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七章 家务事

      在天亮,餐馆关门前,贝恩并没有回来。
  
      而是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贝恩和怀崔克才同时来到了餐馆中。
  
      虽然经过了很好的治疗,但是贝恩脸上的青肿却并没有完全消失,尤其是嘴角和眼眶上的青肿,更是无比的明显。
  
      哪怕做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可让人看着,无论如何都严肃不起来。
  
      至少,艾美看着就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你这样会没有男朋友的!”
  
      贝恩看着艾美认真的说道。
  
      “单身狗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艾美不屑一顾的撇了撇嘴。
  
      顿时,贝恩宛如遭到了重击,身形一颤。
  
      事实总是不容反驳。
  
      又不是他自己想成为单身狗的?
  
      还不是他看上的姑娘看不上他,看得上他的姑娘,他看不上吗?
  
      “单身我是为了自由!”
  
      “对吧,泰迪?”
  
      贝恩扭头看向了一旁沉默的泰迪,希望己方阵营中,多出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我有女友的。”
  
      泰迪犹豫了一下后,实话实说道。
  
      “什么?!”
  
      不仅仅是贝恩,就连艾美、怀崔克和站在吧台中的秦然,都诧异的看着泰迪。
  
      所有人都无法想象,泰迪这样一个整天忙碌案情,以警察局为家的人,竟然会有女友。
  
      “很奇怪吗?”
  
      “警察就不能有女朋友吗?”
  
      众人怪异的目光,让泰迪很不爽的嚷嚷起来。
  
      特别是贝恩的那种目光,更是让泰迪恨不得给对方一拳。
  
      “将你心底的龌蹉收起来!”
  
      “不是灌水的,也不是充气的!”
  
      “我也从不去夜总会,更没有vip卡!”
  
      泰迪冲着贝恩说完,就这么大踏步的走向了怀崔克,他没有马上开口,而是看向了秦然,在秦然做了个请的手势时,这才对着怀崔克说道:“怀崔克先生,请问加入放牧者有什么要求吗?”
  
      面对着泰迪的询问,怀崔克笑了。
  
      “对于别人来说,或许很困难。”
  
      “但对你,没有。”
  
      怀崔克说道。
  
      “我可以保留我警察的工作吗?”
  
      泰迪继续问道。
  
      “这并不冲突。”
  
      “事实上,放牧者中有超过三分之一并不是全职。”
  
      “除了各个区的负责人外,大家大部分都是平时各忙各的,需要的时候再站出来。”
  
      怀崔克解释着。
  
      “那我现在就能成为放牧者吗?”
  
      泰迪欣喜的问道。
  
      “当然不行。”
  
      “你现在只是加入了我们。”
  
      “但,还算不上是放牧者,只能是最低一级的‘维利特斯’,至少需要有老手带你10-15周才行。”
  
      “然后,还需要通过一次考试,你才能够算是真正的放牧者。”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希望成为你的领路人,教导你关于神秘侧的知识。”
  
      怀崔克说着就期望的看着泰迪。
  
      泰迪的资质是毋庸置疑的。
  
      至少也是‘埃克提斯’一级。
  
      稍加教导后,就能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好手。
  
      当然,就算是这样,泰迪也不需要怀崔克来教导。
  
      可是在有了贝恩的前车之鉴后,怀崔克实在是不放心,已经搞丢了一个李佳佳,再弄丢一个泰迪的话,怀崔克得痛心死。
  
      一想到这,怀崔克就忍不住的瞪了一眼贝恩。
  
      正缩在墙角,怀疑人生的贝恩突然一颤,全身的发冷。
  
      怎么了?
  
      我感冒了吗?
  
      唉,感冒就感冒吧。
  
      就算是感冒了,我也没有人照顾。
  
      连泰迪都有女朋友,而我没有。
  
      生活真是无趣……
  
      贝恩一边想着一边又缩回了墙角。
  
      这副模样,看得怀崔克一阵血压升高,他真恨不得再抽贝恩一顿。
  
      单身怎么了?
  
      我单身了55年,我和谁说过吗?
  
      怀崔克心底冷哼了一声,收回了目光。
  
      他不打算再看贝恩了。
  
      实在是让人气愤。
  
      “真的吗?”
  
      “那太好了!”
  
      泰迪松了口气。
  
      他刚刚真的担心,怀崔克会说出,让贝恩成为你的引导者之类的话语。
  
      他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成为放牧者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愿意贝恩成为自己的引导者。
  
      虽然东方有着‘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谚语,但是泰迪深知一个靠谱的师父是多么的重要。
  
      而贝恩?
  
      完全的和靠谱两个字不搭边。
  
      好吃懒做不说,还贪财、爱占小便宜、絮叨。
  
      这样的人成为直接的引导者,泰迪想想就觉得人生灰暗。
  
      幸好不是。
  
      “老师,我在门口等你。”
  
      泰迪说着,就自顾自走到了餐馆门口。
  
      他知道怀崔克和秦然是有要事要谈的。
  
      怀崔克看着泰迪的目光中浮现着满意。
  
      老师,在放牧者中可是有着特殊含义的。
  
      不过,他并没有纠正泰迪的称呼
  
      也许他真的需要一个继承人?
  
