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四章 冬夜战
咚、咚咚。
  
  极有节奏的敲门声后,贝恩没有推门而入,而是站在门口等待着。
  
  虽然这里是餐馆,但是想到自己来这的目的,贝恩很自然变得规规矩矩的。
  
  “请进。”
  
  大约几秒钟后,秦然的声音传来。
  
  贝恩马上推门而入。
  
  “晚上好,罗阎。”
  
  带着一种自来熟,或者说是不要脸的感觉,贝恩凑到了吧台前。
  
  秦然依旧如往日般拿着报纸,坐在凳子上,旁边的电视,还是播放着晚间新闻,唯一的区别就是,在手边多了一杯清茶。
  
  含羞草泡的。
  
  下午买了一些茶叶和茶具后,含羞草就迫不及待的尝试着给秦然泡茶了。
  
  厨艺精通的含羞草,茶艺也不差。
  
  普通的茶叶在含羞草的调制下,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入口不算是苦,醇厚有之,回口甘甜。
  
  秦然端起来抿了一口后,不自觉的嘴角一翘。
  
  本就因为实力恢复部分的好心情,越发的不错了。
  
  有过一次类似经历的秦然,在有了充足的一天缓冲后,已经完全适应了解封部分后身躯。
  
  能够百分之百的发挥出此刻身躯带来的实力。
  
  对于秦然这种人来说。
  
  强大的实力是必须的。
  
  但,对强大实力的掌控更是必须的。
  
  无法掌控的力量,即使再强大,秦然也不会需要。
  
  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恢复了一部分实力后,他面对眼前的副本世界变得有了更多的选择。
  
  含羞草,也变得更安全。
  
  简直是一箭双雕的事情。
  
  所以,秦然还算是和颜悦色的看向了贝恩。
  
  “需要什么?”
  
  “炒饭和鸡汤。”
  
  贝恩回答着。
  
  因为,昨晚的大战,担忧的含羞草并没有提前准备食材。
  
  到了今天一些需要腌制的食物,也是来不及了,所以,今天叶之餐馆的菜单,只有炒饭和鸡汤。
  
  “250元,服务费加收10%。”
  
  秦然报出了一个价格。
  
  “奸商!”
  
  “不仅食物贵,还要服务费?”
  
  “你这里有服务吗?”
  
  贝恩心里不停的嘀咕着,但还是面带微笑,很痛快的付了钱。
  
  他可是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
  
  不能够因小失大。
  
  就算是脸笑得僵硬了,疼了,也需要继续的笑下去。
  
  收钱放入钱箱,秦然走向了厨房,撩开了布帘,声音轻柔的说道:“一份炒饭。”
  
  “嗯。”
  
  含羞草微笑的点了点头,拿起一旁的头巾,速度飞快的操作起来。
  
  不同于平时唯唯诺诺的样子。
  
  这个时候的含羞草,严肃而又认真。
  
  目光,也浮现了一丝锐利。
  
  秦然靠在门框上,看着这个状态下的含羞草,眼神中满是欣赏。
  
  不仅是对含羞草认真态度的欣赏,还有那种行云流水般的厨艺。
  
  仅仅是看着,就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所以,秦然一点也不认为150一份的炒饭会贵。
  
  而服务费?
  
  也是理所当然的。
  
  没看到含羞草这么认真吗?
  
  三分钟。
  
  一盘泛着淡淡金色光辉的蛋炒饭,出现在了含羞草手中。
  
  “好了。”
  
  做完了食物的含羞草,再次恢复了平时在秦然面前的模样,双手端着盘子,一副软软的模样。
  
  “一起喝茶?”
  
  秦然端着食物,问道。
  
  顿时,含羞草双眼一亮。
  
  为什么要买一套茶具?
  
  而不是单个的?
  
  自然就是为了这个时候。
  
  带着小心思得逞的欣喜,含羞草接下头巾和围裙,走出了厨房。
  
  目光扫过贝恩后,就不在意的拿出了茶叶罐和茶杯。
  
  煮茶的水,是过滤水。
  
  含羞草自己过滤的。
  
  不算甘甜,但却很清,柔和。
  
  壶,是铁壶。
  
  炉,是炭炉。
  
  捏起些许茶叶,放入壶中,水倒入其中,没有满,没有外溢,半壶足够。
  
  点燃的炭炉,木炭泛着红色,当壶放上去后,很快的就传来了咕嘟声。
  
  些许的红糖和姜丝,放入了杯中。
  
  和秦然的清茶不同,含羞草更喜欢这种再次调制的茶。
  
  当茶水冲入杯中后,含羞草静等了十秒,这才双手捧起了茶杯,坐在下午专门买来的沙发椅中,向着秦然露出了一个笑脸。
  
  秦然回应的一笑,也端起了茶杯。
  
  贝恩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这是在干什么?
  
