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九章 顺带
    鲜血喷散间,火光摇曳。
  
      秦然迈步从一侧的阴影中走出,抬起手中的【阿卡之刃】对着倒地的三个巫蛊之人的心口,又一人补了一刀。
  
      有着【阿卡之刃】的猎魂属性在,三个巫蛊之人在承受第一刀的时候,灵魂也随之消散,根本不存在‘复生’的希望。
  
      之所以补了第二刀,纯粹是因为秦然的习惯性谨慎。
  
      做完这些后,秦然才开始检查自己的战利品。
  
      除去刀疤脸拥有着一根【戈多之链】外,剩下的两人中,一个是空无一物,一个是一枚木头雕刻的咒令。
  
      【名称:巫蛊咒令】
  
      【类型:杂物】
  
      【品质:魔法】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诅咒】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与诅咒纸人相比较,它要好上一些,但也需要更为复杂的手势、咒语(标注:你所拥有的神秘知识派系等级,无法更进一步了解相关知识)】
  
      ……
  
      【诅咒:在获取需要被下咒者的名字、出生日期和鲜血后,通过咒令是对方陷入恶梦等负面状态(需要进行一次E级别的精神判定,判定通过将无法奏效)】
  
      ……
  
      刀疤脸的【戈多之链】与之前获得的【戈多之链】属性方面没有什么区别,造型也是类似,都是一根细长宛如手链般的锁链。
  
      秦然直接将新获得的【戈多之链】戴在了同一只手腕上。
  
      虽然【戈多之链】的攻击、防御属性并不够,但秦然从不会小觑任何一件装备、道具,特别是在他本身没有更多装备、道具进行选择的时候。
  
      而【巫蛊咒令】?
  
      没有相应的知识,秦然注定无法使用。
  
      因此,将这枚【巫蛊咒令】和之前得到的一枚【巫蛊咒令】、三张【诅咒纸人】放在了背包中。
  
      这些都是他今晚之前的收获。
  
      没错,眼前的三个巫蛊之人并不是秦然的第一个目标。
  
      事实上,按照秦然的故意混淆的做法,这里是他猎杀巫蛊之人的最后一站。
  
      至于收获?
  
      很明显,这些巫蛊之人,相较于之前卷入了‘贤者之石’战斗的巫蛊之人要弱小不少。
  
      从随身的道具就能够看得出来。
  
      不然,这些人也不可能‘安安分分’的不去参加战斗,从而躲过一劫。
  
      因此,秦然也没有指望从这些人身上获得什么。
  
      能够获得两枚【巫蛊咒令】和三张【诅咒纸人】对秦然来说,已经是出乎预料的了。
  
      再次将周围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后,秦然转身就走。
  
      没有再停留,他直接返回了餐馆。
  
      从窗户进入,换了衣服后,返回了大厅。
  
      一直守在大门口的精英‘恶犬’看到秦然后,马上摇着尾巴跑了过来,秦然摸了摸对方的头,向着厨房门口示意。
  
      立刻,心领神会的精英‘恶犬’就跑回了厨房门口。
  
      自始至终,待在厨房中的含羞草、李佳佳都不知道秦然离开过。
  
      而还在和凯丽相互适应的艾美,则是早已经睡下,更是不知道秦然曾经离开过。
  
      除了……
  
      上位邪灵!
  
      顺利完成了Boss刚刚交代的任务,上位邪灵将身上的口袋放在小茶几一旁的地上,然后,它扭开了一个略显破旧的电暖气。
  
      这是它在储藏室的角落发现的。
  
      虽然破旧,但是依旧能用。
  
      片刻后,储藏室就变得温暖起来。
  
      上位邪灵搬着小凳子坐在那里,嘴里哼着秦然经常哼唱的小调。
  
      简单!
  
      实在是太简单了!
  
      那些巫蛊之人藏东西的方法简单到和小孩子一样!
  
      只要找到了那些家伙的藏身之所,依靠它的能力,拿到那些东西真的是轻而易举,除了搬运回来废了一点劲儿外,基本上没有任何的难度。
  
      它有多久没有享受过这种简单的任务了?
  
      与之前每一次都不死上几次的局面相比,现在的一切都太幸福了。
  
      坐在小凳子上的上位邪灵忽然想到了什么,马上站起来向着储藏室的角落走去,那里有着一套旧茶具。
  
      不仅款式很久了,茶具上还有着不少损坏,这也是它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不过,上位邪灵不在乎。
  
      细细的擦了擦后,上位邪灵将其摆在了小茶几。
  
      哪怕没有水,上位邪灵依旧是悠然自得的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时光。
  
      这样的生活太美好了!
  
