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五章 改变
    贝恩最终选择暂时离开餐馆。
  
      看的到,吃不到。
  
      这滋味太难受了。
  
      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而且!
  
      吃到嘴里的才是最香的!
  
      来到了另外一条街,站在24小时营业的热狗摊前的贝恩,一边这样的安慰着自己,一边说道:“老板,超大份,三根肠,加辣肉酱、起司,还有你的萝卜丝、酸小黄瓜,我要铺满整个面包!”
  
      当将3元递给热狗摊老板,拿着自己特殊的加大分热狗,一口干掉三分之一后,贝恩满足的眯起了眼,而当赠送的碳酸饮料灌了半杯,将嘴里的热狗彻底的送入肚中后,贝恩马上打了个汽嗝。
  
      一股别样的幸福感,从胃中升起,扩散到了全身。
  
      毫不犹豫的,贝恩转过身,向着热狗摊老板说道——
  
      “再来一个。”
  
      ……
  
      就在贝恩满足的吃着热狗时,一个不速之客在夜色中来到了餐馆。
  
      还没有到餐馆前,这位不速之客就站在餐馆门外,鼻子微微松动。
  
      “芝士焗龙虾?”
  
      不需要细细辨别,超越常人的嗅觉,迅速的让这位不速之客辨别出了这些残余的香味是源自什么食物。
  
      同样的,她还从这浓郁的香味中,辨别出了厨师的手艺是多么的高超。
  
      至少,她的厨子做不到这种让她吞咽口水的程度。
  
      “冷静!冷静!”
  
      “你是来下挑战书的!”
  
      “不可以被食物诱惑!”
  
      不速之客这样告诫着自己。
  
      然后,餐馆的门开了。
  
      灯光一下子照耀在了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上,一袭红色的长裙,衬托着对方傲人的身材,精致的面容没有任何化妆的痕迹,在灯光下既有着清纯之感,也带着些许魅惑,常人看到之后,难免会被吸引。
  
      不过,含羞草不会。
  
      拿着黑板的含羞草看着站在门口的松石,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来吃饭吗?”
  
      “请进吧!”
  
      “今天有秘制的龙虾汁烩饭。”
  
      含羞草一边将黑板挂在门口,一边向着松石说道。
  
      在路灯的照耀下,松石能够清晰的看到黑板的字迹。
  
      龙虾汁烩饭、鸡汤。
  
      即使是粉笔也无法掩饰字迹中的清秀感。
  
      “总共只有两样菜,甚至可以说,只有一样主食,你们就是这样开餐馆的吗?”
  
      “不过,你既然邀请我了。”
  
      “我看在你诚心诚意邀请我的份上,答应你了!”
  
      松石面对含羞草的邀请,下意识的就要嘲讽两句,但是从含羞草身上传来的食物味道实在是太香了!太诱人了!
  
      以至于松石的话语到了嘴边,就变成了上面的话语。
  
      而且,一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向餐馆里走去。
  
      吧台内,秦然随手翻看着杂志,头也没抬。
  
      艾美闭着眼睛和凯丽交流着。
  
      唯有泰迪正视着松石。
  
      可这样的正视中,厌恶占据着大部分,如果不是对方确实是救过自己的性命,且给了相当的好处,哪怕是知道打不过对方,泰迪也会上去拼命的。
  
      而现在?
  
      别扭、难受充斥在泰迪的心中。
  
      “我出去吹吹风。”
  
      泰迪说着就向外走去。
  
      他担心自己再留下来,会违反自己的人生准则。
  
      松石可没有理会泰迪,她兴致勃勃的走到吧台前,静静等待着含羞草的食物。
  
      至于秦然?
  
      虽然一开始,她是针对秦然而来,但是,现在暂时没兴趣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秦然会继续无动于衷。
  
      他站了起来,敲了敲桌子。
  
      “龙虾烩饭2000,鸡汤100。”
  
      面对着讨厌的人,秦然从不吝啬抬高食物的价格。
  
      “刷卡!”
  
      松石手腕一翻,一张黑卡就吃现在了手中。
  
      “只收现金。”
  
      秦然淡淡的说道。
  
      “你!”
  
      松石认为秦然是故意给自己找茬,不过,鼻中越来越浓郁的香味,却让她暂时压制了脾气。
  
      她从自己随身的小包中,拿出了一摞纸币,拍在了吧台上。
  
      “来十份。”
  
      松石说道,眼中带着挑衅。
  
      她人为秦然会再次的刁难她。
  
      但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秦然一声不吭的拿起钱,细细的数清后,就转身放到了一旁的钱盒子里。
  
      接着,进入厨房开始和含羞草、李佳佳一起往出端食物。
  
      整个过程一言不发。
  
      这种出乎预料的场景,让松石有些发愣。
  
      “贪财?”
  
