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六章 猩红之始
    帕拉迪亚顺着秦然的视线,向着他们来时的方向看去。
  
      一个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那!
  
      但!
  
      绝对不是人!
  
      破烂的斗篷罩在身上,缝隙、窟窿根本无法遮挡身躯,露出了对方猩红的骨头,帽兜下,眼中灵魂之火不停的跳动,手中则是拿着一串念珠般的东西,一边走,念珠一边转动,骷髅发出嘎嘎的怪笑。
  
      空中的怪物也发现了这个骷髅,宛如是受到了惊吓般,一下子就窜飞到了高空,头也不回的向着远处飞去。
  
      但是,就在这怪物即将离开帕拉迪亚的视野时——
  
      轰!
  
      血肉崩碎。
  
      没有一丁点的预兆,空中怪物在帕拉迪亚的注视下,直接变为了一具骸骨,就这么的从半空中跌落。
  
      并没有落在地上。
  
      而是连带着之前那些崩碎的血肉一起,这具骸骨直直的飞向了骷髅。
  
      嘎、嘎嘎。
  
      再次发出了怪笑,骷髅一张嘴,犹如是吸食般,将血肉吸进了身躯,那巨大的骸骨则变为了稀碎的骨头片,从破烂的斗篷缝隙中钻入,纷纷的贴在了骷髅的身上,但是骷髅的体型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只是猩红的颜色越发的浓郁,一股淡淡的腥臭味道,向着四周弥漫。
  
      而且,骷髅手中的念珠也转动着越发的快了。
  
      看着那转动的念珠,帕拉迪亚就有一种眼晕、恶心想吐的感觉。
  
      不单单是速度,还有发自身体本能的厌恶、恐惧。
  
      就如同看到眼前猩红的骷髅一样。
  
      那是一种食物链顶端生物面对末尾生物的碾压。
  
      如果不是秦然拉着他,他此刻已经瘫倒在地了。
  
      这是什么怪物?!
  
      帕拉迪亚心中大骇。
  
      他从没有见过这种怪物。
  
      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在他努力收集的‘冬夜战’信息中,更是完全没有。
  
      但更让帕拉迪亚措施不见、新生恐惧的事情,却刚刚开始。
  
      只见到那个猩红的骷髅,突然的一抬手。
  
      上一刻,还大亮,仅是日头西陲的天色,瞬间……黑了!
  
      一轮月牙代替了太阳!
  
      月光落下,皎洁的月光沐浴在整个城市上。
  
      一下子,安静的城市宛如苏醒了一般。
  
      嘶吼声。
  
      咆哮声。
  
      喝骂声。
  
      哀嚎声。
  
      战斗声。
  
      此起彼伏。
  
      猩红的骷髅无疑十分的喜欢这样的声音,它张开双臂,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后,就这么转过身,缓缓的向着来路返回。
  
      帕拉迪亚用尽全力,让自己的视线远离了这个猩红的骷髅。
  
      他不知道他的视线是否会被对方发觉。
  
      但他知道,对方的可怕远超自己的想象。
  
      改天换日!
  
      这种事情即使是在传说中都不多见。
  
      而能够拥有这样能力的存在,每一个都有各自的名号。
  
      当然,也有着一个统称。
  
      人们称呼他们为:神!
  
      那个家伙是神吗?
  
      还是说,是神死后的骸骨?
  
      对方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出现在了帕拉迪亚的心底。
  
      可没有一个问题有答案。
  
      突然,帕拉迪亚本就难看的脸色再次一变。
  
      他,想到了其他的放牧者。
  
      面对那个猩红的骷髅……
  
      不!
  
      不需要那个猩红的骷髅,那些缺少了阳光克制的怪物,已经足以让其他人遭受灭顶之灾了。
  
      帕拉迪亚当然不希望所有放牧者出事。
  
      毕竟,其中还有几个和他关系不错的家伙。
  
      但……
  
      他无能为力。
  
      他根本没有信心,返回到怪物横行的城市,将那些人救出来。
  
      至于向身旁的秦然开口?
  
      先不说双方此刻的身份。
  
      即使是正常平等的情况下,帕拉迪亚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够让别人替自己去‘卖命’。
  
      而舍生忘死,将自己搭进去?
  
      帕拉迪亚还做不到这种程度。
  
      抱歉了。
  
      心中默默的说了一声,帕拉迪亚准备跟在秦然的身后远离此刻的城市。
  
      同时,在心底,帕拉迪亚也对秦然越发的佩服了。
  
      要不是眼前的人,他恐怕这个时候也陷入到了那种绝境之中。
  
      可就在帕拉迪亚心底满是庆幸的时候,这位来自南方宝石区的放牧者却愕然的看到,秦然竟然向着此刻的城市走去。
  
      “你、你想要干什么?”
  
      秦然突如其来的行为,令帕拉迪亚的声音都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回去。”
  
      秦然淡淡的说道。
  
      “你疯了?!”
  
