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一章 不一样

      所有人看着秦然拿起筷子,夹出了一只在太阳光下泛着金色的虾,放入了嘴中。
  
      嘎吱、嘎吱!
  
      酥皮的脆响。
  
      虾肉的爆浆声。
  
      一一传入了在场人们的耳中,那个最先抢到了营地盒饭的卢坎,愣愣的看着秦然,手中空了的盒饭不自觉的跌落在地。
  
      当啷。
  
      这一声脆响,终于打破了营地的寂静。
  
      所有人都回过了神。
  
      他们的目光在营地盒饭和秦然的身上来回扫视,最终,不自觉的发出了一声叹息。
  
      很心酸的叹息。
  
      原本兴致勃勃的盒饭抢夺,在这个时候也变得没有意思起来。
  
      实力嘛,之前的几次抢夺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有合作意向的,也相互结盟。
  
      乐意单打独斗的,也坚持己见。
  
      剩下的?
  
      还不如养精蓄锐。
  
      至于再去抢夺那几个盒饭?
  
      没有秦然手中的保温盒出现前,他们是十分乐意的。
  
      可现在……
  
      算了吧。
  
      也就那样。
  
      闻着味道,就不怎么样。
  
      前两天我为什么会认为那东西好吃的?
  
      一定是太紧张,出现错觉了。
  
      没错,就是紧张,出现错觉了。
  
      营地中的年轻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几个公认的强者站了出来,走向了放着盒饭的手推车,剩下的人则是自觉的到了两个硕大的饭盆前去打饭,包括那个卢坎。
  
      就如同戴利芬说的,卢坎的饭量很好,虽然那盒饭的分量十足,但还不够对方吃的。
  
      如果是前两天,卢坎吃完第一个盒饭后,说不定还会为下一个盒饭大打出手。
  
      只是今天,不一样。
  
      端着青菜土豆大米饭,卢坎一边盯着秦然的保温盒内的炸虾、鸡蛋卷、牛肉、西兰花、煎香肠,一边猛地将手中的食物往嘴里填。
  
      事实上,不单单是卢坎一个人这样。
  
      周围所有的年轻人,包括那些拿到了盒饭的年轻人也一样。
  
      他们都盯着秦然。
  
      有些人甚至不停的耸动着鼻子。
  
      似乎这样做,能让手中的食物变得更美味,或者准确点说是更下饭一样。
  
      不自觉的,这些人就缓缓的向着秦然靠拢。
  
      离得更近,闻得自然更清楚。
  
      很自然的,距离秦然最近的是戴利芬。
  
      他看着周围年轻人的模样,不由一捂额头。
  
      他知道,他举办的这次‘热身赛’算是完蛋了。
  
      有了更好的食物,想要依靠食物再激起这些年轻人的斗志,那是根本不可能了,除非……
  
      下意识的,戴利芬看向了吃完一个保温盒内食物的秦然。
  
      “你厨艺很好?”
  
      戴利芬趁着空隙问道。
  
      “我不会做饭。”
  
      “是我弟弟的厨艺很好。”
  
      秦然如实的回答着。
  
      “他有没有意向来我们这里做饭?”
  
      戴利芬很直接的问道。
  
      这样的话语,没有掩饰,周围的年轻人们都听到了,顿时,这些年轻人的双眼都放光了。
  
      “松石家族愿意给我弟弟年薪百万。”
  
      秦然淡淡的说道。
  
      立刻,年轻人们的目光就黯淡了。
  
      年薪百万!
  
      对于并不太富有的放牧者来说,依旧是一个庞大的数字,或许偶尔一两次的运气好,能够达到,超出几倍也不是梦想。
  
      但是,人不可能总是运气好,总有运气不好的时候。
  
      徘徊在贫困线,依靠各地放牧者机构吃饭的放牧者并不是没有,甚至可以说,这才是大部分放牧者的状态。
  
      不然,为什么放牧者很多都是兼职的?
  
      因为,对于大多数天赋一般,实力普通,想要依靠放牧者的工作来养家糊口的人,这实在是太难了。
  
      眼前能够参与到‘冬夜战’的年轻人,天赋自然不用说,实力也极为强。
  
      可同样的,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有积蓄。
  
      甚至,可以说眼前的年轻人们从没有想过存钱。
  
      他们更乐意投资到装备、道具上。
  
      而不是存下来。
  
      毕竟,对他们来说,年轻就是本钱。
  
      也因此,没有一个人能够掏出那一百万。
  
      更何况,他们都能够听得出来,年薪百万也不能够打动那位的弟弟。
  
      “咳、咳!”
  
