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四章 怀疑
    没有人会回答露奈的问题。
  
      秦然对陌生人,从来只有警惕与无视。
  
      含羞草?
  
      有秦然在的时候,大部分视线中没有其他人,能够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就算是大家族的教养成功了。
  
      所以,在苦苦等了两个小时,依旧没有任何机会后,露奈选择了暂时离去。
  
      至于强闯?
  
      先不说她的身份是一个美食评论家,这样的身份注定了她不能够做出任何失礼的事情。
  
      单单是,秦然表现出的莫名身份,就足以让她忌惮不已。
  
      不过,我不会这么放弃的!
  
      走到了小巷口的露奈深深吸了口气,给自己鼓着劲。
  
      为了让这种鼓励更加的有仪式感,她特意的转过了身,看向了小餐馆的大门,准备来个握拳加油的姿势。
  
      可就在她刚刚转过身的时候——
  
      砰!
  
      餐馆的门被秦然关上了。
  
      露奈能够清晰的看到秦然脸上自始至终都未改变的神情,那中无视的模样,让她抬起的拳头僵在了半空中。
  
      看着那紧紧关闭的大门,露奈终于忍不住了。
  
      “有钱了不起啊!”
  
      她压低了声音喊道。
  
      喊完后,左右看了看,这才急匆匆的离去了。
  
      餐馆内的秦然听到了对方的话语,但是不在乎。
  
      一个败犬的狂吠,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更不用说,还是只没有牙齿、爪子的败犬了。
  
      他更加在意的是免一送来的‘赔偿礼物’。
  
      打开了那个精美的盒子。
  
      层层叠叠的丝绸盖在上面。
  
      将一层层黄色的丝绸掀开后,一个成人拳头大小的石头出现在了眼前,石头带着圆润的光泽,在阳光下,看起来像是玉一般温润,哪怕是不懂的人,在看到这块石头后,都会觉得价值不菲,更不用说秦然了。
  
      【名称:水净之石(小块)】
  
      【类型:奇物】
  
      【品质:稀有】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1,净水;2,水养】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这是一种奇石,有人说是古代炼金术的产物,也有人说是大自然的产物,究竟是怎么样出现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知道,不过,这并不妨碍人们使用它】
  
      ……
  
      【净水:优化水质,让其甘甜可口,烹饪时使用,会让食材越发新鲜】
  
      【水养:将其放入水缸(不超过3立方米)中,水缸中的鱼虾等水产,12小时后,会有小几率出产更高一级的食材】
  
      ……
  
      “竟然是净水、养殖的道具。”
  
      秦然目带一丝惊讶。
  
      在【食之义】副本世界中,他曾听说过类似的道具,但是因为极其稀少,完全没有见过。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特殊的副本世界内看到。
  
      然后……
  
      秦然就咽了咽口水。
  
      他想到了净化后的水蒸出的米饭,煲的汤。
  
      还有:芝士焗龙虾、麻辣小龙虾、蓝鲍刺身、白兰地炙烤海螺、避风塘炒蟹、爆炒章鱼、浓汤东星斑、大葱烧海参、海鲜杂烩饭……
  
      眼前似乎出现了大海。
  
      耳边似乎出现了涛声。
  
      鼻中更是出现了香味。
  
      迫不及待的,秦然拿起了【水净之石】走进了厨房,双目带着期待,将其放在了含羞草的手中。
  
      “【水净之石】?”
  
      含羞草一愣,然后,很自然的笑道:“哥哥你想吃芝士焗龙虾、麻辣小龙虾、蓝鲍刺身、白兰地炙烤海螺、避风塘炒蟹、爆炒章鱼、浓汤东星斑、大葱烧海参、海鲜杂烩饭吗?”
  
      “想!”
  
      秦然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我们需要一个大一点的鱼缸,还需要一些养殖工具,厨房这里的位置有点狭窄,我们将鱼缸放在吧台一侧,怎么样?”
  
      含羞草询问道。
  
      “一切都听你了的。”
  
      秦然说道。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人士,秦然一向信奉这一点。
  
      而在厨艺方面,秦然从未见过比含羞草更专业的人。
  
      因此,之后的逛街中,秦然和含羞草带回了许多东西,从必要的水缸、氧气泵等之外,就是诸多的水产。
  
      当贝恩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到餐馆的时候,就看到了占据一侧吧台,近乎二分之一面积的水缸。
  
      “你还喜欢养鱼?”
  
      贝恩好奇的问道。
  
      “嗯。”
  
      “能入口的最好。”
  
      秦然点了点头。
  
      能入口什么意思?
  
      鱼缸里的鱼不应该是用来观赏的吗?
  
      贝恩一愣,然后,迅速的回过神,他看着秦然,露出一个市侩的笑容,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昨天晚上艾城市可是发生了不少大事,你有没有兴趣知道?不需要多,一个银渡钱,我就告诉你所有事情。”
  
      “没兴趣。”
  
      秦然径直说道,甚至就连目光都没有挪开,就那么看着自己的鱼缸中的活物,默默的看着一旁放着的闹钟。
  
      “20铜渡钱!”
  
