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三章 锁链

      金色的光辉在地下储藏室内绽放。
  
      这些金色的光辉,并不是通过灯光的发射而出现,而是金渡钱从内而外的显现出来。
  
      秦然整个人,瞬间就沐浴在了光辉内。
  
      然后……
  
      他看到了一根根黑色、细小、环环相扣的锁链。
  
      这些锁链从虚空而来,密密麻麻的束缚在他的四肢、躯干上。
  
      秦然一愣。
  
      他抬了抬手,动了动腿,行动正常,没有任何的滞涩感,或者重量,但那些锁链却也是真实的。
  
      “封印?”
  
      秦然迅速的反应了过来,然后,他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尤其是那些锁链!
  
      通体黑色,浑然天成,没有任何打造的痕迹。
  
      也没有任何的符文字迹。
  
      但,只要他凝神看向这些锁链,心底就不由的会升起一股厌恶感。
  
      而且,虚空中不单单是这黑色的锁链,还有一些宛如头发丝般,几乎是透明的‘锁链’。
  
      这些锁链不同于黑色锁链的束缚。
  
      而是一根根没入他的头颅。
  
      “果然精神属性是不同的!”
  
      秦然压制着心底的厌恶,查看着这些透明锁链,然后,他突然发现在他的周围还有一些若有若无的锁链。
  
      并不是形容,而是真正的若有若无。
  
      不同于那些透明的锁链,这些锁链就如同是幻影,一下出现,一下消失不见,速度飞快。
  
      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这些是技能、天赋?”
  
      秦然猜测着。
  
      而就在秦然猜测时——
  
      咔!
  
      没入他头颅的一根透明锁链就这么崩断了。
  
      这一崩断,就如同是引发了连锁反应一样。
  
      咔咔咔!
  
      那些黑色的锁链接二连三的崩断了。
  
      而秦然眼前的一切也随之回到了地下的储藏室。
  
      【精神属性突破一层封印,A+→S-】
  
      【力量、敏捷、体质、感知突破一层封印,A→A+】
  
      ……
  
      眼前的系统提示不停的出现,秦然的目光则看向了手中的金渡钱,这个时候的金渡钱早已经失去了璀璨的光辉,仅剩下腐朽而又不堪的模样。
  
      甚至,你无法从那锈迹斑斑、坑坑洼洼的外表上看出,这是一枚钱币。
  
      “金渡钱吗?”
  
      秦然低声自语着。
  
      如果说之前只是猜测金渡钱是有所不同的。
  
      那么,这个时候,就已经可以证实了。
  
      不单单是让他看到了‘封印’,更是其中蕴含的能量,之前使用银渡钱突破时,精神属性足足消耗了20枚银渡钱,按照秦然此刻摸索出的规律,这一次突破封印至少需要26枚,甚至是更多的。
  
      而剩余四项属性的突破,则需要3枚左右的银渡钱。
  
      也就是说,换做是银渡钱的话,想要达到这样的程度,至少需要38枚银渡钱。
  
      按照市价,1枚金渡钱可以换30枚银渡钱,但是,因为金渡钱的稀少和带有的特殊作用,这种换算要更多一些,大致需要33到35枚银渡钱才能够兑换一枚金渡钱。
  
      细细的计算后,秦然嘴角一翘。
  
      哪怕是最高的35枚银渡钱去兑换金渡钱,对他来说,都是有得赚。
  
      一次能够节省3-5枚银渡钱。
  
      十次,就能够换取一枚金渡钱。
  
      省下的就是赚下的。
  
      再加上金渡钱特殊的作用,秦然心中有了决定:以后尽量使用金渡钱突破封印。
  
      至于兑换的方式?
  
      以他现在的身份、立场,想要从放牧者那里兑换金渡钱,应该不是很困难。
  
      唯一的困难是,该如何积攒更多的银渡钱。
  
      秦然随意的坐在了储藏室的一个箱子上细细的思考着。
  
      上位邪灵则是尽忠职守的守在门外,充当着警卫。
  
      它不知道自己的Boss遇到了什么。
  
      但它知道,在自己Boss思考的时候,最好不要去打扰对方。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太阳很快升到了头顶,然后开始偏西。
  
      计算着含羞草的生物钟,在含羞草快要醒来的前一刻,秦然返回到了主卧室中,在他刚刚坐入那个沙发椅的几秒钟后,含羞草的眼皮微颤,缓缓的睁开了。
  
      经历了短暂的迷糊后,含羞草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早。”
  
      含羞草习惯性的向着秦然打着招呼,穿着睡衣,走进了卫生间。
  
      一番洗漱,当把围裙穿上的时候,含羞草已经精神满满了。
  
      “想吃什么?”
  
