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松石
无数次战斗养成的对危险感知的本能,并没有因为身体的虚弱而退化。
  
  相反的,越是弱小就越是谨慎的秦然,从没有任何一刻,如同这个时候般的警惕。
  
  因此,秦然想也不想,就将手中的黑板向着视线扫来的方向扔去,右手更是急速向腰间一摸。
  
  速度飞快,右手甚至带起了幻影。
  
  下一刻,阿卡之刃已经出现在了秦然手中。
  
  不过,这个时候的秦然并没有转身,而是向前一蹿。
  
  在穿过餐馆门的刹那,秦然的左手一撩。
  
  砰!
  
  餐馆的门,就紧紧的关上了。
  
  再次前冲了两步,秦然这才转身,面带凝重的看着身后关紧的门。
  
  强敌!
  
  能够让他产生这样危险感应的存在,必然是他进入到这个副本世界后,所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强敌。
  
  大脑飞速的转动。
  
  秦然背在身后的手指则是向着含羞草发出了信号。
  
  因为,响亮的关门声而被吸引走出厨房的含羞草,捂着嘴,不发出一点声息的退了厨房中。
  
  精英‘恶犬’站了起来,全身的肌肉绷紧。
  
  剩余的五头普通‘恶犬’则更是从喉咙中不停的发出呜呜的警告。
  
  一旁的艾美身上则是出现了凯丽的幻影。
  
  “发生了什么?”
  
  艾美在心底问道。
  
  她从未见过秦然这么郑重。
  
  哪怕是面对之前的巫蛊之人都是游刃有余。
  
  “有一个很强的存在出现在了外面。”
  
  凯丽答着。
  
  “很强?”
  
  “有多强?”
  
  艾美对此并没有概念。
  
  “大概能够一瞬间杀死我们。”
  
  凯丽很干脆的答着,然后,心念急速的说道:“站到罗阎身后去,尽量靠近罗叶,那是最安全的地方。”
  
  如同相信自己一般,相信着凯丽的艾美,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就这么的走进了吧台,小心翼翼的绕过了那头精英‘恶犬’,钻入了厨房。
  
  然后,她就看到了正在用勺子缓缓搅拌砂锅内汤汁的含羞草。
  
  艾美一愣。
  
  这和她想象的情景完全不同。
  
  不应该是低声祈祷或者神情紧张吗?
  
  为什么还在做饭?
  
  难道做饭能够给外面的罗阎增加战斗力?
  
  这样的念头刚刚从心底升起,艾美就突然感觉到从餐馆大厅内传来了一股心悸的气息。
  
  在这一刻,她仿佛置身战场。
  
  看到了尸山。
  
  看到了血海。
  
  看到了累累骸骨堆砌而成的王座。
  
  看到了高坐王座之上,闭着双眼正在沉睡的人,眼皮微颤,仿佛就要苏醒一样。
  
  颤抖!
  
  恐惧!
  
  不仅是艾美,与她几乎合二为一的凯丽也是这样。
  
  甚至,灵魂状态的凯丽,感知到的要更多。
  
  成百上千过万的怨魂匍匐在那。
  
  它们哀嚎、祈求。
  
  却根本无法得到王座之上那人的一丝注意。
  
  没有宽恕。
  
  没有怜悯。
  
  没有仁慈。
  
  有着的只是冰冷无情。
  
  有着的只是杀戮无边。
  
  杀意,带动着杀气。
  
  杀气宛如乌云般,笼罩天地。
  
  “这、这”
  
  “他杀了多少人?”
  
  凯丽颤抖的问着艾美。
  
  艾美无法答。
  
  在这股杀气中,艾美早已大脑空白,不知所措了。
  
  但是,含羞草却没有受到一丁点的影响。
  
  不仅自如的调节着火焰的大小,还不停的往汤汁中添加着些许自制的调味品。
  
  艾美愣愣的看着含羞草。
  
  她不知道含羞草为什么会这么的习惯。
  
  就如同她不知道门外的敌人是什么状态一样。
  
  恐怕
  
  会后悔招惹这样一个敌人吧?
  
  没错!
  
  松石有点后悔了。
  
  这位松石旅店的老板娘站在街角,美目看着关闭的餐馆大门,绝美的面容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不是说好了只是深林中学到一些技巧,初出茅庐的小子吗?
  
  这杀气是怎么事?
  
  这杀意又是怎么事?
  
  比之近古的一些杀人如麻的将领都要可怕吧?
  
  这小子杀了多少人?
  
  不对!
  
  近几十年没有听说过哪里发生过大屠杀啊!
  
  难道是杀神转世?
  
  也不可能啊!
  
  那些家伙怎么可能会放任杀神转世?
  
