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七章 鸦!
    “喂?”
  
      秦然拿起了电话。
  
      虽然思考被打断,但是秦然并没有因此急躁、不耐烦。
  
      因为,知道这个电话号码的人并不多。
  
      而能够在这个正确的时候打来的人,更是寥寥无几——白天的大部分时间,秦然都会拔掉电话线。
  
      “是我,泰迪。”
  
      “我遇到了麻烦。”
  
      “我是在‘松石温泉旅店’……”
  
      深知秦然性格和眼前紧迫的泰迪,没有任何的寒暄,开门见山的直接说道。
  
      秦然没有打断对方,十分耐心的倾听着。
  
      泰迪尽可能细致的描述着直接所遇到的一切。
  
      从进入旅店、恶梦、翻窗而出到和怪异的战斗,泰迪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你的状态怎么样?”
  
      听完转述后,秦然问道。
  
      “右手略微受伤。”
  
      泰迪如实的回答道。
  
      “影响战斗吗?”
  
      秦然继续问道。
  
      泰迪空握了几下拳头后,感受着减缓了许多的疼痛感,很肯定的回答道:“不影响。”
  
      “很好。”
  
      “现在你听我说,将电话开成免提后,你将你准备好的武器握在手里。”
  
      秦然缓缓的说道。
  
      “然后呢?”
  
      泰迪心中莫名的升起了一丝不太好的预感,但还是按照秦然的吩咐,按下了免提。
  
      毕竟,他相信秦然这样的专业人士。
  
      “然后?”
  
      “然后,自然是交给我了。”
  
      秦然说着,声音就不自觉的变得冷冽。
  
      “我不知道你是丧生在这次泥石流中的人,还是隐匿在松石山的怪异。”
  
      “我不会去追究这些。”
  
      “也不会去探究你们想干什么。”
  
      “因为,这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区别。”
  
      “我只想要的就是将你们飞灰湮灭。”
  
      “我是‘叶之餐馆’的老板罗阎,也是警长泰迪的朋友……”
  
      话语还没有说完,秦然就清晰的听到了一阵阵的嘶吼声。
  
      秦然十分肯定,那是亡者的嘶吼!
  
      然后,就响起了警长泰迪的声音。
  
      “是剩下的那对情侣……”
  
      “握紧你的武器,去战斗吧。”
  
      “还有!”
  
      “给你一个忠告,不要相信惹任何陌生人。”
  
      说完,秦然就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看着那剩下一对情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的模样,警长泰迪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这就是‘交给我了’?
  
      泰迪心中忍不住的破口大骂。
  
      他认为秦然应该有更加好、巧妙的办法才对。
  
      谁知道,竟然还是战斗。
  
      虽然这种直接战斗,比躲起来猜测要更让他适应,但是,一次面对两个,难道是不是有些太大了。
  
      看着原本感情很好,面容也十分柔和的那对情侣,面容变得苍白、青紫,双眼变得浑浊,泰迪就一阵阵的头疼。
  
      一个,他自问还能够勉强对付。
  
      两个?
  
      泰迪毫不犹豫的对着剩余众人喊道——
  
      “快去厨房找煤气罐!”
  
      ……
  
      “怎么?”
  
      含羞草好奇的从厨房中探出了头。
  
      “没什么,泰迪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只要冷静处理,他不会有麻烦的。”
  
      秦然回答道。
  
      含羞草听到是泰迪后,马上就没有了兴趣,重新返回厨房中,开始准备明天的食物。
  
      而秦然?
  
      就如同他说的那样,他相信仅仅是两个初生的亡者,在有着趁手武器的前提下战斗,以泰迪的职业经历,根本不可能会有失败的可能性。
  
      又不是所有人都是含羞草,会那么胆小,值得他去操心。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
  
      秦然还是给贝恩打了个电话。
  
      “你说是‘松石温泉旅店’?”
  
      “松是松树的松?”
  
      “石是石头的石?”
  
      电话中,刚刚离去的放牧者,语气有些奇怪。
  
      “嗯。”
  
      “是这个两个字没错。”
  
      “那里有你们的人吗?”
  
      秦然问道。
  
      “是我们的人。”
  
      贝恩强调着。
  
      “嗯,我们的人。”
  
      秦然低头看了看一直握在手中的钱袋,没有反驳。
  
      既然承诺代表东区参加艾城的‘冬夜战’,他就不会反悔。
  
      “放心吧,如果是那里的话,绝对不会有大事。”
  
      贝恩很满意秦然的回答,马上笑着说道。
  
      秦然很清晰的听到了其中浓浓的、幸灾乐祸的味道。
  
      “不会有大事是?”
  
