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五章 思欧迪之石
    在阳光下,本就泛着金色光芒的箱子,越发的璀璨迷人。
  
      两根【戈多之链】一左一右,蜿蜒如蛇般靠近着。
  
      速度很快。
  
      似乎迫不及待。
  
      但当距离金色箱子还有两米时,两根【戈多之链】突然原地一个旋转,锁链的一头就如同是被甩出的鞭子般,带着啪的脆响,直直的抽象了那倒坍、干枯的树干。
  
      看似死亡的树干陡然向后,不仅避开了这样的抽击。
  
      而且,一张虚幻的、干瘪的,宛如树皮般的人脸就这么从树干上浮现出来,冲着两根【戈多之链】低声咆哮着。
  
      但咆哮声刚刚响起,就戛然而止了。
  
      隐藏在天花板上的秦然凌空扑下,手中的【阿卡之刃】,带着一道寒冷的弧线,掠过了那张脸。
  
      从眉心开始,一道笔直的线,蔓延到了下巴的位置。
  
      那张丑陋的虚幻之脸,嘴巴微微蠕动了数次,就径直的崩散开来。
  
      啪!
  
      仿佛是破碎的玻璃般发出了一声脆响,然后,又如烟雾般,化为了虚无。
  
      随着虚幻之脸的消失,那璀璨迷人的金色箱子迅速的黯淡下来。
  
      箱子还是箱子。
  
      但却腐朽不堪了。
  
      内里的东西更是早已消失不见。
  
      对此,秦然并不着急。
  
      他知道该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战利品。
  
      就如同他知道,不能小觑任何对手一样。
  
      秦然并不知道这是陷阱。
  
      但习惯性的谨慎让他知道,应该怎么做。
  
      两根【戈多之链】再次的抽击在了那干瘪、枯萎的树干上,这一次,没有意外发生。
  
      干瘪、枯萎的树干直接被抽的稀碎。
  
      一枚拳头大小的石头掉落了出来。
  
      秦然让其中一根【戈多之链】将石头捡起,细细查看后,这才拿到了手中。
  
      【名称:思欧迪之石(完整)】
  
      【类型:奇物】
  
      【品质:Ⅰ】
  
      【攻击力:无】
  
      【防御力:Ⅰ】
  
      【属性:1,盟约;2,支配】
  
      【特效:无】
  
      【需求:精神】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思欧迪之石在奇石中,也是极为少见的,它的存在似乎超出了人们对古代炼金术的认知,也坚定了自然学派对奇石是自然产物的认可,但是,你想要使用它,需要强大的精神力】
  
      ……
  
      【盟约:可以以思欧迪之石为介质,与你看到的任何生物签订盟约,需要被盟约者的血液、誓言,且进行一次对方精神等级+1的判定(全部通过后,双方结为信赖盟约)】
  
      【支配:在拥有信赖盟约的基础上,再次进行一次对方精神等级+3的判定,当通过后,你将可以支配对方,但是每24小时,需要重新进行一次双方精神判定。】
  
      (标注1:当思欧迪之石遭遇损失时,盟约、支配效果消失)
  
      (标注2:特殊物品可以摆脱思欧迪之石的盟约、支配效果)
  
      (标注3:当支配生物大于3、7、9时,被支配生物的精神判定再次获得+1)
  
      (标注4:当支配生物大于12时,你的精神力将会被占用,最高等级-1,并且随着支配生物的数量增多,而减少更多,这是一个不可逆的操作,即使是被支配生物死亡,也不会改变,除非思欧迪之石遭到毁坏,不然你的精神属性无法恢复)
  
      ……
  
      属性和诸多的标注,让拿着【思欧迪之石】的秦然双眼一眯。
  
      “一块强大却又危险的石头!”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
  
      很明显,过于依赖【思欧迪之石】只会是自取灭亡。
  
      但那种支配他人,迅速获得的势力强大,却又足以令人沉迷。
  
      不过,对秦然来说,却不是问题。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强大!
  
      他已经见识过、拥有过远远超出这块石头的力量,自然不会被这块石头所迷惑。
  
      当然了,这并不妨碍,秦然使用他。
  
      将【思欧迪之石】放入背包。
  
      秦然扫了一眼开始西斜的太阳,迅速的打扫战场。
  
      但令他失望的是,从顶层到四十一楼,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在意的东西,哪怕是那几个体型庞大的剥皮怪,也没有任何的战利品。
  
      一抬手,两根【戈多之链】重新缠绕到了他的手上,恢复成了手链的模样后,秦然转身向楼下走去。
  
      楼下门前,被绑的结结实实的帕拉迪亚看着走出来的秦然,本就一直再扭动的身躯,越发的激烈了。
  
      帕拉迪亚并没有遮掩自己想要逃跑的想法。
  
      因为,他很清楚,他的想法瞒不过秦然这样的人。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小时,但是帕拉迪亚却早已经明白了秦然是什么样的人。
  
      不相信他人。
  
      性格冷静、果决。
  
      行事则很辣异常。
  
      一旦被认准是敌人了,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像他这种想要隐瞒想法、欺骗对方的人,自然是被划分到敌人的范畴中。
  
      那没有被直接干掉的他会遭遇什么?
  
