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七章 名
头有些发晕。
  
  但身体却不疼。
  
  地面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硬。
  
  而且……
  
  还有点软软的。
  
  从地面坠入地下的庞纳德逐渐的苏醒过来。
  
  下意识的,这位来自海湾区的放牧者代表就检查起自己的身体,并且,下意识的摸了摸地面。
  
  “摸够了吗?”
  
  瓮声瓮气的话语,在耳边响起,庞纳德一惊。
  
  随即才发现,卢坎竟然在他下面。
  
  庞纳德随即跳了起来,借助着些许的微光,庞纳德清晰的看到在卢坎躺倒的地面周围,全部都是裂纹。
  
  完全由冲击造成的裂纹。
  
  看着完全镶嵌入地面的卢坎,庞纳德完全能够猜得到,卢坎承受了多么大的冲击力。
  
  这样的力量换做是他……
  
  恐怕很干脆的就得死了!
  
  顿时,庞纳德看向卢坎的目光就变得复杂起来。
  
  要知道,在不久前,他可是把对方当做对手的。
  
  而现在,这个潜在的对手却救了他。
  
  一时间,庞纳德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态度面对对方了。
  
  卢坎自然感受到了这样的目光。
  
  “我不是救你。”
  
  “只是我比你重,先掉下来了。”
  
  来自北地的放牧者,一边说着,一边咬着牙就要站起来,但是刚起来一半,就再次躺倒在地。
  
  毫无疑问,即使是以身体强壮而著称的北地放牧者,从那么高的地方坠落,还充当了人肉垫子后,也不可能毫发无损。
  
  “你没事吧?”
  
  回过神的庞纳德马上跑过去,蹲下检查着卢坎的伤势。
  
  “没事。”
  
  北地放牧者沉声回答道。
  
  “肋骨断裂,腿骨断裂,内脏不同程度受损……”
  
  “我说了我没事。”
  
  “睡一觉就好。”
  
  北地放牧者打断了庞纳德的话语,然后,就这么闭上了眼。
  
  只是,刚刚闭上了眼。
  
  一个温热的东西就戳进了嘴里,随即就是略带腥臭的液体。
  
  北地放牧者瞬间睁开了双眼。
  
  看到了仅在眼前的试管。
  
  他想要将这个试管吐出去,但是根本无力的身躯让他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而且,庞纳德下一刻又掏出了数根试管,插进了他的嘴里。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这些是我之前找到的疗伤药剂。”
  
  “你应该能够很快恢复。”
  
  庞纳德认真的说道。
  
  然后,庞纳德努力的将卢坎扶了起来,将卢坎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拎着对方的腰带,努力的向着一侧移动。
  
  这里是一个硕大的大厅。
  
  四周黑漆漆的,看不清楚。
  
  但是,庞纳德知道,他不能够留在原地。
  
  因为,那个牛头怪随时会来。
  
  见识了对方的能力后,庞纳德并不认为那道合金门能够阻拦对方。
  
  显然,卢坎也知道这一点。
  
  在这个时候,北地放牧者想要减轻庞纳德的负担,可是他略微用力,全身上下,就由内而外的疼。
  
  无疑,这一次的伤势,比他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你最好不要乱动。”
  
  “那些药是我的全部,如果你再伤了。”
  
  “我可找不到药了。”
  
  庞纳德一边说着,一边扭头大量四周。
  
  这里是大厅的一侧,墙壁高大、结实,还有着些许残破的浮雕。
  
  用手触摸的话,有着一股冰凉的感觉,介乎于石头和金属之间。
  
  “这是哪里?”
  
  “你有见过类似的地方吗?”
  
  庞纳德低声问道。
  
  “没有。”
  
  “我一开始以为我们进入了城市的下水道。”
  
  北地放牧者很干脆的说道。
  
  “下水道可不会有浮雕。”
  
  “而且……”
  
  “这里的空气很清新,没有丝毫的气闷感,应该是有专门的通风口。”
  
  庞纳德抬起一只手,用舌头舔了一下指尖,细细的感知后,马上指了指黑暗中的一个方向。
  
  “这里。”
  
  说着,庞纳德就半扶半背着卢坎向那里前行。
  
  一条同样处于黑暗中的隧道出现了。
  
  站在这里,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风了。
  
  庞纳德带着卢坎继续向前。
  
  前行了大约四五百米后,这位来自海湾区的放牧者已经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了。
  
  重!
  
  真重!
  
  他觉得自己不是半背着一个人,而是背着一头熊。
  
  不!
  
