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赔偿
剑刃毫无滞涩的掠过了松石的身躯,没入地面。
  
  地面随即一震,发出了一声闷响。
  
  在周围地面的抖动中,松石的身躯‘啪’的一声,就如同是一个肥皂泡般,消失不见了。
  
  秦然一皱眉。
  
  在他的感知中,当巨剑劈下的时候,就已经找不到了对方的存在。
  
  此刻,更是没有一丁点对方的气息。
  
  对方就好似是完全没有出现过一样。
  
  “秘术?”
  
  秦然眉头一皱,转身向着被捆着的泰迪走去。
  
  秘术,之所以被称之为秘术,自然是有着其独特的地方。
  
  不过,秘术也不是万能的。
  
  至少,他还能够从其他地方下手,查到对方的下落。
  
  “她是谁?”
  
  解开泰迪身上的绳索后,秦然直接问道。
  
  “松石!”
  
  “就是我之前住在松石旅店的老板娘。”
  
  “真正的老板娘!”
  
  泰迪很干脆的将之后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松石?”
  
  秦然眉头一挑。
  
  他并没有忘记之前贝恩对松石的描述。
  
  ‘我们的人’‘不想招惹那位大人’这样的话语,很自然的浮现在了秦然的心中,也让秦然略微改变了主意。
  
  转身,秦然向着餐馆走去。
  
  泰迪好奇的看着秦然。
  
  这位警长虽然和秦然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却深知眼前的男人不是什么心胸开阔的人。
  
  遭到了那个的女的挑衅,不可能就这么的算了。
  
  除非……
  
  有利可图!
  
  或者准确的说是,有更大的利益。
  
  事实上,也是如此。
  
  在确认对方是那位‘松石’后,秦然就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做了。
  
  东区的‘放牧者’很明显积蓄并不多,但是他所看到的南区却不同,不论是衣着打扮、还是武器使用,南区要高了至少两筹。
  
  贝恩既然称呼‘松石’为大人。
  
  南区的人,自然不会例外。
  
  也就是说,他要补偿的话,东区掏不出来,南区理应补上。
  
  甚至,北区、西区也得出一份才行。
  
  至于能否达到这一程度,就要看‘松石’这位大人的含金量有多高了。
  
  当然!
  
  这并不代表秦然会原谅对方。
  
  对方敢向含羞草下手,就得有被他剥了皮做成围脖送给含羞草的心理准备。
  
  正好天亮了。
  
  狐狸围脖应该很暖和的。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
  
  他还算是放牧者一方。
  
  和对方算是一个阵营。
  
  但,也就是暂时的罢了,一旦完成了冬夜战,他的实力再次解封后,就是该清算的时候了。
  
  想着这些,秦然的目光看向了厨房。
  
  含羞草端着一个砂锅从厨房走了出来。
  
  还没有揭开砂锅盖,秦然就闻到了羊肉、山药和莲藕的味道。
  
  顿时,秦然的目光就被吸引了。
  
  “八珍汤,羊肉、山药、莲藕为主,我加了黄芪、煨面、羊尾油,黄酒、酒糟我也替换过了。”
  
  带着笑意,含羞草轻声说着。
  
  一边说着,含羞草拿起汤碗替秦然盛了一碗。
  
  跟在后面的泰迪闻到香味,不由自主的咽了个唾沫。
  
  但是,很明智的,泰迪没有在这个时候凑过去,而是默默的走到了角落中,艾美也是这样。
  
  她也很眼馋那个听也没听过的八珍汤。
  
  不过,凯丽却告诉她,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过去。
  
  除非……
  
  想死!
  
  乳白仿佛是面糊一样的八珍汤从含羞草的手中递到了秦然的手中。
  
  “等等!”
  
  “还有一样东西!”
  
  说着,含羞草跑进了厨房,接着,端着一个小碟子跑了出来。
  
  绿意葱葱。
  
  “韭菜?”
  
  秦然一愣。
  
  “嗯。”
  
  “腌制过的韭菜,配醋刚好。”
  
  含羞草笑着点了点头,另外一只手拿着的壶微微一点,黑色的汁液落在韭菜上,立刻散发出了浓浓的醋香。
  
  秦然拿筷子夹了一点韭菜,放在了八珍汤中,微微一搅,顿时,带着香味、药味的汤汁就出现了一抹清香感,特别是那种淡淡的酸味,更是让秦然胃口大开,没有犹豫,秦然端起碗就是一口。
  
  糯糯的汤汁,满是羊肉的精华,软绵的长山药和脆口的莲藕,更是让秦然双眼一亮。
  
  “再来一碗。”
  
  两口喝完一碗的秦然,将碗递给了含羞草。
  
  含羞草再盛了一碗递给秦然后,就再次返回了厨房。
  
  片刻后,含羞草端着一个硕大的盆出现在了大堂,将盆放在地上后,含羞草拍了拍手。
  
  啪、啪!
  