      “不、不!”
  
      “做为杀神转世的人,不可能贪财。”
  
      “那就是……”
  
      “遵守原则!”
  
      “既然开了餐馆,就需要秉承餐馆的原则,收了钱,就为顾客端上食物,就和当初的爸爸、妈妈一样,经营旅店,秉承旅店为客人提供最好服务的原则。”
  
      最初的想法刚刚出现在脑海时,松石就马上摇了摇头,将其甩出了脑海,一个杀神转世的人会贪财?别开玩笑了!
  
      随即当第二个想法出现后,松石看向秦然的目光中,莫名多了一分别样的意味。
  
      不过,马上的,松石就被面前的食物吸引了。
  
      精致的摆盘,浓郁的香味,让她迅速的拿起了勺子。
  
      当龙虾汁和软糯的米饭在舌尖上弥漫开来的时候,松石眼中闪过了一抹亮光。
  
      好吃!
  
      比闻到的时候,还要好吃。
  
      那些汤汁带着一种特有的咸香,里面应该是加了虾脑和姜汁,还要香叶碎,淋了些许的花椒水不仅遮盖了虾脑的腥味,还让其中的鲜味彻底的爆发出来,配合着米饭特有的口感,真的是棒了!
  
      勺子在松石手中挥舞着,带起层层叠叠的幻影。
  
      仅仅两秒后,摆台上的一个盘子就空了。
  
      秦然顺手收盘,将第二份放在了松石的面前。
  
      依旧是两秒后,第二份也空了,接着是第三份。
  
      一连十份后,即使是以松石的体质也达到了某种极限,但是她还是想吃,抿着嘴,松石仿佛是下了某种决心。
  
      她掏出手机迅速的拨出了一个号码。
  
      “免一,给我送特效的健胃消食片来。”
  
      “还有,带点现金。”
  
      说完松石就挂了电话。
  
      没有说地址,因为松石知道免一能够找到她。
  
      趁着这个空隙,松石的目光看向了帮助秦然收拾餐盘的含羞草,那目光中浮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
  
      仿佛是在看着某种稀世珍宝一样。
  
      含羞草坦然自若。
  
      这样的目光,对含羞草来说早就免疫了。
  
      从出生开始,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职责后,含羞草就习惯了这样的目光。
  
      “你来做我的私人厨师吧?”
  
      “我给你年薪百万!”
  
      松石直接说道。
  
      一旁打下手的李佳佳听到‘年薪百万’时,手就一抖,盘子就摔落下去。
  
      年薪百万!
  
      年薪百万!
  
      做为曾经的灵异爱好者,深深被金钱困顿的李佳佳,太知道这个数字代表了什么。
  
      如果她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那些曾经失之交臂的‘好东西’,将全都是她的。
  
      果然!
  
      做饭才是最有前途的!
  
      什么贤者,什么先知,怎么能够比得上厨师!
  
      秦然一把将盘子接住,不满的看了一眼李佳佳。
  
      这可是他和含羞草在超市精心挑选的私有财产,很贵的。
  
      至于松石无礼的话语?
  
      秦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因为,他知道,含羞草会处理妥当。
  
      事实上,也是如此。
  
      转过身,含羞草看向了松石。
  
      “谢谢。”
  
      “不过,我习惯跟在哥哥的身边。”
  
      “这里很好。”
  
      含羞草提到秦然时,脸上突然展露的笑容,令松石一呆。
  
      她从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笑容。
  
      或者说……
  
      她从没有想到过异性竟然会有这样好看的笑容。
  
      尤其是一个身上带着淡淡食物香味的异性,莫名的松石有些不敢去看含羞草的笑颜了。
  
      不自然的,松石挪开了目光,看向了一脸冷漠的秦然。
  
      “我……”
  
      松石下意识的想要将雇佣秦然,然后,顺带将含羞草带到身边,可是才刚刚开口,松石就看到了秦然目光中浮现的煞气。
  
      瞬间,松石就反应了过来。
  
      她记起了眼前的男人是多么的危险。
  
      她如果敢开口的话,恐怕真的会不死不休。
  
      马上的,松石就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但随即,想到了什么的松石,突然笑了起来。
  
      “你要代表艾城东区参加‘冬夜战’吧?”
  