  熊都没有对方重!
  
  “放我下来。”
  
  “我感觉好多了,能够走了。”
  
  北地放牧者感受着庞纳德越发急促的呼吸,径直说道。
  
  自己多重,北地放牧者是心中有数。
  
  而庞纳德擅长什么,北地放牧者也是心中有数。
  
  事实上,庞纳德能够半背着他走这么远,已经超出了北地放牧者的预计。
  
  不过,庞纳德并没有依言而行。
  
  这位海湾区的放牧者埋着头,背着卢坎而行,脸上罕见的浮现出了一抹倔强。
  
  一如其他放牧者般。
  
  不论平时什么模样,在最关键的时刻,总有着自己的坚持。
  
  庞纳德也不例外。
  
  毫无关系者,他可以做到见死不救。
  
  但是,救了他的人,他必须要救回来。
  
  无关乎善良。
  
  只关乎原则。
  
  继续前行了四五百米,在这条漆黑的走廊中,庞纳德终于看到了风传来的方向,那是一个开启的门。
  
  并不是自然开启。
  
  而是暴力破门。
  
  厚重的木质门,碎成了数快,散落在地,仅有少许还留在门框上。
  
  “这?”
  
  庞纳德一皱眉。
  
  而在检查后,庞纳德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木门厚达20公分,经过桐油泡制,坚固异常,我没有看到切割、锤击之类武器的痕迹,也没有炸药的残留,只有一个浅浅的脚印,应该是……”
  
  “被一脚踹开的!”
  
  得出这个答案的庞纳德自己都被自己的这个答案吓了一跳。
  
  到吸了口凉气,庞纳德看向了卢坎。
  
  “我在最强状态下,应该能够做到。”
  
  “但绝对不会这么轻松。”
  
  北地放牧者直言不讳。
  
  “你知道在营地中有什么人能够做到吗?”
  
  庞纳德继续问道。
  
  “没有。”
  
  北地放牧者摇了摇头。
  
  他是真的不知道临时营地中有什么人能够做到。
  
  脑海中秦然的身影一闪而过,北地放牧者却再次的摇了摇头。
  
  对方应该比他强!
  
  但不会强太多,不然怎么可能还在普通营地,异人营地才是对方该去的地方。
  
  难道……
  
  “异人营地的人进入了吗?”
  
  北地放牧者低声说道。
  
  “也有可能是怪异营地!”
  
  庞纳德脸色微微一变。
  
  对于‘异人’,放牧者是保留态度,但双方算是盟友。
  
  而对于‘怪异’,那真的是宿敌。
  
  不然的话,‘冬夜战’也就不可能出现了。
  
  “怎么办?”
  
  庞纳德看着门后的通路,有些犹豫。
  
  北地放牧者有些沉默。
  
  但是,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
  
  砰!
  
  一声极其沉重的响声从身后远处的大厅方向传来。
  
  两人同时色变。
  
  那个牛头怪追来了!
  
  毫不犹豫,庞纳德半背着卢坎继续向前了。
  
  前面是谁,两人不知道。
  
  但后面是谁,两人确实清清楚楚。
  
  那个牛头怪,追上来了,两人必死。
  
  而前面却是未知。
  
  遇到‘异人’,多出一位盟友,自然是皆大欢喜。
  
  至于遇到了‘怪异’?
  
  无非就是一场死战罢了。
  
  和被牛头怪追上,也没有什么差别。
  
  所以,向前!
  
  在生死危机下,庞纳德再次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半背着卢坎,一路小跑。
  
  只是小跑中的两人,在看到一路上的情景时,却是脸色连连变化。
  
  成片的怪物尸体。
  
  一道道破碎的门。
  
  一个个打开的箱子。
  
  很显然,这位没有一刻停留,更没有被谁绊住了脚步。
  
  怪物阻拦,死。
  
  门阻拦,碎。
  
  畅通无阻。
  
  横行无忌。
  
  两人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一副副的画面。
  
  同时,一个疑问出现在了心底。
  
  这是什么人?
  
  或者……
  
  这是什么怪物?
  
  尤其是庞纳德。
  
  他对自己的天赋是十分自信的,但是现在,他却没有感知到任何一丁点的宝物气息。
  
  这种情况他遇见过!
  
  在他还极为弱小的时候,遇到过一只吞鲸鳄守护的宝物时,哪怕他亲眼看到了那宝物,也没有任何的感知。
  
  可那时候他弱小的和普通人差不多。
  
  而现在?
  
