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三章 钓

      发生了什么?
  
      卢坎心底问着自己。
  
      他只记得自己大踏步的走向了高楼,然后,突然的遭到了袭击,连反应都没有就被打了出来。
  
      甚至,他连袭击自己的人都没有看清楚。
  
      不!
  
      应该是连对方是不是人都无法确认!
  
      呼!
  
      深呼吸了一口,疼痛和满口的血腥味并没有让这位来自北地的男子退缩。
  
      相反的,他越发的战意昂然。
  
      吼!
  
      一声低吼,这位来自北地的男子全身的肌肉开始贲起,本就魁梧的对方,在这个时候显得越发的壮硕了。
  
      没有什么小心翼翼。
  
      也没有什么观察,卢坎一矮身子,就如同是冲锋的橄榄球运动员般,冲向了那栋写字楼。
  
      砰!
  
      又是一声闷响。
  
      卢坎以比冲锋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来。
  
      而且,这一次,卢坎要比之前可是凄惨多了。
  
      不仅仅是大口大口的呕血,在秦然的注视下,胸前的骨骼明显的塌了一块,但是,卢坎仿佛是感觉不到疼痛般,就这么的站了起来,冲着高楼的方向怒吼着。
  
      吼声一声连着一声。
  
      一声响过一声。
  
      到了最后,就真的如同是狮吼熊嚎般。
  
      而每一声的怒吼,都让卢坎的肌肉强壮一分、身形变大一分,毛发茂密一分。
  
      当吼声停下来的时候,卢坎已经变成了一个足有三米多高,直立的熊人。
  
      爪牙锋利,皮毛油亮。
  
      卢坎四肢着地,冲着大楼再次冲了过去。
  
      每一步,地面上都传来了微微的震动。
  
      当密集的脚步连绵起来的时候,卢坎就仿佛是一辆踩死了油门的重型卡车般。
  
      然后……
  
      砰!
  
      熊人模样的卢坎再次的被击飞了。
  
      这一次,要比之前的两次都要远。
  
      飞出足足3、40米,撞倒了数棵绿化带内高大的树木后,这才停了下来。
  
      土黄色的光芒在熊皮上荡漾。
  
      令卢坎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但是撞击产生的眩晕感,却让卢坎很不舒服的摇了摇头。
  
      数秒后,卢坎站了起来。
  
      体型迅速的缩小着。
  
      当他再次变为人类的模样时,重重的看了一眼那栋大楼,就这么转身离去。
  
      北地人不怕死,但不代表会去找死,尤其是这种毫无意义的死亡。
  
      卢坎深知自己的这次任务是什么。
  
      没有完成这次的任务,他还不能死。
  
      卢坎来的突然,走得也突然,除去留下了些许狼藉外,还吸引了足够多人的注意力。
  
      至少在秦然的感知中,数个在他之后进入到商场的人,在卢坎离去后蠢蠢欲动了。
  
      大约两三分钟后,有一个年轻人,忍不住的跳了出来。
  
      对方面容普通,手脚略长,穿着黑色的外套,背着一个包。
  
      在走到写字楼前时,这位并没有如同卢坎一般直接进入,而是从背包中摸出了一根钩索。
  
      呜、呜呜!
  
      钩索在对方的手中快速的旋转起来,随之一抛,准准的钩在了写字楼的外墙上。
  
      对方用力的拽了拽,确认无误后,就如同是攀岩般,拽着钩索一端的绳子急速向上。
  
      仅仅是几个纵跃的工夫,对方就来到了一处开着的窗子处,一个矮身,对方就这么的蹿了进去。
  
      然后——
  
      “啊!”
  
      一声急促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风,吹过。
  
      钩索一端的绳子还在随风飘荡着。
  
      但是看到这一幕的年轻人们却心底一阵发寒。
  
      这栋写字楼里究竟有什么?
  
      卢坎进去了被打了出来。
  
      而攀岩进去的那个……
  
      年轻人们虽然年纪不大,但并不都是菜鸟,能够参加‘冬夜战’足以说明他们的优秀。
  
      因此,他们见识过诸多的事情。
  
      例如:死前的惨叫。
  
      就如同刚刚那戛然而止的惨叫声一样。
  
      想要了解这座城市的地貌,还有其它的办法,例如地图等等,没必要冒险!
  
      当这样的想法出现在守在周围的几个年轻人心底时,他们默默的向着外围退去了。
  
      而随着这几人的退去,更多隐匿在周围的人,也随之离开。
  
      不知不觉,这栋写字楼就成为了年轻人们的‘禁地’。
  
      秦然待在咖啡馆的角落中,并没有离去。
  
      他的目光看向了这栋写字楼。
  
      或者准确的说是,那个攀岩者进入的窗口。
  
      大约十几分钟后,一道人影出现在了那个窗口。
  
      攀岩者!
  
