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七章 传闻害死人
    大约五分钟后,一个巡视庭院的保安发现了理查.麦登头颅碎裂的尸体。
  
      毫不犹豫的,保安向着理查.麦登的保安主管汇报。
  
      而这位保安主管没有选择报警,而是将电话打给了艾森.德。
  
      做为理查.麦登的保安主管,对方明显知道一些常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仅仅十分钟左右,艾森.德这位南区放牧者的老大就再次出现在了这栋别墅中。
  
      这一次不单单是艾森.德一人。
  
      南区空闲的放牧者和其他区的放牧者也被征召了。
  
      贝恩就是其中之一。
  
      再次被征召的贝恩很不满的撇着嘴角。
  
      “拜托。”
  
      “我也有着自己的任务。”
  
      “不要每一次都让我来,好不好?”
  
      贝恩向着霍恩抱怨着。
  
      “你能出现在这里,就证明了你嘴里所谓的任务,并不重要。”
  
      “或者说,你并不是在这个任务中不可替代的。”
  
      “我相信怀崔克的能力!”
  
      “而且……”
  
      “根据我的经验,你一见面就向熟人抱怨的话,只有一种可能:你的任务遭受到了挫折。”
  
      说着,霍恩推了推眼镜。
  
      立刻眼镜片,就反射出了不一样的光彩。
  
      “挫折?”
  
      “怎么可能会有挫折?”
  
      “而且,我和你很熟吗?”
  
      “别开玩笑了。”
  
      贝恩嘴硬的扭过了头。
  
      他的遭遇,他怎么说得出口啊!
  
      难道他要告诉霍恩,他十分看好的,拥有着贤者、预言家潜力的弟子竟然去当厨子了吗?
  
      如果他真的敢说出来,不用天亮,他就得成为整个艾城放牧者中的笑柄。
  
      不过,罗叶做得饭菜真好吃。
  
      真香!
  
      好想去喝一碗鸡汤啊!
  
      不自觉的贝恩的口腔中就开始分泌唾液了,尤其是当深秋的冷风吹来的时候,贝恩的脑海中就不自觉的幻想着自己坐在叶之餐馆的小桌前,靠着暖烘烘的电热炉,喝着热气腾腾、香喷喷的鸡汤,时不时的和罗阎闲聊两句,虽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他再说,罗阎完全的沉默不语,可这样的感觉却更好。
  
      至少,罗阎不反驳他,完全就是一个合格的倾诉者。
  
      除了不能够饮酒外,那里就是天堂般的地方!
  
      呼!
  
      就在贝恩陷入幻想的时候,又是一阵冷风吹来。
  
      仅仅是一身运动服的贝恩,瞬间一缩脖子。
  
      他挪动脚步来到一个靠墙的位置,扫了一眼南区老大埃森.德细致的检查那具尸体后,就没有了任何兴趣。
  
      贝恩很清楚,他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协助调查,也不需要帮助南区的放牧者什么。
  
      做为艾城最强的一个区,南区的放牧者根本不需要帮助。
  
      而他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只不过是为了做给其他人看罢了。
  
      让所有给予放牧者资金支持的人,都明白放牧者对他们的重视。
  
      仅此而已!
  
      至于更多的?
  
      那也就是找到干掉理查.麦登的人了。
  
      同样的,这件事也不需要他插手。
  
      南区的放牧者中的年轻人们早就跃跃欲试了。
  
      靠在角落中的贝恩看着斯蒂娜这个脾气暴躁,实力不错的年轻人,急匆匆的询问几个人的模样,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行动快速是好的。
  
      可再快的速度,没有结果,也是无用功。
  
      贝恩确信对方不会问到什么,就如同对方女儿的死亡一样。
  
      这种大富豪是他最不愿意,也最不想接触的人。
  
      因为,对方代表着大麻烦。
  
      “嘿,贝恩。”
  
      尤特塔.达科晃动着胖大的身躯硬生生的挤进了这个角落中,感受着,瞬间小了一半多的风,这位北区放牧者,咧嘴一笑:“避风的好地方。”
  
      “你如果不挤进来,这里会更好。”
  
      看着自己被挤出去小半的身躯,贝恩一翻白眼。
  
      然后,用力捏了捏尤特塔.达科的肚子。
  
      “伙计,你该减肥了。”
  
      贝恩感受着手中的肥肉,忍不住叹息道。
  
      “这就是你在细细的感受到它们的可爱后,给与我的建议?”
  
      尤特塔.达科摸着自己的肚子,很自豪的问道。
  
      “不是。”
  
      “我只是认为你养了一群白眼狼,平时好吃好喝的供养着它们,到了关键时刻,它们却一点忙都帮不上。”
  
      “我认为你还是割了它们吧!”
  
      贝恩摇了摇头,一脸正色的说道。
  
      “不!”
  
      “割是不可能割的,减肥也不会!”
  
      “只有食物才能让我感受到人间的美好!”
  