      秦然为了确定,继续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你的那个朋友,绝对不会有大事,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鼻青脸肿之类的,却是免不了了。”
  
      贝恩笑道。
  
      “你是说?”
  
      秦然双眼一眯,目光中浮现了猜测。
  
      “我什么都没说。”
  
      “我可不想被那位大人惦记上。”
  
      “罗阎你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单纯的帮朋友的忙,知道吗?”
  
      贝恩叮嘱着。
  
      “知道。”
  
      秦然嘴里肯定的说着,目光中的猜测却没有散去。
  
      果然……
  
      还有更高层次的人物吗?
  
      再回忆着贝恩之前说过的有关‘冬夜战’的信息,挂了电话后的秦然,毫不犹豫的开始选择‘吸收’银渡钱中的力量。
  
       20枚银渡钱,对于此刻的秦然来说,都不算是小数目。
  
      按照1枚银渡钱转换30枚铜渡钱来计算,20枚银渡钱就是600枚铜渡钱,而在精神属性B-突破到B级时,需要的铜渡钱,也就60枚左右。
  
      甚至,按照粗略的计算,超度一个亡者,也就是一枚铜渡钱。
  
      而现在600枚铜渡钱在手,几乎是比昨晚秦然的突然出击所获得的收获都要多。
  
      事实上也是如此。
  
      【精神属性突破一层封印,B+→A-】
  
      【力量、敏捷、体质、感知突破三层封印,C+→B+】
  
      ……
  
      精神属性的一次突破封印,花去了最多的铜渡钱200枚。
  
      剩余的四项属性,连续突破了三层,每项属性也只花费了100枚铜渡钱而已。
  
      而且,还是跨入了B级后,所需铜渡钱发生了质的变化,不然花费只会更少。
  
      感受着再次变化的身躯,秦然又一次利用晨曦骑士锻体术的呼吸法来让自己快速的适应。
  
      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他并不是什么都不做。
  
      依旧保持着阅读的姿势。
  
      只是速度变慢了很多。
  
      一边适应、调整身躯,一边阅读、记录,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哪怕对于此刻的秦然来说,也是这样。
  
      而一直到含羞草从厨房中端出了早饭,秦然才放下了手中的报纸。
  
      “羊汤吗?”
  
      闻着羊肉特有的香气,秦然不由面带笑意。
  
      寒冷的清晨,还有什么是比羊肉汤更恰当的早餐了吗?
  
      那自然是含羞草做的羊肉汤了。
  
      青翠的小葱和香菜,早已铺满了奶白色的羊汤上。
  
      一片片切成了月牙状的羊肉整齐的铺在了粉条上,在汤水中若隐若现,而在羊汤碗边的一个小碟子中,两根金黄色的麻花,放在其中,白瓷色的碟子,越发的衬托着金色麻花的垂涎诱人。
  
      咔。
  
      秦然先喝了口汤后,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了麻花,咬了一口。
  
      酥脆,裹着芝麻的香味,让秦然忍不住的多嚼了几次后,才又舀起了一勺羊汤放入了嘴中。
  
      瞬间,咸香的汤汁在味蕾上绽放。
  
      羊汤和麻花这一刻,变得完美无缺。
  
      秦然将汤勺放在了一旁,端起碗,大大的喝了一口,手中的筷子更是夹起了羊肉、粉条。
  
      吸溜吸溜。
  
      仿佛是吃面条一样,碗中的羊肉、粉条迅速的捞干。
  
      而汤汁,更是咕咚、咕咚的就见底了。
  
      “再来一碗。”
  
      秦然将碗递给了含羞草。
  
      带着笑容,含羞草捧着碗进入了厨房。
  
      一碗又一碗。
  
      身躯再次恢复了部分的秦然,胃口变得更好了。
  
      值得庆幸的是,含羞草每次都会多做一点。
  
      当锅中的羊汤见底时,秦然满足的眯起了双眼,长长的出了口气,休息了大约数分钟后,秦然站了起来,拿起碗走向了后厨。
  
      含羞草走向门外,调转了黑板。
  
      营业结束。
  
      朝阳再次升起。
  
      面对着朝阳,含羞草伸了个懒腰,手脚麻利的将门前简单的清扫后,就关上了餐馆的门。
  
      平常人的一天又开始了。
  
      却也到了夜猫子们该休息的时候。
  
      早起的人们精神抖擞。
  
      晚睡的人们安然入眠。
  
      生活不同。
  
      选择不同。
  
      至于好坏?
  
      谁也不知道别人怎么回事。
  
      有些事情,真的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更多的?
  