      “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兴趣?”
  
      “要知道,那可是关于某件奇物啊!”
  
      贝恩再次强调着。
  
      他可是知道,昨天因为那位大小姐的过错,南区和‘松石’家族可是大出血了。
  
      他当然不会贪图秦然的补偿。
  
      但如果可以让秦然用其中的一小部分来购买他的情报,却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毕竟,为了购买那个残破的【怨灵之屋】,他的积蓄已经告罄了。
  
      只是令贝恩没有想到的是,秦然竟然再次摇了摇头。
  
      “没有。”
  
      “15!”
  
      “10!”
  
      “5!5个铜渡钱总可以了吧?”
  
      面对着秦然的回答,贝恩不住的降价。
  
      “1个铜渡钱呢?”
  
      “你连一个铜渡钱都舍不得吗?”
  
      贝恩双手撑着吧台,瞪大眼睛等待着秦然的回答,当看到秦然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时,贝恩仿佛是被抽干了力气一样,软倒在了摆台上。
  
      “一毛不拔的家伙。”
  
      贝恩低声嘀咕着。
  
      “谢谢。”
  
      秦然说道。
  
      他总认为勤俭是对他最好的赞美。
  
      突然,瘫软在吧台上的贝恩猛地坐直了身躯。
  
      “不对!不对!”
  
      “你一定是从其它渠道得到了‘贤者之石’的消息!”
  
      贝恩盯着秦然。
  
      而秦然,并没有否认。
  
      昨晚发生的事情,一开始或许会是机密,但随着之后的战斗,早已经落入了有心人的眼中。
  
      想要隐瞒根本是瞒不住了。
  
      最多,就是让普通人不知情罢了。
  
      深知这一点的秦然,并不担心什么,相反的,随着贝恩的开口,他不需要再想该用什么话语不着痕迹的将话题引导到‘贤者之石’上。
  
      “‘贤者之石’真的如同传说中的那么神奇?”
  
      秦然含糊的问道。
  
      并没有询问是什么样的神奇,自然是想要贝恩完全说出来。
  
      谨慎的秦然,需要彻底的搞清楚这枚‘贤者之石’的碎片,和他所知道的‘贤者之石’是否一样。
  
      “嗯!”
  
      “如果真的是‘贤者之石’的话,自然会如同传说中的那样,能够令亡者复活,能够进行一次小范围的‘祈愿’,可是……”
  
      “听那些家伙的描述,那块‘贤者之石’有些怪异。”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现在‘贤者之石’落到了‘松石’家族的手中,艾城的其他人是想也不用想了。”
  
      顺带赚一笔的想法破灭后,贝恩再次变得有气无力起来,他随意的回答着秦然的话语。
  
      “是这样吗?”
  
      秦然的目光看着鱼缸中躲藏在一株装饰植物后的龙虾,轻声反问道。
  
      声音很轻,贝恩仿佛是没有听到般。
  
      或者听到了,不想再多解释什么。
  
      毕竟,有关‘贤者之石’的传说,那么多,进入神秘侧的人,大部分都知道,随意询问就能够知道。
  
      声音没有反应。
  
      目光却有反应。
  
      鱼缸中的龙虾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可怕的预感,迅速的向着一旁珊瑚石的装饰跑去,秦然的目光随之移动。
  
      龙虾再次移动,但是,那种灭顶之灾般的预感却是如影随形般。
  
      仅仅不到三分钟,龙虾就累瘫在那,爬在那里不动了。
  
      “罗叶,它好像不行了。”
  
      “我们趁着还算新鲜将它芝士焗了吧!”
  
      秦然一边说着,一边抄起了网子,将龙虾捞了起来。
  
      “它还在动啊?”
  
      “很有活力啊!”
  
      吧台外的贝恩看着网兜里活蹦乱跳的龙虾,忍不住的说道。
  
      “不,你看错了。”
  
      秦然说着,手腕一抖,网兜就轻轻的磕在了实木的吧台上,立刻,龙虾就一动不动了。
  
      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含羞草,看着网兜里一动不动的龙虾,点了点头。
  
      “交给我吧。”
  
      含羞草笑着说道。
  
      厨房的帘子再次落下,爬在厨房门口的精英‘恶犬’开始伸出舌头舔嘴了。
  
      它当然吃不到最美味的部分,但是边角料也好啊!
  
      一边想象着一会儿出现的美味,精英‘恶犬’一边用鄙视的目光看向了还坐在吧台外,准备说些什么的贝恩。
  
      从那目光中,清晰的透露出了两个字:傻X。
  
      “罗阎,你的狗好像在鄙视我?”
  