      尤特塔.达科摆了摆手,然后,一指远处的艾森.德,问道:“你说会怎么样?”
  
      “能怎么样?”
  
      “为了短时间找到凶手,只能够进行招魂。”
  
      贝恩很肯定的说道。
  
      “那么……”
  
      “如果招魂是出了什么意外,你说会怎么样?”
  
      尤特塔.达科拉长了语调问道。
  
      “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贝恩一皱眉。
  
      “我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我总觉得有点奇怪。”
  
      “我在的北区刚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情,南区的支援刚到,还没有展开调查,南区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还是两次!”
  
      “你不觉得奇怪吗?”
  
      胖大的放牧者反问着贝恩。
  
      贝恩有些沉吟。
  
      他没有反驳对方的话语,因为,就如同对方说的那样,是有些奇怪。
  
      但具体到某些细节时,贝恩却想不通了。
  
      “北区有什么东西吗?”
  
      贝恩问道。
  
      “能有什么东西?”
  
      “我一年刮地皮一般的搜索,也找不到一个硬币。”
  
      “你没发现,我最近有些消瘦了吗?”
  
      胖大的放牧者叹息道。
  
      贝恩再次一翻白眼。
  
      他深知眼前的胖子是多么的心黑,北区原本有两个放牧者的时候,还有人牵制着他,让他不至于太过分,但是在那个放牧者死于一次帮派乱斗后,整个北区就成为了眼前这个胖子的地盘。
  
      想要大富大贵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却绝对比一般放牧者强。
  
      不然的话,对方也无力将自己的女儿送入‘军营’训练了。
  
      要知道,那种地方,可是真正烧钱的地方。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贝恩低声自语着。
  
      而这个时候,远处的艾森.德已经在理查.麦登的尸体周围散上了一些水晶粉末,这些水晶粉末犹如是机器测量的般,将理查.麦登围在其中,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形,然后,就是一些秘法文字。
  
      最后,则是一枚小指指甲盖大小的钻石。
  
      “艾森.德真下本钱!”
  
      尤特塔.达科看着那枚钻石忍不住的开始流口水。
  
      贝恩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也十分的眼热。
  
      整个艾城中,恐怕也只有艾森.德这样的南区老大有资格随意使用一枚这么大的钻石做为召魂仪式的‘祭品’了。
  
      其他人?
  
      能够用一些精美的食物做为祭品就算是不错的了。
  
      低沉的咒语声从艾森.德嘴中响起。
  
      理查.麦登的尸体上,半透明的灵魂缓缓的浮现了。
  
      茫然出现在对方的脸上。
  
      对方的神智很不清晰。
  
      很自然的,平时一些隐藏在内的东西,再也无法隐藏了。
  
      一丝丝狰狞、压抑,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气息从对方的灵魂中逸散出来。
  
      在场的放牧者纷纷脸色一变。
  
      那是……
  
      巫蛊的气息!
  
      放牧者对巫蛊的气息实在是太熟悉了!
  
      而贝恩和尤特塔.达科两人在感受到这股气息的时候,异口同声的喊道:“北区!”
  
      正在主持招魂仪式的艾森.德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
  
      他那灰色的风衣在秋风中被吹的左右摇摆,锐利的目光在秋风中,满是杀气,他抬手一挥。
  
      顿时,周围的放牧者,全都向着北区冲去。
  
      ……
  
      “时间不多了!”
  
      上位邪灵估算着时间,速度越发的快了。
  
      从那些游魂、怪异嘴中打探到的‘奇怪’地点,它已经搜索到了最后一个。
  
      所以,它越发的小心谨慎了。
  
      它预感它这次的搜查会一如既往的危险!
  
      上位邪灵觉得自己需要再稳妥一点。
  
      因此,下一刻,上位邪灵就变成了‘贝恩’的模样,就连那身运动服,也都没有任何的差距。
  
      伪装成‘贝恩’的模样,上位邪灵靠近了北区的下水道。
  
      虽然北区地面上的公共设施、建筑大部分都被毁了,但是北区的地下,还保留着当年建设完成的一切。
  
      北区的人虽然是暴徒,但并不是傻子。
  
      他们也不希望自己住在一个大粪坑中。
  
      上位邪灵完全不需要当年北区下水道的建设图纸,一些污水、墙壁,根本无法阻挡它的脚步。
  
      化为无形后,上位邪灵迅速的穿梭到了最下一层。
  
      在这里上位邪灵停顿了片刻,它细细的分辨后,再次一钻。
  
      这一次,它来到了一片干燥的环境中。
  
      不过,一样满是污秽。
  
      没有了污水与粪便,却夹杂着数量诸多的内脏。
  
      内脏已经发黑、发臭。
  
      在这几乎密闭的空间中,散发着让人窒息的气味,上位邪灵看了一眼那些内脏摆放的方式,尤其是内脏下,还夹杂了一些奇怪的附后后,马上就小心翼翼的避开了。
  
      虽然它的神秘知识也无法辨认其中代表的含义,但是有着秦然作为榜样,它知道,不懂的东西不要乱动。
  
      而眼前,这样的内脏几乎是充斥在这个明显就是被挖开的通道内。
  
      很简单、粗暴的陷阱。
  
      但无疑很有用!
  