      戴利芬一阵掩饰尴尬的轻咳。
  
      他完全没有想要把话题继续下去的意思了。
  
      松石家族、年薪百万,早就超出了他能够承受的范围。
  
      还是想点现实的比较好。
  
      “你和你弟弟的关系真好。”
  
      “你来参加‘冬夜战’,他竟然还给你准备了一份食物。”
  
      “不过,你要尽快适应营地的生活。”
  
      “晚餐,你还是需要在这里吃的。”
  
      戴利芬意有所指。
  
      周围的年轻人则是微微松了口气。
  
      对啊!
  
      也就是一份食物罢了!
  
      忍一忍就过去了!
  
      他吃完这份食物后,也得和我一样,吃营地的食物!
  
      想着想着,周围的年轻人们再次觉得,手中的食物,还是能够过得去的。
  
      然后……
  
      他们看到秦然从背包中又拿出了一个保温盒。
  
      所有人,包括戴利芬都是一愣。
  
      看着那个硕大的背包,一个不好的念头开始在所有人心底漫延。
  
      “罗阎,你带了多少?”
  
      “你别告诉我,你这个背包里都是这样的食物!”
  
      戴利芬声音都颤抖了。
  
      “嗯,是的。”
  
      秦然点了点头。
  
      然后,他不再理会面前的戴利芬,径直打开了保温盒。
  
      回锅肉盖饭!
  
      不错!
  
      秦然微笑的夹起了一片肉,放入了嘴中,那种似乎没有因为时间而失去应有滋味的感觉,真的是太棒了。
  
      含羞草是怎么做到的?
  
      这样的厨艺真的是超出想象啊!
  
      不自觉的,秦然眯起了双眼。
  
      而周围所有人看着秦然,闻着不停冲击鼻间的香味,纷纷陷入了绝望。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带了那么一大包的食物?
  
      不应该是来参加‘冬夜战’带足各种补给吗?
  
      光有食物,药品呢?
  
      其它物资呢?
  
      备用的武器呢?
  
      遇到突发情况的补给呢?
  
      一个个仿佛是要冲出心底的质问,被年轻人们憋了回去,他们看着秦然那简陋的‘帐篷’,最终,默默的收回了目光。
  
      不能再看下去了!
  
      再看下去,就要动手抢了!
  
      所有人都将这个不好的想法抛出了脑海。
  
      放牧者之间禁止恶意争斗!
  
      一旦违反,可不单单是普通的惩罚!
  
      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这样的惩罚,极具威慑力。
  
      戴利芬看着再次开吃的秦然,嘴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可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带着一声叹息,扭头返回了自己的帐篷。
  
      午餐在喧闹中开始,在寂静无声中结束。
  
      吃完饭的年轻人们再次看了一样秦然后,就纷纷钻回到了帐篷中开始休息。
  
      为了应对接下来的‘冬夜战’,每个人都尽可能的保持着最好的状态。
  
      也就只有在吃饭时,会有所放松。
  
      剩下的时候?
  
      秦然清晰的听到了,磨刀、擦枪的声音。
  
      很明显,这些年轻人时刻准备着。
  
      秦然利落的收起了面前的三个保温盒,将其重新装入了背包后,拿起含羞草准备好的保温壶,以瓶盖为被子,倒出了里面的清茶。
  
      茶香弥漫间,周围磨刀、擦枪的声音就是一顿。
  
      然后,那声音就不自觉的变得激烈起来。
  
      秦然丝毫没有理会这些声音,一连三杯清茶后,他收拾好保温壶,背靠着自己的背包,就这么眯起了双眼,仿佛是进入了假寐。
  
      松石不在这里!
  
      秦然十分肯定这一点。
  
      他刚刚在人群中没有发现对方!
  
      不仅怪异有单独的营地,类似松石这样的半怪异也有着属于自己的营地吗?
  
      人类一拨。
  
      怪异一拨。
  
      混血一拨。
  
      三方吗?
  
      秦然静静的思考着,太阳则从最高点,慢慢的向着西变滑落。
  
      当太阳即将再次没入地平线的时候,营地中已经燃起了大小不一的篝火,火光代替了阳光,为营地带来了光明和温暖。
  
      在篝火燃起的时候,那个披着熊皮的卢坎突然走出了帐篷,径直走到了秦然面前。
  
      “你把食物给卢坎,卢坎保护你!”
  
      带着浓浓的北地方言,这个高大魁梧的男子说道。
  
      秦然没有说话。
  
      仅仅是看了对方一眼。
  
      稍微夹杂了一些杀意。
  
      立刻,这个高大魁梧的北地男子就脸色大变,仿佛是看到了北地森林深处的那几头凶兽般,连连后退。
  
      足足退出了七八步远时,卢坎才停下来脚步,用一种忌惮、夹杂细微恐惧的目光重新打量着秦然。
  
      “你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在普通营地?”
  
      “你应该去异人营地才对!”
  