  分散在四周的‘恶犬’们,迅速的冲到了盆前。
  
  不过,却没有一拥而上。
  
  而是,任由精英恶犬叼走了最肥美的那一根羊蝎子后,这才开始抢食。
  
  当然,这样的抢食只是小范围的。
  
  没有任何的食物散在地板上。
  
  事实上,在餐馆的一侧,就放着六个狗食盆。
  
  最大的那个是精英‘恶犬’的,剩下五个则是普通‘恶犬’的,它们叼着骨头到了直接的狗盆前,马上埋头其中,摇着尾巴开始进食。
  
  泰迪、艾美耳中听着骨头被咬碎的声音,看着美滋滋喝着八珍汤的秦然,顿时觉得唾液一阵分泌。
  
  下意识的,他们将目光看向了含羞草。
  
  期望心软的含羞草能够给他们也来一份。
  
  可惜这个时候的含羞草双肘撑在吧台上,下巴放在双手上,眼睛眯得弯成了月牙状,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秦然的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目光。
  
  秦然或许注意到了。
  
  但这个时候,也装作没看到。
  
  开什么玩笑。
  
  这是他的晚餐。
  
  为什么要分给别人?
  
  又不是无法无天或者含羞草。
  
  泰迪、艾美只觉得不仅胃部传来了饥饿感,心也十分的累。
  
  而在这个时候,门外脚步声响起。
  
  东1区的负责人怀崔克带着两个人出现了,秦然抬头扫了一眼,发现除去熟识的怀崔克外,还有一个是他见过对方,对方没有见过他的霍恩,而另外一个人,秦然则是没有见过。
  
  确认了来人的身份,秦然就再次低头喝起了最后一点八珍汤。
  
  带着两人而来的怀崔克没有直接进门,他站在门口,看着碎成片的大门,和有些凌乱的大堂,嘴角不由露出了苦笑。
  
  秦然不是一个好打交道的人。
  
  不是说秦然多么的不讲理。
  
  相反,秦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讲理的。
  
  一切事情都有着自己的认知和底线。
  
  但,正因为这样,怀崔克才明白自己这次任务的艰巨。
  
  因为,秦然用自己的是非观看待着这个世界,并且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这样的坚持,很难动摇。
  
  至少,怀崔克没有把握。
  
  但,他不得不来。
  
  一想到那位大人刚刚出现在面前,狼狈的模样,怀崔克看向秦然的目光中就多出了一分惊讶。
  
  他承认秦然很强!
  
  只是,他从没有想过秦然会这么强。
  
  再联想到那位大人嘴中的‘杀神转世’,怀崔克这个时候面对秦然,心中也是一阵打鼓。
  
  转世一说,在放牧者中是公认的。
  
  因为,有不止一次转世的例子。
  
  可怀崔克,还是第一次见到。
  
  而且,还不是普通的转世。
  
  是……
  
  杀神!
  
  历史上的杀神,有多个。
  
  但能够被那位大人称之为杀神的,自然是最厉害的那一拨人中,最为拔尖的那一拨。
  
  就是不知道眼前的罗阎是哪个?
  
  不过,无论是哪一个。
  
  都将是极为难缠的和必须要要小心应对的。
  
  坑杀。
  
  食人。
  
  灭族。
  
  屠城。
  
  一想到历史上那些杀神的壮举,怀崔克这位头发花白的老人站直了身躯,抬手敲了敲门框边的墙壁。
  
  咚、咚咚。
  
  声音传了进来,人更是清晰可见。
  
  但是,秦然却置若罔闻。
  
  他需要的是话语中的主动权,为了这份主动权,他不介意使用一些技巧。
  
  怀崔克苦笑的看着秦然。
  
  他知道不容易,但是没想到这么不容易。
  
  一开始就遇到了难关。
  
  “罗阎,我会赔偿你的损失。”
  
  怀崔克没有犹豫,很干脆的说着,并且,向着霍恩打了个眼色。
  
  这位南区精锐放牧者,马上掏出了一个鹿皮袋子,轻轻的放到了门框外。
  
  “10银渡钱。”
  
  怀崔克报出了一个数字。
  
  秦然还是没有理会。
  
  怀崔克再次一抬手。
  
  又一个鹿皮袋子放在了门框外。
  
  这一次,秦然扫了一眼后,点了点头。
  
  “进来吧。”
  
  20银渡钱并没有达到秦然心中理想的价码,但这只是一个开始,一切都需要循序渐进。
  
  怀崔克迈步而进。
  
  身后的霍恩松了口气,马上捡起两个鹿皮袋也走了进去。
  
  比他想象中的要容易一些。
  
  他准备了更多,没想到只需要付出20枚银渡钱就可以。
  
  怀崔克听到了霍恩松口气的声音,脸上的苦笑不由更浓烈了。
  
  如果一上来就付出高昂代价的话,还好说,说明这件事就揭过去了,可现在仅凭20枚银渡钱就进来了,说明这件事并不容易结束。
  
  而事情,就如同怀崔克预料的那样。
  
  三人走进来后,秦然并没有邀请三人坐下,而是指了指放在吧台上的两个鹿皮袋,道:“门钱。”
  
  门钱?
  
