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前奏
    秦然是以放牧者代表的身份进入到‘冬夜战’的。
  
      对此,秦然并没有忘记。
  
      因为,这个身份既让他获得了进入‘冬夜战’的资格,也一直在束缚着他。
  
      他代表着艾城。
  
      他不能够做出格的事情。
  
      因此,就算知道了在这座城市中有着好东西,秦然也需要束手束脚的去寻找。
  
      虽然仅仅是一个交易。
  
      但做出了承诺,秦然就不会悔改。
  
      可是!
  
      现在不同了!
  
      有意外发生了!
  
      组织这次‘冬夜战’的那位大人物,竟然是在设局。
  
      不论对方想要干什么,秦然都没有了束缚。
  
      哪怕是和秦然达成交易的怀崔克,在这样的前提下,也是无话可说的。
  
      甚至,对方也会赞成他做一些‘自救’!
  
      没错!
  
      就是‘自救’!
  
      任何人都不能够让他‘坐以待毙’!
  
      不过,秦然并不着急马上行动。
  
      他想要知道那个大人物和腥红的骷髅究竟想要干什么。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他们在谋划什么。
  
      “外面吗?”
  
      秦然低声自语着。
  
      手中的空饭盒放回到了背包中,然后,又拿出了一个饭盒,放到了篝火边。
  
      而在心底,秦然则默默的联系着上位邪灵。
  
      在无数的契约力量之下。
  
      上位邪灵所在的距离,对于秦然来说,根本是不存在的。
  
      即使跨越了空间!
  
      ……
  
      滴、滴滴!
  
      戴利芬腰间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他看着腰间通讯器内显示的内容,立刻沉下了脸。
  
      一旁上一刻还带着呼噜,仿佛是醉倒的中年人,则是一个翻身就站了起来。
  
      “怎么了?”
  
      中年人问道。
  
      “自己看!”
  
      戴利芬将通讯器递给了中年人后,转身就向着山下走去。
  
      中年人扫了一眼通讯器上的内容。
  
      当即一言不发的就跟了上去。
  
      通讯器上的内容很简单,仅仅一句话——
  
      怪异营地提前进入,放牧者、异人损失惨重。
  
      发动机的轰鸣中,戴利芬驾驶着的车子好像是飞一般冲向了距离山丘十公里外的一个隐秘营地中。
  
      砰!
  
      戴利芬完全没有踩刹车的打算,实木的路障,直接被改装后的越野车撞飞了。
  
      气势汹汹的戴利芬一把推开了上来询问的卫兵,和中年人一起冲进了营地最中央的帐篷。
  
      “希洛克,告诉我!”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怪异会提前进入?”
  
      戴利芬质问着帐篷中的男子。
  
      名为希洛克的男子看了戴利芬一眼后,就低下了头,一言不发的看着桌子上的通讯器。
  
      帐篷的灯光下,丝丝白发从男子的金发中冒出,一条条皱纹从眼角逸散开来,本该英俊的面容,在这个时候则显得有些苍老。
  
      但那种平静,却让对方有着另外一种成熟的魅力。
  
      碰!
  
      “回答我!”
  
      戴利芬重重的一拍桌子,大声吼道。
  
      而希洛克仍然是无动于衷。
  
      即使下一刻,戴利芬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也是一样。
  
      “混蛋!”
  
      “说话啊!”
  
      戴利芬吼着。
  
      “说什么?”
  
      “告诉你伤亡数字吗?”
  
      “还是说,你准备冲进去干掉那些怪异?”
  
      希洛克冷冷的问道。
  
      “那你就什么都不做?”
  
      戴利芬问道。
  
      “我已经做了!”
  
      “在你们来之前!”
  
      “现在,我在等消息!”
  
      希洛克回答着。
  
      戴利芬直视着希洛克的双眼,后者毫不退让的与他对视着。
  
      最终,戴利芬松开了手。
  
      他连连呼吸了数次后,眼神终于平静了下来。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戴利芬问道。
  
      “怪异违反了规则。”
  
      希洛克回答道。
  
      “我知道!”
  
      “我问的是哪个混蛋?”
  
      “我要扭断它的脖子!”
  
      戴利芬咬牙切齿的说道。
  
      “正在查!”
  
      希洛克冷冷的说道。
  
      而就在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桌子上的通讯器响了起来,希洛克直接接通了通讯器。
  
      “我,希洛克。”
  
      希洛克说道。
  
      “希洛克,我们有大麻烦了。”
  
      “我建议你带上所有人来我这里一趟。”
  
      “维克多大人遇害了!”
  
      通讯器中免一的声音中难掩颤抖。
  
      通讯器内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帐篷内,愤怒的戴利芬、中年人愣住了。
  
      维克多!
  
      一个看似普通的名字!
  
