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出现

      为什么会是罗阎?
  
      怎么可能是罗阎?
  
      卢坎、庞纳德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从阴影中走出,令牛头怪、马头怪恭顺的跟在身后的人。
  
      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竟然会是罗阎。
  
      两人的大脑,在看到秦然的那一刻就变得空空荡荡。
  
      直到秦然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两人才回过了神。
  
      “等、等等!”
  
      卢坎高声喊道。
  
      秦然脚步并没有停下。
  
      对于秦然来说,不论是卢坎,还是庞纳德都没有让他停下脚步的理由。
  
      看着继续向前的秦然,北地放牧者着急的都要挠头了,但是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庞纳德则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您想要更多的宝物吗?”
  
      “带上我们吧!”
  
      “我们能够帮助您。”
  
      来自海湾区的放牧者很干脆的说道。
  
      语气恭敬,态度谦卑。
  
      求人的时候,该用什么态度庞纳德是十分清楚的,更不用说,他所求的人是一个如此强大的……唔,异人!
  
      没错!
  
      就是异人!
  
      这么强大的存在,必然是异人!
  
      那么,他为什么要混迹在普通营地中?
  
      心底的疑惑一个接着一个,但是庞纳德却没有在脸上表露出分毫。
  
      每个人都有秘密。
  
      而知道太多的话,可是会死人的。
  
      “帮助我?”
  
      秦然转过了身,看着庞纳德。
  
      “嗯。”
  
      “帮助您。”
  
      “这是我的天赋!”
  
      “我能够感知到宝物的气息,而他,则是最后的防御者,我们两个不仅可以帮助您探路,更可以为您节省宝贵的时间!”
  
      庞纳德十分认真的说道。
  
      他并并介意暴露出自己的天赋。
  
      或许在一般情况下,他对自己的天赋忌惮莫深,绝对不会说出去。
  
      但是在这里?
  
      真的不需要了!
  
      因为,他不仅感知到了宝物的气息,还感知到了那些守护宝物怪物的气息,更加不用说的是还有那些无法感知到的气息。
  
      尤其是后者……
  
      每一个都是极其恐怖的存在。
  
      而他们身在这里,危险程度真的是不可想象。
  
      所以,他们需要秦然的帮助。
  
      “哦。”
  
      秦然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瞬间,庞纳德就明白了秦然的意思。
  
      他马上说道:“前方大约五百米的位置,应该有一个木质的宝箱,右前方七百米处也有一个……”
  
      根据之前的收获,庞纳德对于箱子的种类进行了归类。
  
      秦然没有开口。
  
      目光看向了牛头怪和马头怪。
  
      他花费了大力气收服这两个明显有着极高智慧的怪异,可不是因为好玩或者凑对,而是为了知道这座城市的地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在之前打定主意,要进入地下时,秦然就曾大致猜测过自己会遇到什么。
  
      但是,真的当秦然来到了地下后,才发现,他想得简单了。
  
      这里早已经不是简单的下水道了。
  
      而是真正意义上的一座地下城市。
  
      不仅大,而且地形极为的复杂。
  
      怪异们建造的‘道路’可没有规划一说,完全就是任意的挖掘、开凿,看似平摊的道路,尽头就有可能是死胡同,而看似崎岖不平的道路,一个转弯后,就可能是康庄大道。
  
      在经历了数次死胡同后,秦然放弃了这种完全碰运气的走法,他开始寻找‘带路者’。
  
      而在怪异中,都拥有着强大气息的马头怪自然成为了秦然的目标。
  
      留下帕拉迪亚后,秦然一直追踪马头怪而来。
  
      至于牛头怪?
  
      在秦然看来,就是他的意外收获了。
  
      两个‘带路者’,总比一个要强,这是秦然的想法。
  
      不过,在看到牛头怪、马头怪点了点头,确认了庞纳德的说法来看,眼前放牧者才是最意外的收获。
  
      在一个陌生、复杂的地方,还有什么是比拥有一张地图更让人安心的?
  
      那自然是有着两张地图,且自带一个寻宝器了。
  
      当然,皮糙肉厚的‘探路者’,也还算可以。
  
      秦然的目光扫过卢坎,给北地的放牧者做出了一个定义。
  
      “带路。”
  
      秦然这样的说道。
  
      “乐意为您服务。”
  
      庞纳德马上笑了起来,然后,一把拉过卢坎,很自觉的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北地放牧者并没有反驳。
  
      北地人虽然倔强,但是绝对不是不知好歹。
  
      他很清楚,庞纳德为什么这么做。
  
      为了他不惜暴露自己隐藏的天赋,这就是恩情。
  
      北地人,有恩比还!
  
