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九章 误会
一个个拥有着人类外表的年轻男女出现在了血雾中。
  
  他们或神情桀骜不驯。
  
  又或冷漠无情。
  
  还有一丝丝期待。
  
  不过,很快的,所有人的神情就变为了凝重。
  
  因为在血雾中,他们看到了一个个看似有着人形,却或是透明、或是有着双头,又或是破肚烂肠。
  
  而有些则干脆没有了人形。
  
  尖耳利牙的有。
  
  背生双翅的有。
  
  双臂带鳍的有。
  
  简直就是怪物大聚会。
  
  让人看了就觉得心中发颤。
  
  在这些异人看到怪异的时候,怪异们同样看到了这些异人。
  
  本就在血腥味刺激下一个个吞咽口水的怪异们,这个时候更是开始吞咽口水了。
  
  在外界,因为暗月协议,它们这些‘正统’的怪异,很难有直接品尝人肉和鲜血的滋味。
  
  但是,在‘冬夜战’里不一样。
  
  这里可以肆意出手!
  
  不用再守什么规矩!
  
  甚至,其中的一些怪异来参加‘冬夜战’就是为了能够光明正大的来尝一尝人肉、人血的滋味。
  
  尤其是……
  
  异人!
  
  那种滋味更是让人难忘!
  
  不仅仅是味道,吃了对它们的好处也是极大的。
  
  因此,一些按耐不住的家伙,在发现异人后,就这么的直直冲上去了。
  
  异人中也有不少这样的人。
  
  毫不退让的迎着怪异而去。
  
  不过,这只是一部分。
  
  剩余的一部分,却是警惕的看着四周,缓缓的退出了正在乱战的地方,而最早的放牧者们,更是在血雾中阴影出现时,就开始四散而退。
  
  突如其来的战斗,让他们受损严重。
  
  难得获得的喘息机会,他们可不愿意浪费在这又突然异变的战场上。
  
  而且,有了之前的教训,这些放牧者没有一个选择城市。
  
  纷纷前往了城市之外。
  
  每一个都是那样的谨慎、小心。
  
  很显然,生死之间的战斗,足以让这些本就出色的年轻人,变得越发的出色了。
  
  至于死去的?
  
  虽然可惜,但是……
  
  死去的总是没有价值的。
  
  再可惜,也没有办法。
  
  而在这种或站或退的人群中,站在原地不动的秦然一行人就显得十分扎眼了。
  
  秦然沉默不语的看着眼前的混战。
  
  牛头怪、马头怪如同两个门神一样站在秦然身后。
  
  帕拉迪亚想跑,但是看着不动的秦然,他是完全的无力和心累。
  
  多好的机会!
  
  为什么不跑?
  
  留在这里,能够看出什么来?
  
  难道还能看出花来?
  
  帕拉迪亚心底一阵阵的腹诽。
  
  庞纳德同样也是这样,他也想呀赶紧离开,可是看着动也不动的卢坎,却最终没有选择跑。
  
  北地放牧者怎么想,庞纳德是很清楚的。
  
  无非就是知恩图报罢了。
  
  庞纳德真的是很想要说我们没必要这么做的。
  
  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至于将卢坎扔下?
  
  对方的救命之恩他还没有报完,扔下对方的话,他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因此,秦然一行全都站立不动。
  
  很自然的,这种行为,引起了正在交战的异人、怪异们的注意。
  
  异人对人类算是中立,只要不主动招惹的话,异人们一般都不会理会。
  
  怪异们则不同。
  
  其中一个长着犹如羊一般,正从地上寻找食物的怪异,在看到站在那里的秦然一行后,双眼就是一亮。
  
  早已经让食物的鲜血味道刺激的忘乎所以的怪异,根本没有理会为什么明明是一个人类却带着两个怪异。
  
  就这么的向着站在队伍最前方的秦然冲了上去。
  
  “嘿,血、肉!”
  
  “我的!”
  
  “都是我的!”
  
  怪异嘴里一阵怪笑,用简短不清的通用语喊着,就冲到了秦然面前,但是秦然根本没有理会对方。
  
  他还在看着远处的混战。
  
  而怪异看着毫不所动的秦然,马上越发的狰狞了。
  
  它认为对方吓坏了。
  
  就和它当初吃掉的那些人一样。
  
  沾满鲜血的爪子,高高的抬起,然后……
  
  就这么的从肩膀处分离。
  
  带着爪子的胳膊没有跌落在地。
  
  甚至,连疼痛都没有。
  
  就是,感觉自己好像长高了。
  
  怪异下意识的低下头。
  
  看着从自己胸口突出来的钢叉,它想要说些什么时,脑袋就被一个大手攥住了,好像是摘果子一样,从钢叉上摘了下来。
  
  接着,它看到了一张巨大的牛嘴。
  
  最后,它的意识停留在了它被那坚硬牙齿嚼碎的一刻。
  
  “啊呸!”
  
  “什么玩意儿?”
  
  “怎么这么多的骨茬儿子!”
  