      真希望一直继续下去!
  
      上位邪灵心底默默的想着。
  
      可它十分清楚,这样的事情,想一想就好了,偶尔一次就是极为难得了,想要一直下去?
  
      根本不可能!
  
      毕竟,它有那么一位Boss。
  
      倒不是它的Boss多么的爱惹事生非,只是因为它的那位Boss早已经身处漩涡,不奋力挣脱而出的话,就要粉身碎骨!
  
      而做为Boss的最重要的契约随从,Boss粉身碎骨了,它也好不到哪去。
  
      它还不想死。
  
      虽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它早已经死了无数次。
  
      所以,要珍惜当下!
  
      抱着这样的信念,上位邪灵悠闲的待了两分钟后,马上站起来,将茶几上的茶具、小凳子全部小心翼翼的放回了角落后,静静的垂手站立在门旁。
  
      下一刻,秦然推门而入。
  
      “Boss,你要的东西,那些之前战死的巫蛊之人的财产……不,遗产。”
  
      上位邪灵将地上的口袋递给了秦然。
  
      秦然接过口袋,没有看,嘴角就翘了起来。
  
      通过重量和声音,他心中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至少50枚银渡钱和200枚铜渡钱。
  
      至于金渡钱?
  
      口袋中并没有。
  
      并不是巫蛊之人没有铜渡钱,而是因为金渡钱特殊的属性,让这些巫蛊之人将它们当做装备道具般,随身携带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了。
  
      加上他之前获得的20枚银渡钱,以这些铜渡钱做为添头的话,换取两枚金渡钱那是绰绰有余。
  
      “做的不错。”
  
      “‘贤者之石’存在的那个遗迹有什么发现没?”
  
      秦然夸赞了一句后,继续询问着他极为在意的‘贤者之石’碎片。
  
      “没有!”
  
      “我将那里细细的搜查了一遍,根本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迹象,我偷听松石家族的人交谈,那里应该真的是一个墓地。”
  
      “只是里面有着一块‘贤者之石’的碎片。”
  
      上位邪灵讲述着它所知道的一切。
  
      它之前离去可不单单是去搜寻那些遗漏的巫蛊之人的下落和战死的巫蛊之人的遗产,‘贤者之石’的碎片也是重中之重。
  
      可惜的是,和前者相比较,有关‘贤者之石’的信息,它并没有探听到更多。
  
      也许松石家族的那位免一知道些什么,但上位邪灵并没有敢靠近对方,它直觉的知道,它一靠近对方就会被发现。
  
      秦然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追问。
  
      “继续留意艾城的一切。”
  
      “我需要你从那些游魂的嘴中得到更多常人所不知道的秘密。”
  
      秦然说完,就向着楼上走去。
  
      “保证完成任务。”
  
      上位邪灵笑嘻嘻的说道。
  
      还是这种不需要费劲的任务,它又怎么会不满呢?
  
      当秦然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后,上位邪灵的身影也随之不见。
  
      太阳照常升起。
  
      也照常落下。
  
      就在餐馆的招牌小黑板挂出去的一分钟后,松石的身影出现在在了小巷子口,她看着黑板上秀气的字迹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仅是因为字迹好看,还因为菜单她很满意。
  
      鲍汁浇饭。
  
      她十分喜爱的食物之一。
  
      因此,刚走进餐馆,她就一如既往的将一摞钱,拍在了吧台上。
  
      “十份!”
  
      秦然则是不紧不慢的点这钱,放入钱匣子,开始下单。
  
      “希望你进了那里后,还能够保持这种慢悠悠的姿态。”
  
      松石略带不满的说道。
  
      然后,似乎是感觉,这样说不够明确自己的立场般。
  
      她再次的补充道。
  
      “如果出了事,不要指望我会去救你!”
  
      “我就算是看到了,也会选择视而不见!”
  
      “哪怕是我随手就能够帮到你的地方也一样!”
  
      松石说的掷地有声。
  
      秦然则是将一个口袋扔到了吧台上。
  
      听着口袋内,钱币的哗哗声,松石一愣后,随即抱着肩膀冷笑起来。
  
      “你想收买我?”
  
      “别妄想了,就凭这些渡钱……”
  
      “兑换。”
  
      “70枚银渡钱,和20枚铜渡钱做为添头,换你身上的两枚金渡钱。”
  
      秦然很干脆的打断了这位大小姐的妄想。
  
      “你这是在和我做生意?”
  
