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九章 美好的一天
    剑尖没入了一分,刺破了皮肤,并没有真正的让刺入喉咙,但是贝恩却是全身一紧。
  
      咽喉!
  
      任何时候都是人类的要害之一,与心脏、大脑并列,甚至,相较于有胸腔、颅骨保护的心脏、大脑而言,裸露在外的咽喉要更加的脆弱。
  
      哪怕是经过了‘放牧者’完整的训练,且战斗无数,依旧无法改变这一点。
  
      尤其是看着眼前的秦然,贝恩是真的感受到了那一丝杀意。
  
      虽然若有若无,但却是真的存在着。
  
      因此,毫不犹豫的,贝恩高大声说道。
  
      “很抱歉!”
  
      “我为我的鲁莽道歉!”
  
      “并且,我愿意补偿阁下!”
  
      一边说着,贝恩一边紧张的看着秦然。
  
      当看到秦然微微收回了剑尖时,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三十【铜渡钱】。”
  
      秦然报出了一个数字。
  
      刚刚松了口气的贝恩立刻心中一紧。
  
      “实在是太多了,我……没问题!”
  
      “三十【铜渡钱】我还是有的!”
  
      贝恩想要解释什么,但是那刚刚收回的剑尖,又一次的送了上来,没有任何的犹豫,贝恩马上答应下来。
  
      相较于【铜渡钱】,无疑命更重要。
  
      毕竟,一旦命都没了,那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就在贝恩答应下来时,秦然手中的长剑却是一挑。
  
      看着眼前的剑光,感受着金属武器的寒芒,贝恩一闭双眼。
  
      他以为秦然出尔反尔。
  
      但是,下一刻,贝恩就觉得上身一凉。
  
      他的运动服和背心都被利剑切割。
  
      被切割的衣服跌落在地,秦然用剑尖挑动着衣物,检查着。
  
      “巫蛊?”
  
      再次睁开眼的贝恩立刻就看到了这一幕,并不是白痴的对方,迅速的反应过来。
  
      “你惹到了那帮混蛋?”
  
      贝恩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这并不需要隐瞒,虽然大部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放牧者’想要调查这件事却是不难。
  
      “果然是这样。”
  
      听到秦然的话语后,贝恩则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自言自语,很自然的吸引了秦然的视线。
  
      “艾德.王的失踪也应该和这帮混蛋有关。”
  
      “虽然我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艾德.王最后一个任务的报备是去调查一件高中女生的‘通灵游戏’。”
  
      “接着,他就失踪了。”
  
      “除非是极为特殊的情况,不然身为艾城东7区的负责人,他每八个小时就会传递会一次平安的信息。”
  
      “而现在已经超过五个安全期了。”
  
      “同时,我在那间高中发现了巫蛊的痕迹。”
  
      贝恩解释着。
  
      “还有呢?”
  
      秦然继续问着。
  
      “没有更多了。”
  
      “巫蛊的那帮人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狡猾。”
  
      “即使是‘放牧者’也很难找到他们的下落。”
  
      贝恩说着一摊手。
  
      “如果找到了,告诉我。”
  
      秦然淡淡的说道。
  
      虽然只是一个巫蛊的人对含羞草表现出了兴趣,但秦然无法保证剩余巫蛊的人是什么态度。
  
      更何况,秦然从不会天真到将自己和含羞草的安全,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上。
  
      面对敌人,他更喜欢先下手为强,然后……斩草除根!
  
      完全不知道秦然想法的贝恩,则是意外的看了秦然一眼。
  
      “虽然是秉承着丛林法则,但是人不坏。”
  
      “至少对于相熟的人来说,很不错。”
  
      “不枉艾德.王那傻瓜为你们忙前忙后。”
  
      心底带着这样的想法,贝恩点了点头后,就准备离开。
  
      “等等。”
  
      秦然突然的叫住了对方。
  
      “放心。”
  
      “我经常光着上半身去晨练的,不需要衣服。”
  
      贝恩笑着一摆手。
  
      “我不关心你的锻炼方式,哪怕你被人骂变态也和我没有关系。”
  
      “我想要提醒你的是,你的赎金。”
  
      “三十【铜渡钱】。”
  
      秦然强调着。
  
      “我是会赖账的人吗?”
  