      至少,对大部分人来说,就是这样。
  
      而对上位邪灵来说?
  
      不存在的!
  
      此路不通,那就换一条路好了!
  
      上位邪灵再次一钻。
  
      整个身躯没入了通道的下方,凭借着还算不错的感知,它辨别了方向后,立刻就绕到了通道挖掘的尽头。
  
      或者准确点说,是挖掘通道人想要到达的位置。
  
      一座遗迹!
  
      不大,仅有篮球场大小的一个房间。
  
      墙壁上有着壁画,却早已腐朽不可,仅剩下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
  
      而在房间中间的位置,则是摆放着一个足有台球案子大小的平台,平台四四方方,除去平台表面洁白如玉外,四边都是漆黑如墨。
  
      在平台的最中间位置上,一个同样漆黑的架子上,放着一块红枣大小的宝石。
  
      宝石本身应该是透明如玻璃般,但是宝石四周却散发着五彩的光芒,上位邪灵没有靠近,仅仅是稍微沐浴在这五彩光芒中,就觉得刚刚消耗的体力正在飞速的补充着。
  
      好东西!
  
      毫无疑问的好东西!
  
      上位邪灵双眼放光的看着这枚宝石。
  
      不过,它并没有着急。
  
      它细细的观察了整个房间,又将头伸到了那个台子中,当看到了里面的一些布置后,上位邪灵一笑。
  
      很简陋的布置。
  
      是一个触发式的机关。
  
      简单的说,有人拿走了架子上的宝石后,没有了压制,机簧就会触动。
  
      “真是简陋!”
  
      上位邪灵一边这样说着,一边钻入了头顶的通道。
  
      再找了一块类似大小的鹅卵石后,上位邪灵原路返回到密室,它抬起一只手伸到台子内,按住了机关,另一只手将宝石拿起。
  
      然后,将刚刚找到的鹅卵石放在上面。
  
      当做完这一切后,上位邪灵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可马上的,上位邪灵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它,竟然在恢复!
  
      它被封印的力量,竟然再恢复!
  
      以十分缓慢的方式!
  
      默默呆愣了片刻,上位邪灵摇了摇头。
  
      “实在是太慢了!”
  
      上位邪灵叹息了一声。
  
      这种缓慢恢复对它的用处不大。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毫无意义的。
  
      因为只要离开了这里,它马上就能够恢复。
  
      而且,单单是它的Boss恢复了,它也能够恢复。
  
      不过,上位邪灵并没有因此嫌弃这件战利品。
  
      毕竟,这并不是它的战利品,是它Boss的。
  
      至于是它发现的?
  
      这重要吗?
  
      连它都是Boss的。
  
      更何况是它发现的东西?
  
      用手握紧这枚宝石,上位邪灵径直向着地下潜去,就这么的原路返回,上位邪灵很担心宝石的气息被发现。
  
      只有深潜入地下,从地底返回餐馆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就在上位邪灵离开后的十几分钟,这间密室的墙壁突然的被破开了。
  
      一道人影从中走出。
  
      “贤者之石!”
  
      “贤者之石是我的了!”
  
      对方这样的喊着。
  
      可在看到架子上的鹅卵石时,却是一愣。
  
      对方身后的人也都纷纷一愣。
  
      “这就是贤者之石?”
  
      其中一个人问道。
  
      “当然!”
  
      “不愧是贤者之石,与普通石头一般无二,常人根本无法发现其中的奥秘,你以为它会如同那些魔法石一样,让你一眼就看出不凡吗?”
  
      领头的那人迅速的回过神,他扭头呵斥着手下。
  
      这可是贤者之石!
  
      他千辛万苦才找到的!
  
      他怎么能够让人污蔑它?
  
      污蔑它,岂不是在污蔑它的努力和智慧?
  
      周围的人听到头领的话后,忍不住的点了点头。
  
      神物自晦!
  
      他们都听过类似的传闻。
  
      这样的贤者之石,一点都不奇怪!
  
      也只有这样的贤者之石,才是真的贤者之石!
  
      如果放一个光彩夺目的,一定会是陷阱!
  
      想到这,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那块鹅卵石。
  
      灼热!
  
      迫切!
  
      满是贪婪!
  
      但他们都没动,因为,他们都知道放置着贤者之石的地方,肯定会有大危险,大恐怖。
  
      必须要小心翼翼才行!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他们开凿的通道中,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艾森.德一马当先,在看到这群人时,立刻目带杀意,而当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了架子上的鹅卵石时,这杀意更浓烈了几分。
  
      毫不犹豫的,艾森.德拔剑了。
  
      巫蛊之人,本就是放牧者的死敌。
  
      更何况,还有……
  
      贤者之石!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