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恶客临门
太阳西下,夜幕降临。
  
  深秋的寒风让路上的行人越发行色匆匆,尤其是东区这样并没有什么大型酒吧、夜店的地方,更是在晚上八点后,就没有了行人,只有偶尔一辆巡逻的警车出现。
  
  ‘叶之餐馆’外,那块小黑板早早的挂了出来
  
  今日暂停营业。
  
  上面清晰的写着这样的文字。
  
  呼!
  
  餐馆的大门则是开着一扇,秋风径直吹入。
  
  顿时,餐馆内的温度开始直线下降,尤其是当出现了某些东西时,那风变得越发阴冷入骨。
  
  秦然却彷如无觉般的坐在餐馆内,翻看着当日的报纸,而那柄【锋锐制式剑】就这么静静的摆放在他面前的吧台上。
  
  踏、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在小巷前响起。
  
  一个高大、健壮,甚至可以说是魁梧之极的男子走了过来。
  
  每走一步,就会响起一声宛如橡胶轮胎砸地的动静。
  
  在这样的动静下,对方显得越发的凶悍了。
  
  吱啦、吱啦!
  
  餐馆门前的路灯再一次的急速闪动着,让走过来男子,本就阴沉略显狰狞的面容变得阴暗不定。
  
  对方看着餐馆内的秦然,裂开了嘴,露出了锋锐的好似是鲨鱼般的牙齿。
  
  “美味的猎物!”
  
  对方伸出舌头舔着嘴唇,脚步不停的走进了餐馆。
  
  吱呀、吱呀。
  
  立刻脚下的木质地板响起了阵阵呻吟。
  
  魁梧的亡者完全没有在意。
  
  它很清楚,为了追求力量,它的身躯是多么的沉重。
  
  踩在这些地板上,发出声响才是正常的。
  
  而且,从某些方面来说,它把这样而当响声,当做了自己的赞美,就如同它此刻的目光扫过【锋锐制式剑】时,略带不屑一样,都是发自本性的。
  
  ‘放牧者’中维利特斯、哈斯塔提等的标准佩剑,它当然认识。
  
  事实上,它曾吃过不止一个这样的猎物。
  
  那滋味……
  
  太美了!
  
  以至于它在确定了猎物是一个维利特斯或哈斯塔提后,马上就迫不及待的准备又一次狩猎了。
  
  虽然它没有消化之前的猎物,但是它并不介意给自己加餐。
  
  毕竟,落单的维利特斯、哈斯塔提可不多见。
  
  所以,进入餐馆后,对方就伸开双手,好像是一头狗熊般直扑秦然。
  
  维利特斯、哈斯塔提虽然都是些初出茅庐的菜鸟,但也和一般人变得不同了,那种小手段对付这些菜鸟已经不合适了。
  
  更何况,它更喜欢直接用此刻变得越发强壮的手臂,撕裂直接的对手。
  
  只有这样,才能够让对手的灵魂更加的美味。
  
  还有什么是比维利特斯、哈斯塔提的灵魂更美味的吗?
  
  自然是饱受折磨,添加了恐惧佐料的。
  
  呜!
  
  带起一阵恶风,魁梧的亡者的双臂跨过了吧台,双手直直的向着秦然抓来,秦然左手一扬手中的报纸,糊在对方脸上后,右手拿起【锋锐制式剑】直刺对方的咽喉。
  
  叮!
  
  剑尖准准的刺中了对方的咽喉,但是却响起了一声金属交击的脆响。
  
  本身就拥有较强级别攻击等级的【锋锐制式剑】,在配合【焚灼】属性后,面对亡者攻击额外+1,直接达到了强大攻击级别。
  
  可即使是这样,【锋锐制式剑】的剑尖依旧无法刺入魁梧亡者的咽喉。
  
  “嘿嘿。”
  
  “菜鸟,我和你之前遇到过的家伙可不一样!”
  
  魁梧的亡者一把抓下了遮挡住面容的报纸后,冷笑出声。
  
  对方根本不理会刺在咽喉处的【锋锐制式剑】,一抬手,就再次向着秦然抓来。
  
  呜!
  
  又是一阵扑面而来的恶风,吹动着秦然的发梢。
  
  秦然一侧身,让过了这一抓,手中的剑却是顺势一削。
  
  锋锐的剑刃掠过了魁梧亡者粗壮的手臂,火花四溅。
  
  同样的,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魁梧的亡者再次得意的一笑。
  
  它就喜欢看到这些菜鸟屡屡无功后,陷入绝望的模样。
  
  因此,当看到秦然抽身后退两步,摆出了一个突刺的动作时,魁梧的亡者不仅没有阻拦,反而是指了指自己健壮的胸膛后,冲着秦然一招手。
  
  挑衅的意思不言而喻。
  
  秦然眉头一挑,似乎满是愤怒。
  
  下一刻,身躯猛地前蹿,手中的剑笔直的刺向了魁梧亡者的双眼。
  
  嗖!
  
