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满足

      相较于白天的平静,在夜幕下的北区却是灯火通明。
  
      这些灯光自然不是来自于路灯,而是一盏盏霓虹。
  
      在一排排低矮的小房子间,这些五彩斑斓的彩灯不仅是主要的照明工具,还是北区本地人的‘指示灯’。
  
      红黄相间的是.赌.档。
  
      红蓝相间的是烟铺。
  
      红粉相间的是马房。
  
      单纯红色的则是洗地场。
  
      每一种颜色都代表着不同的意思,外人或许看的不明所以,北区人却是一目了然。
  
      几辆警车准时的停在了北区的门口,几名警员用厌恶、无奈的目光扫视了一眼北区后,就默不作声了。
  
      北区不是没有整理过。
  
      只是,收效甚微。
  
      整理的当下或许会好上一点。
  
      可也就是持续个两三天,就会迅速的变回原样了,艾城的市政厅努力了数次,再损失了一位议员、一位警察局局长,两位警长和不下三十名警员后,就彻底的放弃了这里,改为‘监督’——设置‘岗哨’,将这里隔离,每次进出都需要严格的审核,而里面发生了什么?则是由北区人自己负责。
  
      而在这样的前提下,北区随着时间推移,情况变得越发复杂起来,凌乱的街道、低矮的房屋,如同蟑螂一般生存、繁殖的帮派,都让这里逐渐的变成了不法之地。
  
      很多通缉犯,都将这里视为天堂。
  
      当然了,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里仍然是地狱。
  
      可绝对不包括丹尼斯。
  
      丹尼斯是很典型的、土生土长的北区人,不知道父亲是谁,母亲是站街女,最亲近的人则是一个皮条客。
  
      在母亲死后,则成为了帮派底层的一员。
  
      每天吃着最廉价的食物,吸着劣质的飞叶子,流连在最差劲的马房内。
  
      老大需要的时候,就出去站场,没事的时候,就在赌档里打发时间。
  
      今天也不例外。
  
      丹尼斯在老哈里的赌档里待了整个下午和半个晚上。
  
      可唯一不同的是,相较于以往,今天的丹尼斯手气爆棚,从天黑开始,他就一直在赢。
  
      在他的面前,这个时候,已经摞起了厚厚的纸币。
  
      面额有大有小。
  
      足以让人眼红。
  
      可丹尼斯也不是好惹的,在这个区长大的丹尼斯太清楚这里的规矩了,他反手一耳光将一个想要浑水摸鱼的混蛋抽倒在地,狠狠的一匕首扎在对方身上,然后,马上抽了出来。
  
      噗!
  
      鲜血就这么喷洒在了丹尼斯的脸上,和身边的钱上。
  
      犹如一头饿狼,丹尼斯盯着周围的人。
  
      在看到周围的人纷纷闪避后,这才将钱捡起,装在了口袋里,摇摇晃晃的向着隔壁走去。
  
      北区人没有存钱的习惯。
  
      有钱就花,是北区人的特点。
  
      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
  
      丹尼斯做为地道的北区人,自然不会例外。
  
      他走进了烟铺后,直接掏出了身上一半的钱,扔在了桌子上,冲着烟铺的老板喊道:“给我拿上等货。”
  