      帕拉迪亚已经有所猜测了。
  
      毕竟,刚刚他才经历了身为‘饵’的生涯。
  
      可是,帕拉迪亚宁肯没有猜到!
  
      实在是太恐怖了!
  
      那种一次次和死亡擦肩而过的经历有一次就够了!
  
      再来一次?
  
      就算不被那些怪物吃了,也得被吓死。
  
      所以,帕拉迪亚选择了自救。
  
      但是……
  
      谁能告诉他,对方绑着的扣是怎么回事?
  
      不仅锁住了他的所有关节,还把他的手臂和小腿绑在了一起,手掌更是完全合拢,不留一丁点的空隙,更糟糕的是,他的身躯完全隆起,成了个不规则的远,根本用不上力。
  
      事实上,如果是这样,帕拉迪亚还能够依靠滚动来稍微挪动。
  
      假如他的腰上没有绑了另外一根绳子,拴在了写字楼的大理石柱上的话。
  
      帕拉迪亚想尽了一切办法。
  
      但,没用!
  
      关节、指节全部锁死,用不出力气的他,越发的绝望了。
  
      尤其是在看到秦然返回后,这种绝望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呜、呜、呜!”
  
      嘴里塞满了泥土和杂草的帕拉迪亚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而秦然十分的干脆,没有和对方废话,直接掏出了【思欧迪之石】。
  
      “懂?”
  
      秦然问道。
  
      帕拉迪亚在看到【思欧迪之石】的时候,瞳孔一缩。
  
      很明显,帕拉迪亚认得这块石头。
  
      但是,帕拉迪亚却是用力摇着头。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秦然清晰的看到了帕拉迪亚的一切变化,因此,他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响亮的耳光声中,帕拉迪亚被抽倒在地。
  
      鲜血、混着泥土、牙齿,就这么的喷了出来。
  
      “懂?”
  
      秦然抽出了【阿卡之刃】,刺破了帕拉迪亚的手指后,再次问道。
  
      “懂、懂,我懂!”
  
      帕拉迪亚连连点头,然后,就张嘴说道:“我帕拉迪亚愿意成为……的盟友,遵守他……的盟约……”
  
      似乎是因为牙齿掉了的缘故,帕拉迪亚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
  
      秦然毫不犹豫,再次抬手一挥。
  
      啪!
  
      帕拉迪亚又一次的被抽倒在地。
  
      这一次,比之前的一次要重,以至于帕拉迪亚眼前都开始金星乱毛。
  
      但他却不敢任由自己躺在那里了。
  
      因为,秦然手中的【阿卡之刃】瞄准了他的脖子。
  
      “我帕拉迪亚愿意成为眼前之人的盟友,遵守他所订立的所有盟约……”
  
      话语声还没有落下,秦然手中的【思欧迪之石】就闪烁起了一抹光辉。
  
      光辉一闪即逝。
  
      秦然手中的【阿卡之刃】也掠过了绳索。
  
      啪!
  
      绳索全部的解开,但是帕拉迪亚却没有一丁点的开心,他一脸沮丧,甚至是生无可恋的站了起来。
  
      【思欧迪之石】他知道。
  
      甚至,参加这次‘冬夜战’时,这块石头就是他曾经幻想中最为想要得到的东西之一。
  
      可他幻想的是他拿着【思欧迪之石】和别人签订盟约,而不是他人拿着【思欧迪之石】和他签订盟约。
  
      理想很丰满。
  
      现实很残酷。
  
      说是盟约,那真是好听的,不好听的就是奴隶契约。
  
      而现在?
  
      他签订了这份奴隶契约。
  
      他还有未来吗?
  
      不会操劳到死吧?
  
      想想秦然刚刚的所作所为,他对这个猜测,十分的认可。
  
      估计,他会成为最凄惨的劳工吧?
  
      人生……
  
      就这么结束了。
  
      仿佛是认命一般,帕拉迪亚站在了秦然一旁,等待着秦然再次把他当成‘饵’抛出。
  
      但是,出乎帕拉迪亚预料的是,秦然仅仅是将那些箱子的物品整理了一下后,就直接前行。
  
      那方向,似乎是……出城?
  
      帕拉迪亚一愣
  
      “我们要离开吗?”
  
