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无趣而又长相普通的人,该怎么办?
    夜晚,如约而至。
  
      就在秦然将小黑板挂出去的时候,艾美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
  
      事实上,早就在下午的时候,艾美就等在了‘叶之餐馆’外。
  
      她,很害怕。
  
      也很好奇。
  
      恐惧与未知,就如同是两条孪生的藤蔓般,开始在她心中滋生,各种猜测纷至沓来。
  
      “究竟是怎么事?”
  
      艾美坐到了吧台前,向着秦然问道。
  
      “如你所见,就是那样。”
  
      秦然打开了电视,调到了晚间新闻频道后,这才扭头答道。
  
      “什么叫做就是那样?!”
  
      “还有之前!”
  
      “我喝醉那晚,警长泰迪在这里是否也遭遇了什么?”
  
      能够以这个年纪混到报社高层的艾美绝对不是一个白痴,相反的,她异常的聪慧,尤其是在不喝酒的前提下,借助着身份的便利,一些蛛丝马迹被她逐渐的找到了。
  
      对此,秦然并不意外。
  
      所以,秦然点了点头。
  
      “嗯。”
  
      “也算是你的亲身经历。”
  
      “只不过,你那个时候醉得太过厉害。”
  
      秦然说着拿起了报纸。
  
      艾美沉默了。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这个时候,从秦然嘴中获得了证实后,艾美依旧是有些接受不了。
  
      因为,这完全的颠覆了她的世界。
  
      在她的认知中,人死就死了。
  
      随着死亡的降临,一切都会消散。
  
      不论是爱,还是恨。
  
      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是昨晚的一切,却在告诉着她,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另外一种开始的时候,如果不是她的心理素质过硬的话,这个时候早就疯了。
  
      呼哧、呼哧。
  
      面对着冲击,艾美的呼吸粗重起来。
  
      “给我来点喝的。”
  
      艾美说道。
  
      “没有酒,只有鸡汤。”
  
      秦然强调着。
  
      “可以,鸡汤也可以,只要是喝的就行。”
  
      艾美语速极快的说道。
  
      秦然放下报纸,盛了一碗鸡汤递给了对方。
  
      没有用勺,艾美就这么的端起了鸡汤,不顾温度,一张嘴就喝了下去。
  
      “嘶!烫!烫!”
  
      舌头刚碰到鸡汤,艾美就连连呼疼。
  
      “焦急与烦躁,无法改变任何的事情,只会是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
  
      “所以,心平气和与冷静才是解决事情的基础。”
  
      秦然说着将鸡汤碗向内挪了挪。
  
      这是含羞草挑选的,算是他的私有财产之一,如果打碎的话,就不好了。
  
      “我知道。”
  
      “我应该冷静。”
  
      “但是,你遇到鬼、亡者、幽灵的话,能够冷静的下来吗?”
  
      艾美反问道。
  
      甚至,说着数个名词。
  
      “能。”
  
      秦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艾美愕然的看着秦然,并不是不相信,而是好奇秦然为什么这么的干脆。
  
      “因为,我不想死。”
  
      秦然淡淡的说道。
  
      “可死亡并不是并不是所有人死亡后能够成为德奥特那样?”
  
      艾美刚张嘴,就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不单单是这样。”
  
      “就如同是人有好人坏人一样。”
  
      “亡者同样如此。”
  
      秦然说道。
  
      “所以,你就是那些处理亡者中‘坏’的那部分的人?”
  
      “你看电视、看报纸,都是在收集信息?”
  
      “难道你们没有类似的组织吗?”
  
      艾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我不是,但有人是。”
  
      秦然摇了摇头。
  
      “是谁?”
  
      艾美的双眼中闪烁起了光芒。
  
      那是属于职业记者的兴奋。
  
      “你确定你想要见到他?”
  
      秦然反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见到那位先生。”
  
      艾美答着。
  
      “即使失去一些记忆,也不在意?”
  
      秦然继续问道。
  
      “失去记忆?”
  
      “你是说?”
  
      艾美一惊,不确定的看着秦然,在看到秦然点头后,这位女记者忍不住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就要怒斥,但是随即想到了什么,这位女记者颓然的坐了下来。
  
      “一些隐秘,永远不可能让所有人知道。”
  
      “因为那会让秩序崩塌。”
  
      “但我们本该”
  
      艾美坐在那里低声的喃喃自语着。
  
      就如同是信徒的信仰在崩塌一样。
  
      “不知道,在很多时候,代表着幸福。”
  
      “知道的越多,则可能会越危险。”
  
      “在与你怎么选择。”
  
      秦然说着,目光看向了对方。
  
      艾美皱着眉头,目光没有躲闪。
  
      “什么意思。”
  
      女记者这样问道。
  
      她不是白痴,秦然一改之前冷漠的态度,除了她如实的登出了德奥特的事情外,应该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她的帮助才对。
  
      而不会是突然对她有了什么兴趣。
  
      那样的男人,她知道的太清楚了。
  
      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分辨出不同来。
  
      “你是想当昨晚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普通人的生活呢?”
  