  而且
  
  在这层层杀气、杀意中还酝酿着更加可怕的东西,犹如血色中的阴影一样,让这位旅店的老板娘惊疑不定起来。
  
  被捆绑着的泰迪第一次看到眼前的女人露出类似的神情。
  
  眼前的女人有多么强大,泰迪是亲眼所见。
  
  在煤气罐爆炸下都仅仅是受了皮外伤的怪异,在对方的手中就好似纸糊的一样,随手就被扯烂了。
  
  而且,不止一个!
  
  泰迪从未想到,那晚在旅店中遇到的所有人,竟然都是怪异!
  
  两对情侣,一家三口,乃至是旅店的侍者和老板娘,都是怪异。
  
  除去旅店本身外,一切都是假的。
  
  而就在他彻底陷入绝望的时候,这个女人出现了。
  
  对方一出现就横扫了所有的怪异。
  
  可还没有等到他道谢,对方就将他打晕了。
  
  等到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对方已经通过特殊的手段,知道了一切想要知道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不仅是身体,还有心理。
  
  每个人都有秘密,谁也不希望被发现。
  
  泰迪也不例外。
  
  可对方却知道了。
  
  不仅知道了,还用各种各样的话语讥讽着他。
  
  如果不是心智足够的坚定,泰迪知道自己一定会自杀。
  
  连续数天以来,泰迪都是咬着牙坚持着。
  
  然后,他被牵着,一点一点的靠近着艾城。
  
  他很清楚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
  
  对方脸上的笑容太明显了,就如同是找到了新奇玩具的小孩子。
  
  可泰迪无能为力。
  
  他只能是在心中祈祷。
  
  希望事情不要变成最糟糕的一幕。
  
  随着越来越近,这样的祈祷就越频繁,刚刚在餐馆外街角处,泰迪几乎是跪倒在地的祈祷了。
  
  而现在?
  
  泰迪笑了起来。
  
  一切太出乎预料了!
  
  他知道罗阎比他强,但是却没有想到罗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的多。
  
  强大到了足以让这个女人都不能肆意妄为的程度。
  
  “笑什么笑?”
  
  松石低头扫了泰迪一眼后,抬手一指,泰迪就张大了嘴,发不出一点声音。
  
  可泰迪脸上的笑意却越发的浓郁了。
  
  越是这样,越证明他猜对了。
  
  眼前的女人在忌惮罗阎!
  
  而这对他来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至少,罗阎是安全的!
  
  这一点就足够了!
  
  他不会因为‘出卖’朋友而有负罪感了。
  
  这一刻,泰迪有了一种解脱。
  
  松石看着一脸解脱的泰迪,真的想要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她又不是什么真正的恶人。
  
  只不过是无聊找点东西玩一会儿罢了。
  
  事后,她都会给予补偿的。
  
  只是她完全没有想到一次无意中的玩耍,竟然会遇到秦然这样的存在。
  
  就如同明明以为是一只小兔子,结果拽出来之后才发现,小兔子后面还跟着一只大老虎。
  
  完完全全就是骗局吗!
  
  松石心底一阵恼怒。
  
  她真的希望马上退去。
  
  因为,不论对方是真的杀了这么多人,还是杀神转世,都不是她能够惹得起的。
  
  尤其是那血色之中的阴影,更是让她心有余悸。
  
  如果可以的话,她恨不得马上离开。
  
  可
  
  一旁泰迪的眼神、表情,让她十分的不自在。
  
  就这么退走了。
  
  我会不会显得很丢人?
  
  松石的名头,会不会受到影响。
  
  如果在被更多的人知道了,我的脸往哪搁?
  
  思前想后,松石最终一咬牙。
  
  她不能够就这么灰溜溜的退走。
  
  至少,也要表现一下后,再离开才行。
  
  想到这,一丝丝源自血脉的威势出现在了松石的身上。
  
  屡屡光辉汇聚在了松石的头顶,一朵耸立的兽耳出现在那,在她的身后七根毛茸茸的尾巴虚影也变得若隐若现。
  
  虽然是虚影,但是这耳朵和尾巴,却宛如是真实的一般。
  
  会动,更给松石带来了增幅。
  
  一股极为独特的气息出现在了松石的身上。
  
  颠倒众生、魅惑天下。
  
  哪怕是对松石极为惧怕的泰迪,这个时候也变得呆愣愣的,似乎看到了梦中人一样。
  
  松石不屑的看了一眼泰迪。
  
  随后,她的目光看向了餐馆方向。
  
  身上的气息越发的浓郁。
  
  她不相信,对方会没有一点反应。
  
  秦然站在餐馆的门后,他清晰的感应到了对方的变化。
  
  在松石的耳朵、尾巴出现后,那种只是预知般的感知,彻底的变为了现实,尤其是精神判定的信息一条一条的出现时,秦然身上的杀意更烈了。
  
  能够影响到他此刻精神状态的敌人,自然是强大的敌人!
  
  这样的强敌!
  
  不能够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需要
  
  一击必杀!
  
  呼!
  
  吸!
  