  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那个?
  
  你们要喝茶,可不可以关起门自己喝?
  
  不过……
  
  这蛋炒饭实在是太好吃了!
  
  真香啊!
  
  鸡汤也不差!
  
  他有多久没有吃过这样的食物了。
  
  虽然价格贵了点,但也是物超所值了。
  
  就是,少了点。
  
  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碗,贝恩想要再要一份,可是看着秦然、含羞草互视相笑,端着茶杯的模样,他完全的插不进去话。
  
  每当想要张嘴说什么时,心底总会没由来的传来一阵心悸感。
  
  仿佛,他只要开口,就得遭受什么大灾难一样。
  
  放牧者是十分相信这种直觉的。
  
  所以,连续张了数次嘴,却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后,贝恩就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不开口了。
  
  反正夜也很长。
  
  他有的是时间,不是吗?
  
  听听外边野狗的叫声,也是很不错的。
  
  汪、汪汪!
  
  贝恩听着狗叫,看着手表内的时针走了三个格子后,终于见到含羞草开始收拾茶具了。
  
  “明天想要吃什么?”
  
  含羞草一边收拾一边问着秦然。
  
  “天冷了。”
  
  “吃羊肉吧。”
  
  秦然想了一下后,说道。
  
  “嗯。”
  
  “那就羊肉了。”
  
  含羞草一点头,就走进了厨房。
  
  在那个硕大的冰柜中,市面上的各种肉类都有,都是含羞草精心挑选出来的。
  
  搬出了一扇羊肉,放在案板上后,含羞草略微思考后,就开始用冷水冲洗这块冻着的羊肉。
  
  厨房内传来的水声,让秦然越发期待明天的食物了。
  
  会是什么呢?
  
  秦然心底猜测着。
  
  和含羞草在一起就有这样的好处。
  
  每一餐都是惊喜。
  
  每一餐都值得回味。
  
  这段日子,秦然已经养成了抽出一点时间,猜测含羞草会做什么的习惯了。
  
  也是秦然每天中最快乐的时候。
  
  食物,总让人快乐,不是吗?
  
  但是这个时候的贝恩却有点忍不住了。
  
  而且,那股心悸感也不不知何时的消失了。
  
  这让贝恩的胆子大了许多。
  
  看着依旧无视着自己的秦然,他不由抬起手,敲了敲吧台。
  
  被打断思路的秦然,不悦的看着贝恩。
  
  “有事?”
  
  秦然问道。
  
  “嗯。”
  
  “你知道暗月协议吗?”
  
  贝恩明知故问。
  
  他看过秦然的资料,上面清楚的写了,秦然的父亲就是因为不满‘暗月协议’才隐居到深山中的。
  
  “知道。”
  
  “独立于普通人之外,神秘侧的猎魔人和怪异们相互妥协的契约协议。”
  
  秦然一点头道。
  
  艾德王为了不露馅,曾向秦然详细的解释了什么是暗月协议。
  
  在没有暗月协议前,猎魔人们与怪异们常年交战。
  
  不仅打得不可开交,甚至经常会出现灭门之类的事件。
  
  猎魔人大部分是以家族为单位的。
  
  血脉的羁绊,让猎魔人可以将后背完全的交给同伴。
  
  父子、兄弟、夫妻,或者干脆就是全家老少,一同上阵猎魔。
  
  至于何时形成这样的传统?
  
  大概是某个怪异干掉了一个‘普通人’的妻子,然后,那个‘普通人’开始自学成才,成为了猎魔人,顺带着把自己的孩子也拉入了战队。
  
  当以家庭为单位的猎魔人成为了主流时,与之前相比,效率更高,伤亡也开始减少。
  
  只是,伤亡的减少,不代表没有。
  
  在一次猎魔人的猎魔中,波及到了正常世界的某个大人物,造成了那位大人物的死亡。
  
  整个世界都乱成了一团。
  
  猎魔人和怪异们打得不可开交,互有死伤。
  
  普通人?
  
  更是死伤无数。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月之久,最终,当普通人的死亡数量达到了一个极限后,那些大人物再也无法忍受了,他们用‘世界和平’的名义,将猎魔人、怪异拉到了谈判桌上。
  
  接着,就是相互的纠缠不清。
  
  相互的妥协。
  
  最后?
  
