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我去打个电话
    警察?!
  
      所有人听到泰迪的话语后,都是一愣。
  
      特别是那个死去女友的男生更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有什么证明?”
  
      对方瞪大双眼问道。
  
      “我叫泰迪,职位是警长。”
  
      “我的警员编号是C:1204666。”
  
      “你打个电话就能够查询到。”
  
      泰迪很干脆的说道。
  
      不过,也暂时隐藏了自己被停职的事实,在这个时候,说这件事可是不理智也是不合适的,泰迪乐意遵守规则,但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
  
      所以,他没有按照以往的流程办事。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眼前的一切太简单了。
  
      对于泰迪来说,第一眼,就能够看得出其中的异常。
  
      目光再扫视了现场一圈后,泰迪就看向了雨中的众人。
  
      或者,准确的说是死去女生的男友。
  
      “为什么要杀人?”
  
      泰迪问道。
  
      而随着这句话出口,周围顿时寂静下来,除去哗哗的雨声外,再也听不到其它。
  
      所有人都愣愣的站在那里,视线不停的在泰迪和那位脸上还残留着悲伤、愤怒的男生间扫视。
  
      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在开什么玩笑?”
  
      男生大吼着。
  
      “开玩笑?”
  
      “我问你们,在之前你们在哪里?”
  
      “又是怎么追出来的?”
  
      泰迪冷笑了一声,目光看向了众人。
  
      “我和家人,还有这几位在一楼的餐厅吃饭,然后,听到他大喊着女朋友的名字,还有激烈的跑动声,我有些担心就追出来,他们也是跟着我一起追出来的。”
  
      一家三口中的男士做为代表开口回答着。
  
      剩余的人,都是纷纷点头。
  
      “你们看到这位女生了吗?”
  
      泰迪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没有。”
  
      “餐厅有门,而且,下雨后很冷,我们进入餐厅后,就关上了门。”
  
      那位男士回答道。
  
      “很好。”
  
      泰迪点了点头,看向了男生。
  
      “就凭这一点,你就说我杀人?”
  
      男生再次吼道。
  
      “不。”
  
      “当然不是这一点。”
  
      “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会直接来这里——整间旅馆呈现一个吕字,除去泡温泉的池子在上面外,我们的起居都在下面这个口中,而这个口字内,抛开左侧的中庭,入口、走廊都在下方,且只有一个入口。”
  
      “如果有人冲出去,你应该是继续向前,而不是拐弯来到这里。”
  
      “除非,你提前就知道她在这里。”
  
      泰迪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我看到了她的身影,紧随其后!”
  
      “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男生反问道。
  
      “当然没有问题。”
  
      “不过,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她为什么是穿着拖鞋。”
  
      “在这样的雨天,泥泞的地面,你穿着的是运动鞋,她在穿拖鞋的前提下,既然你看到了她,你怎么会追不上她?”
  
      “还有……”
  
      “你能够给我解释一下,她的鞋底为什么连一点泥都没有。”
  
      “她难道会飞吗?”
  
      泰迪声音一沉,逼问着对方。
  
      男生沉默不语。
  
      周围的人,不自觉的拉开了距离。
  
      “答案是,她当然不会飞。”
  
      “而她之所以落在这里,是因为,她是被从窗子里扔出来的。”
  
      泰迪一字一句的说道。
  
      “是啊。”
  
      “她就是被我勒死,然后,从窗子里扔出来的。”
  
      “如果不是老板娘正在敲门,我担心她发现异常,我着急处理……如果不是你在这里,我事后只要稍微处理一下,就会天衣无缝了……”
  
      男生点了点头,叹息道。
  
      “你为什么这么做?”
  
      “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吗?”
  
      属于他们的带队导游,忍不住的惊呼道。
  
      “男女朋友?”
  
      “我们算什么男女朋友!”
  
      “她只知道从我身上不停的榨取钱财,等到榨干的那一天,就是我被踹掉的那一天——我很久前就知道,但我还是喜欢她,我自认为我能够用诚意感动她,所以,我每一件事都听她,努力的为她做到最好。”
  
      “但结果呢?”
  
      “我终究会一无所有。”
  
      “可我不想这样,我只想要她留在我身边,不论是活着,还是……死了。”
  
      男生自嘲的一笑。
  
      泰迪摇了摇头。
  
      这种小孩式的恋爱方式,他见识过不止一次。
  
      ‘我为你付出,你就要喜欢我’的想法,他也不止一次听说。
  
      可是,所谓的爱情哪有那么多道理可讲。
  
      如果真心能够换来真心的话,那就不是爱情了,那是……童话。
  
      爱情是什么?
  
      除去看脸,看钱外,还得看品德。
  
      有品德的就是,令人羡慕的爱情。
  
      没有的话?
  
