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章 绑
最强的是谁?
  
  听到秦然的问话,在场的异人们纷纷一愣。
  
  是要选择最强的最为代表交谈?
  
  还是……
  
  准备立威?
  
  谁也不知道秦然问这句话的意思究竟是什么,但异人中,还是有人走了出来。
  
  身材高大,面容英俊,穿着一声蓝白色的长衣,即使沾染了点点血迹,也丝毫没有阻碍对方的风度。
  
  甚至,可以说为对方增加了一分异样邪魅的感觉。
  
  众多异人看着这个人,没有出言阻止,也没有反对。
  
  很显然,在留下的这些异人中,对方真的就是最强的。
  
  但看着对方的秦然却是眉头一挑。
  
  弱!
  
  太弱了!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弱!
  
  眼前这个异人,甚至连松石都不如。
  
  不过,就算是松石……
  
  想到了刚刚心中出现的猜测,秦然微微摇了摇头。
  
  不过,这样的摇头,显然让走出来的异人误会了。
  
  “这位大人,您认为我不是这群人中最强的吗?”
  
  尽管惊惧秦然的实力,但是对方依然问道。
  
  因为,这关乎到了他的荣耀。
  
  而且,对方也并不认为秦然会把自己怎么样。
  
  之前的战斗中,秦然让手下的两个怪异避开他们,还有周围站着的人,都足以代表秦然身为放牧者的身份。
  
  众所周知的,放牧者和异人之间的联盟关系。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放牧者是需要依仗异人的。
  
  所以,异人在面对放牧者时,天生带着心理优势,而这样的优势,则让他们有时候做出错误的判断。
  
  面对着对方的询问,秦然没有理会。
  
  已经得到了答案的秦然就要转身选择离开。
  
  看着准备转身离开的秦然,那位异人急了。
  
  “等等,你说清……”
  
  那位异人想要阻拦秦然,但话语才出口,秦然的眼中就多出了一分冷意。
  
  面对着这份冷意,这个异人如遭雷击般,连退了数步,最后一步时,更是脚步不稳,踉跄倒地。
  
  扑通!
  
  对方姿势难看的摔倒在那。
  
  可周围的人并没有出言嘲笑。
  
  因为,这些人同样被秦然眼中闪过的冷意吓到了。
  
  就如同是六月霜降,瞬间的透心凉。
  
  看着秦然一行离去的身影,没有一个异人敢出言。
  
  他们是被真的吓到了。
  
  在遇到秦然之前,他们从未想到过一个人会可怕到这种程度,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让人心惊肉跳。
  
  目送着秦然一行的身影彻底消失后,这些异人面面相觑。
  
  他们完全搞不懂秦然究竟想要干什么。
  
  不要说这些陌生的异人了。
  
  跟在秦然身后的帕拉迪亚和卢坎、庞纳德同样的满心疑惑。
  
  而牛头怪和马头怪?
  
  两个完全执行秦然命令的怪异怎没样想那么多。
  
  它们两个感受着来之不易的阳光,十分的兴奋。
  
  【思欧迪之石】虽然让它们多出了约束,但也给予了它们庇护,至少,它们面对阳光不需要避如蛇蝎了。
  
  牛头怪伸出蹄子,高兴的踩着马头怪的影子。
  
  马头怪则是用长刀戳着牛头怪的影子,就好像是在戳牛头怪一样。
  
  两个怪异犹如是孩童一般的玩闹。
  
  一直持续到离开了城市,进入到城郊区的边缘。
  
  “大人,这里有猎食者!”
  
  “嗯,需要小心!”
  
  牛头怪、马头怪一人一句的说道。
  
  “是鳄鱼头,鸡的身躯,扇动翅膀不会发出声音的怪物吗?”
  
  帕拉迪亚问道。
  
  “是。”
  
  “你遇到了?”
  
  “没有被吃掉,是因为大人在你身边吧?”
  
  牛头怪点了点头,很干脆的问道。
  
  这让帕拉迪亚脸色一黑,冷哼了一声转过头。
  
  他当然想要反驳了。
  
  可……
  
  这就是事实。
  
  要不是秦然的话,他早就被吃掉了。
  
  而这个时候,庞纳德走到了帕拉迪亚身边,低声的询问着有关猎食者的信息,在知道了大概后,这位来自海湾区的放牧者的神情就越发的凝重了。
  
  这里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恐怖。
  
  夜晚,有夜晚的怪物。
  
  白天,则有白天的怪物。
  
  如果是一个人行动的话,很难保证自身的安全。
  
  因为,是人就需要休息。
  
  谁也不能保证在睡觉时还睁着眼,保持清醒。
  
  因此,组队就成为了必然。
  
  幸好!
  
