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一章 防不胜防
秦然清楚的看到了对方缩在袖子中,那只手比划的数个手势。
  
  一瞬间,秦然就反应过来了。
  
  转世之人吗?
  
  秦然心中暗道。
  
  除去‘转世之人’外,还有什么是值得试探的?
  
  而且,怀崔克理所当然的态度也足以表明了,放牧者似乎对转世之人并不意外,就连一点询问之前战斗的意思都没有。
  
  很显然,在这个副本世界,转世之人并不是什么绝无仅有的。
  
  甚至,已经形成了某种规定。
  
  而眼前自称‘松石’仆人的人,则熟识这种规定。
  
  秦然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怀崔克。
  
  他不确定对方知不知道这样的规定,但是既然‘松石’的仆人瞒着对方,很明显,这种规定应该是隐秘的不为人知的。
  
  连一位资深放牧者都可能不知道的秘密。
  
  秦然自然不会随意编造。
  
  他很自然的一皱眉。
  
  面容上也闪过了一丝不解。
  
  面对着秦然的表情,‘松石’仆人没有任何的呆滞、发愣,马上就开口,继续说道:“当然,我家小姐对于自己不小心冒犯了罗阎阁下弟弟的事情,也很后悔,请您相信我,我家小姐是无意的。”
  
  “而且,在知道罗叶很擅长厨艺后,我家小姐已经精心准备了一份礼物,希望得到罗叶的原谅。”
  
  “请您放心,这件礼物会让罗叶更好、更方便的施展自己的厨艺。”
  
  “厨艺?”
  
  秦然扭过头看向了含羞草。
  
  如果是其它的东西,秦然不会在乎。
  
  但和厨艺相关的话,秦然却不得不在意。
  
  含羞草也是这样。
  
  拥有着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一切,含羞草对于大部分东西都是不在乎了,可是厨艺不一样。
  
  因为,这是令秦然在意的东西。
  
  不自觉的,含羞草眼中浮现了好奇、期待。
  
  看到这样的好奇、期待后,秦然一点头。
  
  “我很期待松石的礼物。”
  
  秦然这样说道。
  
  “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天亮就会给您送来。”
  
  这位穿着长衫马褂,脚蹬着布鞋,脸带笑容的松石仆人马上保证着。
  
  “下午3点以后。”
  
  “之前是我们休息的时间。”
  
  秦然摇头道。
  
  “没有问题。”
  
  “我会按时送来,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您有什么需要,也可以随时联系我,松石很愿意与您建立良好的关系。”
  
  松石仆人拿出了一张纸条,双手递到了秦然面前。
  
  纸条宽两指,长不过十公分,纸质却十分考究,有些像是宣纸,又有些像铜版纸,拿在手中触感不错,也不失分量。
  
  纸条上写着:免一,后面是一个电话。
  
  看到秦然收下了纸条,这位姓免名一的松石仆人微微一欠身,带着微笑转身离去了,并没有理会怀崔克和霍恩。
  
  而怀崔克和霍恩也没有和对方打招呼。
  
  很显然,双方一同前来,但是关系却并不那么融洽。
  
  在那位免一彻底离去,脚步声也听不到后,怀崔克这才叹息了一声。
  
  “虽然‘合作’了不止一次,但是,每一次我都不习惯。”
  
  这位东区的老放牧者说道。
  
  “嗯。”
  
  “如果不是因为‘暗月协议’的话……”
  
  霍恩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附和着,话一出口这才反应过来,这里并不是放牧者的据点,而是秦然的餐馆,当下就闭上了嘴。
  
  不过,怀崔克却是摆了摆手。
  
  “没事的,罗阎是自己人。”
  
  “对于暗月协议,他并不陌生。”
  
  “他的父亲就是当初反对暗月协议的那批人。”
  
  怀崔克说道。
  
  东区老放牧者的话,无疑是不需要怀疑的,霍恩在听到后,立刻,向着秦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不是那种客套,而是亲近的笑容。
  
  显然,艾德王编造的‘罗阎父亲’这个身份,很管用,尤其是还反对暗月协议。
  
  “你的家族来自哪里?”
  
  “罗,是东方吗?”
  
  “是龙都?还是帝都?”
  
  霍恩直接开口问道。
  
  “我不知道。”
  
  “我的父亲没有和我们说过这些。”
  
  “他只是在临终时,让我们来投奔艾德王。”
  
  秦然‘如实’说道。
  
  “你们家族也是避世了吗?”
  