      贝恩皱眉道。
  
      “不,你看错了。”
  
      “刚刚就是,现在也一样。”
  
      “一定是最近你太紧张了,才会出现这样的错觉。”
  
      秦然很肯定的说道,面对着这样的肯定,贝恩不禁有些怀疑起来。
  
      他这几天确实是很累。
  
      连续的执行任务,处理突发事件,即使是休息,也是两天前在这大堂里打了个地铺罢了。
  
      “难道我是真的累了?”
  
      贝恩自语着。
  
      “嗯。”
  
      “我建议你马上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不然,你可应付不了之后的事情。”
  
      “至少,那个挖掘出‘贤者之石’的地方,会需要你们的。”
  
      秦然点头道。
  
      “是啊。”
  
      “南区这次可是损失惨重了,尤其是艾森.德,伤势极为严重,短期内根本回复不了。”
  
      “现在南区交给霍恩来管理了。”
  
      “我倒希望,艾森.德那家伙不要回来,那家伙的装模作样的做派,实在是让人讨厌。”
  
      贝恩没有隐藏自己的想法。
  
      “有关那个遗迹,你有什么看法?”
  
      秦然问道。
  
      “应该是马兹姆那个家伙走了狗屎运吧?”
  
      贝恩说道。
  
      “狗屎运吗?”
  
      秦然自语着。
  
      心中最后一份怀疑,并没有消失。
  
      因为,存放‘贤者之石’的遗迹实在是太简单了。
  
      能够拥有‘贤者之石’,哪怕是碎片的人,都不会是什么一般的人,可是那里呢?
  
      除去一个对付普通人极为有效的机关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难道不值得奇怪?
  
      就好像是有人匆匆将‘贤者之石’的碎片放在那里,草草布置后,等待进入到那里的人得到这个‘贤者之石’的碎片一样。
  
      “你说‘贤者之石’的碎片落入到了‘松石’家族手中?”
  
      秦然突然问道。
  
      “嗯。”
  
      “马兹姆被免一抓住了。”
  
      “‘贤者之石’自然落入了‘松石’家族手中……那可是‘贤者之石’啊,就算自己无法使用,也能够卖个好价钱。”
  
      “可惜,‘松石’家族……”
  
      贝恩惋惜的叹息着。
  
      不在艾城,不知道‘松石’家族的可怕。
  
      不进入艾城神秘侧,不知道‘松石’家族的强大。
  
      对方想要的东西,绝对不是他一个个小小放牧者能够染指的,哪怕是知道了,也就是知道了。
  
      仅此而已。
  
      没有其它。
  
      秦然也保持了沉默。
  
      似乎是在认可贝恩的话语。
  
      至于秦然真实的想法?
  
      那就只有秦然自己知道了。
  
      之后,双方就再次恢复到了日常中,贝恩嘴碎的絮叨中,秦然默不作声的听着。
  
      直到厨房中传来了芝士与龙虾的香味,贝恩才停了下来。
  
      他愣愣的看着厨房的方向。
  
      口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而当含羞草端着一盘红黄相间,让人一看就胃口大开的芝士焗龙虾出现时,贝恩更是毫无所觉的站了起来。
  
      “别动。”
  
      “我的。”
  
      “坐下。”
  
      秦然扭头对贝恩说了一句后,这才接过了盘子。
  
      坐在那里的贝恩看着秦然拿着汤勺一勺一勺吃着芝士龙虾,将芝士拉出长长的丝时,忍不住的吞咽着口水。
  
      他的目光下意识的看向了含羞草,想要说些什么。
  
      但是,还没有开口,就被一阵警告的呜咽声打断了。
  
      爬在厨房门口的精英‘恶犬’站了起来,隐匿在餐馆角落的‘恶犬’们不知何时聚拢在了含羞草的周围。
  
      六只‘恶犬’虎视眈眈的看着贝恩,大有你敢开口,我们就咬死你的势头。
  
      因为,它们很清楚,一只龙虾就那么大,边角料自然也就那么多,眼前的‘备用干粮’吃了一份,它们自然会少分一份。
  
      听一号主人说的命令。
  
      吃二号主人做的食物。
  
      这是它们最近才发现的乐趣。
  
      有人打扰它们的乐趣。
  
      自然是不死不休。
  
      “没事的,它们不咬人。”
  
      含羞草摸了摸‘恶犬’们的脑袋,笑着对贝恩说道。
  
      贝恩干干的一笑。
  
      他能说什么。
  
      是,不咬人。
  
      它们是想吃了我。
  
      没有再开口,挑衅一群‘恶犬’的底线,贝恩眼巴巴的看着含羞草端出了一盆龙虾汁淋透了大米饭上。
  
      看着一份份的米饭放入了饭盆,那些‘恶犬’吃得各种欢实的模样,贝恩再次咽了咽口水。
  
      该死!
  
      一定不好吃!
  
      连龙虾都没有,只剩下一点汁了,能好吃吗?
  
      可是……
  
      真香啊!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