  暗月协议诞生了。
  
  为了悼念那黯淡无光、到处是死亡的一个月,所有人必须要遵守,不得对普通人出手的规则。
  
  一旦出手,就会遭到猎魔人和怪异们的同时清除。
  
  但同样的,面对遵纪守法的怪异,猎魔人也不得随意出手。
  
  对于这样的协议,有人赞成,有人反对。
  
  不过,赞成者占据着巨大多数。
  
  所以,协议顺利的签订。
  
  可反对的人,却不会合作。
  
  一部分身负血仇的猎魔人,激烈的选择了同归于尽,沉默的选择了远离。
  
  怪异?
  
  也是一样。
  
  为了让协议顺利的执行,三方合作,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抚平了各地,但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些事情。
  
  这些事情,就是贝恩来的目的。
  
  “你知道暗月协议。”
  
  “那你对‘冬夜战’了解过吗?”
  
  贝恩试探的问道。
  
  “冬夜战?”
  
  秦然一愣。
  
  艾德王并没有说过这个名词。
  
  “在暗月协议签订的一年后,‘冬夜战’诞生了——它是为了缓解猎魔人和怪异们之间仇怨而诞生的。”
  
  “堵不如疏!”
  
  “仇恨不会随时间流逝而消失,反而是会越演越烈。”
  
  “冬夜战就是为了这个诞生的!”
  
  贝恩话语一顿后,继续说道。
  
  “在那冬至的那一天,猎魔人和怪异们会选出一些代表,聚集在某个地方,进行一场战斗。”
  
  “战斗持续七天。”
  
  “最终的胜利者,会获得一大笔渡钱或者是某些奇特的道具。”
  
  “我今天来这里,就是希望罗阎你代表艾城东区参加‘冬夜战’!”
  
  贝恩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代表艾城东区?”
  
  秦然的眉头一皱。
  
  “对,代表艾城东区。”
  
  “我们不需要罗阎你去真正的参加冬夜战,只需要你保证艾城东区不再在四个区的放牧者选拔中垫底就好。”
  
  “最弱之区的名头我们都受够了!”
  
  “如果不是年龄的限制,我早就去踢那些混蛋的屁股了!”
  
  贝恩说着,就满是祈求的看着秦然。
  
  “你放心,我们不会让你白忙。”
  
  “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给你凑出10银渡钱的酬劳。”
  
  “不论你是否能够在四个区之中获胜,这10银渡钱都是你的。”
  
  “同样的,获胜的酬劳,也一样是你的。”
  
  贝恩说出了酬劳。
  
  “10银渡钱?”
  
  秦然一沉吟。
  
  超度亡者,渡钱是他恢复实力的关键,如果可以用正常渠道获取大量银渡钱的话,秦然是十分乐意的。
  
  不过,眼前的人,秦然可是记得对方有多么的不老实。
  
  所以,他沉吟着,没有马上答应。
  
  果然,仅仅是下一刻,看到秦然没有马上拒绝,知道有戏的贝恩,就再次报出了一个价格。
  
  “15银渡钱!”
  
  贝恩说道。
  
  秦然沉默不语。
  
  “16银渡钱!”
  
  “17!”
  
  “18!”
  
  “不能再多了!”
  
  “18银渡钱,真的是一个极限了!”
  
  贝恩报出了一个一个的数字,脸色早已通红,双眼中也浮现了血丝。
  
  “20!”
  
  秦然报出了一个数字。
  
  贝恩瞬间脖子都粗了一圈,但是,马上的,他就咬了咬牙。
  
  “20就20!”
  
  最弱之区的名声,已经让他们承受了太多的非议。
  
  虽然20银渡钱不少,但是东区11个区加起来,他们这些放牧者凑一凑的话,还是可以的。
  
  更何况,一个b级,值得这样的价格。
  
  “先付钱。”
  
  秦然再次说道。
  
  “好!”
  
  “等我回来!”
  
  既然秦然已经答应了,贝恩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站起来就向外走去。
  
  而时间没有多久,连半个小时都不到,贝恩就返回来,将一个钱袋子扔在了桌子上。
  
  “一共20银渡钱。”
  
  “你点一下。”
  
  贝恩说道。
  
  秦然直接打开钱袋子,细细检查后,这才再次看向了贝恩。
  
  “艾城的选拔多会开始?”
  
  秦然问道。
  
  “一周后。”
  
  “到时候,我会来接你。”
  
  贝恩说完,看着秦然点头后,就再次转身离去。
  
  他为什么这么快回来?
  
  是因为出去艾德王之外的东区11个区的放牧者就在外面,他需要向这些同僚通报好消息。
  
  秦然目送对方远去。
  
  然后,拎起了手中的钱袋子,心底又一次开始重新补充、修改着计划。
  
  而就在这个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叮铃铃!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