      “还是和我合作?”
  
      “如你所见,我看电视、报纸,确实是在收集信息,但我收集的速度,远远不能和你相比较。”
  
      “简单的说,我需要一个收集信息的助手。”
  
      秦然很直白的说道。
  
      在昨天发现了对方的身份,且确认对方在报社的职位并不低后,秦然就有了类似的想法。
  
      不然,就算对方如实登出了德奥特的事情,秦然也不可能告知对方这么多的事情。
  
      “你和那些真正的猎魔人不同?”
  
      “他们是职业的。”
  
      “而你是业余的?”
  
      艾美沉吟了片刻后,说出来一个大众认可的名词。
  
      “差不多。”
  
      秦然没有反驳。
  
      他,确实不是专业的。
  
      他此刻的专职是餐馆的老板,除掉一些亡者,也不过是机缘巧合。
  
      不过,为了更快的恢复实力,他不介意让占用耕地的业余时间。
  
      艾美没有立刻答。
  
      足足思考了十几分钟后,这位女记者才再次开口。
  
      “我可以成为你的助手,但我们是平等的。”
  
      “你不能够强迫我做任何事情。”
  
      “而我会尽力帮助你。”
  
      艾美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没问题。”
  
      秦然说着,伸出了右手。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秦然的手掌与对方的手掌一触及分,而艾美则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至少,秦然对她没有什么兴趣。
  
      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
  
      “你这里有房间出租吗?”
  
      解决了心底最大的疑惑后,艾美开始解决眼前最大的难题。
  
      自从昨晚见到德奥特之后,艾美并没有返到她那间公寓中。
  
      对于艾美来说,一个人的生活,在昨晚之前是美好的。
  
      可在昨晚之后,她总觉得身边有‘人’,脚下有‘人’,头顶也有‘人’,哪都是‘人’。
  
      这种感觉简直是糟透了。
  
      她认为她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
  
      而在艾美的认知中,除了秦然这里,哪还有更安全的地方吗?
  
      “没有。”
  
      秦然很干脆的答着。
  
      “我现在可是你的助手。”
  
      艾美重申着。
  
      “但我们是平等的,你说的。”
  
      秦然原话奉还。
  
      “我没有收取任何的佣金。”
  
      艾美据理力争。
  
      “当从亡者嘴中得到一些本该消失在世间的消息时,你将获得超出想象的酬劳。”
  
      秦然不为所动。
  
      他有着太多的秘密了。
  
      在这里,除了含羞草外,秦然不愿意让任何一个人长时间的出现在他的身旁。
  
      就算是所谓的助手也不行。
  
      “那我在夜晚去怎么办?”
  
      艾美问道。
  
      “你平时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一个正常功率的电棍,足以让你应付所遇到的麻烦。”
  
      “如果难以接受,你还可以坐在这里,待到天亮。”
  
      “座位费100一晚,长期使用的话,我可以给你打99折。”
  
      秦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死要钱!”
  
      艾美低声嘀咕了一句,然后,就真的掏出了200块放在了吧台上。
  
      艾美的鸡汤100。
  
      座位费100。
  
      秦然拿起钱,放入钱箱子。
  
      “你不应该找零吗?”
  
      艾美一皱眉。
  
      对于数字,艾美十分的敏感。
  
      “长期使用是100,只有一晚的话,怎么算长期?”
  
      秦然理所当然的答着。
  
      “只是1元钱!”
  
      艾美的声音高了一分。
  
      “积沙成塔,集腋成裘,一万元也是由一万个1元组成的,十万元、百万元都是从第一个1元开始的。”
  
      “任何小觑1元钱的人,永远都无法成为真正的富人。”
  
      “因为,他们会花光最后一元钱。”
  
      秦然认真的说道。
  
      艾美没有反驳。
  
      因为,她也是这样想的。
  
      接下来的时间,艾美就坐在座位上整理着资料,秦然翻看着报纸,听着电视内容。
  
      时间,很快的过了凌晨。
  
      在凌晨1点时,电视机中的节目变为了一个反复播放的电视剧。
  
      就是那种寒暑假可以四五集连播,然后,每个假期都会重复播放的电视剧。
  
      秦然饶有兴致的看着这样的电视剧。
  
      能够反复重播,足以说明它的经典。
  
      可再经典也架不住看得次数多了会心生厌烦。
  
      艾美无疑就是这样。
  
      “你真是一个无趣的人。”
  
      “长得也不够英俊。”
  
      “我估计你会孤老终生。”
  
      看到秦然看着津津有味,艾美忍不住的说道。
  
      秦然没有争辩。
  
      他无趣是事实,他自己都知道。
  
      至于长相?
  
