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六章 误入歧途
松石看着秦然。
  
  当确认秦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真的时候,不由撇了撇嘴角。
  
  “你知不知道你会面对什么?”
  
  “就算是你是杀神转世也……”
  
  “算了,你要是死了,你弟弟我会帮你照顾的。”
  
  松石说着,明媚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个笑容。
  
  她人为这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相较于,秦然这个哥哥,含羞草这个弟弟实在是太讨她喜欢了。
  
  长相好看,笑起来更好看,做饭还好吃,整个人看起来也干净、灵秀,实在是太让她动心了。
  
  要不是有个凶神恶煞的哥哥,她早就把人抢回去了。
  
  现在那个凶神恶煞的哥哥去找死,她又有什么理由去组织呢?
  
  死了,更好!
  
  她就可以独霸弟弟了!
  
  当然了,以那些家伙的作风,想要保下这个弟弟并不困难。
  
  但是,她又不是一个人。
  
  她也有老爹的!
  
  她搞不定,她老爹也能够搞的定!
  
  一瞬间,松石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了。
  
  但马上的,在她身后就传来了一声暴喝。
  
  “小姐!”
  
  “请注意你的言辞!”
  
  “抱歉,罗阎阁下,是我们对小姐疏于管教了!”
  
  “请您原谅!”
  
  走到巷子口的免一在听到自家小姐的话语后,再也顾不上松石家族的礼仪,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餐馆内。
  
  并且,一边说着,一个钱袋子就双手送上。
  
  钱袋内渡钱的摩擦声清晰的出现在了秦然耳中。
  
  没有拿手掂量,更没有打开数,秦然就笃定了,里面有10枚银渡钱。
  
  因为,铜、银、金三种渡钱的摩擦声是完全不同的。
  
  而且,每一次的摩擦也略微不同。
  
  略微计算后,就能够得到一个大致的数量。
  
  这对秦然来说,真的是轻而易举。
  
  不单单是因为感知、精神强大,还因为他总是对钱币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敏感,例如此刻,他还在免一的身上闻到了大量纸币的味道。
  
  秦然抬手拿过了钱袋,揣入怀中。
  
  免一立刻松了口气。
  
  然后,他就无奈的看着自家的小姐。
  
  他就知道自家小姐出门时的‘我绝对不会挑衅罗阎’的话语靠不住,幸好他来的快,不然自家小姐绝对会被烤了。
  
  有时候免一真的想要告诉自家小姐松石家族这个时候面临的困境。
  
  可又一想到自家小姐的性格……
  
  唉!
  
  松石心中发出了一声长叹,然后,将之前自家小姐要求的纸币,递了过去。
  
  “我要再来十份!”
  
  刚刚还鼓着脸颊,如同包子般的松石,看到纸币就发出了一声欢呼,她直接将所有纸币拍到了桌子上。
  
  秦然点了一下后,默默的将钱收进了钱箱子。
  
  站在秦然身后的李佳佳,这个时候眼都直了。
  
  两万!
  
  又是两万!
  
  刚刚已经收了两万!
  
  现在又收了两万……四万了!
  
  这才多久?
  
  果然,厨师才是最好的选择!
  
  心中默默计算着的李佳佳,顿时感到全身充满了动力,不需要别人吩咐,就转身跑进了厨房。
  
  她发誓一定要学会含羞草的厨艺!
  
  只要学会了含羞草的厨艺!
  
  不仅能够衣食无忧,还能够登上人生的巅峰!
  
  精英‘恶犬’则是爬在那里打着哈欠,百无聊赖的扫了一眼松石和免一,狗眼中带着傲然与轻视。
  
  比它强,这一点它承认。
  
  但它有一号主人在,根本不害怕对方。
  
  更何况,对方吃二号主人的饭,还要花钱,它根本不需要。
  
  吃得和它一眼,却花了钱,顿时,精英‘恶犬’的心底有了一种优越感,让它越发觉得跟在一号、二号主人身后是它狗生最明智的决定。
  
  “那个狗有点奇怪!”
  
  “它好像在鄙视我?”
  
  松石对着身旁的免一说道。
  
  “小姐,你看错了吧?”
  
  “不过,这只狗确实是不一般,应该是巫蛊之术中的‘恶犬’,还不是一般的‘恶犬’。”
  
  “能够驱使这样的‘恶犬’,足以证明罗阎阁下的实力不一般,所以,您要……”
  
  免一说着说着,就再次劝诫起松石来。
  
  而面对着这样的劝诫,松石却是翻了个白眼,扭过了身子。
  
  太唠叨了!
  
  太烦了!
  
  她当然知道罗阎很可怕,没看到她一直强忍着抢人的冲动吗?
  
  真是的!
  