      强问出来的,也不过是正常戴着面具下的说辞罢了。
  
      哪有真的。
  
      有个一分真,就了不得了。
  
      所以,秦然从不强迫从他人嘴中询问秘密。
  
      当然了,这个人并不包括敌人。
  
      也因此,秦然希望别人尊重他的生活习惯。
  
      在中午大约十二点钟的时候——
  
      砰、砰砰!
  
      叶之餐馆的大门,被敲响了。
  
      不是,正常的敲击,而是猛烈的砸。
  
      看着迷糊中睁开眼的含羞草,秦然一抬手就将含羞草按回了床上。
  
      “你睡吧。”
  
      “我去看看。”
  
      说完,他拎着长剑就走下了楼。
  
      砰、砰砰。
  
      敲门声还在继续着,李佳佳近乎是爬在门上,她的手早已经敲的红肿了,但还是不放弃。
  
      她知道,只有这里能够救自己。
  
      对于唯一生的希望,她不会放弃。
  
      再次的,李佳佳抬起手,又一次的准备敲门了。
  
      可这次,手刚抬起来,门就开来。
  
      顿时,李佳佳一个踉跄,就摔进了店中,眼看就要摔在地板上时,她的眼角余光看到了秦然。
  
      下意识的,李佳佳抬手就向着秦然的衣裳抓去。
  
      秦然面无表情的后退了一步。
  
      李佳佳顿时抓空了。
  
      “啊!”
  
      带着一声惊呼,李佳佳就这么的摔在了刚刚重新铺好的、木质地板上。
  
      嘴里发出阵阵呻吟声,李佳佳看着秦然,张嘴就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还没有开口,她就看到了那柄泛着寒光的【锋锐制式剑】时,到了嘴边的话,很自然的就变成了——
  
      “抱歉,打扰到您了。”
  
      “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我才会来找您。”
  
      一边说着,李佳佳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请求,站到了秦然的另一侧,躲开了【锋锐制式剑】的剑刃后,这才继续说道:“我中了诅咒!请您救救我!”
  
      秦然没有理会对方的话语。
  
      他走到吧台,插上电话线,拨通了贝恩的电话。
  
       11区学校的事情,他早已经交给了贝恩,对方还向他保证过,绝对不会有后续的麻烦。
  
      简单的说,李佳佳根本不可能记得那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现在,李佳佳却出现在了这里。
  
      秦然认为这样的事情,贝恩应该负责任,包括打扰到他和含羞草休息。
  
      片刻后,贝恩就出现在了叶之餐馆。
  
      看着站在那里的李佳佳,贝恩的脸上闪过了惊讶。
  
      对方的记忆,是他亲手清楚的。
  
      并且,当时还确认过。
  
      而现在?
  
      对方不仅出现在了叶之餐馆,在看到他后,目光还有些躲闪。
  
      顿时,贝恩就猜到了什么。
  
      “你当时是伪装的?”
  
      贝恩脱口而出。
  
      这样的话语,则让秦然诧异的看了一眼李佳佳。
  
      想要避开【记忆清除器】的记忆清除,方法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而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就是,精神属性达到E+以及之上。
  
       E+级是一个普通人的极限。
  
      很少有人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秦然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女高中生竟然达到了。
  
      相较于秦然的一目了然,贝恩的反应也不慢。
  
      “你是埃克提斯?”
  
      贝恩询问道。
  
      面对着贝恩的询问,李佳佳一脸警惕的躲到了秦然身后。
  
      “你们就是都市传说中吞噬人记忆的狩猎者吗?”
  
      李佳佳这样问道。
  
      “都市传说?”
  
      “无稽之谈。”
  
      “就算我们是吞噬人记忆的狩猎者,那他呢?”
  
      “他也是我们的一员!”
  
      贝恩眉头一皱,显然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传闻,当即没好气的指着秦然说道。
  
      “他?”
  
      “他是不一样的!”
  
      “他是我暗夜的守护神——鸦!”
  
      李姐姐理所当然的说道。
  
      鸦?
  
      秦然的眉头一挑。
  
      贝恩则是很不屑的哼了一声。
  
      “又是一个被所谓都市传说迷惑的小丫头,哪里有所谓的守护神?”
  
      “你们口中的暗夜守护神,不过是强大的‘放牧者’罢了。”
  
      “而且……那个‘鸦’是什么鬼?”
  
      贝恩的话语让李佳佳面色通红。
  
      不是羞愧,而是气愤。
  
      “不许你侮辱鸦!”
  
      她想要冲去打贝恩,但是最终还是躲在秦然身后,大吼着,而且,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胡说。
  
      李佳佳将一直装在书包里的一本书,拿了出来。
  
      那是一本有着砖头厚度,需要双手才能够捧起的书籍。
  
      书籍通体血红,烙印着一只黑色的……
  
      乌鸦。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