  “是啊。”
  
  “经历了那样的事情后,大部分的猎魔人家族都避世了——我是霍恩,来自极北的艾莲家族。”
  
  霍恩恍然的叹息了一声后,伸出了右手。
  
  秦然回应的伸出了手。
  
  双方一握后,随即分开。
  
  霍恩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同为猎魔人家族,也同时选择了避世,但后代同样猎取怪异,守护普通人,这样的相同点,让霍恩明显把秦然当做自己人了。
  
  “罗阎,你要小心‘松石’。”
  
  “虽然他们因为有一部分人类的血脉,而倾向于了人类,但是‘松石’家族的名声并不好。”
  
  “尤其是那位‘松石’大小姐。”
  
  “她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才离开‘松石旅店’的,你要小心。”
  
  “刚刚免一的态度那么谦卑,说不定就是因为松石看上了你……”
  
  “咳、咳。”
  
  “慎言!”
  
  霍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怀崔克一连串的咳嗽打断了。
  
  “‘松石’是放牧者的盟友,这一点不好改变。”
  
  “他们也都是善意的。”
  
  “除去偶尔恶作剧外,没有什么恶行。”
  
  “至于其它?”
  
  “罗阎你不需要关心。”
  
  怀崔克仿佛是总结一般,将有关‘松石’的话题打住了,这位东区老放牧者,沉吟了一两秒钟后,问道:“罗阎,你对‘转世之人’了解吗?”
  
  秦然很诚实的摇了摇头。
  
  “那你在睡梦中有出现过什么诡异的情形吗?”
  
  怀崔克继续问道。
  
  秦然再次摇了摇头。
  
  梦?
  
  别开玩笑了。
  
  心底的警惕,让他随时保持着特殊的休息方式,尤其是在副本世界中,大部分的时候,都是靠着碎片化的休息来保证充足的精力。
  
  根本不会出现梦这样的东西。
  
  “那你……”
  
  “算了,这些事情我不适合问。”
  
  “问了,你也不会说。”
  
  “你只要记住,不要对普通人出手,保持你心中的底线就好。”
  
  怀崔克还想要问什么,但是话才出口,自己就摇了摇头。
  
  接着,这位东区老放牧者就站了起来。
  
  “我期待你‘冬夜战’的表现。”
  
  说完,老放牧者就向着餐馆外走去。
  
  “没事的话,来南区做客!”
  
  “我带你认识其他猎魔人家族的成员。”
  
  霍恩冲着秦然一笑,也快步的追了上去。
  
  秦然默默注视着两人的背影。
  
  倾向人类的怪异。
  
  避世的猎魔人家族。
  
  还有,转世之人。
  
  毫无疑问,他再次知道了一些这个世界的隐秘。
  
  那么,接下来就是要怎么对付由这些隐秘带来的麻烦,并且,尽可能的为自己获得收益了。
  
  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有的时候并不是糊弄人的。
  
  尽管,它存在的意义,大部分就是为了糊弄。
  
  看着秦然陷入思考后,含羞草开始轻手轻脚的收拾起了凌乱的大堂。
  
  含羞草对于秦然的习惯很清楚。
  
  这个时候最好不要打扰秦然。
  
  就如同在做菜时,秦然也不会随意来打扰一样。
  
  默契的产生,总是从相互尊重开始。
  
  艾美、泰迪看到含羞草开始收拾后,马上也加入了其中。
  
  他们也都学着含羞草的模样,轻拿轻放。
  
  叶之餐馆,在有条不紊中,恢复着原样。
  
  不过,有些地方注定是难眠之夜了。
  
  艾城,南区深处。
  
  一栋独栋别墅内,松石正在气愤的摔着枕头。
  
  几下后,枕头就爆开了。
  
  宽大的卧室内,羽毛乱飞。
  
  一旁的侍者马上开始收拾,然后,刚刚返回的免一又递给了松石一个枕头。
  
  松石一愣。
  
  “摔枕头,总比被人摔的好。”
  
  免一笑着说道。
  
  这样的说法,立刻换来了松石的怒视。
  
  “我只是一个不小心……”
  
  “不小心?”
  
  “如果不是老爷给您的护身符,您这个时候已经被砍死在那个街角了。”
  
  “您的肉,大概会进锅,进入那位的胃里。”
  
  “您的皮,大概会成围脖,围在那位弟弟的脖子上。”
  
  免一打断了松石的话语。
  
  不仅打断了,而且,没有留一点情面。
  
  并不是对松石有什么不满。
  
  相反的,免一是看着松石长大的,做为松石家最早的仆人,免一完全将松石当成了自己的晚辈。
  
  他不希望自己的这个晚辈出什么意外。
  
  而以他这个晚辈的性格。
  
  有极大的可能出现意外。
  
  所以,一有机会,免一就希望能够让松石吸取教训。
  
  之前的,无足轻重。
  
  但这一次,免一认为是最好的机会。
  
  “他敢!”
  