      虽然有着系统遮掩,但系统的遮掩并不是美颜、优化,还是基于原本的容貌值做出改变的。
  
      所以,普通的长相,他也承认。
  
      而孤独终老?
  
      这种事情,现在说还太早了。
  
      早到他根本没有考虑的地步。
  
      不过,秦然没有争辩,不代表含羞草会无动于衷。
  
      艾美进入餐馆后,一直就侧耳倾听的含羞草在听到这句话后,终于忍不住了,穿戴着围裙的含羞草走了出来。
  
      在看到含羞草的时候,艾美双眼一亮。
  
      相较于秦然的长相,含羞草则是俊美异常。
  
      尤其是那种即带着男子气的硬朗,又有女孩柔美感的面庞,更是吸引着艾美。
  
      “你是他的弟弟,罗叶吧?”
  
      “也是这间餐馆的厨师。”
  
      “你们真的是兄弟吗?”
  
      “长相完全不同啊。”
  
      艾美直勾勾的盯着含羞草,眼中的灼热简直是不言而喻。
  
      “有趣的灵魂200多斤。”
  
      “好看的皮囊3000一晚。”
  
      “而普通、无趣的哥哥,有我陪着,并不会孤独终老。”
  
      “可你呢?”
  
      站到秦然身旁的含羞草露出一个温和而又不失礼的微笑,看着艾美的目光并不咄咄逼人,但却给了艾美极大的压力。
  
      仿佛站在她面前的不是一个美少年,而是一个身居高位的掌权者般。
  
      这样的感觉,她只在采访艾城的市长时,感到过。
  
      而且,即使是那位艾城的市长,也没有这样几近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我?”
  
      “我自然有着我的打算。”
  
      “等到我真正功成名就的时候,我就找个老实人嫁了。”
  
      面对着这样的压迫感,艾美的大脑都变得迟钝起来,她想要用更加巧妙的答,但是说出的答却已经不自觉的落入了下风。
  
      这样的感觉简直是糟透了。
  
      简直是无法容忍!
  
      她竟然被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压制着喘不上气?
  
      开什么玩笑!
  
      反击!
  
      一定要反击!
  
      脑海中出现了这样的想法后,艾美就打算再说些什么,可是当她再次看到那种温和而又不失礼的微笑时,本就让她感到窒息的压迫感,越发的强烈了,她好像是面对着一位主宰生杀大权的国王般,连坐都坐不稳了。
  
      “我、我现在确认你们是兄弟了。”
  
      “说话的方式真的是一模一样。”
  
      手扶着吧台,艾美干巴巴的说着。
  
      含羞草含笑不语,转过身将手中泡了枸杞的保温杯递给了秦然我就是来送水的,不是故意针对你。
  
      如果你认为我是在针对你。
  
      那就是你的错觉。
  
      很直接的,艾美从含羞草的笑容中读出了这样的意思。
  
      莫名的,艾美突然发现,相较于长相俊美的弟弟而言,仅仅是冷漠的秦然是那么的好相处。
  
      “罗阎,我”
  
      “闭嘴。”
  
      艾美想要结束令她感到尴尬的气氛,张嘴就冲着秦然说道,可才开口,耳边就响起了秦然的低喝。
  
      只见秦然死死的盯着电视。
  
      而到了这个时候,艾美才发现,电视中的电视剧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黑白画面。
  
      一只手掌出现在画面中,半握成拳的手掌,手背冲着她,然后敲了敲屏幕。
  
      咚、咚咚!
  
      随着那只手掌的指节与屏幕的碰撞,清脆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艾美脸色一白。
  
      每一次的敲击仿佛都是敲在了她的心口一样。
  
      有了昨晚的前车之鉴,艾美早已是惊弓之鸟。
  
      这个时候,她更是惊恐不已。
  
      她瞪大双眼,满是求助的看着秦然。
  
      她希望在场的专业人士解决这个‘问题’。
  
      然后
  
      她就看到了,秦然站起来,抬手按向了电视剧的开关。
  
      啪!
  
      秦然把电视机关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