  牛头怪拒绝了两下后,就这么张嘴将剩下的东西吐了出去。
  
  然后,牛头看向了那混乱的战场。
  
  它真的想冲进去,好好的饱餐一顿。
  
  可惜……
  
  看了看一动不动的秦然,牛头怪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晃身躯,牛头怪就再次从巨大的身躯变为了正常人类大小。
  
  只是刚刚那突如其来的一幕,却深深的落在了战场上所有异人、怪异的眼中,正在交手的异人、怪异微微一愣。
  
  然后,犹如触电一般的分开。
  
  刚刚还战得难解难分的异人、怪异,这个时候纷纷警惕的看着秦然一行。
  
  尤其是牛头怪。
  
  同时一个想法,下意识的出现在了这些异人、怪异的脑海中。
  
  会俘虏人类的怪异?
  
  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在历史上出现过。
  
  只不过每一次出现时,这些人都会很凄惨。
  
  人类对待食物是什么样态度。
  
  怪异对待人类俘虏就是什么样的态度。
  
  甚至,要更惨一点。
  
  因为,人类有着相当的智慧。
  
  怪异则是远比想象中的残暴!
  
  随着这样的想法一出现,异人们看向秦然等几个拥有普通人外貌的放牧者时,就满是怜悯了。
  
  而那些怪异则是双眼一亮。
  
  能够俘虏人类的怪异,哪怕是存在于这种废墟城市中,也代表着一个可能:交流!
  
  交流就代表着沟通。
  
  有沟通就能有无限的可能。
  
  例如:结盟!
  
  一旦结盟了,眼前的这些异人就真的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干掉了。
  
  至于那个被吞噬的怪异?
  
  纯粹找死!
  
  抢有主的食物,在怪异间看来,那就是宣战了。
  
  死了也只能怪自己!
  
  事实上,不单单是食物。
  
  任何怪异都是有着自己狩猎地盘的,一旦有怪异闯入了自己的狩猎地盘进行狩猎的话,那就是不死不休了。
  
  很明显的,这里就是那个牛头怪异的地盘。
  
  而它们?
  
  则是闯入者。
  
  如果能够一直保持规矩的话,还能够相安无事。
  
  可一旦出手,却没有正确预估对方的实力……
  
  那个冒失的怪异就是最好的下场。
  
  不仅没有谁会帮它。
  
  它还会成为别的怪异茶余饭后的笑柄,每当提起它时,都会引起一阵嘲笑。
  
  而现在?
  
  自然是要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位,我们是无意闯入这里的。”
  
  “它的行为,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们愿意遵守您的规矩。”
  
  一个拥有着人类外形,但是嘴巴却是前螯,没有眼睛的怪异代表着在场所有的怪异走了出来。
  
  它态度很诚恳的说道。
  
  马头怪也很诚恳的一挥长刀,将对方斩成了两截。
  
  “你光愿意遵守它的规矩。”
  
  “我的呢?”
  
  马头怪打了个响鼻,很不满的盯着对方的怪异。
  
  断成两截的怪异瞪大了双眼,它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两个怪异竟然不是一会儿的!
  
  你们不是一伙的!
  
  为什么那么亲密的站一块!
  
  你这不是坑怪异吗?
  
  断成两截的怪异张大了嘴巴,它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两截身躯抽搐了一下后,就这么的没有了气息。
  
  在场的异人看着死去的怪异,双眼中满是嘲弄。
  
  怪异之间,就是这么的野蛮。
  
  什么都是靠实力说话。
  
  完全不可理喻。
  
  而怪异们也没有任何的怜悯,同样满是嘲弄。
  
  一个没有看清楚形式,就想要做出头鸟,妄图获取最大利益的家伙,死了活该。
  
  甚至可以说,死得好。
  
  只有死了,它们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受益者。
  
  不过,有的时候,总有怪异会快一步。
  
  就在几个怪异准备迈步而出的时候,一个怪异抢先一步跳了出来。
  
  “咳、咳。”
  
  “很抱歉,我们刚刚……”
  
  噗!
  
  又一个怪异开口了,牛头怪手中的铁叉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入了这个怪异的胸口,然后,一抖手,这个怪异就飞上了半空中,在落下来的时候,直接落入了牛头怪再次变大的大嘴中。
  
  “抱歉?”
  
  “你竟然对它说抱歉?”
  
  “我不要面子吗?”
  
  “该死的,为什么这么多骨头呢?”
  
  “肉!”
  
  “我想要吃肉!”
  
  牛头怪一边咀嚼一边往外吐骨头渣子。
  
  看着那被吐在地上,浓稠的粘液中,迅速融化的骨头渣子,刚刚还在懊恼的几个怪异这个时候则是在微微一愣后,松了口气。
  
  不仅不是一伙儿的,还有些许仇怨吗?
  
  不!
  
  不是仇怨!
  
  应该是类似斗气那种!
  
  在场的异人、怪异们看着肩并肩站立的牛头怪、马头怪,总算是回过了神。
  
  这种斗气的,最好不要想劝好,最简单的就是面对其中的一个,诉说自己的请求。
  
  对于单个的数量来说,这有些难。
  
  但是,对于此刻的怪异来说,却是不困难。
  
  下一刻,自认为了解到一切的怪异们,迅速的飞出了两个。
  
  一个站在牛头怪一侧。
  
  一个站在马头怪一侧。
  
  “这位大人!”
  
