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自信满满
    关电视?
  
      这就解决了?
  
      艾美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然。
  
      这也太简单了吧?
  
      说好的强大、诡异,令人紧张、恐惧呢?
  
      为什么她现在不仅不紧张、恐惧,还有点想笑呢?
  
      “就这么结……”
  
      ‘束’字还没有出口,艾美就看到被关掉的电视机自己再次的开启了,而且,这一次,屏幕中不再是那只手掌。
  
      而是一个披头散发,面色青紫,完全分辨不出性别的人。
  
      对方就这么的站在那里,目光阴冷的看着秦然。
  
      然后,一步一步的靠近着屏幕。
  
      接着,在艾美惊骇欲绝的注视下,对方的一只手就这么的伸了出来。
  
      仿佛那屏幕都不存在,而是一个通道般,对方苍白的手伸出来后,就这么的抓住了吧台的内沿,用力的拉扯着自己的身躯。
  
      看着那道身躯在狭小的电视机屏幕一点点的挤出来,艾美的身躯完全的僵直了。
  
      刚刚才升起的笑意,彻底的不复存在。
  
      剩下的就是生者对亡者的恐惧。
  
      含羞草也害怕。
  
      对于胆小的含羞草来说,大部分的事物都是害怕的。
  
      可有着秦然在身旁时,含羞草足以克服任何的恐惧。
  
      简单的说,含羞草相信,只要秦然在身旁,自己就不会遭受到任何的伤害。
  
      事实上,也是这样。
  
      就在电视机中的亡者还在努力挤出电视机屏幕的时候,秦然抬手拽下了电源插头。
  
      啪!
  
      电视机再次关闭了。
  
      那只探出屏幕的手臂,挤出屏幕的大半个头颅,就这么的卡在了电视机屏幕中,并且,仿佛是中了定身术一样,动也不动。
  
      “这样也行?!”
  
      艾美看着秦然手中的电源插头,仿佛再一次的颠覆了人生观一般。
  
      她刚刚还在想象着,秦然是如何大发神威大的干掉这个从电视机中挤出来的亡者,但结果却是拔电源。
  
      这和刚刚的关电视机有什么区别?
  
      解决亡者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艾美是真的有点不相信。
  
      但事实似乎是在告诉她,就是这么简单。
  
      看着那僵直的手臂、露出的大半个头颅逐渐的消失,艾美整个人陷入到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完全的没有什么秘术、秘法,就是这么的……唔,因地制宜。
  
      难道所有的猎魔人都是这么干的?
  
      “你买这种小屏幕的电视机,就是为了这种时候?”
  
      艾美忍不住的问道。
  
      “不。”
  
      “是为了省钱!”
  
      秦然嘴里回答着,目光却根本没有移开,他依旧紧盯着那台电视机。
  
      长期战斗形成的本能在告诉他,事情还没有完。
  
      而就如同秦然预料的那样。
  
      下一刻,没有了电源的电视机,再一次的开启。
  
      那看似消散的手臂、大半头颅,重新的出现,并且,以更快的速度向外爬着。
  
      但是,秦然手中的剑更快。
  
      一抹寒光在餐馆内闪现而过。
  
      奋力向外爬的亡者被一剑两断。
  
      上半截身躯跌落在餐馆地面,化为了虚无,后半截身躯则卡在电视机内,接着,也消失不见。
  
      电视机恢复了正常的黑色屏幕。
  
      呼、呼!
  
      咚、咚咚!
  
      艾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心脏更是剧烈的跳动着,她刚刚自认为一切都结束了,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幕。
  
      如果不是这一切发生的太快,艾美保证自己会尖叫出声。
  
      “结、结束了吗?”
  
      艾美小心翼翼的问道。
  
      一边询问,目光一边紧紧盯着那台电视机。
  
      她生怕在她开口的时候,又发生什么意外。
  
      “嗯。”
  
      秦然点了点头,扭头看向含羞草。
  
      含羞草微微一笑,示意自己没事。
  
      同时,也没有询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两人的默契早就不用再用语言沟通了,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明了一切。
  
      可是艾美不行。
  
      她看着秦然,又看了看含羞草。
  
      “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人能够告诉我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吗?”
  
      艾美一直坚信,所有的事情都是有着起因的。
  
      刚刚的事情也不例外。
  
      “之前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虽然经过了我的处理,但是频繁的节奏,依旧让这里变得‘显眼’起来,所以,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秦然解释着。
  
      既然对方同意成为他的助手,那么,一些事情,对方是必须要知道的。
  
      “也就是说,这里十分的危险?”
  