      含羞草向着秦然问道。
  
      “你做的,都行。”
  
      秦然很诚实的说道。
  
      含羞草的厨艺,是他见过最好的,有着这样一位厨艺高超的人做饭,简直是人生享受。
  
      不需要指定什么,任由含羞草发挥,带着期待与猜测,当食物最终出现时,才是最正确的。
  
      因为,那会让你的享受提高一个层次。
  
      秦然很愿意这样做。
  
      并且,乐此不疲。
  
      “很快就好。”
  
      面对着秦然的回答,含羞草露出了一个微笑,转身就走进了厨房,精英‘恶犬’爬在门口,舌头不停的舔着。
  
      它也期待二号主人会做什么。
  
      虽然每次都是吃一号主人剩下的边角料,但是这丝毫没有怨言。
  
      相反的,它觉得这才是最好的。
  
      一号主人的强大,它是能够感觉到的。
  
      或许被掩饰了。
  
      但是那种隐藏在血脉中的恐怖,让它明白该怎么做。
  
      服从强者,对于‘恶犬’来说,并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
  
      事实上,它已经做好了操劳到死的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的是,竟然还会有二号主人这种神奇的存在。
  
      美味的对自己有利的食物。
  
      真的是无怨无悔,狗生完美!
  
      至于工作、任务?
  
      守护二号主人,算什么工作、任务。
  
      那是它狗生的追求!
  
      二号主人手中翻动的锅铲,就是它狗生的信仰!
  
      至死不悔!
  
      秦然低头扫视了一眼精英‘恶犬’。
  
      他刚刚敏锐的感知到脚下的‘恶犬’,似乎发生了某些改变,不是坏的那种。
  
      精英的区别吗?
  
      扫视了一眼其余‘恶犬’,秦然心中暗道。
  
      然后,他的目光就看向了餐馆外。
  
      为了通风,在午后这段有着太阳、暖和的时间,餐馆的大门一般都是打开的,站在吧台的方向,能够清晰的看到餐馆外的一切。
  
      巷子、街道、路灯和川流不息的车辆、行人。
  
      不过,大部分的车辆、行人不会注意到小巷子内的餐馆。
  
      对于忙碌的现代人来说,停下脚步,实在是太难了。
  
      一切都是快节奏的。
  
      他们需要最快的完成工作、最快的吃饭、最快的挣钱,以最快的速度来还清贷款和养家活口。
  
      累吗?
  
      很累。
  
      但又能怎么样?
  
      一切都是如此。
  
      跳不出,逃不掉。
  
      懦弱的逃避,只会死得更快。
  
      咬牙对抗,还有一线希望。
  
      所以,除非是碰巧,或者是熟人,又或者干脆就是为了餐馆而来的人,很难有客人上门。
  
      不过,今天是个例外。
  
      就在秦然开门通风的片刻后,一个衣着普通的女孩就在门外探头探脑,尤其是在看到秦然后,更满是好奇。
  
      “还没有到营业时间。”
  
      没有感知到恶意的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他不喜欢被人好奇的注视,这让秦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抱歉!”
  
      “请问这里是餐馆吗?”
  
      年轻女孩道歉一声后,径直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就开始做准备了。
  
      擦桌子,拖地,虽然不在意客人,但是店中的卫生,秦然还是很在意的,毕竟,他也在这里吃饭。
  
      因此,在闭店和开店前,他都会各做一次。
  
      那个年轻的女孩看着秦然认真打扫的模样,没有打扰,而是拿出了一个小本,细细的记录着。
  
      期间,在发现秦然看她时,马上就露出一个微笑,并且,示意自己不会打扰到秦然。
  
      秦然皱了皱眉,最终,没说什么。
  
      面对没有敌意,不妨碍他生活的人,秦然一般都是很宽宏大量的。
  
      打扫完毕,厨房中已经开始飘出了浓郁的豆香味。
  
      秦然将打扫工具放回了角落后,就走到了吧台静静的等待着。
  
      两三分钟后,含羞草端着一个餐盘走了出来。
  
      白色、冒着热气的豆浆,在一个硕大的海碗中,随着含羞草的步履而微微晃动。
  
      焦黄、泛着甜味的油饼,一摞足有十个,整整齐齐的码在了大盘子里。
  
      改刀后,切成丝的小白菜,装入小碟。
  
      煮透了,剥了皮的五个鸡蛋,在另外一个碟子中。
  
      不需要多说什么,秦然一把接过餐盘,抬手就抓住了油饼,微微用力,油饼就一分为二,不少红糖渣落在了餐盘中,秦然没有浪费一一捡起,放入了嘴中。
  
      微微发焦,却满是甜味,加上那种酥脆感,配上一口豆浆,令秦然马上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撕开的油饼还冒着热气,在咽下豆浆后,秦然马上将油饼放入了嘴中。
  