  庞纳德看了看卢坎,又看了看秦然和帕拉迪亚,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卢坎的实力毋庸置疑。
  
  秦然更是强的可怕。
  
  帕拉迪亚在临时营地中同样表现非凡,虽然不是最靠前的,但也能够偶尔进入前十,而且,庞纳德总是怀疑帕拉迪亚在隐藏自己。
  
  就如同他一样。
  
  有着这么一群队友的话,安全方面是可以放心的。
  
  只是……
  
  庞纳德悄悄的看向了秦然。
  
  他觉得秦然实在是太难琢磨了。
  
  就好像刚刚的行为。
  
  在他看来,根本没有必要。
  
  在异人、怪异出现的时候,悄然退去,隐匿牛头怪、马头怪两个,做为关键时刻的底牌才是最好的选择。
  
  还有刚刚那种询问,同样的让他摸不着头脑。
  
  但有着自知之明的庞纳德却没有开口询问。
  
  他不愿意打破眼前良好的局面。
  
  或者说,他有着自知之明。
  
  知道自己在秦然心中的分量。
  
  一行人在牛头怪、马头怪的警戒中前行,直到来到一处森林时,马头怪耸了耸鼻子,打了个响鼻。
  
  “大人,这里没有那些家伙的气味。”
  
  “很安全!”
  
  马头怪说道。
  
  “扎营。”
  
  秦然扫视了周围一圈,确认无误后,点了点头。
  
  立刻,牛头怪、马头怪就行动了起来。
  
  两个怪异挥舞着武器,瞬间就在森立中清理出了一片空地,帕拉迪亚则是升起了篝火。
  
  伤重未愈的卢坎在篝火升起来的时候,就靠在篝火旁睡着了。
  
  庞纳德则是从在树林中狩猎到了几只野兔。
  
  以极为利落的手法,将野兔剥皮、串好,放在了篝火上,不一会儿,兔肉的香味就飘了出来。
  
  “想要尝尝吗?”
  
  庞纳德向着牛头怪、马头怪问道。
  
  虽然两者是怪异,但是在己方阵营中,搞好关系却是没有坏处。
  
  而且,在庞纳德的想法中,利用食物来收买怪异真的是不要太容易了。
  
  事实上,在大部分放牧者的眼中,怪异的行为十分的单纯,除去个别是因为仇恨外,剩下的都是捕食行为。
  
  当然了,怪异的食物与普通的食物自然不同。
  
  因此,在烤兔子的时候,庞纳德放入了一些魂晶。
  
  魂晶,就是灵魂的结晶。
  
  在消灭恶灵时,有一定的可能会获得。
  
  是炼金术的必须物品之一。
  
  也是怪异们极其喜欢的食物之一。
  
  可是,面对着庞纳德的邀请,牛头怪、马头怪却完全的无动于衷,它们直愣愣的看着秦然。
  
  或者准确的说是,秦然的背包。
  
  那里面装着含羞草给秦然准备的食物。
  
  牛头怪、马头怪的眼中满是渴望。
  
  希望秦然能够分给它们一点背包中的食物。
  
  那里的食物早就让它们垂涎欲滴。
  
  要不是那个背包是秦然的,它们早就开抢了。
  
  面对着牛头怪、马头怪的目光,秦然根本不为所动,他抬手摸向了背包,拿出了其中一份食物。
  
  是酱汁牛肉饭。
  
  酱汁被冰冻成了皮冻状,紧紧的包裹着米饭。
  
  当餐盒放在了篝火上数分钟后,一股浓郁的香味就弥漫在营地内。
  
  昏睡中的卢坎醒了。
  
  思考中的帕拉迪亚也回过了神。
  
  庞纳德更是第一个被吸引了。
  
  尤其是当秦然把餐盒打开的刹那,那股香味就如同是炸裂开来一般,以远超之前数倍的程度,扑向了四面八方。
  
  牛头怪、马头怪可怜巴巴的看着秦然,吞咽着口水。
  
  在发现秦然根本不理会自己后,这才一个个满是委屈的从庞纳德手中抢走了烤兔。
  
  “呸!”
  
  “真难吃!”
  
  “糟糕的厨艺!”
  
  “浪费食材!”
  
  牛头怪、马头怪罕见的站到了一条战线,对手中的烤兔发表着相似的评价。
  
  WTF?!
  
  庞纳德觉得自己之前想要拉拢两个怪异的想法简直是愚蠢头顶,这种怪异完全不可能被拉拢。
  
  而这个时候,秦然吃完了第一份食物。
  
  牛头怪、马头怪将手中的烤肉一扔,就冲向了秦然。
  
  “大人,您需要洗餐盒吗?”
  
  “交给我吧!”
  
  “不!”
  
  “大人,请务必交给我!”
  
  两个怪异谄媚的搓着手,低头哈腰的说道。
  
  “不用。”
  
  秦然淡淡的说了一句,将空餐盒放回了背包,拿出了新的餐盒放在了篝火旁。
  
  顿时,两个怪异如丧考妣的返回到篝火边,一边盯着新的餐盒,一边再次拿起了那份烤肉。
  
  “如同嚼蜡。”
  
  “就好像是上次吃火甲虫一样。”
  
  “而且,还是馊了的那种。”
  
  听着两个怪异的话语,庞纳德面上毫无波动,心底则是F、曰等词汇开头,组成了一连串完整的问候语。
  
  浓郁的香味随着时间的流逝,再次爆发出来。
  
  这片森林很难阻挡含羞草食物的味道。
  
  哪怕不是现做的一样。
  
  不少动物都被莫名的吸引了过来。
  
  只是牛头怪、马头怪两个怪异的气息则让它们根本不敢越雷池一步。
  
  不过,有些存在却不会怕两个怪异。
  
  吼!
  