      帕拉迪亚问道。
  
      这在他看来真的是不可思议的。
  
      要知道,这里的怪物这么的惧怕阳光,他们又拥有这么多的镜子,只要稍微的操作一下,就必然能够获得最为丰厚的战果。
  
      虽然会日落,但是现在的时间,距离日落还早。
  
      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
  
      足够再找寻数次猎物的!
  
      难道是因为获得了【思欧迪之石】,满足了?准备苟到‘冬夜战’结束?
  
      看着秦然的背影,帕拉迪亚猜测着。
  
      帕拉迪亚不解的目光自然瞒不过秦然。
  
      再加上【思欧迪之石】的辅助,帕拉迪亚想什么,秦然几乎是一清二楚。
  
      他的离开确实是因为【思欧迪之石】。
  
      不过,可不是满足了。
  
      早已经把整座城市看成是自己战利品产出地的秦然,获得了一块【思欧迪之石】怎么可能会满足?
  
      他只是通过【思欧迪之石】想到了更多。
  
      比如:这座城市哪里的阳光最少?
  
      不需要思考。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地下!
  
      或者准确说是:下水道!
  
      而那个树木一样的怪物之所以不去地下,反而是选择了高楼,则是因为对方无法移动!
  
      这一点,秦然是确定过的。
  
      他之前细致的观察过那个怪物。
  
      哪怕是在阳光直射下,痛苦到扭曲,对方都一动不动。
  
      但是,其它的怪物不同!
  
      其它的怪物是有腿的,不会如同对方扎根在那,一动不动。
  
      事实上,秦然很肯定,对方如果不是用【思欧迪之石】支配了那些大型的剥皮怪,再用大型剥皮怪物控制小型剥皮怪物的话,那些剥皮怪物早就跑回地下了。
  
      地面上利用阳光克制那些怪物和地下利用阳光克制那些怪物,完全是两个概念。
  
      地下复杂的坏境,注定了之前的方法无法复制。
  
      除非是一步步、一点点的,建立一个个的‘镜子堡垒’,实行坚壁清野的方法。
  
      但是,这绝对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做到的。
  
      而且,就算人数众多,也很难完成。
  
      先不说需要的镜子数量,单单是一天内有限的日照时间就算最大的问题。
  
      在夜晚,没有了太阳光的克制,秦然可不会相信那些怪物会仍由那些镜子立在那,而不闻不问。
  
      当然,也不是没有方法。
  
      最干脆是最简单的,就是炸毁下水道等设施。
  
      不过,在没有了解到地下的怪物达到什么样的程度前,秦然绝对不会这么做。
  
      一前一后,秦然和帕拉迪亚速度飞快的离开了城市的核心范围,当来到城市边缘的时候,秦然突然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视野前往,一滩血迹出现在那。
  
      帕拉迪亚反应也不慢。
  
      看到那滩血迹的时候,整个人就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秦然缓步的靠近那滩血迹。
  
      血迹的喷散十分的不规则,印在地上左突右出,就如同是一副抽象派的画。
  
      还有残余的肉糜和骨头渣子,但并不多。
  
      但足够秦然判断出,这些来自人类。
  
      他抬起头,看向四周。
  
      在确认,仅有这里有血迹、肉渣、骨头后,周围却没有一丁点儿后,秦然的目光看向了天空。
  
      按照血迹的分布来看,这个被突然袭击的人,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就被这头来自空中的怪物一口吞下。
  
      那怪物略微咀嚼后,就再次飞走了。
  
      能够一口吞下整个人,毫无疑问这个怪物是巨大的,而让某地放牧者代表之一毫无还手之力,则说明对方不仅强大,而且飞行十分的隐蔽、快速。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这头空中的怪物是能够白天出现的!
  
      对方,不惧怕阳光!
  
      瞬间,秦然就想到了这些。
  
      帕拉迪亚的反应也不慢,马上的,这位宝石区的放牧者代表,就想要张嘴说些什么。
  
      可还没等帕拉迪亚开口,就被秦然一把抓住,拉进了一旁的小树林。
  
      下一刻,一个翼展超过10米,拥有着鳄鱼头,站着鸡身子的怪物,就这么悄然无声的出现在了他们之前所站位置的上空。
  
      帕拉迪亚脸色难看的看着那即使扇动翅膀,却违反常理,没有发出一丁点儿声音的怪物。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秦然的话,这个时候他就该和之前的倒霉蛋一样,被一口吞下了。
  
      下意识,帕拉迪亚就看向了秦然。
  
      他想看到秦然面对这样的怪物是什么样的。
  
      更希望从秦然的脸上看出一点不一样的表情。
  
      但帕拉迪亚惊愕的发现,秦然根本没有关注那头空中的怪物,而是直直的盯着他们来时的方向。8)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