      松石再次一愣。
  
      做为松石家族的大小姐,她从小就获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资源,完全没有因为金钱方面的事情发过愁,更加不用说做生意了。
  
      至多也就是恶作剧罢了。
  
      像是秦然这种一本正经的谈生意,却是第一次。
  
      但和第一次相比较,这位大小姐更在意的是其它。
  
      这位大小姐饶有兴致的看着秦然。
  
      “一枚金渡钱需要35枚银渡钱,70枚银渡钱足够换取两枚金渡钱,还有20枚铜渡钱做为添头,很公平,不是吗?”
  
      “可……”
  
      “我为什么要和你换?”
  
      松石拉长了语调。
  
      她心底期待着秦然会出现愕然之类的表情。
  
      但是,这位大小姐失望了。
  
      秦然依旧是一脸的冷漠,然后,抬手就将口袋拿了回来。
  
      接着就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中,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你就没有一点儿懊恼吗?”
  
      松石忍不住的问道。
  
      “为什么要有?”
  
      秦然反问道。
  
      “我刚刚明明是戏耍了你啊?”
  
      松石一脸好奇。
  
      “我知道啊。”
  
      “所以,这是你在这里吃的最后一顿。”
  
      “今后这里不欢迎你。”
  
      秦然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
  
      松石立刻瞪起了那双好看的狐狸眼。
  
      松石面对含羞草的食物,是爱到了心里的。
  
      不要说眼前高昂的价格了,就算是多出十倍、甚至是百倍,松石都是不在意的。
  
      一想到今后不能再吃到含羞草做出的食物,松石的呼吸立刻急速起来,她的双眼中出现了怒火。
  
      不过,理智告诉她。
  
      不能动手!
  
      一旦动手,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我要的是食物!
  
      我要的是罗叶!
  
      罗阎什么的都是大猪蹄子,都是杂草!
  
      我不能在意他!
  
      我不能在意他!
  
      松石自己告诫着自己,做了数次深呼吸后,这位大小姐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道:“你刚刚说兑换?我认为是一个很好的提议。”
  
      说着,松石就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两枚金渡钱,放在了秦然面前。
  
      秦然毫不犹豫的把口袋重新扔回了松石面前,拿起了两枚金渡钱。
  
      “金渡钱有着一些效果,但是数量的累积并不能够让这种效果累积,所以,不要妄想有好事发生。”
  
      松石提醒着秦然。
  
      “换取6枚银渡钱。”
  
      秦然将剩余的180枚铜渡钱拿了出来。
  
      “你把我当做什么了?”
  
      “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了!”
  
      松石仿佛气急了般低吼着,但却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了6枚银渡钱,然后,她就看到秦然拿出了两个木雕和三个纸人。
  
      “这些大概值30枚银渡钱。”
  
      “再加上刚刚的6枚银渡钱中的5枚,我向你再兑换一枚金渡钱。”
  
      秦然说道。
  
      “昨天晚上是你猎杀的巫蛊之人?”
  
      松石反应极快的想到了什么。
  
      “不是。”
  
      “这些是我最近一段时间的积攒,有南区给我的补偿,也有我平时收集的。”
  
      秦然矢口否认。
  
      “这些也是?”
  
      松石一指【巫蛊咒令】和【诅咒纸人】,一脸的不相信。
  
      虽然只是一些普通的道具,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诅咒纸人】还好说,【巫蛊咒令】制作起来则要麻烦的多。
  
      当然,价格也要远远超出【诅咒纸人】,虽然在大部分新手看来,两者相差不多。
  
      “嗯。”
  
      秦然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松石冷哼了一声。
  
      鬼才信你!
  
      在心底这样说着,松石却完全没有要黑秦然的意思,再次掏出了2枚金渡钱,将桌上的银渡钱连带着【巫蛊咒令】、【诅咒纸人】都扫进了包中。
  
      那个小小的包,丝毫没有因为诸多的钱币而被撑大。
  
      很显然,松石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富有。
  
      但仅仅扫视了一眼后,秦然就只是拿起了自己应得的2枚金渡钱,道:“谢谢。”
  
      就如同自己应得的,秦然一分都不会少要一样,获得了别人的帮助,理应要说一声谢谢。
  
      面对着这一声道谢,松石却是笑了起来。
  
      “你果然是从深山中来的。”
  
      “一开始我还猜测你是不是谁家培养出来的暗子。”
  
      “不过,要是那些暗子的话,可不会用这么拙劣的手段来接近我。”
  
      “怎么样,要不要真正的结盟?”
  
      松石再次旧事重提。
  
      秦然则再次摇了摇头,转身从厨房内接过了含羞草递出来的鲍汁浇饭,放在了松石的面前。
  
      然后……
  
      秦然又转身接过了属于自己的晚餐:红烧鲍鱼。
  
      “吃饭。”
  
      秦然这样说道。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