      心情不错的怀崔克,转过了身。
  
      “放牧者太需要新鲜的血液了。”
  
      怀崔克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可秦然并没有接茬,他很清楚怀崔克是为什么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对方希望他加入放牧者之中。
  
      但是,秦然从未想过这件事情。
  
      他和对方的关系一向很简单:合作。
  
      他不打算改变这样的关系。
  
      毕竟,放牧者并不是眼前的老人说了算,对方也不过是艾城东区的一个负责人罢了。
  
      而在艾城东区,对方这样的负责人就要11个,不用说是整个艾城,或者是整个州了!
  
      毫无疑问,放牧者是一个庞大的势力!
  
      在这种大势力中,哪怕号称很自由,但真正的自由又有多少?
  
      略微思考就能够猜到。
  
      十分有限!
  
      秦然可不希望因为一条条的命令而疲于奔命。
  
      他,更喜欢把握主动权。
  
      看着不答话的秦然,怀崔克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布袋。
  
      “这是我们的补偿。”
  
      怀崔克这样说道。
  
      他真的希望秦然能够加入到放牧者中,但却不会强迫秦然,他太清楚对方的性格是什么样了。
  
      真要强迫,恐怕连现在的友好关系都没有了。
  
      “嗯。”
  
      秦然点了点头,接过了布袋。
  
      银渡钱,10枚。
  
      将其倒出,放入了之前免一给予的钱袋子中。
  
      此刻的秦然总共有20枚银渡钱,不过,秦然并不打算这样使用了,他希望积攒之后,换成金渡钱后再用。
  
      怀崔克等着秦然做完这一切后,才继续开口说道。
  
      “这次‘冬夜战’的改变很大,各方都有反应。”
  
      “艾城的四大区正在商量,是否要组队。”
  
      “其他地区,也应该是类似的情况。”
  
      “还有……”
  
      说到这,怀崔克压低了声音,他用只有和秦然两人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据说这次的优胜者,除了能够得到超出往届5倍渡钱数量的100枚金渡钱外,还能获得一枚‘贤者之石’的碎片!”
  
      贤者之石碎片?!
  
      秦然一眯眼。
  
      他没有去抹怀中【贤者之石(碎片)】,但是在心底却涌起了警惕和怀疑。
  
      艾城的北区刚出现了一块【贤者之石(碎片)】,‘冬夜战’的奖励物品就变为了贤者之石碎片。
  
      这么巧合吗?
  
      “还有呢?具体一些。”
  
      秦然不动声色的问道。
  
      “除了最终获胜能够获得贤者之石碎片外,据传闻这次的‘冬夜战’还有各种各样的奖励。”
  
      “不是在‘冬夜战’结束后发放,而是放在了‘冬夜战’之中!”
  
      怀崔克继续说道。
  
      “放在了‘冬夜战’之中?”
  
      秦然心底瞬间涌起了猜测。
  
      战后结算和战斗中获得,那可是完全的两个概念。
  
      最简单的,如果在战斗中获得了一件不错的道具,不少人或者怪异极有可能会放弃这次‘冬夜战’,一直苟到‘冬夜战’结束。
  
      七天的时间,对他们这些人来说,真不算什么。
  
      当然,也极有可能会被群起而攻之。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次的‘冬夜战’要比想象中的有意思多啊。”
  
      秦然这样的说道。
  
      “这并不是最让我担忧的。”
  
      “最让我担忧的是,这次‘冬夜战’并不是选择了以往的某个地方,而是一个全新的地方。”
  
      “也就是说,谁也不知道那里会是哪里。”
  
      “以往的经验彻底的没有了用,我们想要帮你,也无法帮起。”
  
      怀崔克忍不住的苦笑起来。
  
      “你们不知道。”
  
      “其他人,或者怪异可能知道吗?”
  
      秦然问道。
  
      “不可能!”
  
      “主持‘冬夜战’的那位大人知道一切,但他绝对不会透露。”
  
      “他的公正与公平,是举世皆知的。”
  
      怀崔克很肯定的说道。
  
      秦然没有多说什么。
  
      在没有亲身经历过时,他绝对不会妄下推断,只会保持应有的警惕。
  
      “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那里距离艾城远吗?”
  
      秦然问道。
  
      “这或许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那里距离艾城并不远,大约三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所以,我们提前一天出发就好。”
  
      “这两天罗阎你调整状态,我们会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的打扰。”
  
      怀崔克保证道。
  
      “好。”
  
      秦然一点头。
  
      之后,两人简单的交谈后,怀崔克起身告辞了。
  
      这位老放牧者走到墙角一把拎起贝恩向外走去,等候多时的泰迪冲着秦然打了个招呼,就跟了上去。
  
      在放牧者们离去后,厨房的布帘一翻,含羞草走了出来。
  
      “哥哥。”
  
      含羞草伸出手,扯了扯秦然的衣袖,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秦然马上心知肚明的向着精英‘恶犬’打了个眼色后,就走进了厨房。
  
      “有危险!”
  