      因此,在接下来的路途中,在之前药剂的帮助下,逐渐恢复的北地放牧者,横冲直撞的开路。
  
      很快的,一些木质箱子就被秦然收集了起来。
  
      依旧是一些药剂。
  
      到了现在,秦然已经大致明白了这些箱子内装有物品的规律了。
  
      最低级的木质箱子中是药剂。
  
      之后则应该是铁质、铜质、银质箱子。
  
      接着则是黄金箱子。
  
      随着箱子品质的不同,获得的物品也会不同,从最简单的药剂开始,到能够入阶的物品都有。
  
      很显然,这一次的‘冬夜战’,几方人马都是投入了极大。
  
      至于黄金之上有没有?
  
      秦然暂时还不清楚。
  
      但按照秦然的猜测,理应会有。
  
      这样猜测的源自那个猩红色的骷髅。
  
      一想到对方,秦然就眉头微皱。
  
      毫无疑问,对方是他进入这个副本世界后,难得的强敌。
  
      此刻的他并没有绝对把握战胜对方。
  
      “庞纳德,你的感知范围有多大?”
  
      秦然问道。
  
      “大约一公里左右。”
  
      “有些时候,如果宝物足够的稀少,我的感应范围还能够扩大,但绝大部分是在这个范围之内。”
  
      海湾区的放牧者没有隐瞒。
  
      既然已经达成了交易,海湾区放牧者心中的骄傲,就决定了他不会再出尔反尔,更不会用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小伎俩。
  
      “仅有一公里吗?”
  
      秦然沉吟了一下后,目光看向了牛头怪和马头怪。
  
      两个怪异立刻知道了秦然的意思。
  
      没有任何的犹豫,两个怪异就开始在地上为秦然画图。
  
      大约五分钟后,一副潦草的地图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是一个外方内圆的大致地图。
  
      外方不规则,只是一个大致的方。
  
      内圆却十分规则,而且,一环套一环,从最外环的位置开始,到最内环,一共有六环。
  
      其中代表着他们的位置,一个圆点则在最外环上。
  
      “阎罗大人,我们在这里。”
  
      “想要从这里进入戊区,必须要经过一道白守卫把守的吊桥。”
  
      “那个家伙是个难缠的家伙。”
  
      牛头怪、马头怪一怪一句,很快就把事情说清楚了。
  
      “你们这里多会天亮?”
  
      秦然点了点头后,继续问道。
  
      他可不希望正在做什么的时候,突然面对源源不断返回的怪物。
  
      听到秦然的问话,庞纳德、卢坎也紧盯着两个怪异。
  
      两人可不会忘记刚刚的淬不及方。
  
      “梆子敲十二响后,天就亮了。”
  
      牛头怪瓮声瓮气的说着。
  
      而就在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
  
      梆!
  
      一声梆子响就传来了。
  
      从头顶上隐隐传来的嘶吼声,就这么的一顿。
  
      “这么巧?”
  
      庞纳德一愣。
  
      “我也不知道。”
  
      “敲梆子的不是我,是个古里古怪的家伙,谁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是怎么想的,但是那个家伙很强。”
  
      “它应该和内环‘甲’的你那些个混蛋家伙达成了什么协定吧?”
  
      “那些混蛋会和那个古里古怪的家伙达成协定?别开玩笑了!”
  
      “谁在开玩笑了,你这个不知内情的马脸!”
  
      “牛头人,你说谁是马脸?”
  
      牛头怪解释着,而一旁的马头怪也加入了进来。
  
      两个怪异很快就发展成了争吵。
  
      就在牛叉和长刀要一决高下的时候,秦然脸色一沉。
  
      立刻,两个怪异就安静了。
  
      这个不单单是盟约。
  
      还因为,这两个怪异很清楚盟约之后又更可怕的契约。
  
      当然了,最为要命的是,执掌这个盟约的是更加可怕的家伙。
  
      两个怪异每次看到秦然,都心底发憷。
  
      因为,在签订了盟约后,它们能够隐约的看到眼前的人,究竟干过什么。
  
      巨大的鳄鱼。
  
      血腥的术士。
  
      诡异的刺客。
  
      遮天蔽日的大蛇。
  
      虽然图像十分的模糊,但是那条大蛇,仅仅是这种残余的、模糊的影响,就让它们灵魂发颤,更不用说是眼前一剑斩断那条蛇的人了。
  
      简直是吓死怪了。
  
      所以,面对秦然,它们不敢反抗。
  
      弱肉强食,对于怪异来说,本就是天生的。
  
      即使它们有着些许的不同,也是一样。
  
      “暂时离开。”
  
      秦然的话语,代表了这支队伍的决策。
  
      速度极快的原路返回,守在入口处的帕拉迪亚看着跟在秦然身后走出来的卢坎、庞纳德完全没有任何的意外。
  
      但是在看到了牛头怪和马头怪时,却是眼皮子一跳。
  
      前者还能够用,同为放牧者,网开一面解释。
  
      而后者?
  