      被认为死亡的攀岩者,这个时候背着自己的背包,手中抱着一个箱子,一个纵跃就跳出了窗口。
  
      对方一把抓住了绳子,急速而下。
  
      而在对方的身后,则是传来了气急败坏的吼声。
  
      吼声徘徊在窗口,久久不曾散去。
  
      攀岩者双脚落地,手一抖,钩索就落入了手中,他昂起头冲着窗口的方向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
  
      帕拉迪亚自然有得意的资格。
  
      仅仅是一些小技巧,就骗过了一大帮竞争者,他怎么能够不得已。
  
      更不用说,他还有了意外的收获了。
  
      虽然很想检查一下自己的收获,但帕拉迪亚知道自己此刻最要紧的就是要找一个藏身的地方才行。
  
      他左右打量。
  
      当看到对面商场的那个咖啡馆时,帕拉迪亚双眼一亮。
  
      抱着箱子,帕拉迪亚就向着那个咖啡馆冲去。
  
      推开对外的那个门,顺利进入到咖啡馆内的帕拉迪亚微微松了口气,然后,脖颈突然一疼,双眼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秦然拎着昏过去的对方,走到了吧台后面,随手将对方仍在地面上后,就查看起手中的箱子。
  
      木质,鎏边。
  
      看起来宛如是一个首饰盒子般。
  
      没有锁,秦然检查后,直接打开。
  
      里面是一支药剂。
  
      20毫升的试管,液体为明亮的蓝绿色,试管外篆刻着秘法文字。
  
      【名称:驱除药剂】
  
      【类型:药剂】
  
      【品质:魔法】
  
      【属性:驱除】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驱除药剂最早被猎魔人用在休息时防护自身安全】
  
      ……
  
      【驱除:能够有效的让游魂、恶灵远离药水的所在范围,1个标准单位能够持续12小时。】
  
      ……
  
      “特殊奖励吗?”
  
      秦然看着手中的药剂,心中暗自想道。
  
      虽然只是一枚比普通略好的药剂,但随着这支药剂的出现,却让秦然对这次‘冬夜战’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很显然,所谓的‘特殊奖励’并不少。
  
      只是获取时,有些难度。
  
      是投放时故意这样的呢?
  
      还是……
  
      随意投放后,被这里的‘家伙们’收集了?
  
      秦然根据收集到的信息,较为倾向于后者。
  
      因为,按照怀崔克的说法,主持‘冬夜战’的那位大人知道一切,但对方的公正与公平,让对方绝对不会透露。
  
      虽然对此,秦然一直存在怀疑,但是现在有一点秦然却是可以肯定的了。
  
      那就是,在这个城市中,只要有着危险的地方,自然会有着好东西!
  
      想到这,秦然将药剂放入了怀中,目光看向了昏迷的攀岩者。
  
      自己用了多大的力道,秦然是十分清楚的。
  
      按照对方表现出的身手,这个时候,应该醒来了。
  
      一秒。
  
      两秒。
  
      三秒。
  
      终于,在秦然的注视下,这位攀岩者十分不自然的睁开了双眼。
  
      “你好,罗阎。”
  
      “我是帕拉迪亚,来自南方的宝石区。”
  
      帕拉迪亚看着眼前的秦然,心中就一阵打鼓。
  
      他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没有离开,一直静静的隐匿在这。
  
      帕拉迪亚自认为自己的模仿十分的出色,有着视野阻隔,没有人能够看到真实情况才对。
  
      再加上卢坎之前无脑的配合,他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天衣无缝的才对。
  
      可秦然的出现,却告知着他,他还是有着破绽。
  
      不过,帕拉迪亚没敢问他的破绽在哪里,就如同他看到自己的箱子被打开,里面的东西不翼而飞后,仍然只字不提般。
  
      要知道,这里可不是外边了!
  
      这里是‘冬夜战’!
  
      不禁止战斗、杀戮的‘冬夜战’!
  
      尽管大部分的放牧者,依旧会选择和平相处。
  
      但那只是在普通的情况下。
  
      一旦出现了什么特殊情况……
  
      身在南方宝石区的帕拉迪亚可不会把自己的安全寄托在别人的仁慈上,特别是对方能够随意一击让他昏迷,却没有干掉他时,帕拉迪亚更是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告知对方想要知道的。
  
      但要隐藏一些关键点。
  
      常年混迹在宝石区的帕拉迪亚几乎是想也不想,本能就做出了选择。
  
      “我之前进入那栋写字楼,里面黑漆漆的一片,我没有走多远,就发现了这个在走廊角落里的箱子。”
  
      “在我拿起箱子的时候,应该是触动了某种禁止,走廊里开始涌现出怪物。”
  
      “体型大小和狗差不多,但是没有皮,就是那种被剥了皮血淋淋的样子,脑袋上只有尖牙利齿,没有眼睛,鼻子、耳朵什么的我没有看清楚。”
  
      “不过,它们极为怕光。”
  
      “手电筒的光就能够吓退它们。”
  
      帕拉迪亚毫无保留的说着自己在写字楼内遭遇的一切。
  
      秦然一言不发看着对方。
  
      充斥着压迫感的目光,让帕拉迪亚脑门上都开始冒汗了。
  
      “我发誓!”
  
      “我说的都是真的!”
  