      “你知不知道现在回去会面对什么情况?”
  
      “那里全是怪物!”
  
      “回去了就死定了!”
  
      帕拉迪亚的声音不自觉的拔高了一分。
  
      即使处于【思欧迪之石】的盟约状态下,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帕拉迪亚还是十分坚持的。
  
      他还不想死。
  
      不然的话,也不会挣扎了一下后,就和秦然签订了【思欧迪之石】。
  
      他为的就是活下去。
  
      哪怕是苟延残喘也是好的。
  
      而现在,秦然却要去送死!
  
      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我不去!”
  
      “我要留在这里!”
  
      “这里才是安全的!”
  
      帕拉迪亚坚持道。
  
      “乱了,才有机会!”
  
      “怪物们都出动了,它们的巢穴……”
  
      “没有守卫!”
  
      秦然说着,已经走了出去。
  
      帕拉迪亚一愣。
  
      怪物的巢穴没有守卫了!
  
      恐惧依旧在。
  
      可心底却升起了一股灼热!
  
      而且,怎么也压不住!
  
      看着转身迈步而行的秦然,那股灼热最终冲散了恐惧。
  
      帕拉迪亚不仅在这一瞬间驱散了刚刚的瘫软之感,还全身充满了活力。
  
      他快步追了上去。
  
      “等等我!”
  
      “我们有着盟约,你还记得吗?”
  
      “我自然是要跟着你的!”
  
      ……
  
      拥有着一头火红色头发的庞纳德,在一众放牧者中十分的显眼。
  
      当然,并不单单是因为那火红色的头发。
  
      还因为实力!
  
      在之前整个临时营地中,除去卢坎外,庞纳德是公认的最强。
  
      甚至,庞纳德自认为是最强!
  
      因为,他比卢坎有脑子。
  
      周所周知,北地人是公认的鲁莽。
  
      而海湾地区,则是以精明著称。
  
      不论是商业,还是经济,海湾都要远远超出北地,乃至是其它地区,这让海湾人十分的骄傲。
  
      庞纳德也是这样。
  
      在硬碰硬的实力中,他承认不是卢坎的对手。
  
      可是,‘冬夜战’并不是单单实力就行的!
  
      还需要脑子!
  
      以及……
  
      天赋!
  
      庞纳德十分相信自己的头脑。
  
      而天赋?
  
      庞纳德更是无比的自信!
  
      要不然他也不会花尽心思、付出极大的代价,成为这次‘冬夜战’海湾区的代表之一。
  
      对于散落在整个城市的特殊物品,庞纳德可心动已久。
  
      尤其是在一进入到这个世界,他的天赋就告诉他在那栋高楼中有着十分有价值的宝物时,庞纳德激动的赶了过去。
  
      不过,他并没有马上行动,而是默默的观察着一切。
  
      当发现卢坎在硬碰硬也对那栋写字楼的怪物无可奈何之后,庞纳德马上的转移了目标。
  
      宝物虽好,但小命更重要。
  
      他的天赋,指引着他,看向了那些隐蔽、偏僻的地方。
  
      几条巷子的深处。
  
      轻而易举的解决掉几个剥皮怪物后,庞纳德小有收获。
  
      怀中的几支药剂,放在外面可是有着极高价值的。
  
      更加重要的是,来的容易,没有那么多的手尾。
  
      不像在外面,他虽然能够‘感知’到极多的宝物,但是那些宝物不是本身就极其危险,就是会把随意伸手的他拉入麻烦的漩涡。
  
      至于金钱?
  
      出身就极其富有的庞纳德根本看不上金钱。
  
      他不认为钱是万能的。
  
      他要追求更高价值的东西。
  
      他成为放牧者也是因为如此。
  
      相较于这些,他原来的生活?
  
      衣食无忧,锦衣玉食,华服美女?
  
      抱歉,那不是他想要的。
  
      他真正想要的是现在的生活!
  
      这种依靠自己收获宝物的过程与结果,才是他一直追求的!
  
      一次又一次的收获,让庞纳德心底十分的欣喜,他开始将目光放在了更加吸引他的地方——
  
      银行。
  
      或者,准确点说是,位于城市一处早已废弃的银行。
  
      那里传来的吸引力,仅仅比高楼处传来的少了一点。
  
      不过,真正吸引庞纳德的却是……地下!
  
      刚刚和那几个剥皮怪物的交手,足以让庞纳德明白,这些怪物的弱点是什么。
  
      惧怕阳光,躲在地下并没有什么。
  
      顺带的,将收集到的宝物带入地下,也是合情合理。
  
      而他?
  
      绝对不会去!
  
