服你。”
  
      “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选择对我们黑吃黑。”
  
      高瘦男子说着,掏出了一支手枪。
  
      不过,枪口却是对准了中年男子。
  
      “德奥特你有个女儿吧?”
  
      “你很疼爱她吧?”
  
      “放心!”
  
      “我干掉了你,就会去找她,让她下去陪你!”
  
      高瘦男子缓缓的说着。
  
      他要让这个叛徒后悔!
  
      要让对方害怕!
  
      要让对方恐惧!
  
      所以,高瘦男子尽量慢条斯理的说着一切,同时,高瘦男子的目光则是紧紧盯着秦然。
  
      德奥特这种小卒子,高瘦男子从不放在眼里。
  
      事实上,在干完这一票后,他就准备干掉对方。
  
      德奥特想要从他这里拿到属于对方那份钱?
  
      根本不可能!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向唯唯诺诺的德奥特竟然有胆子在他们的酒水、食物里下药。
  
      而且,还大胆到报了警。
  
      一时间,他都怀疑德奥特之前的表现是不是为了麻痹他们而伪装的。
  
      不过,在看到秦然的瞬间,他就知道了。
  
      德奥特还是小卒子。
  
      一个被眼前的男人精心挑选出来的小卒子。
  
      为的就是黑吃黑他们!
  
      看看对方的淡然、冷静吧。
  
      在面对他的时候,依旧不曾改变。
  
      还有那种若有若无的气息,他只在一些声名狼藉的屠夫、刽子手身上感受过,再加上德奥特出现在了这里。
  
      一切都明了!
  
      可对方实在是大意了!
  
      为了伪装,竟然一个人待在这里!
  
      也许是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
  
      可面对着两支自动武器,再好的身手又有什么用。
  
      “你真是……”
  
      自认为想明白了一切的高瘦男子看着秦然,就要在说些什么,可是话语还没有出口,他就感到了一阵阴冷。
  
      和冬天的严寒不同。
  
      这种冷是在接触到皮肤后,就让灵魂传来了颤栗的寒冷。
  
      但最让他震惊的是,这样的阴冷,是来自德奥特!
  
      心底的震惊并没有让高瘦男子有所迟疑,他想也不想,就要扣动扳机。
  
      可……
  
      他的手被抓住了,手指被冻僵了。
  
      德奥特面容扭曲的抓住了高瘦男子
  
      “不允许你伤害爱丽!”
  
      “我不允许你伤害爱丽!”
  
      宛如梦呓般的呢喃在德奥特的嘴中传来,高瘦男子的手掌被捏的嘎嘎作响,阴冷的气息更是向着全身漫延。
  
      “老大!”
  
      剩下的两人惊呼出声,抬手就举起了手中的枪。
  
      但一道无形的锁链却更快。
  
      从虚空中掠过,两个人的手臂就被打折了。
  
      咔、咔!
  
      脆响中,两人手中的枪械掉在了地上,接着,两人的身躯就重重的撞在了一起,昏倒在地。
  
      扑通、扑通!
  
      连续的响声,惊醒了德奥特。
  
      看着在自己手中奄奄一息的高瘦男子,德奥特早没有了之前的颓然,他带着一丝苦笑,将手中的高瘦男子扔在了地上。
  
      “我果然死了吗?”
  
      “是啊。”
  
      “我本来就想过死亡的。”
  
      “更何况,在那样的情况下,我怎么能够不死?”
  
      德奥特抬着头,看着餐馆的天花板,仿佛是自言自语,又仿佛是对着秦然说道。
  
      然后,德奥特转过身对着秦然一鞠躬。
  
      “很抱歉为您带来了麻烦。”
  
      “请您原谅我的鲁莽。”
  
      “我已经自认为小心了,但还是有些遗漏了,真是……抱歉。”
  
      德奥特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将地上的三个人拖了出去。
  
      翻看着报纸的秦然看都没有看一眼。
  
      更加不会去问拖到哪里,怎么处理。
  
      一些家伙在秦然的眼中,真的是罪有应得的。
  
      怎么处理都不为过。
  
      片刻后,德奥特再次返回了餐馆。
  
      对方依旧坐在之前坐着的地方静静等待着。
  
      大约半个小时后,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德奥特先生?”
  
      艾美试探的询问着坐在那里的中年男子。
  
      “是。”
  
      德奥特点了点头。
  
      “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艾美。”
  
      “按照你的要求,要找一个偏僻、不引人注意的地方——你感觉怎么样?”
  
      “现在你能够把你说的劲爆消息告诉我了吧?”
  
      艾美指了指四周。
  
      一直面无表情的秦然挑了一下眉头。
  
      他终于知道,德奥特为什么会来这里了。
  
      原来是扫把星的缘故。
  
      德奥特看到了秦然的挑眉,马上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神情。
  
      然后,很干脆对着艾美说道。
  
      “艾美女士,您知道今天的金铺劫案吗?”
  
      “知道!”
  