      “我可是你们叔叔艾德.王的好友。”
  
      贝恩拔高了音调。
  
      不过,当看到秦然的手再次握住剑柄的时候,立刻,就柔声说道:“我出门没有带那么多钱,等我回到家中,我马上就取来给你。”
  
      秦然没有说话,只是将握着的剑,抬起来,再次指着贝恩。
  
      无关乎身份、立场。
  
      秦然只是单纯的不相信一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
  
      不论对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没有更多的事情做为证明前,秦然更相信的是到手的利益。
  
      所以,在没有‘契约’这种极为方便的手段做为前提时,秦然信奉的是落袋为安。
  
      贝恩与秦然对视着。
  
      一秒。
  
      两秒。
  
      三秒。
  
      ……
  
      时间流逝,秦然的双眼一眨不眨,贝恩却是感到双眼干涩。
  
      而且,贝恩总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看破了他最真实的想法——赖账。
  
      三十枚【铜渡钱】,他好几年的积蓄了。
  
      能够赖掉的话,贝恩是不会介意的。
  
      至于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
  
      大不了躲着秦然就好。
  
      他又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情。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
  
      多秦然一个不多,少秦然一个不少。
  
      只是,令贝恩没有想到的是,秦然竟然这么的软硬不吃。
  
      “固执!”
  
      “真是固执!”
  
      “难道你们不会变通一下吗?”
  
      贝恩抱着最后的奢望,还想要挣扎一下,但是秦然根本不废话,手中的剑再次向前一松。
  
      这一次,可比之前刺的要深多了。
  
      贝恩毫不犹豫,再前进一分的话,他的气管就要被刺穿。
  
      “等等!”
  
      “给你!”
  
      到了这个时候,贝恩不敢再糊弄了。
  
      他感知到了比之前更加清晰的杀意。
  
      如果说之前,是威慑多余实际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贝恩能够确定眼前的年轻人就是真正的起了杀心了。
  
      “不就是欠你点钱吗?”
  
      “怎么这么的暴躁?”
  
      “你是吝啬鬼吗?”
  
      贝恩一边说着,一边从运动裤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钱包。
  
      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摸出了一枚银色的没有方孔的钱币,与铜渡钱类似,但是这枚银钱的正反太阳、月亮花纹却要更加的繁复。
  
      【名称:银渡钱】
  
      【类型:杂物】
  
      【品质:稀有】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能够更完善的遮掩大量灵魂去往‘远方’的气息】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渡钱的出现,要远比‘放牧者’组织更早,最初的用途是什么,早已没有人知道了,但是随着遮掩灵魂前往‘远方’的气息被发现后,它成为了‘放牧者’和神秘侧的通用货币。】
  
      ……
  
      秦然的指尖在触碰到这枚【银渡钱】的时候,他体内的五大源力就一阵欢腾,尤其是‘暴食’更满是渴望。
  
      不过,现在并不是时候。
  
      秦然看着一脸肉疼的贝恩,向着含羞草打了个颜色。
  
      立刻的,含羞草就将之前的战利品【诅咒纸人】、【怨灵之屋(破碎)】从吧台下拿了出来,放在了吧台上。
  
      顿时,贝恩就被吸引了目光。
  
      但马上的,贝恩就风淡云轻的说道。
  
      “【诅咒纸人】被用过了,不值钱。”
  
      “【怨灵之屋】也是损坏的,同样不值钱。”
  
      “哦。”
  
      秦然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回了吧台,将两样东西再次收了起来。
  
      什么意思?
  
      贝恩一愣。
  
      “这位先生,我们已经打烊了。”
  
      “有什么需要的话,请您明天再来。”
  
      含羞草面带微笑的说道。
  
      说完,就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并且,走到餐馆门前,替对方拉开了大门。
  
      “我出十枚铜渡钱。”
  
      “二十枚!”
  
      “二十枚!不能再多了!”
  
      看着含羞草认真请自己离开的模样,贝恩马上开口报价了。
  
      【诅咒纸人】也就算了,真不太值钱,也就一枚铜渡钱上下的价值,但是【怨灵之屋】不同。
  
      能够制作【怨灵之屋】的巫蛊流派并不多,而在这些流派中,大部分巫蛊之人会在死亡时销毁自己的【怨灵之屋】。
  
      因此,流传在外的【怨灵之屋】就更少了。
  
      贝恩清晰记得‘放牧者’研究院里可是不少人对【怨灵之屋】感兴趣的。
  
      哪怕是一个损坏的【怨灵之屋】,也足以卖出一个高价。
  
      不要说是二十枚铜渡钱了,三枚银渡钱也是极有可能的。
  
      这么一来,不仅损失弥补了,他还能够大赚一笔。
  
      只是……
  
      看着面对自己报价,无动于衷的秦然,贝恩刚刚还激动的心,开始不住的往下沉。
  
      他觉得自己遇到对手了。
  
      同时,贝恩也有些奇怪。
  
      你在深山中学到了战斗技巧,变得机敏,但是这种宛如奸商一般的狡诈,你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
  
      “我之前抓过一只狐狸。”
  
      “她说会报达我,给我一个月的粮食。”
  
      “然后,我就开心的放了她。”
  
      “再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那只狐狸。”
  
      秦然站在吧台内,面带回忆的说道。
  
      狐狸?
  