  低沉的嘶吼声,从天空中传来。
  
  拥有着鳄鱼头、鸡身子的猎食者就这么出现在了众人的头顶,牛头怪、马头怪马上就恢复到了原本的体型,拎着各自的武器,警惕的看着那头猎食者。
  
  卢坎、庞纳德和帕拉迪亚也是神情紧张。
  
  唯有秦然不同。
  
  他坐在那里,抬手拿起了餐盒,就这么的打开。
  
  咔!
  
  餐盒中是两个硕大的包子。
  
  馅儿是什么不知道,但是外皮焦黄的包子却让人看着就食指大动,牛头怪、马头怪的注意力不自觉的就被吸引了。
  
  放牧者们虽然告知着自己要警惕,但是鼻尖还是不住的耸动着。
  
  空中的猎食者也不例外。
  
  它晃动着鳄鱼头,就直直的冲下来。
  
  它就是为了食物而来。
  
  现在有了这样的美味,怎么能够还无动于衷。
  
  可有人更快!
  
  就在猎食者即将落地的时候,一只洁白的手就这么的抽在了它的脸颊上!
  
  “滚开!”
  
  伴随着一声娇喝,体型巨大的猎食者就这么横的飞了出去。
  
  轰!
  
  撞断了数根大树后,猎食者软瘫在地面上,晃动着脑袋想要站起来,却是怎么也做不到。
  
  显然,那一巴掌,绝对不单单是力量强大那么简单。
  
  卢坎、庞纳德和帕拉迪亚神情凝重的看着一拳击倒了猎食者的人。
  
  感知到更多的牛头怪、马头怪则是如临大敌的看着眼前的人。
  
  但是,来人却是理也不理这些人,用极为特殊的技巧,三晃两晃就这么绕过了这些人,来到了秦然跑来。
  
  “我就知道这么想的食物,肯定只有罗叶能够做出来!”
  
  “分我一点怎么样?”
  
  “只要你分给我三分之一的食物,我就和你在这次‘冬夜战’中结盟。”
  
  刚一站稳,来人就说道。
  
  秦然理都没理对方,将第二个包子放入了嘴中。
  
  这样的举动,气得来人头顶出现了虚幻的耳朵,身后的尾巴也是一闪即逝。
  
  帕拉迪亚紧紧盯着来人,刚刚他就觉得来人有些眼熟,而这个时候,他终于想起了对方是谁了。
  
  “松石!”
  
  帕拉迪亚一声惊呼。
  
  卢坎、庞纳德显然也听过这个名字,神情越发的紧张了。
  
  松石,在放牧者中可没有什么好名声。
  
  “你这个家伙!”
  
  “总是这样的冷漠!”
  
  “难道你不想成为‘冬夜战’的胜利者吗?”
  
  “告诉你,我一定会阻止你的!”
  
  “你不给我食物,我就捣乱!”
  
  松石气哼哼的说道。
  
  她是最早离开城市的异人,原本想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暂时观察一下,谁知道,地方还没有找到就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下意识的,松石就追寻食物香味而来。
  
  食物来源自哪,松石有着猜测。
  
  在看到秦然后,她更是一点都不吃惊。
  
  她不认为有第二个人能够做出那样的食物。
  
  就如同她不认为有第二个人会和秦然一样的不近人情。
  
  他们好歹也是熟人了。
  
  竟然一点食物都不给她。
  
  “这次的‘冬夜战’没有胜利者。”
  
  秦然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
  
  松石一皱眉。
  
  虽然她很讨厌秦然,但是她却知道,秦然并不是一个用语言来博取他人眼球的家伙。
  
  简单的说,松石相信秦然这么说,必定发现了什么。
  
  面对着松石的注视,秦然将进入这里前,随身携带的手表拿了出来,就这么的扔进了篝火中,松石非常干脆,直接将那块手表扔了进去,她并不在意这些,她只是好奇,气人发现了什么。
  
  在【思欧迪之石】的束缚下,帕拉迪亚没有选择的余地。
  
  北地的放牧者,则是单纯选择相信秦然这个救命恩人。
  
  剩下的庞纳德则是略微犹豫后,才有样学样。
  
  他不相信秦然,但同样好奇秦然发现了什么。
  
  而且,他不愿意脱离这个队伍。
  
  在众人做出选择后,秦然这才看着松石缓缓的说道
  
  “很简单,我们都被骗了。”
  
  “踏入了别人的陷阱。”
  
  “尤其是你们这样的,更是成为了别人的肉票。”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