      艾美再次紧张的看向了四周。
  
      “如果和大部分平常地方比较的话……”
  
      “是这样的。”
  
      秦然点了点头。
  
      “我记起我还有些事,需要去处理。”
  
      艾美说着就站起来,准备离开。
  
      “等等。”
  
      “身为助手的你,需要调查一下这个事情。”
  
      秦然叫住了着急离开的艾美,指了指电视。
  
      “明白。”
  
      “有结果后,我会尽量在非营业时间来找你的。”
  
      不是傻瓜的艾美马上明白了秦然的意思。
  
      不过,她可不会再在夜晚来这里。
  
      “下午3点以后。”
  
      秦然强调着时间。
  
      虽然早上、上午和中午,他也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含羞草不行。
  
      只是普通体质的含羞草必须要有充足的睡眠。
  
      艾美摆了摆手,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餐馆的门在对方的力量下,连续晃动了数次,这才恢复了平稳。
  
      可夜晚的寒风仍然是借着这个空隙吹了进来,秦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含羞草在寒风中身躯一抖。
  
      皱眉看了一眼大门,秦然决定下次提醒对方注意。
  
      而现在?
  
      秦然从吧台下搬出了一个暖炉。
  
      通电的那种。
  
      这是约翰.迪森留下的,秦然在打扫时找到,检查能够使用后,就擦干净放在了吧台下。
  
      插上电源后,暖炉立刻吹出了热风。
  
      含羞草的面色在暖风中迅速的红润起来。
  
      “明天买一些擦脸的油。”
  
      “用这个虽然暖和,但是皮肤会很干。”
  
      秦然说道。
  
      “嗯。”
  
      含羞草点了点头。
  
      秦然说什么就是什么。
  
      虽然在厨房里,含羞草并不感觉冷。
  
      但如果能够长时间的待在吧台这里,含羞草感觉也是极好的。
  
      哪怕秦然习惯了沉默寡言,不经常开口也是一样。
  
      坐在一侧,含羞草默默的看着秦然再次打开电视,翻阅报纸的模样,嘴角泛起了丝丝笑意。
  
      暖风吹在身上,没有一丝寒冷。
  
      更重要的是,心底暖融融的。
  
      仿佛要化了一般。
  
      寒冷的夜晚本该是漫长的。
  
      可在秦然的身旁,含羞草却觉得过的十分的快。
  
      不知不觉,就要到营业结束的时间了。
  
      伸了个腰,含羞草站起来,准备进入厨房为秦然端出早餐。
  
      睡前,含羞草不打算吃任何东西。
  
      可秦然不同。
  
      只有足够多的食物,才能够支撑起他身体运动和思考的消耗。
  
      夹杂着中药味的汤端到了秦然面前。
  
      “是牛肉汤。”
  
      “我在里面加了一些补气的药材。”
  
      在含羞草的解释中,秦然完全没有嫌烫,就这么端起汤盅,一口就将汤汁,连带着其中的牛肉、中药全都倒入了嘴里。
  
      清亮的汤汁,远比在灯光下看着的还要鲜美。
  
      牛肉也没有老,嫩滑可口。
  
      而那些在秦然想来会发苦的中药却是酸酸甜甜的,异常可口。
  
      普通而又超出预料。
  
      这就是含羞草做出的食物。
  
      每一次含羞草都不会让他失望。
  
      “还有吗?”
  
      “我认为我需要更多。”
  
      秦然问道。
  
      “当然。”
  
      含羞草转身进入了厨房,片刻后,一个汤锅就端了出来。
  
      秦然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还有什么是比一个人理解你更重要的吗?
  
      那自然是,懂你。
  
      秦然端起锅,开始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含羞草一如之前般,待在旁边看着。
  
      当秦然放下锅,拿起之前的汤盅,进入厨房时,含羞草则是站起来开始收拾吧台,将看过的杂志、报纸重新摆放。
  
      而在这个时候,餐馆的门却被推开了。
  
      一个衣着普通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抱歉。”
  
      “我们已经打烊了。”
  
      含羞草满是歉意的说道。
  
      “我不是来吃饭的。”
  
      “我是来找人的。”
  
      中年人说着目光就越过了含羞草,看向了从厨房中走出来的秦然。
  
      “罗阎?”
  
      中年人试探的问道。
  
      “你是?”
  