      从狡诈的狐狸身上学到的吗?
  
      贝恩心底暗道,但是,马上想到了什么的贝恩,立刻脱口而出道:“狐狸会说话?还她?你糊弄谁啊!”
  
      “是啊。”
  
      “你糊弄谁啊。”
  
      秦然点了点头,认真的看着贝恩,那目光仿佛是带着‘透视’般,让贝恩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一枚银渡钱。”
  
      “不能再多了。”
  
      贝恩不打算再拖延下去了。
  
      因为,他发现,即使是再拖延下去,他也占不到便宜。
  
      所以,贝恩打算速战速决,报出了一个价格。
  
      “门在那里,慢走不送。”
  
      秦然缓缓的说道。
  
      他是不知道【怨灵之屋】在这个副本世界的价值,但是稀有级别的东西值什么价格,秦然还是心中有数的。
  
      即使【银渡钱】也是稀有级别的物品。
  
      可做为货币,作用单一且必然有大量存货的【银渡钱】,永远不可能代替更稀少有着更多作用的【怨灵之屋】。
  
      哪怕【怨灵之屋】被破坏了,也是一样。
  
      “哼!”
  
      面对着秦然的态度,贝恩似乎是恼羞成怒般,扭头就向外走去。
  
      可不论是秦然还是含羞草,都没有在意。
  
      含羞草甚至,连门都没有去光。
  
      就这么站在门前注视着外面。
  
      耳渲目染下,含羞草对于经营之道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相当的拿手。
  
      含羞草能够看得出贝恩对于【怨灵之屋】的迫切。
  
      有着这样的前提,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大约几秒钟后,离去的贝恩就再次大踏步的走了回来。
  
      “两枚银渡钱。”
  
      贝恩报出了一个令他肉疼的价格。
  
      “三枚。”
  
      秦然则报出了一个令贝恩几近窒息的价格,不过,知道小花招没用的贝恩,瞪大了双眼,看着又一次被秦然摆在了吧台上的【怨灵之屋】,这位放牧者咬着牙,点了点头,蚊子腿上的肉再少,也是肉!
  
      “好。”
  
      贝恩将手中的钱包扔到了吧台上。
  
      钱包中除了三枚银渡钱外,还有几张纸币。
  
      秦然拿走了三枚银渡钱,然后,手将钱包和【怨灵之屋】一起递给了贝恩。
  
      “你给个奸商!”
  
      “我不会再来了!”
  
      贝恩赌咒发誓的说道。
  
      而秦然?
  
      微笑的说道:“欢迎下次光临。”
  
      朝阳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升起了,深秋的早晨中,贝恩迎着寒风,光着上半身,捧着外形像个碗的【怨灵之屋】走在街道上,很自然的吸引着他人的目光。
  
      有人不屑。
  
      有的嘲讽。
  
      但更多的人是面带怜悯的。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忍不住走到了贝恩的身边,将一张小面额的零钞放在了贝恩的碗中,同时从随身的早餐袋中,拿出了一块面包放到了呆愣的贝恩手中。
  
      “我不是……”
  
      “我懂,谁都会遇到过挫折。”
  
      “但只要坚强,就能够重新振作起来。”
  
      “我期待看到你重新振作的那一天。”
  
      老妇人面带慈祥的微笑,打断了贝恩的话语。
  
      人,都是由从众行为的。
  
      见到老妇人的善举后,周围本就心生怜悯的人们纷纷慷慨解囊。
  
      “我不是乞丐!”
  
      “我真的不是乞丐!”
  
      看着碗中越来越多的零钞,贝恩急忙解释,但周围的人却充耳不闻,纷纷带着理解的微笑。
  
      “对,你当然不是乞丐。”
  
      “你只是一时落魄。”
  
      “我相信你会通过你的双手解决这一困难的。”
  
      还是那位老妇人,她摘下了身上的围巾,裹在了贝恩的身上,然后,带着慈祥的微笑消失在了朝阳中。
  
      周围的人,也纷纷散去。
  
      只剩下贝恩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停的重复着那句话。
  
      “我不是乞丐!”
  
      “我真不是乞丐!”
  
      ……
  
      在餐馆的二楼,秦然透过窗子清晰的看到了这一幕,不仅摇了摇头,转过身走向了床旁的沙发椅。
  
      看着睡梦中都带着微笑的含羞草,捏了捏手中的银渡钱,半躺在沙发椅中的秦然同样露出了一个微笑。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