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四章 有德者
冷漠的声音传入了度的耳中。
  
  这位满身鳞甲破碎的怪异,哪怕意识不够清醒,都发出了一声冷笑。
  
  臣服?
  
  我怎么可能臣服!
  
  我可是要成为怪异之主的度!
  
  我会成为传说!
  
  我会成为……神!
  
  就算是死!
  
  我也不会选择臣服!
  
  度,高高的昂起了头,脸上浮现着属于自身的桀骜,然后,它就被秦然又一脚踹在了脸上。
  
  顿时,脸上的桀骜就剩下了青肿。
  
  疼痛让度迅速的清醒。
  
  清醒过来的怪异第一时间就看到了秦然冷漠的双眼。
  
  下意识的,它打了个寒颤。
  
  它发誓,它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眼睛。
  
  冷漠、淡然,仿佛什么都不在乎,却又充斥着杀意。
  
  那双眼睛,就如同是深渊,毁灭着生命、吞噬着灵魂。
  
  一个恍惚,它就觉得自己被吞噬了般,当它回过神时,眼中就只剩下了来自对方的杀意!
  
  宛如实质的杀意!
  
  它被盯着的脖颈,就如同被刀子顶住了一般。
  
  正散发着微微的刺痛!
  
  不是开玩笑,更不是唬骗,是实打实的那种!
  
  对方是真的想要杀了它!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该怎么选择?
  
  度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择,但是心中残存的自尊,却让它有些犹豫,不过,在它的脸颊和地面开始摩擦后,这位怪异马上高呼。
  
  “我臣服!”
  
  “我愿意臣服与眼前之人!”
  
  “我将成为您忠实的仆人,我会是您手中的利剑,为您开疆破土,我会是您手中的盾,为您阻挡来自阴影中的箭。”
  
  古里古怪的誓言,不知道这位怪异是从哪里听来的。
  
  但是,【思欧迪之石】认可这样的‘盟约’,这就足够了。
  
  感受着体内多出的‘盟约’限制,度就是一愣。
  
  它就是为了活命,暂时的投靠罢了。
  
  就如同是以往一样,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它竟然被‘盟约’限制了!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在下一刻,秦然就选择了【支配】!
  
  双方的精神重新开始了判定。
  
  这一次的判定要比之前还要快,度的精神是被碾压而过,毫无反抗之力。
  
  “主人!”
  
  度单膝跪地,向秦然献上了真正的忠诚。
  
  “告知我你做所的一切。”
  
  秦然这样的说道。
  
  当即,度就完完整整的说出了自己所做的一切,结合着上位邪灵看到的一切,秦然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幅清晰的画面。
  
  “维克多吗?”
  
  秦然沉吟着。
  
  毫无疑问,【贤者之石】碎片就是一个饵!
  
  为的就是让眼前这个怪异按照对方的想法去做!
  
  制造混乱!
  
  假死脱身!
  
  但这,绝对不是对方真正的目的。
  
  对方想要的可远远不止这些!
  
  心底浮现着自己的猜测,秦然一抬手,就将之前找到的疗伤药剂扔给了度。
  
  这种药剂,秦然足够的多。
  
  能够用这些药剂,恢复一个还算不错的战力,秦然并不介意。
  
  尤其是对方还有用的时候,更是如此。
  
  数支药剂灌下,度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然后,秦然带着度,返回了临时营地。
  
  看着返回的秦然,众人松了口气。
  
  不过,在看到度时,所有人都面带疑惑。
  
  度,他们都认识,不认识的,也听说过度的名号,当然了,大部分都是恶名。
  
  此刻,看着对方恭敬的跟在秦然身后出现,众人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罗阎,你是怎么做到的?”
  
  松石家族的大小姐好奇的问道。
  
  “以德服人。”
  
  秦然淡淡的说道。
  
  立刻,松石就瞪起了双眼。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它身上的脚印还没有擦干净了!”
  
  松石指着度。
  
  “那不是脚印,那是教导!”
  
  秦然很肯定的说道。
  
  信你才有鬼!
  