      抬头看了看刚刚偏西的日头,庞纳德心中打定了主意。
  
      在找到了这座废弃银行内藏着的宝物后,就暂时离开城市。
  
      至少要等再次天亮,或者异人组、怪异组进入后,在寻找机会,浑水摸鱼。
  
      庞纳德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与魔法枪,迈步进入了银行。
  
      不需要什么搜寻。
  
      跟着感知中传来的气息,庞纳德就直接走进了银行地下的金库。
  
      这里的保安系统早已经损坏。
  
      那合金的大门更是直接打开。
  
      一路畅通无阻,在敢掉了数个剥皮怪物后,庞纳德就来到了地下。
  
      他的视野中,已经出现了一个泛着银色光辉的箱子。
  
      但是,庞纳德没有马上冲过去,他从腰带上摸出了一枚特制的手雷。
  
      就如同手中的魔法枪一样。
  
      都是源自古代炼金术的分支。
  
      叮!
  
      拉开保险,手雷甩手扔出。
  
      轰!
  
      轰鸣炸裂中,刺眼夺目的光辉,就这么闪现而出。
  
      宛如太阳。
  
      隐藏在银质宝箱一侧阴影中的一个体型巨大的剥皮怪物,哼都没哼一声,就爆裂开来。
  
      看着那具炸裂的尸体,庞纳德一笑。
  
      就如同他的天赋让它能够感知到这些宝物一样。
  
      这些宝物对于这些怪物也是有着致命吸引力的。
  
      而越是好的宝物,旁边自然会盘踞着越发强大的怪物。
  
      庞纳德可以肯定,这些怪物之所以盘踞在这里,为的就是打开这些箱子,吞食里面的宝物。
  
      可惜,他们这一方早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除去一开始的饵之外。
  
      大部分的宝物都是带着保护的。
  
      那些箱子可不单单是为了装东西。
  
      集合了人类、异人、怪异力量制造出的箱子,可不单单是一些怪物能够破解的。
  
      快步上前,庞纳德打开了箱子。
  
      看着里面出现的一枚戒指,庞纳德不由一笑。
  
      仅仅看到戒指上面的符文,庞纳德就能够推断,这是一枚拥有极高品质,十分难得的攻击性戒指。
  
      至于是什么,则需要之后,慢慢的揣摩、试验。
  
      他的神秘知识,不足以让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什么。
  
      没有着急将戒指戴上,庞纳德连同银质箱子在内,一起装入了自己的背包,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他准备暂时离开这座满是宝物的城市了。
  
      但是,等到庞纳德走上地面时,脸色却是突变。
  
      天黑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外面漆黑的天空,下意识的就掏出了一支解除幻术的药剂,径直的灌了下去。
  
      清凉感弥漫在额头。
  
      但,黑漆漆的天色并没有改变。
  
      不是幻觉!
  
      可刚刚还是午后时分,怎么会这样?!
  
      庞纳德瞪大了双眼。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知道事情坏了。
  
      听着耳边传来的嘶吼声,庞纳德毫不犹豫的退入了地下。
  
      那里有银行金库的保险柜。
  
      合金的大门,足够他抵御大部分危险。
  
      而且,刚刚他进入这里时查看过,那个金库是较早年间的双向锁。
  
      外面打开,需要三把钥匙和密码。
  
      而从里面打开,只需要提动那个把手就好。
  
      计划是好的。
  
      意外是常有的。
  
      轰!
  
      就在庞纳德刚刚退入地下金库的台阶时,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就这么摔在了他的身后。
  
      “卢坎?!”
  
      看着摔在地上的人,庞纳德一声惊呼,而当看到外边一个拥有着牛头,人躯,十米高,强壮的不像话的怪物时,脸色瞬间难看起来。
  
      更糟糕的是,那个怪物也看到了他!
  
      并且,还露出了一个狞笑。
  
      牛头的嘴里一道道尖牙,溢了出来。
  
      没有犹豫,庞纳德抓住卢坎的手臂,就想下跑去。
  
      他很想要抛下这个摔得七晕八素的混蛋。
  
      可他一个人没有把握对付那怪物。
  
      合金的保险柜也不一定能够阻止对方。
  
      哪怕这条通道的高度,应该能够限制对方才对。
  
      一把将卢坎扔进了金库内,庞纳德转身关门。
  
      就在保险柜大门即将关闭的时候,庞纳德清晰的看到那足有十米高的牛头人,竟然缩小了。
  
      缩小到了能够正常走过通道的身高。
  
      这是什么怪物!
  
      心底惊骇的庞纳德以更快的速度关上了保险柜的大门。
  
      砰!
  
      保险柜大门严丝合缝的关上了。
  
      庞纳德微微松了口气。
  
      地上的卢坎也晃动着头,逐渐摆脱了眩晕。
  
      “你这家伙,差点害死……啊啊啊!”
  
      庞纳德嘴中的‘我’字并没有出口,就变为了一连串的惨叫。
  
      不知何时,坚固的金库地面,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速度极快!
  
      几乎是刹那间,整个地面就崩塌了。
  
      庞纳德、卢坎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跌入其中。8)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