  心底的烦躁,一**的冲击着松石,但是很快的,当龙虾烩饭端上来的时候,松石就喜笑颜开了。
  
  不仅是松石,一旁的免一也微微一愣。
  
  他确实是没有想到,秦然的餐馆里竟然真的能够做出这种等级的食物。
  
  他之前送【水净之石】并不是发现了什么,只是看秦然开着餐馆,才拿出了相符合的东西罢了。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厨艺!”
  
  免一下意识的多看了一眼含羞草。
  
  长相不错,气质也不错。
  
  可惜……
  
  除了厨艺,一无是处。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太难生存了。
  
  心底微微叹了口气,免一后撤了一步,静静的等待松石用餐结束。
  
  秘制的健胃消食片,让松石再次的胃口大开。
  
  又是一连十份后,松石满足的拍了拍肚子,她的目光跃过了秦然,看着含羞草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我先回去了。”
  
  “我明天再来。”
  
  说着,松石就向外走去。
  
  蹲在门口的泰迪看到松石走出来,冷着脸,就要站起来走回餐厅,但却被松石拦住了。
  
  “干什么?”
  
  泰迪冷冷的问道。
  
  他并不惧怕松石。
  
  不仅是因为这里是秦然的地盘,还因为他自身的性格。
  
  身材瘦小的他,如果无法做到无所畏惧的话,又怎么可能将那些穷凶极恶的混蛋,送到监狱呢?
  
  不过,出乎预料的是,面对着这种态度的泰迪,松石却是很郑重的说了一句。
  
  “谢谢你。”
  
  泰迪顿时一愣。
  
  她是不是吃错东西了?
  
  竟然会道谢?
  
  泰迪惊诧的看着松石。
  
  “我谢谢你让我找到了一直想要找的东西,所以,为了感谢你,我准备提前让你获得你需要十年积累才能获得的东西。”
  
  说完,松石抬手一点泰迪的双手。
  
  泰迪想要躲闪,但根本闪不开。
  
  等到松石的手指点在了他的双手上时,一股灼热、酥麻的感觉从他的手掌上传来。
  
  下一刻
  
  呼!
  
  噼里啪啦!
  
  左手上,一团烈焰覆盖其上,熊熊燃烧。
  
  右手上,丝丝电流环绕其上,来回舞动。
  
  泰迪看着这一幕,完全的呆愣在原地,久久的回不过神。
  
  等到他回过神想要找松石说些什么的时候,松石早已经消失不见,反而是那位见过数次的怀崔克站在他面前,正在上下打量他。
  
  “晚上好,怀崔克先生。”
  
  泰迪有礼的问候着对方。
  
  不仅是因为对方的年纪,还因为他由衷的佩服着对方身为‘放牧者’所做的一切,就如同看到了一位同行。
  
  不同的是,他们处理的是常人的案件。
  
  而对方?
  
  处理的则是神秘侧。
  
  且要危险的多。
  
  “我和你说过,松石小姐没有什么恶意。”
  
  “她最多是恶作剧罢了。”
  
  “而且,还会给你补偿当然了,你现在也收到了补偿,感觉怎么样?”
  
  怀崔克笑道。
  
  “很不错。”
  
  “至少以后出门我不需要带电棍和高温打火机了。”
  
  泰迪耸了耸肩说道。
  
  这种冷幽默让怀崔克大笑起来,他拍了拍泰迪的肩膀,向着餐馆内走去。
  
  虽然很想要询问泰迪是否想要成为一位放牧者,但是怀崔克很清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
  
  更何况,此刻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啊!”
  
  坐在餐厅角落和凯丽沟通的艾美看到了泰迪双手上的火焰、电流时,立刻,惊呼出声。
  
  而当她从凯丽那里了解后,更是目带羡慕。
  
  “你真是好运的家伙!”
  
  艾美这样的说道。
  
  “如果你知道我被当狗一样拖着的那几天,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泰迪反驳道。
  
  “你获得这样的能力只是被当狗一样拖了几天?”
  
  “相信我,为了获得这样的能力,有大把的人愿意去被当狗拖着。”
  
  “不要说被当成狗拖着了。”
  
  “吃狗屎,也行!”
  
  艾美瞪大了双眼。
  
  从凯丽那里了解到泰迪变化的的她,不敢想象,泰迪竟然只是付出了这么一丁点儿代价就能够得到这种远超常人的力量。
  
  而泰迪面对艾美的话,却是一挑眉。
  
  他张嘴就要反驳。
  
  不过,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他是很在意这样的事情。
  
  但是有的人真的不会在意。
  
  他接触到的巫蛊之人,为了获得力量,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干不出来?
  
  别说吃狗屎了。
  
  杀人分尸都是家常便饭。
  
  他曾遭遇过。
  
  幸运的逃离了。
  
  而那些不幸的家伙呢?
  
  连灵魂都得不到安息。
  
  我……是不是应该帮帮它们?
  
  以前没有能力。
  
  现在?
  