  剑刃刺破了空气,仿佛是射出的箭矢般。
  
  面对这样的一剑,魁梧亡者不慌不忙,将双臂挡在脸前。
  
  叮!
  
  胳膊上传来微微的刺痛,令魁梧亡者越发的安心了。
  
  这应该就是对方的最强一击了。
  
  在它遇到的维利特斯、哈斯塔提中,非常不错了。
  
  至少,让它感到了疼痛。
  
  可想要依靠这样程度的攻击就击倒它?
  
  实在是差的太远了!
  
  “没用的!”
  
  “你这样的菜鸟,怎么能够明白,我这种等级的强大!”
  
  “乖乖的让我吃掉你,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一边说着,魁梧亡者一边抓住了近在咫尺的剑刃,用力一拉。
  
  不想要被拽过去的秦然,只能是松手。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被超出常人极限的力量,带着身躯翻滚出了吧台。
  
  在抓住【锋锐制式剑】的剑刃时,魁梧亡者心中就是一定,一个连武器都失去的维利特斯、哈斯塔提,就好像是没有了爪牙的虎崽,原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现在?
  
  根本不足为虑!
  
  想到这,魁梧亡者就转过了身。
  
  然后……
  
  魁梧亡者看到了秦然正拎着一个加着金属软管的煤气罐。
  
  一缕缕近乎蓝色的火焰正在从金属软管中喷出。
  
  特别是当拎着煤气罐的秦然扭开阀门时,汹涌的火焰,就如同是龙息一般,喷在了魁梧亡者的脸上。
  
  液化气形成的火焰,自然没有龙息的种种神奇,但是千度的高温,在接触到魁梧亡者面目的一瞬间,就让对方发出了一声惨呼。
  
  无视金属斩击的魁梧亡者,上半身在呼吸间就焦黑一片。
  
  “啊啊啊!”
  
  “杀了你!”
  
  “我要杀了你!”
  
  嘴里怒吼着,被烈焰封脸的魁梧亡者,凭着印象冲向了秦然。
  
  对方完全没有发现,脚下多出了一条介乎于虚幻间的锁链。
  
  前冲的力量,脚下一拌。
  
  魁梧的亡者完全以狗吃屎的姿势扑倒在了餐馆的地板上。
  
  喀嚓、喀嚓!
  
  本就有些不堪重负的木地板,在这个时候终于彻底的崩塌了。
  
  魁梧亡者的身形就这么的消失在了地面上,跌入了餐馆地下的储藏室内。
  
  砰!
  
  沉重的撞击声,回荡在地下,被摔得七晕八素的魁梧亡者晃了晃头,下意识的就要爬起来。
  
  然后,它突然发现一股黏黏的东西,正在束缚着它的身体。
  
  “麦芽糖?”
  
  魁梧亡者低下头看着四周厚厚的一层,泛着淡淡金黄色的糖浆,忍不住的一愣。
  
  随后,就是狰狞一笑。
  
  “以为靠着这种小把戏,就能够束缚住我吗?”
  
  魁梧亡者一边吼着一边挣扎起来。
  
  但是,越是挣扎魁梧亡者越是心惊。
  
  因为,随着它的挣扎这铺满半个储藏室的麦芽糖不仅没有松开,反而是粘的更紧了。
  
  更糟糕的是,那个狡猾的小子,正拎着煤气罐出现在了头顶,而且,在那个狡猾小子的手中出现了……一大桶汽油。
  
  扭开的盖子,刺鼻的味道,足以让魁梧亡者知道自己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等等!”
  
  “我……”
  
  魁梧亡者想要说些什么,秦然却根本没有废话,手中的汽油倒入后,直接就用自制的喷火器点燃了。
  
  “啊啊啊!”
  
  魁梧亡者的惨呼声再次出现了。
  
  对方的挣扎也越发的激烈。
  
  可惜完全没有用。
  
  含羞草特制的麦芽糖,在正常状态下是十分粘稠,但是遇到高温后,这样的粘稠就会变成二十分。
  
  而且,特制的麦芽糖还会……助燃!
  
  被这样的麦芽糖裹了一层的魁梧亡者,在烈焰中就如同是被刷了一层蜂蜜的烤肉,迅速的变得外酥里嫩起来。
  
  当达到了一个极限后……
  
  砰!
  