  “我可是……”
  
  “他当然敢!”
  
  “您是松石家的大小姐没错,但是,他极有可能是某位杀神转世——虽然我不知道,那些家伙怎么可能会放一个杀神转世,但他既然出现了,就证明了,他不会惧怕任何人、任何事、任何存在。”
  
  “敢挑衅他的,都会被他干掉。”
  
  “就如同历史上发生的那些事情一样。”
  
  “杀一是杀,杀亿还是杀!”
  
  “这些杀神,绝不是常理能够揣测的!”
  
  松石的话语再次被免一打断了。
  
  松石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可完全说不出反驳的话语来。
  
  因为,她知道,免一说的是真的。
  
  杀神转世的人,没有谁比她们这些怪异更清楚了。
  
  那种人,认真的说,完全不能够归类到人中,甚至,比怪异还要怪异。
  
  至少,怪异也会因为心情好,吃饱了,有手下留情的时候。
  
  但,杀神不会。
  
  他们的存在,就是……杀!
  
  屠戮生灵。
  
  赤地千里。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杀神和杀神转世之人不同。
  
  后者还要回转的余地。
  
  不然,‘松石’家就要和对方进行一次你死我活的战斗了。
  
  而根据历史,‘松石’家族灭亡的可能性更大。
  
  可就算是杀神转世之人也不是好惹的。
  
  回忆着刚刚一幕,要不是她父亲的护身符,恐怕真的会和免一说的那样,自己的肉被吃了,皮做成围脖。
  
  一想到那副情景。
  
  松石全身一颤。
  
  免一看到这一幕,心底微微松了口气。
  
  知道恐惧就好!
  
  有的时候,恐惧并不是坏事!
  
  它会让生灵学会敬畏!
  
  而有了敬畏之心,就会更快的成长!
  
  至少,会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以前的您,太过放肆了。”
  
  “有着‘松石’的招牌,在艾城一地和附近,谁都不会为难您,但您并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
  
  “很多地方是大小姐你您的父亲都无法涉足的,很多存在,是大小姐您的父亲,也根本无法对抗的。”
  
  “所以,您一定要小心。”
  
  “这个世界远比您想象的还要危险。”
  
  免一深吸了口气说道。
  
  “我、我……知道啦!”
  
  松石还想要反驳两句,但是看到免一期盼的眼神,反驳的话却说不出口,只能是气哼哼的应承道。
  
  “嗯,您知道就好。”
  
  “我之前试探过对方,对方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恢复,当然,这并不代表您可以去招惹对方。”
  
  “我这么说的意思是希望您能够和对方搞好关系。”
  
  “如果可能的话……”
  
  “不!”
  
  “我才不要嫁给那个家伙!”
  
  刚刚平静下来的松石,听到免一的话后,马上炸了毛,气冲冲的把枕头扔在了地上,一脚踩爆后,转身就向外走去。
  
  免一看着松石的背影,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大小姐,杀神转世之人,远比您想象的还要可怕、强大。
  
  如果真的能够和对方联姻。
  
  您今后的安全完全不需要担心了。
  
  毕竟,老爷……
  
  这些话语免一没有说出口。
  
  他担心松石承受不了这些。
  
  他需要更委婉的劝着自己的大小姐才行。
  
  正在思考该怎么做的免一,突然一扭头,他本来平和的面容上,怒气一闪即逝,整个人瞬间出现在了别墅外。
  
  看着无声无息坍陷出的地洞,看着迅速朝着地洞而来的人,这位‘松石’的仆人一声爆喝。
  
  “真认为‘松石’家族软弱可欺吗?”
  
  声音如雷,滚滚的传入了地下。
  
  正悄然跟在马兹姆身后,感受着对方支援靠近,有些无从下手的上位邪灵,看到马兹姆僵直的身躯,双眼一亮。
  
  松石,它好像在哪听过。
  
  不过,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下手的机会来了!
  
  就在马兹姆踌躇不定时,上位邪灵穿墙而出,抄起早就准备好的板砖,一砖砸在了马兹姆的后脑勺上。
  
  砰!
  
  刚刚换了身躯,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地底通道内还会受到袭击的马兹姆两眼一翻就昏倒在地。
  
  可就算昏倒了,马兹姆的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枚鹅卵石。
  
  哦,不,不是鹅卵石。
  
  是,贤者之石。
  
  至少,马兹姆是无比坚定的认为,那就是贤者之石。
  
  上位邪灵认为应该遵从对方如此强烈的想法。
  
  所以,在把对方拖入通道深处时,没有将对方法的贤者之石夺走,而是顺带的带上了。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