      那就是渣。
  
      男的算是,渣男。
  
      女的算是,渣女。
  
      而眼前的这个?
  
      自然算不上渣男。
  
      因为,他比渣男可怜多了。
  
      舔狗一无所有啊。
  
      哪里会像他一样,这么的自由。
  
      即使是独身一人。
  
      一边想着泰迪一边就走向了男生,不过,就在距离男生不足两米时,这个男生仿佛是回过神了般,径直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水果刀。
  
      “别过来。”
  
      男生将刀尖对准了泰迪。
  
      泰迪一皱眉。
  
      就在泰迪准备动手的时候,男生突然的反转刀尖,对准了自己的咽喉。
  
      “冷静点!”
  
      “你……”
  
      “一切都回不去了。”
  
      “我为了追她,欠下了一大笔钱,我根本无法偿还,而她也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男生惨然一笑,手中的刀猛地向上一捅。
  
      “等……”
  
      噗!
  
      泰迪还想要开口阻止,但是刀刃已经刺入了男生的喉咙,只是,接下来的一幕,谁也没有想到。
  
      刀刃刺入了男生的喉咙。
  
      可没有一点鲜血流出。
  
      不仅没有鲜血,男生的身躯也变得透明起来。
  
      所有人都能够看到锋锐的刀刃在男生的咽喉中的模样。
  
      可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恐惧。
  
      比之鲜血四溅还要恐惧!
  
      毕竟,鲜血四溅已经是预料到的,哪怕场面血腥也是可以接受的,可现在的场面却是完全的超出想象。
  
      甚至,已经超出了常识。
  
      在首次面对这样的情况时,身为警长的泰迪都是惊骇欲绝的。
  
      更加不用说这些普通人了。
  
      事实上,这个时候这些普通人之所以没有摔倒在地,就是因为他们全都僵直在那了,连动都不敢动。
  
      而泰迪?
  
      这个时候,掌心中全是汗水。
  
      怪异!
  
      对方是怪异!
  
      这样的想法在出现在泰迪脑海中的时候,这位暂时休假的警长立刻停下了刚刚想要上前的脚步,他猛地后撤了一步,手中出现了电棍、高温打火机,双眼死死盯着男生。
  
      一切都是他搞的鬼吗?
  
      砰!
  
      就在泰迪惊疑不定的时候,男生也不可置信的低下了头,他看着自己半透明的身躯,十分慌乱的摔倒在地,然后,本能的抬头看向了场中最让人有安全感的泰迪。
  
      “这、这……”
  
      “发、发生了什么?”
  
      “救、救命!”
  
      他惊慌失措的喊着,并且,向着泰迪伸出了手。
  
      而在这样的喊声中,这具半透明的身躯,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散,不是萤火,而是更加微小的物质。
  
      仿佛是燃烧殆尽的灰烬,就这么的落在地上,闪烁了数次后,消失了。
  
      残余的声音,戛然而止了。
  
      泰迪下意识上前,抬手向着那只手抓去,但是却抓了个空。
  
      他的掌心中,只留下了一些灰烬。
  
      场中一片静寂。
  
      雨,也不知不觉的变小了。
  
      所有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做,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足足一分钟后,泰迪这才回过了神。
  
      想到了什么的泰迪,猛地转身。
  
      当看到那具女生的尸体还老老实实的躺在那时,泰迪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呼!
  
      周围的人在看到泰迪的动作后,明显想到了什么,再看到那具尸体一动不动后,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一个人松口气时,声音是轻微的。
  
      当数个人一起时,那声音就变得不一样了。
  
      虽然依旧轻微,但是却清晰可见了。
  
      然后……
  
      这口气,就这么梗在了嗓子眼里。
  
      因为,那具女生的尸体动了。
  
      手指微微的动了。
  
      又好像没动。
  
      “我、我好像是出现幻觉了。”
  
      “刚刚的那一幕,也应该是我太紧张了。”
  
      “对吧?”
  
      一家三口中的那位丈夫仿佛是为了缓解气氛,故作轻松的说道,而且,为了给自己更多的勇气和肯定,他还向着自己的妻子、孩子问道。
  
      但是,下一刻,他的孩子指着那具女生的尸体道:“爸爸,你看,那个姐姐活了!”
  
      一家三口的丈夫看着自己妻子脸上僵直的表情,脖颈僵硬的扭转后,就看到了那具死尸已经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跑!”
  
      泰迪一声大喝,挡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众人一愣,当那位丈夫抱着孩子,拉着妻子跑向身后的旅店时,这才反应过来,齐齐的向后跑去。
  
      脚步声凌乱,还有摔倒的声音。
  
      地上的泥泞,在这个时候,变成了最为致命的阻碍。
  
      而为了给众人争取更多的时间,泰迪不得不咬着牙站在那,他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着:“我可以!我可以!”
  