  两个怪异分别开口。
  
  “谁让你先和它说话的?”
  
  牛头怪、马头怪同时开口,手中的钢叉、长刀再次一挥,分别就站在对方面前的怪异一分为二。
  
  力道控制的极为出色。
  
  没有在各自的身上沾染上一点鲜血。
  
  顿时,两个刚刚再次出现的怪异就这么横尸当场。
  
  而且,牛头怪也不挑食,又把两个怪异塞进了嘴里,大口大口的咀嚼起来,接着,又感觉肉不够多,随口吐了出来。
  
  一旁的马头怪则是鄙夷的看着对方。
  
  似乎是在看乡巴佬一样。
  
  牛头怪则仿佛是恼怒一般,瞪了回去。
  
  看着相互瞪视的牛头怪、马头怪,这一次怪异们没有再跳出来,它们都看出来了,眼前的牛头怪、马头怪属于怪异中的怪异,都是那种蛮不讲理、活在自己道理中的家伙。
  
  这种家伙最好不要打交道。
  
  不然,受罪的只可能是自己。
  
  十分有默契的,异人和怪异们开始缓缓的向着另外一个方向退去。
  
  这里是那两个怪异的地盘,如果交手的话,谁知道会不会惹怒它们?
  
  惊鸿一瞥间,牛头怪暴露出来的实力,已经足以让它们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弱肉强食,对于异人、怪异来说太正常了。
  
  双方十分有默契的达成了共识:离开这里再战!
  
  可就在双方人马离开几步的时候,牛头怪就再次动了。
  
  “谁让你们走的?”
  
  “想来就来?”
  
  “想走就走?”
  
  “公共厕所吗?”
  
  牛头怪仿佛是被触怒了,身躯陡然恢复了10米高的模样,那钢叉也随之变大,魁梧的身躯上肌肉一阵跳动,钢叉就径直挥出。
  
  呜!
  
  空气被灌注在钢叉上的巨大力道撕裂,化作一道道稀碎的风刃,将距离最近,拥有实质身躯的几个怪异切割的血肉横飞。
  
  而当那钢叉临体的时候,这些躲闪不及的怪异直接成为了肉泥。
  
  没有一个例外。
  
  当钢叉挥舞而过后,一大片怪异所在的位置就被清空了。
  
  剩下的怪异纷纷向后躲闪。
  
  “你们怕他,就向我来?”
  
  “真当我好欺负吗?”
  
  马头人连连打了数个响鼻,仿佛也被激怒了一般,同样身躯一晃,就变得和牛头人一样高大,手中的长刀也和那柄钢叉一样,直直斩出。
  
  没有什么技巧。
  
  就是体积大、力量大。
  
  但正因为这样,才会更难对付,想要对付这样的存在,要不然有着相当的技巧,要不然就是有着独特的技巧。
  
  可很显然的,在这群怪异中并没有这样的存在。
  
  那些身躯半透明的怪异,都在这绝对的力量下变得摇摇欲坠。
  
  毕竟,它们不是上位邪灵。
  
  呜!
  
  呜呜呜!
  
  钢叉、大刀左右横扫。
  
  带起一阵阵的爆裂声。
  
  仅仅是几个呼吸后,在场的怪异们就死伤大片,剩下的则是惊恐的看着发怒的牛头怪、马头怪。
  
  而一旁的异人,则是面露怪异。
  
  因为,在这本该激烈的战斗中,他们竟然没有被伤到一丁点儿。
  
  或者准确点说,连根毫毛都没有掉。
  
  甚至,那两个强大的怪异在干掉了几个怪异后,手中的钢叉、长刀马上就要碰上他们的时候,却紧紧的收住了。
  
  一次两次是巧合。
  
  次数多了,猪都发现不对了。
  
  “你们是故意的!”
  
  一个怪异惊呼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
  
  牛头怪哼了一声,手中的钢叉就将对方砸成了肉泥。
  
  “放过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另外一个怪异喊道。
  
  “这都不知道,太蠢了,还是去死算了!”
  
  马头怪撇了撇嘴,长刀随手一拍,让那个怪异也成为了肉泥。
  
  “跑!”
  
  剩下的怪异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
  
  它们一哄而散。
  
  异人们没有趁机落井下石,他们双眼紧紧盯着牛头怪、马头怪,看着它们再次恢复到正常人类大小,站到了那个人的身后。
  
  这个时候,异人们可不会再把这个男人当成是什么俘虏。
  
  很明显,这两个强大的怪异是听从这个男人的。
  
  这个男人才是主事者。
  
  不过,异人们可没有开口。
  
  之前开口的怪异是什么下场,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即使对方一直没有对他们表现出敌意也是一样。
  
  当然了,也没有随意的离去。
  
  好奇。
  
  敬畏。
  
  充斥在这些人心底。
  
  终于,在众多异人的注视下,秦然好似是回过神了般,他看向了眼前的异人们,淡淡的问道:“你们中最强的是谁?”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