      松石问道。
  
      秦然没有开口,算是默认了。
  
      这件事算不上什么秘密,只要细细打听,就能够得到准确的消息,完全不需要向松石这种明显得到了准确消息的人隐瞒。
  
      “不过,今年的‘冬夜战’有些不一样!”
  
      “没有了往年各个地区战斗后,再统一前往某地进行决战的规则,而是,将各区的人,直接送到某个地方开始‘七日之战’。”
  
      “怎么?不相信?”
  
      “放心吧,这个消息在天亮的时候,就会下到各区,你马上就会得到消息的。”
  
      松石自顾自的说着。
  
      而秦然就这么看着松石,静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后续。
  
      面对着秦然的镇静,松石很不淡定。
  
      “你知不知道我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没有了所谓的地区战斗!是直接将所有的代表送入到某地,进行一场大乱斗——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对手,所有的一切,都会让危险直线升高!”
  
      “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危险耸听!”
  
      “我已经知道几个难缠的家伙加入到这次的‘冬夜战’了,它们可不会是单纯的为了郊游而来。”
  
      “就算是你,面对它们中的一个时,也许可以取胜,但是两个呢?三个呢?又或者更多呢?”
  
      松石在提到‘它们’时,一直骄傲的脸上出现了凝重。
  
      而秦然也注意到了‘它们’这个形容词。
  
      “怪异?”
  
      秦然第一次开口。
  
      “嗯。”
  
      “一些恶心的、让我作呕的家伙!”
  
      “但每一个都是极为难缠的家伙!”
  
      “不过……”
  
      “我是松石,我自然有把握应付最危急的状况,但是你呢?”
  
      “你想过没有,你应该怎么办?”
  
      松石点了点头,提到那些家伙,一脸的厌恶,但马上的就变成了得意。
  
      她没有理会秦然,这些话她本就不是对秦然说的。
  
      虽然一开始她希望用这样的话来刺激秦然,但是现在她变了。
  
      她不需要刺激秦然。
  
      而是看着含羞草。
  
      快来求我!
  
      求我保护你的哥哥!
  
      然后,做为报答,成为我的厨师!
  
      松石的眼中满是期待。
  
      但是,她注定要失望了。
  
      因为,她没有在含羞草的眼中看到一丁点儿的惊慌、恐惧,依旧是那种温和的笑容,目光同样温和,在看向秦然时,这种温和中多了一种名为信任的情绪。
  
      秦然感受到含羞草的目光,微笑的抬起头,揉了揉含羞草的前额。
  
      不需要话语的交流。
  
      两人都知道双方要表达什么意思。
  
      含羞草和李佳佳端起盘子,走进了厨房,本来这个洗盘子洗碗的活计应该是秦然接手的。
  
      但是,今天明显是情况特殊。
  
      含羞草主动的接过了属于秦然的活计。
  
      听着耳边传来的洗盘子的水流声,秦然重新坐到了属于他的椅子中,淡淡的说道:“你问我想过没有,应该怎么办?我刚刚认真的想了一下……”
  
      “杀!”
  
      秦然话语停顿了一下后,一个‘杀’字缓缓出口。
  
      没有什么杀气喷涌。
  
      更没有冤魂的鬼哭狼嚎。
  
      有着的就是一种随意,就仿佛是在问晚上吃了什么,回答说红烧肉一样。
  
      可越是这样,松石越是不敢小觑。
  
      她似乎看到了这次‘冬夜战’血流成河的模样。
  
      “你有没有想过你杀了的这些怪异,同样有着组织、血亲——虽然年长者不允许进入到‘冬夜战’,但是‘冬夜战’结束呢?”
  
      “你真的认为放牧者能够保护你吗?”
  
      “还是你认为那些怪异真的那么守信,会遵守‘暗月协议’。”
  
      松石还是不想放弃,努力的劝说着秦然。
  
      “我从不把自己活下去的希望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与怜悯上。”
  
      “我更习惯用最为直接的方式来解决掉可能出现的麻烦。”
  
      “它们敢出手。”
  
      “我就把它们剁碎了喂狗。”
  
      秦然回答着。
  
      信心十足。
  
      很简单,‘冬夜战’的规定改变了,那么奖励的东西必然会变得更多!
  
      好东西越多,能够换取的渡钱就越多!
  
      更多的渡钱,自然能够解封他更多的实力!
  
      秦然可没有忘记最初答应参加‘冬夜战’的目的。
  
      更何况……
  
      面对这样的改变,那些参加‘冬夜战’的代表们,身上会没有好东西?
  
      猎魔人放到一边不说。
  
      那些怪异,秦然可不打算客气。
  
      他,已经预料到,他会迎来一次丰收了。8)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