  呼!
  
  吸!
  
  虽然诸多技能被封印,但是早有了自我修炼的秦然,并不是单纯的依靠技能的加持,他距离随意施展或许还有着一些距离,但是在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的前提下,使用出弱化版的技能还是没有问题的。
  
  或许会用更多的时间。
  
  或许威力有所不及。
  
  但,更加的自由!
  
  例如,晨曦之剑和瘟疫之箭!
  
  虚空的光辉,在秦然手中绽放。
  
  深渊的幽暗,在秦然手中酝酿。
  
  一种莫名的气息开始不自觉的出现在了秦然的身上,让躲在后厨的艾美浑身的不自在。
  
  事实上,艾美这个时候的状态糟糕透了。
  
  在松石变化出了耳朵尾巴后,艾美就不受控制的想要走出厨房去打开餐馆的门,迎接对方的到来。
  
  如果不是凯丽阻止的话,她早这么干了。
  
  而现在?
  
  更加可怕的气息出现了。
  
  “他、他要干什么?”
  
  艾美颤抖的问道。
  
  “不知道。”
  
  “控制住自己,不要被外边的敌人迷惑。”
  
  凯丽摇了摇头,提醒着艾美。
  
  一侧的含羞草则是抬手拿起一片绿叶递给了艾美。
  
  “含在嘴里,会有用。”
  
  “这是、是薄荷?”
  
  艾美一愣。
  
  然后,毫不犹豫的将其含到了嘴中。
  
  当清凉感出现时,艾美感觉自己好多了。
  
  “你也是含着薄荷叶吗?”
  
  艾美闻着含羞草。
  
  含羞草微笑的摇了摇头。
  
  不需要薄荷叶的。
  
  有秦然在,不需要畏惧一切。
  
  要做的,只是静静等待秦然的胜利,然后,将热汤端到秦然面前就好。
  
  带着这样的信念,含羞草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烹饪中。
  
  艾美愣愣的看着含羞草。
  
  凯丽也不例外。
  
  在她们的视野中,似乎看到了一株微微颤抖的小白花。
  
  温和。
  
  坚韧。
  
  无惧风雨,迎风而摇曳。
  
  幻觉吧?
  
  两人一起想到。
  
  这种坚韧感,松石也感觉到了。
  
  她皱着眉头,十分的奇怪。
  
  那气息不如眼前门后的气息恐怖,却为什么让她越发的心惊肉跳了,而且,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在心头。
  
  下意识的,她就分出了一股气息,以威压的方式袭向了餐馆厨房。
  
  轰!
  
  本就杀意凝聚的餐馆门后,瞬间杀气升腾。
  
  比之前恐怖十倍的杀气冲天而起。
  
  餐馆头顶的虚空都在这股杀气的影响下变得微微扭曲,更加恐怖的是,一支灰色的,好似完全由绝望组成的箭矢,就这么的从餐馆内射了出来。
  
  箭矢还未到。
  
  那股绝望的气息就影响到了松石。
  
  让她全身僵直。
  
  她似乎到了最为弱小的时候。
  
  没有了父母的庇护。
  
  只能听天由命的无助。
  
  不!
  
  我不再是那个时候的我!
  
  我,绝不听天由命!
  
  心中的涌起的坚韧,冲散了绝望的影响,松石身后的七条尾巴虚影,一瞬间笼罩自身。
  
  砰!
  
  灰色的箭矢触碰到尾巴形成的防护,马上就崩散了。
  
  但是,点点灰烬却如同跗骨之蛆般,沾染在那白色的尾巴上。
  
  厌恶感由心底而生。
  
  可是松石完全顾不上这些。
  
  更大的危机来临了。
  
  黑暗笼罩在餐馆内,电力早在之前一箭射出时,就被破坏殆尽了,但黑暗并没有笼罩那里。
  
  相反的,那里有着一抹坚韧、锋锐的光辉,照耀着一切。
  
  尤其是那双眼睛。
  
  猩红如血。
  
  灼烧如火。
  
  愤怒充斥在秦然的心底。
  
  而餐馆的上空,被秦然杀意充斥的虚空中,很自然的呼应着秦然的愤怒。
  
  轰隆隆!
  
  一道雷霆出现。
  
  没有落下。
  
  只是在虚空中盘旋。
  
  可即使是这样已经把松石吓了一跳。
  
  “气引天象?”
  
  “真的是杀神转世?”
  
  “开什么玩笑?!”
  
  这个时候的松石,完全顾不上那么多了,转身就跑,但就在她刚迈出一步的时候,汇聚在秦然手中的光辉,附着在了阿卡之刃上,让一柄厨刀长短的尖刀,瞬间暴涨了两米,成为了一柄宽刃的巨剑。
  
  高高举起这柄泛着光辉的巨剑,秦然一跃而起。
  
  光辉巨剑,重重的劈下。
  
  轰!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