      没有任何的犹豫,在点清楚钱没有问题,烟铺老板根本没有理会上面的血迹,就直接抽出了一盒飞叶子。
  
      不同于普通、粗擦的飞叶子。
  
      这些飞叶子都是精挑细选,经过加工的,至少提纯百分之十。
  
      丹尼斯满足的吸了一口后,双眼立刻变得迷离,就这么靠墙而坐,整个人开始了吞云吐雾。
  
      十几分钟后,丹尼斯回过了神。
  
      他摇晃着还不清醒的脑袋,觉得自己正在从云端跌落凡间,真的是太难受了。
  
      他真想再来一次。
  
      可是想到了与那个人约定的时间,丹尼斯咬着牙克制着自己,将剩余的飞叶子收好后,摇摇晃晃的向着另外一边走去。
  
      不需要认路,跟着彩灯,丹尼斯很快的就来到了那个在北区人看来,都有些偏僻的地方。
  
      没有.赌.档,也没有烟铺,更没有马房。
  
      大片破烂的烂尾楼屹立在这,也许曾经这里是某个帮派的驻地,也许不久后会成为某个帮派的驻地,但是现在这里是空无一人的。
  
      没有人,在北区人看来就是偏僻。
  
      丹尼斯也是这样认为。
  
      如果不是为了交易,他才不会来这种偏僻的地方。
  
      按照那个人的吩咐,丹尼斯绕过了最前面的两栋楼,在第三栋楼前细细分辨了一阵,这才找到了那个隐藏在一堆垃圾后的地下室的入口。
  
      没有敲门,丹尼斯径直推开了地下室的门。
  
      北区人有些会敲门。
  
      丹尼斯则从来没有敲门的习惯。
  
      在一次意外的闯空门成功后,丹尼斯就保持了这样的习惯。
  
      他认为,这是好运气的来源。
  
      地下室内,比想象中的还要阴冷、黑暗。
  
      仅有一盏油灯放在一角,靠着那微弱的光线,丹尼斯看到了他要寻找的人:一个穿着破烂风衣,头戴礼帽的人。
  
      礼帽的帽檐遮挡着对方大部分面容,仅露出一个满是胡茬的下巴。
  
      “嘿,伙计儿。”
  
      “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今天的运气,真的是太棒了。”
  
      丹尼斯凑了过去。
  
      “一些小技巧。”
  
      对方声音低沉的说道。
  
      “可以教教我吗?”
  
      丹尼斯贪婪的问道。
  
      “很难。”
  
      “你学不会的。”
  
      对方摇了摇头。
  
      丹尼斯则是一笑,这种笑容怎么说呢?就像是一头豺弯起了嘴角,露出了獠牙的笑一般。
  
      那柄随身的,还染血的匕首出现在了丹尼斯的手中。
  
      “现在呢?”
  
      丹尼斯手腕一翻,染血的匕首在油灯的照耀下,就划过了一个完美的弧线,显现出玩匕首的人,对匕首的熟悉与技巧。
  
      “现在?”
  
      穿着破烂风衣,带着礼帽的人笑了。
  
      一种不出预料的笑,对方大踏步的走向了丹尼斯。
  
      “停下!”
  
      “混蛋,告诉你,停下!”
  
      “你以为我是开玩笑吗?”
  
      丹尼斯大声喝止着对方,在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后,马上一匕首捅向了对方。
  
      北区的生活照旧告诉了丹尼斯什么叫做先下手为强。
  
      这个时候,丹尼斯可不会留情。
  
      感觉到匕首捅进了对方的身躯中,他恶狠狠的看着对方。
  
      可马上的,丹尼斯的目光中就多出了惊骇。
  
      因为,他不仅无法拔出匕首了,而且匕首上还传来了吸力,将他不由自主的拉向了对方的身躯。
  
      丹尼斯想要放开匕首。
  
      但他的手就像是粘在上面一样,根本放不开。
  
      不仅如此,他的嗓子也像是被粘住了一样,一点声音都发布出来。
  
      丹尼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被对方的身体吞噬。
  
      到死,丹尼斯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真是不错的餐前点心。”
  
      穿着破烂风衣,带着礼帽的‘人’,张嘴吐出了属于丹尼斯的衣服、鞋子后,这样的评价着。
  
      然后,对方越发期待正餐的到来。
  
      ……
  
      坐在柔软的沙发椅中,赤着脚,翘着二郎腿的霍仑拿着指甲刀修剪着左手的食指。
  
      在他的身后,他的两个保镖一左一右,好像是门神一般的站在那里。
  
      而在他的脚下,洛普爬在那簌簌发抖。
  
      就如同以往被带入这里的那些烂赌鬼一样。
  
      “洛普,你的妻子卖了1500块,你的儿子卖了1000块,抛开这些,你还差我17000块,你打算怎么还?”
  
      霍仑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我……”
  
      洛普很想说些什么,但是早已经输得一干二净的他,完全拿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
  
      你说命?
  
      在北区,最不值钱的就是命。
  
      “我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现在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只要你能够干掉里面的人,你我的帐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霍仑问道。
  
      “好!”
  
      没有选择的洛普十分干脆的答应了。
  
      不答应,就是死。
  
      答应了,起码能活。
  
      至于被干掉的人?
  
      只能够怪他运气不好了。
  
      霍仑笑着挥了挥手,等在旁边的女人马上为霍仑穿上了鞋子,霍仑从椅子中站了起来,径直向外走去。
  
      而洛普?
  