      卢坎问道。
  
      脚步则是不自觉的再后撤了两步,停在了距离最近的篝火前。
  
      似乎只有篝火带来的光明和温暖,才能够驱散身体内的寒意。
  
      可怕!
  
      太可怕了!
  
      卢坎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胆小的人!
  
      他也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遇到用一个眼神就能吓退自己的人。
  
      尤其是在这个普通营地中……
  
      他认为,自己就应该是最特殊、最强大的那个。
  
      难道……
  
      一个想法猛然间出现在了卢坎的心底。
  
      “你也是为了搜寻而去的?”
  
      “你在找什么?”
  
      “如果不一样的话,我们可以结盟。”
  
      卢坎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他也认为不需要隐藏,很直接的询问着秦然。
  
      “我习惯一个人了。”
  
      秦然拒绝道。
  
      面对拒绝的卢坎还想要说些什么来挽回秦然的心意,可是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什么好的说辞,最后,这个北地的男子说道:“我在找一个巴掌大小的熊的雕像,它是木质的,没有漆,如果你找到它的话,你可以联系我,我会给你满意的报酬。”
  
      说着,这个北地的男子就从披着的熊皮内摸出了一块弹珠大小的石头,放在了秦然面前。
  
      “你想要联系卢坎的时候,就捏碎这个石头。”
  
      “卢坎知道了,就会去找你。”
  
      这个北地男子说完就抬手锤了锤胸口,行了一个很特殊的礼节后,转身走回了属于自己的帐篷。
  
      秦然思考了一下后,抬手将那个石头捡了起来。
  
      【名称:通讯之石】
  
      【类型:奇物】
  
      【品质:魔法】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属性:通讯】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通讯之石是北地的特产之一,以古代炼金术为基础,配合着近代的炼金术制造出的道具】
  
      ……
  
      【通讯:捏碎它,持有较大一块的另外一方,就能够感知到你的位置,但无法交谈。】
  
      ……
  
      秦然看着【通讯之石】的介绍,默不作声将其放在了一旁。
  
      他不会随意接受他人的道具。
  
      即使这个道具看起来十分的无害也是一样。
  
      之所以拿起来,是因为秦然以为【通讯之石】会和之前得到的【水净之石】有什么关联。
  
      但标注则证明,是他多想了。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完全的没入了地平线。
  
      最后一点阳光的消失,让周围迅速的陷入了黑暗之中,仅剩下了营地的篝火做为照明。
  
      这些年轻人自然带着照明设备。
  
      可是没有一个人会选择在这里使用。
  
      即将到来的‘冬夜战’才是他们认为值得使用的地方。
  
      戴利芬带着食物再次出现了。
  
      但与中午不同的是,这一次全部都是那种装有丰盛食物的半透明盒饭,这让年轻人们很意外,也带着丝丝惊喜。
  
      很显然,‘冬夜战’前的一餐是丰盛的。
  
      下意识的,这些年轻人就看向了再次伸手摸向自己背包的秦然。
  
      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保温盒虽然保温,但也不是没有时间限制的。
  
      从中午,不对,艾城出发的话,是从早上到了晚上,这么长的时间,再好的保温盒也无法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保温了。
  
      而且,食物长时间窝在一个保温盒内,必然会变得粘稠。
  
      再好吃的食物,一旦变得粘稠了,那也就没什么滋味了。
  
      所以,这些年轻人认为,这一次他们不会遭受到香味的冲击。
  
      但是,当秦然打开保温盒的时候,当那香味如同是劲风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的时候,年轻人们为自己的天真买单了。
  
      “这、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我看到那个保温盒里的食物再发光?”
  
      “这不科学!”
  
      ……
  
      一个个再次被含羞草食物洗礼的年轻人们陷入了无力的绝望中,可更让他们绝望的是,他们看到了保温盒内食物升腾而起的热气。
  
      就如同是刚刚做出来的一样。
  
      这绝对不是一个保温盒能够做到的。
  
      又不是什么魔法物品!
  
      而站在那的戴利芬却是眼角抽搐。
  
      见多识广,阅历丰富的这位老放牧者猜到了什么。
  
      超凡!
  
      以厨艺超凡?
  
      开什么玩笑!
  
      不可能的!
  
      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人!
  
      一定是某种不为人知的技巧!
  
      猜到了什么的老放牧者根本不愿意相信自己猜到的,因为,这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是多少天资卓越者求而不得的,多少人困顿在那,现在却有人凭借厨艺进入了那种程度,怎么能让他相信?
  
      他用力摇了摇头,将自己的这个想法抛出脑海,并且,为了不让这个想法再次出现,提前对着周围的年轻人们大喊道——
  
      “快点吃!”
  
      “吃完我们需要赶路!”
  
      “‘冬夜战’就要开始了!”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m.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