      “那个声音告诉我,这次‘冬夜战’很危险!”
  
      秦然刚走进厨房,系着围裙的李佳佳就连忙说道。
  
      “具体的呢?”
  
      秦然问道。
  
      “鲜血、死亡。”
  
      “烈焰、毁灭。”
  
      “那个声音不停的再告诉这些,但是,我想要询问具体时,那个声音开始保持沉默。”
  
      李佳佳如实的回答着。
  
      她当然不希望秦然出事。
  
      并不是多么关心秦然,仅仅是因为秦然是她师父的哥哥。
  
      如果秦然出现了什么意外,她的师父一定会伤心。
  
      人一伤心,就容易万念俱灰。
  
      一旦真的万念俱灰了,那她刚刚起步的厨师生涯可就全毁了!
  
      “你询问过那个声音哪里是安全的了吗?”
  
      秦然沉吟了一下后问道。
  
      “问过了!”
  
      “远离‘冬夜战’就是最安全的!”
  
      “离得越远越好!”
  
      李佳佳马上点头道。
  
      “是这样吗?”
  
      秦然低声自语着。
  
      “你是准备放弃‘冬夜战’了吗?”
  
      李佳佳期待的看着秦然。
  
      “不!”
  
      “我越发的期待了!”
  
      秦然笑着说道,目光则是看向了含羞草,同样嘴角含笑的含羞草,显然是猜到了秦然的想法,并没有一点意外。
  
      反而是,眼神中带着支持。
  
      或者说,只要是秦然想要去做的事情,含羞草都会支持。
  
      尽管那么做会很危险。
  
      可又有什么事是不危险的?
  
      害怕危险的人,在巨大城市中是活不长的。
  
      无所畏惧,才有一线生机!
  
      退缩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等到退无可退的时候,才会发现,早已经进入了绝境。
  
      之前的含羞草就是这样。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含羞草遇到了秦然。
  
      含羞草自己也很明白,是秦然的出手,才让自己能够继续的活着。
  
      不然……
  
      巨大城市中的冤魂,连哀嚎都不做到。
  
      所以,含羞草哪怕依旧胆小,可却选择了面对。
  
      不愿意再陷入绝境,就是含羞草最真实的想法。
  
      当然!
  
      也因为身边站着的秦然是一个让含羞草自己能够完全放心,且给与不断鼓励的人。
  
      “师父你一定要劝说一下你的哥哥,他……”
  
      “去吧。”
  
      “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含羞草笑着摆手打断了李佳佳的话语,扭过头用好看的双眼直视着秦然,给予了一个郑重的承诺。
  
      秦然抬手摸了摸含羞草的额头。
  
      “放心。”
  
      “我会准备完全的。”
  
      说着,秦然就走出了厨房。
  
      当厨房的布帘放下的时候,含羞草脸微红的转过身,一边准备今天的食物,一边思考着。
  
      “七天,不知道那里是什么环境,食物容不容易变质。”
  
      “牛肉干应该能够应付大部分局面。”
  
      “脱水蔬菜也可以。”
  
      “可是不够新鲜。”
  
      “罐头的话,又没有营养。”
  
      “应该做什么呢?”
  
      ……
  
      李佳佳站在一旁看着一边思考一边准备今天食物的的含羞草,忍不住的双眼冒光。
  
      因为,就算是在出神的状态下,她的老师都没有犯任何的错误。
  
      刀功依旧让她眼花缭乱。
  
      调味仍然是让她垂涎欲滴。
  
      甚至,那朵小百花再次出现了。
  
      不过,李佳佳早就习惯了。
  
      在这里,她什么奇怪的事没有碰到。
  
      别说小白花了,就算是变成食人花,她的脸色都不会变一下。
  
      李佳佳瞪大了双眼看着含羞草烹饪的每一步。
  
      而在南区别墅区的深处,松石却是忍不住的摔了盘子。
  
      “难吃!”
  
      “难吃死了!”
  
      “这是刷锅水吗?”
  
      “狗都不会吃!”
  
      松石气呼呼的吼着,然后,想也不想就准备换衣服前往‘叶之餐馆’。
  
      “小姐,等等,为了准备‘冬夜战’,之前东区的放牧者声明请您最近两天不要打扰罗阎……”
  
      “谁会理那个冰箱?”
  
      “我是去找罗叶的!”
  
      松石强调道。
  
      “那也不行,罗叶也在餐馆中,更何况罗叶还是罗阎的弟弟,您这样……”
  
      “什么不行?!”
  
      “罗叶是罗阎的弟弟,可罗叶还是我未来的夫婿!”
  
      “我去看我未来的夫婿,和那帮家伙有什么关系?”
  
      松石打断了免一的话语,拿起外套就向外跑去,一边跑,松石还一边回头向呆愣在原地的免一喊道。
  
      “告诉他们,这是家务事!”
  
      “让他们别多管闲事!”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