      乖乖的跟了上去。
  
      没有步行。
  
      坐在一辆车子内,霍仑直接来到了一片烂尾楼地区。
  
      他看着这片烂尾楼,眼中满是灼热。
  
      相较于他现在待的地方,这里更加适合发展,只要占领了这里,稍微修饰一下,他在北区就能够获得更大的份额。
  
      当然了,在此之前,他需要满足这里的地头蛇才行。
  
      “就在里面。”
  
      霍仑指了指那堆垃圾后的门。
  
      洛普从保镖手中接过了一把刀子,就向着那里走去。
  
      “对了。”
  
      “忘了告诉你。”
  
      “你的妻子、儿子,也在里面。”
  
      “你要是快一点的话,估计还能见他们一面。”
  
      霍仑在洛普即将推门的时候,突然的开口说道。
  
      在看到洛普扭头看向他仇恨的眼神时,霍仑不由一笑,满是讥讽的那种。
  
      霍仑目送着洛普消失在门后。
  
      讥讽的笑容更加的浓烈了。
  
      “一个烂赌鬼,还想要表现丈夫、父亲的爱?”
  
      “真是笑死人了!”
  
      霍仑一边说着,一边估算着时间。
  
      然后,大踏步的向着那扇门走去。
  
      在他身后,那些保镖们一同跟了进去。
  
      霍仑从不相信所谓的承诺。
  
      他只相信自己。
  
      所以,在那房间中看到了穿着破烂风衣,戴着礼貌的男人后,直接一抬手,就让手下抢占了有利位置。
  
      “按照我们的约定,现在这里是我的了。”
  
      霍仑没有问洛普去哪了。
  
      就如同他之前扔到这里的人,他都是漠不关心的,他只关心自己的利益是否会受损。
  
      “是的。”
  
      “这里归你了。”
  
      对方说着就走向了墙角,准备将油灯拿起来。
  
      但这个时候,霍仑的一个手下,却挡在了对方面前。
  
      对方扭头看向了霍仑。
  
      “我说这里是我的了!”
  
      “包括地上的那盏油灯!”
  
      “当然……”
  
      “也包括你!”
  
      霍仑认真的说道。
  
      “按照约定,你已经能够得到你想要的了。”
  
      戴着礼帽的男人说道。
  
      “是啊,我就是按照约定来办的,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
  
      霍仑笑了起来。
  
      “你真是一个恶棍!”
  
      “不过,也是我期待的恶棍!”
  
      “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你的味道了!”
  
      男人说道。
  
      “是吗?”
  
      “我也一样。”
  
      霍仑说完,一直隐藏在他身后的保镖,就这么的窜了出来,手中的喷火枪,直直对准了那个男人。
  
      呼!
  
      一道火舌飞出,瞬间吞噬了那个男人。
  
      “我既然想要这里的一切,自然会有准备,不然……”
  
      “那你认为我和你们这群恶棍打交道时,会不会也有所准备呢?”
  
      霍仑看着被烈焰包裹着的男人,冷笑出声,但下一刻,这样的冷笑就戛然而止了,一抹熟悉却怪异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熟悉是因为在他他身后,本该是他最得力的手下才对。
  
      也因此,才会被赋予重任,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而怪异,则是因为,他这个手下的强调变得怪异。
  
      想都没想,霍仑猛地就向前一扑。
  
      但是,晚了!
  
      呼!
  
      喷火枪内的火舌直接掠过了霍仑,不单单是霍仑,周围的那些打手也无一幸免全都成为了一个个奔跑的火炬。
  
      然后,那个霍仑最得力的手下熄灭了喷火枪,犹如一头疯牛般,撞向了一旁的墙壁。
  
      砰!
  
      闷响中,对方脑浆迸裂。
  
      “虽然不是原汁原味的,但我并不介意吃点烧烤。”
  
      “原本,我还以为你会比其他家伙更聪明一点的。”
  
      “可惜……”
  
      “我又得找下一个合作者了。”
  
      穿着破烂风衣,戴着礼帽的男子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满是叹息的说着。
  
      不过,这并没有妨碍对方的吞噬。
  
      对方先是拎起了油灯,立刻,周围四处飞溅,包括霍仑、霍仑手下身上的火焰就全部的被吸入了油灯中,失去了烈焰焚烧,霍仑和他的手下们纷纷跌倒在地。
  
      然后,这些半死不活的人,一个个的被吸入了对方的身躯。
  
      当那个背着火焰枪的手下也被对方吞噬后,这个身着破烂风衣、戴着礼貌的男子满足的叹了口气,心情愉快的拎着油灯就推门向外走去。
  
      噗!
  
      就在对方推开门的瞬间,寒光一闪。
  
      一柄尖刀穿喉而过。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馆:m.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