      “电,火。”
  
      “我可以!”
  
      “我可以!”
  
      就如同在警校第一次实弹演练。
  
      就如同追捕第一个凶徒。
  
      他做到了。
  
      没有什么,这次做不到。
  
      “他们是平民。”
  
      “我是警察。”
  
      “我理应站出来!”
  
      “为了,我第一次穿上警装时的誓言!”
  
      仿佛是自我催眠般,泰迪低声的喃喃自语着。
  
      而这个时候,那具女生的尸体,已经彻底的站稳了,它还有些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亡者的本能,却在告诉它,眼前有着……食物。
  
      稍微清晰的理智,让它控制着自己冲着泰迪发出了嘶吼。
  
      吼!
  
      一声厉吼,打断了泰迪的喃喃自语。
  
      这个时候的,泰迪汗水早已经布满了额头、后背。
  
      他小心的擦了擦掌心的汗水。
  
      抬手一指眼前的怪异。
  
      用几乎崩溃的声音喊道——
  
      “你,过来啊!”
  
      吼!
  
      亡者一个前冲,犹如野兽一般,就这么的将泰迪扑倒在地。
  
      扑通!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了。
  
      扑在泰迪身上的亡者一动不动。
  
      泰迪同样一动不动。
  
      十几秒钟后,泰迪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他一把推开了亡者。
  
      在亡者的脑门上,有着一个黑乎乎的窟窿,高温打火机上,呼呼的喷出着几乎8公分长短的蓝色火焰。
  
      呼哧!呼哧!
  
      泰迪翻过身,紧紧握着高温打火机,看了一眼身躯再次变得透明、消散的怪异,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赢了!
  
      泰迪就想要握拳做出胜利的姿势。
  
      但是,右手传来的疼痛,却让泰迪呲牙咧嘴起来。
  
      刚刚的胜利可不是没有代价的。
  
      泰迪是以左手做为‘盾’,支撑着亡者的前扑,才找到了对准对方额头扣动高温打火机的机会。
  
      至于为什么选择额头?
  
      泰迪是本能的选择了弱点。
  
      额头是人类的弱点。
  
      变成怪异后,也应该是弱点吧?
  
      脑海中,翻腾着凌乱的想法。
  
      泰迪努力的站了起来。
  
      肾上腺的急速退去,让身体素质极好的泰迪在这个时候,一阵阵的发弱。
  
      他捡起了电棍、高温打火机,摇晃着身躯走向了旅店。
  
      砰、砰砰!
  
      泰迪抬起左手,用力的的敲打着房门,这个时候的泰迪已经顾不上礼貌了。
  
      “开门!”
  
      泰迪喊道。
  
      “是,泰迪警长!”
  
      旅店内传来了欣喜的呼声。
  
      不过,房门却没有打开。
  
      而是片刻后,庭院墙头露出了那位一家三口丈夫的身影,对方很小心的爬在那,观察了泰迪半天,在看到不远处的女生尸体彻底的崩散后,这才蹿下墙头,走到了房门,将旅店的门打开来。
  
      “警长,你没事吧?”
  
      对方紧张兮兮的问道。
  
      周围的人,也很是担心。
  
      很显然,经历了刚刚的一幕,已经让所有人把泰迪当成了主心骨。
  
      “泰、泰迪警长?”
  
      一家三口中的父亲,小心翼翼的压低了声音。
  
      “怎么了?”
  
      泰迪同样低声问道,并且,不动声色的,两个人就走到了角落中。
  
      “之前,那……说是老板娘敲门?”
  
      这位父亲实在想不到用什么来称呼那个男生了,只能是简单的代替。
  
      “是。”
  
      “怎么?”
  
      泰迪一点头,看向了那位脸色难看的父亲。
  
      “可是老板娘在傍晚时分就离开了旅店,前往山下看被泥石流堵住的道路了——当时我和我的妻子、孩子都看到了,旅店的两个侍者也应该知道。”
  
      那位父亲的话语中浮现了一抹哭腔。
  
      不是他不够坚强,而是现在的情形,实在是让他不知措施。
  
      “你没有告诉其他人吧?”
  
      “没!”
  
      “我还让知道的人,都冷静,别乱说!”
  
      那位父亲一摇头。
  
      “你做的很好。”
  
      泰迪一拍对方的肩膀。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那位父亲仿佛镇静了一点,本能的询问道。
  
      “现在?”
  
      “当然是找专业人士了。”
  
      说着,泰迪就离开了角落,走向了旅店大堂的电话,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拿起了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bq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