      “你要和我说的是这个消息吗?”
  
      艾美双眼都放光了。
  
      她只是在中午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想要爆料的电话,如果不是对方保证是真正的大消息,且地方、时间随意她挑的话,艾美根本不会理会这种电话。
  
      但是现在看来,赌对了。
  
      “是的。”
  
      “就是这个劫案的消息。”
  
      “事实上,我是这个劫案的参与者之一——您放心,我对您没有恶意,我是来寻求帮助的。”
  
      德奥特看着紧张站起来的艾美,马上解释。
  
      “你应该向警察寻求帮助。”
  
      “而不是我!”
  
      艾美语气生硬,且再次和德奥特拉开了距离。
  
      “警察在之前确实是可以帮我,但是帮不了我的女儿,她需要来自医生和医院的帮助!”
  
      “而那需要一大笔钱!”
  
      德奥特苦笑着。
  
      “那你也不应该去抢劫金铺!”
  
      艾美十分坚定说道。
  
      “我没有想要真正抢劫金铺,抢来的东西我都放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我需要的是……社会的关注。”
  
      “你想要筹集善款?”
  
      艾美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是的。”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出租车司机,无法承担女儿昂贵的治疗费用,我也没有能力让更多的人关注我。”
  
      “因此,我只能够制造一些事情,让人关注我,关注爱丽。”
  
      德奥特点了点头。
  
      “毫无疑问,你做到了。”
  
      “但你想过没,你会承受什么?”
  
      “你的爱丽又会遭遇什么?”
  
      艾美一皱眉。
  
      “我是罪有应得。”
  
      “爱丽……”
  
      “活着就有希望。”
  
      德奥特沉默了片刻后,这样的说道。
  
      之后的话语,秦然没有再听下去,扫了一眼难得没有喝醉,进入工作状态的艾美,秦然拿起报纸,走进了厨房。
  
      之后的讲述,他不感兴趣。
  
      与其坐在那里听这些不感兴趣的事情,还不如帮助含羞草处理食材。
  
      讲述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
  
      德奥特先行离开。
  
      艾美则是低头听着录音笔的记录,手中的笔记录着什么。
  
      她要独家报道!
  
      她也可以想象,当这篇独家报道出现后,她会迎来一个事业的高峰!
  
      当然了,需要进行一些加工。
  
      不是修改。
  
      就是加工。
  
      不然是没有爆点的。
  
      就在艾美绞尽脑汁准备加工一番的时候,一摞纸币突然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想要干什么?”
  
      艾美警惕的看着秦然。
  
      她发誓,对方敢说出什么过分的话,她就把手中的钢笔,砸在对方的脸上。
  
      “捐赠。”
  
      “爱丽的。”
  
      “看在那个能够为她豁出性命的父亲份上。”
  
      秦然淡淡的说道。
  
      说完,就不在理会艾美,自顾自的再次翻看着报纸。
  
      艾美看着秦然,又看了看眼前的钱币,她一皱眉。
  
      “不要妄图用你的行为改变我的意志。”
  
      艾美冷哼了一声。
  
      “胡编乱造的意志吗?”
  
      秦然说着,就将电视机的声音调大了。
  
      “刚刚在白鹭街,又发生了一起意外车祸。”
  
      “一辆面包车撞上了之前发生车祸的轿车。”
  
      “面包车内的三人全部死亡。”
  
      “一小时前出车祸的轿车,再次遭到了损毁,而早已被确认的驾驶者德奥特,刚刚从医院得到了不幸的消息。”
  
      德奥特?!
  
      艾美彻底的愣住了,尤其是当电视上出现了德奥特的照片时,艾美的脸煞白。
  
      “他、他,我、我……刚刚……”
  
      没有一句完整的话,
  
      “他是好父亲。”
  
      “你是一个记者。”
  
      “刚刚的事情是一个好父亲对一个记者的拜托。”
  
      秦然说完就不再言语了,留下坐在那脸色惊恐、慌张、完全不知所措的艾美。
  
      而在门外。
  
      德奥特站在黑暗中,冲着秦然再次一鞠躬后,化为了一点萤火消失在了原地。
  
      他想要更多的时间。
  
      但是,他没有了。
  
      现在就是极限了。
  
      再多的话……
  
      会出现大麻烦的。
  
      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爱丽出现什么麻烦,受到什么伤害。
  
      所以,他要离开了。
  
      他希望是他。
  
      不是它。
  
      ……
  
      第二天,天刚刚亮的时候,艾城早报如约的送到了叶之餐馆。
  
      秦然接过报纸,伸了个腰,打了个哈欠,拉起已经开始困倦的含羞草。
  
      “走吧。”
  
      “该睡觉了。”
  
      秦然说道。
  
      “嗯。”
  
      含羞草点了点头,目光则是看向了那份早报的头版——
  
      《为了女儿,豁出性命的父亲》
  
      末尾,署名:艾美。
  
      最快更新www.60355.com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