      只剩下了一个可能。
  
      【思欧迪之石】!
  
      尽管在知道秦然拥有了【思欧迪之石】后,就不可能不使用,但是帕拉迪亚却完全没有想到,秦然会对着怪异使用。
  
      难道不考虑这样做的后果吗?
  
      至少会引起绝大多数老古板的反感。
  
      一些激进的家伙还会视他为敌人。
  
      遇到了困难,拒绝帮助,更是顺理成章。
  
      甚至……
  
      还会被故意找麻烦!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因为【思欧迪之石】的存在,他也被绑上了对方的战车,简直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谁。
  
      一想到今后的日子要面对这种绝望的生活,帕拉迪亚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灰暗的。
  
      所以,看着牛头怪、马头怪的目光越发不善了。
  
      这样的眼神,无疑是直接的。
  
      直接到两个较为特殊的怪异一下子就发现了。
  
      “我觉得他在鄙视我们?”
  
      “嗯,他的眼神挺讨厌的。”
  
      “穿了,吃串吧?”
  
      “同意!”
  
      两个怪异的字典中可没有忍让一说,立刻,不怀好意的向着帕拉迪亚说道。
  
      事实上,同为【思欧迪之石】的被盟约者,它们能够明确眼前的人类,也是自己的‘盟友’。
  
      只是,这个‘盟友’有些讨厌罢了。
  
      “牛肉和马宝也很不错。”
  
      “前者红烧了吃。”
  
      “后者酱卤着吃。”
  
      帕拉迪亚毫不示弱的开口了。
  
      “你想吃吗?”
  
      牛头怪、马头怪的手掌中出现了牛叉和长刀,帕拉迪亚则开始转动自己的钩索。
  
      卢坎挠了挠头,就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庞纳德却轻轻一拉卢坎的熊皮斗篷。
  
      他很清楚,这种事情是别人家的家务事。
  
      他们这些合作者,最好不要瞎掺和的好。
  
      但是,令庞纳德感到诧异的是,秦然根本没有理会这里逐渐变得剑拔弩张的气氛,而是扭头看着四周。
  
      发生了什么?
  
      庞纳德满是不解。
  
      而有过一次经验的帕拉迪亚则再也顾不上两个怪异,神情紧张的看向了四周。
  
      他可是记得那个猩红色骷髅的恐怖。
  
      失去了挑衅的对手,牛头怪、马头怪顿感无趣。
  
      两个怪异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秦然。
  
      “阎罗大人,发生了什么吗?”
  
      牛头怪很直接的问道。
  
      “有新人来了。”
  
      秦然淡淡的说道。
  
      新人?
  
      牛头怪、马头怪不明所以。
  
      但是剩余的三个放牧者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正因为这样,三个放牧者却全都皱起了眉头。
  
      “不应该啊!”
  
      “我们至少应该有两天的时间才对?”
  
      “为什么会变成一天?”
  
      北地放牧者不解的问道。
  
      “也许发生了意外。”
  
      庞纳德解释道。
  
      梆!
  
      又是一下梆子声。
  
      这梆子声仿佛是有着魔力一般,不论是在地下,还是在地上,都能够清晰的传入到人或怪异的耳中。
  
      而且,第一声与第二声之间间隔了很长的梆子声,在第二声响起后,第三声开始就如同是鼓点般密集。
  
      梆梆梆!
  
      一连串的敲打声就这么传来。
  
      本就迅速离开地面的怪物们,更是仓惶不已。
  
      当最后一下梆子声落下后,天空中的月亮直接消失不见,一轮太阳跳过了最初的日出,就这么的挂在了东边。
  
      阳光遍洒整个城市。
  
      鲜血、碎骨、不完整的尸体到处都是。
  
      有人类的。
  
      也有怪物的。
  
      而尸体上的伤痕也是如此。
  
      人类身上有人类的。
  
      怪物身上有怪物的。
  
      显然,昨晚是一场乱战。
  
      阳光下,人类的尸体越发的鲜艳。
  
      怪物的尸体则开始融化、炸裂。
  
      砰砰砰!
  
      一连串的爆炸中,氤氲的血舞在阳光下绽放出了异样的鲜艳之感,而在鲜血中,一道道人影就这么的凭空出现了。
  
      异人们,进入到了这座城市!
  
      还有……
  
      怪异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