  他可是海湾区放牧者的代表。
  
  即使面对那个时候的吞鲸鳄,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虽然赢不了,但是跑还是能够跑得了的。
  
  可天赋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
  
  现在的他,面对这个未知的人,就和当初弱小的他,面对吞鲸鳄一样。
  
  不由的,庞纳德心中有了犹豫。
  
  可是,身后越来越近的蹄子声,却让他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迟疑。
  
  继续快速的向前。
  
  大约十几秒后,两人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
  
  一个长着马头,手中拎着大刀的怪物,气势汹汹的向着他们冲来。
  
  完了!
  
  是怪异!
  
  在看到这个不似人形的怪物,感知着对方身上的煞气后,庞纳德和卢坎心中就是一沉。
  
  没有任何的滞涩,庞纳德就卢坎放下,就掏出了魔法枪和魔法手雷。
  
  他准备拼命了。
  
  至于束手就擒?
  
  开玩笑!
  
  他可是庞纳德。
  
  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我不知道我能够挡住多久,但是……”
  
  庞纳德低声对着一旁的卢坎说道,但是话语还没有说完,整个人就腾云驾雾的飞了起来。
  
  速度飞快,高度也极为准确。
  
  几乎是在庞纳德贴着天花板跃过那个马头人头顶的时候,北地放牧者整个人就重重的撞在了那个马头人的身上。
  
  砰!
  
  “跑!”
  
  闷响声中,夹杂着北地放牧者的吼声,他的体型如同是吹气球般的胀大。
  
  下一刻,一头土黄色的巨熊,仰天狂啸。
  
  对着被撞到在地的马头人,和出现在视野中的牛头人大吼道:“来啊!”
  
  吼声如雷。
  
  雷音滚滚。
  
  在黑暗的通道中,天花板上的灰尘都被震了下来。
  
  飞灰中,准备死战的北地放牧者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那个被他撞倒在地的马头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脸愤怒、委屈、不甘心的看着他。
  
  一副想要打他,又不敢出手的模样。
  
  就好像是被欺负了的大姑娘。
  
  而远处的牛头人,则干脆异常,转身就跑,但是却在转身的一刻,就僵直在了原地。
  
  宛如木胎泥塑般。
  
  “怎么了?”
  
  “难道我不知不觉突破了?”
  
  “仅仅依靠气势就能够震慑这样的怪异?”
  
  北地放牧者挠了挠头。
  
  甚至,北地放牧者有工夫回头看一眼同样一脸迷惑的庞纳德。
  
  庞纳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似乎局势对他们有利?
  
  就在海湾区的放牧者猜测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从模糊到清晰。
  
  踏、踏踏。
  
  那是靴子踩在地面上的声音。
  
  脚步不疾不徐,宛如散步。
  
  庞纳德、卢坎的目光同时看向了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那个牛头怪想要逃跑的方向。
  
  阴影遮蔽着那里。
  
  黑暗眷顾着那里。
  
  卢坎、庞纳德两人只能够看到那个追逐着他们、强悍的牛头怪好像是被火车撞了一样,倒飞而出,重重的砸落在马头人的身边。
  
  两个怪异略带颤抖的看着远处。
  
  “臣服。”
  
  “或死亡。”
  
  淡然、冷漠的声音从那里传来。
  
  两个怪异身躯一颤。
  
  它们面面相觑。
  
  满是犹豫。
  
  可当下一刻,那宛如山岳的杀气、煞气压在它们身上的时候。
  
  当两个怪异的脸紧紧贴在冰冷的地上时,它们选择了屈服。
  
  因为,之前的战斗,足以告诉它们,这个杀气不是开玩笑。
  
  如果不臣服的话,真的会死!
  
  “我迪休斯愿意臣服眼前之人,追寻眼前之人的脚步,视他为主……”
  
  “我坎忒斯愿意臣服眼前之人,追寻眼前之人的脚步,视他为主……”
  
  马头怪、牛头怪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然后,在誓言的末尾。
  
  两个怪异略微停顿。
  
  它们诞生之初,源自灵魂深处的烙印,让它们选择了自己的方式,单膝跪地,一手竖起了自己的长刀、牛叉,一手放在胸前,头颅微微低垂,但声音却无比洪亮。
  
  它们齐声高呼
  
  “阎罗大人。”
  
  阎罗?
  
  卢坎、庞纳德一愣。
  
  随后,有过相应教导,知道怪异某些习惯的两个放牧者瞬间反应了过来。
  
  阎罗!
  
  不!
  
  那是罗阎!
  
  是那个最后到达营地的艾城代表。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