      嘎吱、嘎吱。
  
      油饼外层的焦糖酥脆,内里的面皮则是很有嚼劲,又一口豆浆,将油饼送下肚后,秦然就将剩下的油饼放到了豆浆碗里。
  
      豆浆一泡,在往嘴里一放。
  
      酥脆感不减,却有了一种另类的爆浆感。
  
      简直是让人欲罢不能。
  
      油饼迅速的减少,豆浆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尤其是当清脆的小白菜入口后,那股陈醋特有的酸味和油饼的甜味中和后,更是让秦然胃口大开。
  
      鸡蛋不用说,一口一个。
  
      咕咚!
  
      清晰的吞咽口水的声音从餐馆门口传来。
  
      秦然专注眼前的食物,根本没有回头的意思。
  
      含羞草则是看了一眼,就礼貌性的露出一个微笑,转身向着厨房走去。
  
      “相较于冷漠的哥哥。”
  
      “弟弟不仅长相出众,心底也好。”
  
      “知道体贴客人。”
  
      站在门口的露奈心中暗暗想道。
  
      为此,她特意在小本上为这间不起眼的餐馆加了一颗星。
  
      如果食物让她满意的话,她会再加一颗星。
  
      只要超过了三颗星,这里就会成为吃饭不错的选择,虽然没有必要特地驱车前来,但至少路过的时候,可以进来尝一尝。
  
      做为小有名气的美食评论家,露奈对此十分自信。
  
      满怀期待的露奈眺望着厨房。
  
      她在等待含羞草端出食物,邀请她进去品尝,以及当她文章刊登后,含羞草满是热情的感谢。
  
      然后,她就看到了含羞草端出了一个硕大的锅。
  
      锅?
  
      露奈一愣。
  
      立刻,这位美食评论家就有些失望了。
  
      在这种小小店内,她不会要求精致的摆盘,但至少应该是更合适的餐具才对,这种直接端出锅的行为,总让她联想到农场内,农场主的妻子做完饭后,将剩饭和刷锅水倒给家畜的情形。
  
      而事实上,锅里的边角料,就是含羞草给‘恶犬’们准备的食物。
  
      至于刚刚的微笑?
  
      那就是礼貌性质的。
  
      更多的含义?
  
      真的是想多了。
  
      露奈看着含羞草将豆渣、红糖渣倒在了一个个的狗食盆内,看着不知道从哪钻出来面容狰狞的狗们,冲到狗食盆前,将头伸进去大口大口的吞咽的动作,整个人都目瞪口呆了。
  
      不是给我的?
  
      是给狗的?
  
      那刚刚的微笑是……
  
      露奈愣愣的站在那,恰好刚刚分配完食物的含羞草站了起来,再次向她露出了一个礼貌性质的微笑。
  
      然后,一转身返回了厨房。
  
      露奈足足在餐馆门口站了十几秒后,这才回过了神。
  
      “你们这样……”
  
      “抱歉,请让一下。”
  
      就在露奈忍不住的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声有礼却带着冷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露奈下意识的转身,就看到了一位穿着长衫马褂,脚蹬着布鞋的中年男子。
  
      男子手中捧着一个盒子,在男子身后则是停着一辆豪华的轿车,车旁还站在一位穿着西装的司机。
  
      那魁梧的身形,足以让露奈明白对方不单单是保镖那么简单,而能够乘坐这样豪华轿车,且有着司机、保镖的人,也不是她能够招惹的。
  
      马上的,露奈就十分识趣的让开了道路。
  
      然后,她就看到对她十分冷漠,有点眼熟的中年人,面带最为真挚的笑容,以极为恭敬的姿态向着那个老板鞠躬行礼。
  
      并且,双手将盒子举过了头顶。
  
      “这、这?”
  
      露奈双眼瞪得溜圆,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然后,露奈就看到那个中年人向她走来。
  
      “请你不要打扰到这位阁下的正常生活。”
  
      中年人冷漠的说道。
  
      “你、你认识我?”
  
      面对着中年人的冷漠,露奈忍不住的结巴起来。
  
      中年人没有回答,仅仅是看了露奈一眼,就转身向着车子走去。
  
      望着绝尘而去的车子,露奈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她终于想到了中年人的身份!
  
      ‘松石’集团的执行总裁:免一!
  
      一个横跨数个州的大财团的执行总裁,竟然会给一个小餐馆的老板送礼,还诚惶诚恐。
  
      露奈忍不住的看向了那个端坐在吧台内的身影。
  
      你,究竟是谁?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