  霍恩一愣,随后大惊失色。
  
  20枚银渡钱,才是门钱,那剩下的呢?需要多少才够?
  
  刚刚还松了口气的霍恩,这个时候求助的看向了怀崔克。
  
  “把所有的都拿出来。”
  
  怀崔克叹了口气道。
  
  “所有?”
  
  霍恩惊呼道。
  
  “嗯,所有。”
  
  怀崔克点了点头。
  
  怀崔克很清楚,秦然这种只坚信自己信念的人,是软硬不吃的,想要劝服对方,只能够用诚意打动。
  
  霍恩犹豫了一下后,一咬牙,就将身上所有的鹿皮袋掏了出来。
  
  一共三个。
  
  前两个和之前的两个鹿皮袋一样,一掏出来就是鼓囊囊。
  
  而最后一个却是十分的干瘪。
  
  但面对最后一个鹿皮袋也是最让霍恩不舍的。
  
  霍恩拿在手中十分舍不得放下,被怀崔克一把夺过,径直放在了吧台上。
  
  叮!
  
  即使是隔着一层鹿皮,一声脆响依旧传到了秦然的耳中。
  
  不仅如此,秦然体内的五大源力一阵悸动。
  
  ‘暴食’更是发出了呐喊。
  
  “吃!”
  
  进入到眼前的副本世界后,秦然从未如此清晰的听到过‘暴食’的声音。
  
  秦然的双眼瞬间盯住了这个鹿皮袋。
  
  怀崔克马上打开了袋子。
  
  在灯光的反射下,一抹金色的光辉,就这么出现在了秦然的眼中。
  
  “金渡钱?”
  
  秦然猜测道。
  
  “是的。”
  
  “很难得。”
  
  怀崔克点头道。
  
  秦然抬手,将【金渡钱】拿到了手中,立刻,眼前就出现了属于金渡钱的属性。
  
  【名称:金渡钱】
  
  【类型:杂物】
  
  【品质:传说】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不仅能够更完善的遮掩大量灵魂去往‘远方’的气息,还能够缓慢恢复携带者的精神力,为携带者带来些许精神判定优势。】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渡钱的出现,要远比‘放牧者’组织更早,最初的用途是什么,早已没有人知道了,但是随着遮掩灵魂前往‘远方’的气息被发现后,它成为了‘放牧者’和神秘侧的通用货币,而金渡钱更是一种超出了货币范畴的物品,它可以从某些人手中换取稀有物】
  
  ……
  
  看着手中的金渡钱,秦然略微感知,就察觉出了自身的变化。
  
  很微弱。
  
  但真的存在着。
  
  而体内的五大源力,更是急速的运行。
  
  吞食这枚钱币,将有大好处。
  
  秦然心底升起了明悟。
  
  没有再说什么,秦然将1枚金渡钱和40枚铜渡钱,都收到了口袋中。
  
  一旁的怀崔克看到这一幕,完全的松了口气。
  
  对于秦然的人品,怀崔克还是很放心的。
  
  既然收下了,那就是答应了。
  
  而秦然这样的人,答应了自然不会反悔。
  
  “很抱歉,罗阎。”
  
  “松石大人,并没有什么恶意。”
  
  “她只是……”
  
  “顽劣一些。”
  
  “即使是对泰迪警长,之前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他好。”
  
  怀崔克解释着。
  
  “为了我好?”
  
  “就将我向狗一样拖着?”
  
  泰迪冷哼了一声。
  
  “那是因为让你更好的适应你的力量,难道你没有发现,你的身体素质在短短几天内强大了许多?”
  
  “而且,这只是开始,之后还会有惊喜等着你。”
  
  怀崔克微笑的看着泰迪。
  
  泰迪微微一皱眉,却没有反驳。
  
  他不屑于去说谎。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原谅对方窥视自己的灵魂。
  
  再次冷哼了一声。
  
  泰迪靠在吧台上不说话了。
  
  而这个时候,跟在怀崔克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第三人却是向着泰迪一鞠躬。
  
  “我为我家小姐的无礼,向您说声抱歉。”
  
  “如果您有什么不满的话,尽管提。”
  
  “当然!”
  
  “罗阎阁下也是一样。”
  
  说着,对方看向了秦然。
  
  一直缩在袖子中的手,在只有秦然能够看到的角度,比划了数个手势。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