      秦然不动声色的将含羞草拉到了身后,走到了前面,与对方隔着一个吧台,张嘴问道。
  
      而右手则是已经握住了剑柄。
  
      “‘放牧者’特尔。”
  
      “算是艾德.王的熟人。”
  
      对方自我介绍着。
  
      不过,这样的自我介绍并没有让秦然放松警惕,他看着对方,保持着沉默,等待着对方之后的说辞。
  
      对方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出现。
  
      特别是在说出自身是艾德.王的熟人后。
  
      “放轻松。”
  
      “我没有恶意。”
  
      “我的身份也是真实的。”
  
      “其实,你应该想象的到,如果我想要做什么的话,你又能够做什么呢?”
  
      “真正的‘放牧者’可不是一个‘维利特斯’能够反抗的。”
  
      对方笑着说道。
  
      然后,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就这么隔着吧台,抬手向着秦然抓来。
  
      不仅速度快,而且有着某种技巧,手掌在空中连续的变化着方位,一下是脖颈,一下是肩膀,一下又是胸口,让人根本无法判断究竟是抓向哪里。
  
      秦然根本没有理会对方的抓击,直接手腕一翻,【锋锐制式剑】直直的刺出。
  
      相较于对方的变化,秦然的攻击则要直接的多。
  
      就是咽喉!
  
      简单而又致命。
  
      更加重要的一点,秦然出剑的速度,似乎比对方还要快一点。
  
      “咦?!”
  
      带着惊异的声音,对方的手掌猛地一收,从抓变为了拍向秦然的剑脊,不过,就在手掌即将拍到剑脊的时候,对方却不得不再次收手。
  
      因为,秦然手腕一翻,剑脊一竖,就变为了剑刃。
  
      而且,这一次,不等对方再变招,秦然握着剑柄手背向上的手掌,就猛地一挑。
  
      明晃晃的剑尖,斜上撩起。
  
      中年人立刻向后。
  
      剑尖几乎是擦着这位中年人的鼻尖而过。
  
      但更加糟糕的是,一道无形的力量,抽打在了中年人毫无防备的后背上。
  
      砰!
  
      实体的击打对于强壮的中年人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但是随之而来的,属于灵魂的颤栗,却让他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
  
      灵魂的刺痛,让中年人的行动一滞。
  
      而秦然则好似猿猴一般,轻巧的翻过了吧台,手中的【锋锐制式剑】就这么的顶在了对方的咽喉前。
  
      只需要稍稍一松,就能够穿过喉咙。
  
      感受着咽喉处的刺痛,中年人很有自知之明的举起了双手。
  
      同时心里对着艾德.王大骂。
  
      什么是从深山中来的,需要他保护的好友之子。
  
      这样的身手还需要你艾德.王保护?
  
      恐怕和你相比,也差不到哪里去!
  
      还有刚刚那无形的抽击……
  
      中年人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了秦然的手腕,可过长的袖子,却彻底隐匿着【戈多之链】,让对方的目光无功而返。
  
      但这并不妨碍,这位中年人做出猜测。
  
      “埃克提斯?”
  
      对方猜测着。
  
      这个词汇,秦然并不陌生,艾德.王曾向他提起过。
  
      维利特斯,是‘放牧者’中的新兵。
  
      哈斯塔提,则是经过了一定训练的士兵。
  
      布灵吉佩斯,是老手。
  
      托里阿里,是经验丰富的指挥者,负责一个地区,艾德.王就是一位托里阿里。
  
      而除了这些,还有一个特殊的阶层‘埃克提斯’,意指拥有特殊才能、道具的人。
  
      也可代指为……
  
      骑士。
  
      “我真的没有恶意。”
  
      “刚刚的一切也是善意的试探,我发誓!”
  
      中年人在心底大骂着艾德.王的不靠谱,嘴上却是没有停。
  
      他已经感觉到了那种清晰的杀意。
  
      很显然,如果不给眼前的年轻人一个交代,他自己就得交代在这。
  
      “证据。”
  
      秦然淡淡的说道。
  
      “在我的上衣口袋里,有我是‘放牧者’的身份证明。”
  
      中年人马上说道。
  
      “不够。”
  
      “让艾德.王出面,证明你的身份。”
  
      秦然继续说道。
  
      顿时,中年人苦笑起来。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艾德.王的线索。”
  
      “他,失踪了。”
  
      “哦。”
  
      秦然点了点头,手中的剑就往前一送。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