  魁梧的亡者,就这么的炸裂开来。
  
  一道道的虚幻身影从对方炸裂的身躯中飞起。
  
  秦然一眼扫过。
  
  眼熟的有五个,就是之前艾美收集到资料上标注的那五位,而不熟悉的就更多了,足足有二十多个。
  
  其中,最惹眼的是两个腰间佩剑的年轻人。
  
  与其他幽魂不同,这两个腰间佩剑的年轻人在看到秦然,特别是重新被秦然拿在手中的【锋锐制式剑】时,虚幻的面容上浮现了解脱、感激。
  
  在其它的幽魂都化为萤火,前往远方时,它们两个一齐冲着秦然鞠躬行礼后,这才选择离去。
  
  顿时,本就在飞速增长的五大源力,再次提速。
  
  【精神属性突破一层封印,B→B+】
  
  【力量、敏捷、体质、感知突破一层封印,E→E+】
  
  ……
  
  精神属性再次突破封印是秦然预料中的,但是剩余属性突然的突破,却让秦然感到了诧异。
  
  不过,在这个时候,秦然可没有多想。
  
  因为,在这样浓烈前往远方的气息中,诸多阴冷的气息已经开始向着这里汇聚了。
  
  没有任何的犹豫。
  
  早有准备的秦然,背起煤气罐,一手长剑一手金属软管,就这么的冲了出去。
  
  长剑劈斩。
  
  烈焰焚灼。
  
  一个个靠近的亡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
  
  而没有消失的,则是再次前往了‘远方’。
  
  几乎是瞬间,那些听到邀请,前来观看的亡者们,纷纷的将那死的不能够再死的魁梧亡者骂了个狗血淋头。
  
  什么生吞维利特斯、哈斯塔提。
  
  什么有天大的秘密要展现。
  
  什么以今晚一战结成同盟。
  
  到最后还不是自己成了死狗?
  
  该死的!
  
  为什么要听那个家伙的手下的邀请,来这里给自己找不自在?
  
  一想到对方的那个手下,这些亡者无一不是咬牙切齿的。
  
  那个混蛋太能画大饼了。
  
  但对方那神奇的能够穿行在阳光中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有什么秘密不成吗?
  
  疑惑不停的出现在这些亡者的脑海中。
  
  可身后那个屠夫却让它们来不及多想,纷纷的跑回了自己的老巢。
  
  或是地下不见光的阴沟,或是年久失修的老屋,又或是医院的太平间。
  
  但,不论在哪。
  
  那个屠夫就好像是未卜先知般,总能找上门,先用手中的剑进行问候,再用烈焰‘帮助’它们完成心愿。
  
  “吊死他人的快感?”
  
  “怎么能够比拟火焰中的舞蹈,来起舞吧!”
  
  “用刀子刺杀他人?”
  
  “不,你需要的是在火焰中顿悟,心愿可以自我完成!”
  
  “你心愿已了?”
  
  “不、不,没有经历火焰的洗礼,这样的心愿不够完整!”
  
  ……
  
  烈焰焚灼中,成片的、前往远方的气息开始出现在艾城东7区。
  
  身为东9区的负责人,贝恩早在‘叶之餐馆’出现大量前往‘远方’的气息时,就迅速的来到了餐馆。
  
  虽然他之前才发誓,永远不来这里的。
  
  但身为‘放牧者’的职责,却让他不得不来。
  
  然后,他几乎是嘴角抽搐的看着一手长剑一手金属软管的秦然清剿那些亡者。
  
  他从未见过这么奇葩的战斗方式!
  
  简直是丢‘放牧者’的脸!
  
  不过……
  
  这小子好像不是‘放牧者’成员。
  
  而且,似乎很有效。
  
  看着改造后的煤气罐喷吐出的烈焰,吞噬了一个又一个亡者后,莫名的贝恩有点心动了。
  
  但马上的,这位放牧者就摇了摇头。
  
  不!
  
  这是邪道!
  
  这是错误的!
  
  这……偶尔用用就好!
  
  贝恩看着又一个曾从他手下逃走的亡者在烈焰中化为灰烬后,变得犹豫起来,这些能够逃脱他追捕的亡者,有多么难缠,贝恩自然是心知肚明,但是这些难缠的家伙却一个又一个的灰飞烟灭了。
  
  实在是、实在是……
  
  想要用话语形容一下,但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出一个恰当的词汇,最终,贝恩一摇头,就将注意力再次放在了秦然身上。
  
  同时,一个疑惑再次升起。
  
  他是怎么找到这些亡者的藏身之处的?
  
  不单单是,贝恩疑惑。
  
  其余赶来的‘放牧者’也是如此。
  
  他们面面相觑后,目光看向贝恩。
  
  “看我干什么?”
  
  “他就是艾德.王那个来自深山中的晚辈,又不是我的?”
  
  “谁知道他是不是在深山中学到的?”
  
  贝恩面对着这样的目光,直接说道。
  
  “艾德.王呢?”
  
  “还没回来?”
  
  一位放牧者问道。
  
  “我有这样能干的晚辈在,我也会给自己放长假,哪会这么快回来。”
  
  另外一位放牧者说道。
  
  这样的话语一出,包括正在调查的贝恩在内,所有的放牧者却是一致点头。
  
  不过,下一刻,贝恩就是一愣。
  
  因为,他看到秦然冲进了东7区的高中。
  
  而那里,就是艾德.王失踪的地方!
  
  贝恩一皱眉。
  
  巧合吧?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