      “如果我刚刚说的有半句假话的话,就让我不得好死!”
  
      帕拉迪亚赌咒发誓的说完后,心底越发的忐忑不安了。
  
      因为,眼前的秦然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也没有丝毫开口说话的意思。
  
      如果不是目光中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的话,帕拉迪亚甚至会以为对方是一个不会动的雕像。
  
      该死!
  
      你又不是哑巴!
  
      说句话啊!
  
      你光看着我,不说话,我好慌!
  
      我又没有骗你!
  
      我说的都是实话!
  
      就是稍微隐瞒了一点而已!
  
      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在心底,帕拉迪亚近乎是开始祈祷了。
  
      而这样的祈祷似乎是起作用了,一动不动的秦然终于动了,他走到帕拉迪亚身边,一把拎住对方的后脖领,径直拎着对方向外走去。
  
      被拎起来的帕拉迪亚一愣。
  
      他最初不知道秦然想要干什么,但是看着越来越近的写字楼,帕拉迪亚的脸瞬间就绿了。
  
      他猜到了秦然准备干什么了。
  
      “罗阎,你想要干什么?”
  
      “我错了!”
  
      “我承认我刚刚隐瞒了一点,里面除了那种好像是小狗一般的怪物,还有另外一种……啊啊啊!”
  
      帕拉迪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然扔向了写字楼。
  
      一阵惨叫声不由自主的从帕拉迪亚嘴中响起。
  
      他看着越来越近的写字楼大门,整个人的内心满是绝望。
  
      他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
  
      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也足够他看清楚里面是什么样的怪物了。
  
      绝对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不然的话,仅仅是那些怕光的好像是狗一样的怪物,怎么可能追得他匆匆而逃。
  
      完了!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大门,帕拉迪亚一闭眼。
  
      可就在帕拉迪亚准备迎接死亡的时候,他身上突然的传来了一阵牵扯力道。
  
      帕拉迪亚在半空中的身躯,再次原路返回到了秦然的手中,他低下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自己裤带上的钩索,微微松了口气。
  
      “我就知道你只是吓唬我!”
  
      “罗阎,为了消除我们间的误会,我认为我们需要好好的谈……啊啊啊!”
  
      帕拉迪亚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再次响起了惨叫声。
  
      对方再次的被秦然扔了出去。
  
      还是大门的方向。
  
      还是在即将进入时,就被拽了回来。
  
      然后,再被扔了出去。
  
      不是蠢笨之人的帕拉迪亚在被第二次扔出去的时候,就猜到了秦然准备干什么——
  
      钓蜻蜓!
  
      小时候,帕拉迪亚经常挥舞着绳子这么干,那个时候的他十分的快乐,甚至,他认为他擅长钩索也是在那个时候培养出来的。
  
      但这并不代表,帕拉迪亚愿意成为饵啊!
  
      这实在是太吓人了!
  
      钓蜻蜓是让人怀念的儿时运动。
  
      但前提是你别成为饵。
  
      感受着大门中越来越暴躁的气息,身为‘饵’的帕拉迪亚欲哭无泪。
  
      他知道,那怪物快忍不住了!
  
      他距离死亡越来越近!
  
      不!
  
      不是越来越近!
  
      而是一次次的与死亡擦肩而过!
  
      这种糟糕透顶的感觉,让自认为心智坚韧的帕拉迪亚,在数次之后,也处于一种崩溃的边缘。
  
      他先是对准秦然求饶,无用后,又开始对着秦然破口大骂。
  
      接着,再次求饶、大骂。
  
      就如同秦然一次次的把帕拉迪亚扔出去一般,帕拉迪亚也是一次次的循环反复。
  
      对于求饶声、大骂声,秦然是充耳不闻的。
  
      在眼前的人想要欺骗他的时候,他就决定了要这么做。
  
      更何况,此刻秦然的注意力开始被写字楼大门内出现的气息吸引。
  
      果然……
  
      是不同的。
  
      感受着那变得急促、愤怒的气息,秦然嘴角微微一翘,一切都如同他预料的那样:对于阳光的恐惧,让写字楼内的怪物默默守护着自己的地盘,驱逐着可能会造成麻烦的人。
  
      不过,这种‘墨守成规’可不是一成不变的。
  
      对于没有拿走东西的卢坎,对方选择了忍耐。
  
      而对于拿走了东西的帕拉迪亚,绝对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了,更加不用说遭到了帕拉迪亚一次又一次的挑衅了。
  
      即使惧怕光芒,对方又能够忍耐几次?
  
      事实上,对方能够忍耐到现在都不出手,已经让秦然重新评估对方的危险程度了。
  
      有着类似野兽的本能。
  
      但也有一定的智慧。
  
      极为惧怕阳光。
  
      心底做出了一系列评估的秦然,再次将手中的帕拉迪亚扔了出去。
  
      “啊啊啊啊!”
  
      半空中涕泪横流的帕拉迪亚再次的惨叫起来。
  
      这一次要远比任何一次凄惨
  
      因为,一道庞大的身影已经冲出了大门。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