      但是所有神秘侧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什么。
  
      公正!
  
      严谨!
  
      任何的事情,都会在对方的眼前被公正对待!
  
      就如同神话传说中的‘审判者’一样,所有的不公都会无所遁形,所有的冤屈都会获得昭雪。
  
      事实上,早就已经有人在称呼维克多为‘审判者’大人了。
  
      那些获得过维克多帮助的人,就是这么称呼维克多的。
  
      其中,还包括一些怪异。
  
      一些无害却被迫害的怪异。
  
      正因为,这些怪异的加入,维克多‘审判者’的名号早已经是不胫而走。
  
      而那是发生在20年前的事情。
  
      现在?
  
      任何人提到维克多,都会加上大人的尊称。
  
      哪怕是一地的豪强也不例外。
  
      免一就是最好的例子!
  
      正因为怪异提前进入而愤怒无比的免一这个时候脑袋一阵阵的发晕,他根本想象不到,那些怪异竟然这么大胆,竟然敢袭击维克多。
  
      要知道,这么做,就是在挑起战争!
  
      “那些家伙疯了吗?”
  
      免一低声嘀咕着。
  
      因为,松石家族的特殊性。
  
      免一绝对不愿意看到战争的出现。
  
      要知道,松石家族虽然是拥有着异人的身份,但是本质的源头却是怪异。
  
      在平时,这样的身份或许没有什么,甚至,可以说是左右逢源,但是在战争时期,这样的身份注定不会受到信任。
  
      人类,会认为他们是怪异。
  
      怪异,则铭记着他们的所作所为。
  
      “该死!”
  
      免一低声咒骂着,但是行动绝对不慢,他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流光,飞速的向着另外一个营地飞去。
  
      怪异营地。
  
      一个个透明、半透明、奇形怪状的生物聚集在这背靠阴面的盆地中。
  
      不过,这个时候的它们没有一点狰狞、恐怖。
  
      反而是,在那平时看来狰狞恐怖的脸上,带着懵逼。
  
      至于懵逼的缘由,则是营地中间的那具尸体。
  
      一具端坐在那,没有了头颅且残破无比的尸体。
  
      认真的说,那几乎不能够称之为尸体了。
  
      而是一堆挂着烂肉的骨架。
  
      它们很清楚的记得,一群食尸鬼突然袭击了营地。
  
      不同意可以交流的怪异,这些食尸鬼狂暴无比,悍不畏死,内里夹杂的几个巫蛊之人更是给这些怪异们造成了相当的麻烦。
  
      但是,看着眼前的这具尸体,所有的怪异都知道,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维克多死了!
  
      死在了它们的营地中!
  
      更重要的是……
  
      他身上的【贤者之石】碎片,没了。
  
      在发现尸体的时候,就有怪异彻底的搜索了一切。
  
      没有发现【贤者之石】碎片。
  
      最糟糕的是,之前【贤者之石】的碎片是在维克多的身上,而且,有怪异好奇【贤者之石】的碎片,提出要看一下。
  
      对此,维克多并没有拒绝。
  
      虽然在审判时,维克多时公正、严肃的,但是,在大多数的时候,对方都是一个和善的人。
  
      不单单是对人类,对怪异也是这样。
  
      甚至,这一次维克多没有带任何护卫,将自己的落脚地点放在了怪异的营地中,也是为了证明,自己对怪异的信任。
  
      只是……
  
      结果是残酷的。
  
      维克多死在了袭击中。
  
      随着对方的死亡,一切都变了!
  
      变得无法辩解!
  
      变得无须证明!
  
      所有人,都会认为是他们觊觎【贤者之石】才杀害了维克多。
  
      甚至,这个时候的怪异营地中,不少怪异已经打量着彼此了,就连它们自己也在猜测,是不是有怪异在铤而走险了。
  
      维克多是一个不错的人。
  
      谁也不会否认这一点。
  
      可【贤者之石】的诱惑,同样没有人否认。
  
      “之前,是谁在保护维克多大人?”
  
      一个全身鳞甲的怪异问道。
  
      “是我,度大人。”
  
      半透明的身躯漂浮在空中,拥有着年轻女性容貌的怪异,低声回答着,它的目光看向那具无头尸体时,满是哀伤。
  
      “嗯。”
  
      “你该死!”
  
      满是鳞甲的怪异一抬手,一道火焰就笼罩了半透明的女性幽灵。
  
      后者看到了火焰,但却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
  
      任由火焰落在自己身上。
  
      它没有保护好维克多,甘愿领死谢罪。
  
      只是,当火焰焚烧它时,它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气息。
  
      一股很熟悉的!
  
      属于【贤者之石】的气息!
  
      顿时,它挣扎起来。
  
      它大吼着——
  
      “是你!”
  
      “是你杀害了维克多大人!”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