  泰迪低下头看着左手的火焰,右手的电流,整个人陷入到了沉思中。
  
  秦然站在吧台内,扫了一眼泰迪,感知着泰迪此刻常人巅峰的身体素质和弱级别到一般级别的火焰、闪电,并没出声。
  
  每个人总有自己的选择。
  
  有好有坏。
  
  自己选择的,别人是无法插手的。
  
  就如同最后的结果,总是自己承担,不可能分担给他人一样。
  
  “不错的家伙,不是吗?”
  
  怀崔克说道。
  
  秦然没有反驳。
  
  心怀正义总比心怀邪恶的要好。
  
  尤其是在不鲁莽、不武断的前提下。
  
  秦然不介意这样的人多一些。
  
  “是因为‘冬夜战’的事情?”
  
  秦然很干脆的问道。
  
  “嗯。”
  
  “松石小姐应该是迫不及待的和你说了,不过,罗阎你并不是真正的放牧者,只是因为交易才来代表艾城东区参加,现在‘冬夜战’的规则改变了,我们不会、也无法强求你前往。”
  
  “所以,我来询问你是否愿意继续参加‘冬夜战’。”
  
  “当然,之前付出的订金我们是不会要回的,这并不关你的事,是一次意外。”
  
  怀崔克点了点头,很坦然的说道。
  
  虽然和秦然打交道的次数并不多,但是怀崔克的阅历足以让他判断秦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面对秦然这样的人,兜圈子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开门见山,以诚相待,才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怀崔克是真心实意的。
  
  不论秦然是否参加‘冬夜战’,他都会坦然接受。
  
  就如同他说的,这次的改变是一个意外,他不会、也无法强求一个年轻人去以身犯险。
  
  秦然抬手拿起一旁的水壶,给怀崔克倒了一杯水后,这才缓缓的说道:“我会按照约定前往。”
  
  接过水杯,怀崔克沉默了片刻。
  
  “我会尽量弥补你。”
  
  “虽然东区不富裕,但是我们掏掏家底的话,应该还能凑点东西出来。”
  
  怀崔克这样说道。
  
  人,总是相互的。
  
  当条件改变时,一些东西自然是需要改变的。
  
  例如:酬劳。
  
  秦然没有拒绝。
  
  他认为他值得这个价。
  
  “我会尽可能的了解这次‘冬夜战’的一切。”
  
  “然后,给你送来。”
  
  “贝恩呢?”
  
  怀崔克保证道,然后,这才发现被他留守在这里的贝恩竟然不在。
  
  “不知道。”
  
  秦然如实说道。
  
  怀崔克一皱眉。
  
  东区的放牧者,大部分都是可靠的,但也有不靠谱的。
  
  贝恩就是其中之一。
  
  而另外一个?
  
  怀崔克看了一眼秦然,暂时将那个人的名字抹去了。
  
  毕竟,有这么好的晚辈,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就不重要了。
  
  怀崔克拿出了通讯器,准备让贝恩回来。
  
  并不是要训斥对方,而是提醒对方,自己的职责。
  
  而在这个时候,怀崔克看到了从厨房中走出来的李佳佳,这个他十分看好的苗子,正系着围裙,一脸欢快的端着洗好的盘子。
  
  勤劳的姑娘。
  
  稍加教导,就是一位强力的放牧者。
  
  怀崔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情。
  
  可是,很快的,这一抹欣慰就凝固了。
  
  “老师,切片和切丁的刀功,什么时候可以结束?”
  
  “你多会能够教我调味啊?”
  
  “还有今天的龙虾烩饭,是不是有秘方啊?”
  
  ……
  
  老师?
  
  刀功?
  
  调味?
  
  秘方?
  
  她竟然相当厨子?!
  
  我十分看好的苗子,竟然要当厨子?
  
  究竟发生了什么?
  
  怀崔克双眼无神的看向了秦然,仿佛是在寻求答案,而秦然头也没抬继续的翻看着手中的杂志。
  
  没有找到答案的怀崔克直接联系贝恩
  
  “你在哪里?”
  
  “餐馆隔壁街的热狗摊,这里的热狗太棒了,怀崔克,你要来一根吗?”
  
  “嗯。”
  
  “等我。”
  
  怀崔克挂断了通讯器,尽力克制下,手背上青筋冒起。
  
  “罗阎,我去处理一些事情,很快回来。”
  
  秦然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怀崔克,转身离去。
  
  大约一分钟后,若有若无的惨叫声突然传到了餐馆里,一些怒吼与击打声则是夹杂其中。
  
  “我让你吃热狗!”
  
  “我让你不看好自己的学生!”
  
  “我让你贪吃!”
  
  “我让你误导一位贤者、先知误入歧途!”
  
  ……
  
  秦然抬眼看了一眼惨叫声传来的方向,冲着泰迪淡淡的说道:“帮我关一下门,有些太吵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