  松石气呼呼的走到了一旁。
  
  帕拉迪亚深吸了口气,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努力的不让自己表露出任何的异样,因为,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思欧迪之石】!
  
  除了这块石头外,没有其他的可能。
  
  一想到这块石头剥夺人心的能力,帕拉迪亚全身就是一颤。
  
  他绝对不想要成为度一般的傀儡。
  
  可是……
  
  下意识的,帕拉迪亚看了一眼秦然,似乎是因为角度,又或者心理的缘故,当帕拉迪亚悄悄看向秦然的时候,他总觉得秦然在看他。
  
  就好似是厨子在看鱼一样。
  
  那滋味,让帕拉迪亚几乎要哭出来。
  
  “怎么了?”
  
  庞纳德发现身旁宝石区的放牧者有些不对劲。
  
  “没事。”
  
  “心底突然有了感悟。”
  
  “我在为以前的人生忏悔,并且,决定以后跟在罗阎大人身后,鞍前马后弥补我之前空虚的人生,我要让我的人生变得有意义!”
  
  帕拉迪亚大声的说道。
  
  你有病吧?
  
  庞纳德立刻翻了个白眼。
  
  而一旁的北地放牧者则是挠了挠头,他也认为帕拉迪亚在犯病。
  
  不由自主的,看向帕拉迪亚的目光就多出了一份怜悯。
  
  面对着白眼、怜悯,帕拉迪亚心都在流泪了。
  
  但是,表面上,还是坚定不移的模样。
  
  他不想成为傀儡。
  
  他还想有自己的思维。
  
  看着帕拉迪亚求饶的目光,秦然完全不予理会。
  
  对方虽然实力不错,但也就是相较于普通人而言,以这样的实力占据一个宝贵的名额,除非秦然傻了,不然绝不会这么做。
  
  简单的说,秦然看不上对方。
  
  签订盟约,也不过是为了快速的获得基础的信任罢了。
  
  至于更多?
  
  那就是帕拉迪亚想多了。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度。
  
  有着秦然的示意,度马上上前一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后,就将自己知道的、所做过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顿时,所有人的神情都凝重、严肃起来。
  
  包括那位松石家族的大小姐。
  
  松石或许带着任性,但是却绝对不是愚笨。
  
  她很清楚,眼前他们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
  
  因为,谁也无法想象,那位‘审判者’维克多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冬夜战’战场内隐藏着远超我们的强者。”
  
  “本该主持‘冬夜战’,却突然死去的维克多大人。”
  
  “虽然我不想要这样说,但是……”
  
  “维克多大人的嫌疑最大。”
  
  庞纳德皱着眉头说道。
  
  很显然,‘审判者’维克多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
  
  到了现在,庞纳德依旧有些无法相信,这是对方在布局。
  
  不单单是庞纳德这样,卢坎、帕拉迪亚和松石都是这样。
  
  特别是出身放牧者的三人,更是不愿意接受。
  
  反而是异人出身的松石快速的收敛了心神。
  
  “你们有没有想过,维克多为什么要这么做?”
  
  松石问道。
  
  不知不觉,这位松石家族的大小姐改变了对‘审判者’的称呼。
  
  庞纳德、卢坎和帕拉迪亚一愣。
  
  然后,下意识的,三人都想到了之前秦然所说的‘肉票’一词。
  
  有着这样的提示,三人迅速的反应过来。
  
  “主持‘冬夜战’的维克多死了,那么,冬夜战的战场内发生一点意外,似乎也是正常的!”
  
  “例如:里面的怪物暴动!”
  
  “我们在错不及防下被俘虏!”
  
  “各个营地一定会派人前来,到时候,那位隐藏的强者出手的话,我们和接应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一人一句,很快的一个恐怖的事实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面对着这样恐怖的事实,众人倒吸了口凉气。
  
  秦然则是默不作声的在心底摇了摇头。
  
  并不是反对这样的猜测。
  
  而是这样的猜测太片面了。
  
  或者说,松石等人并没有找到事情的核心:【贤者之石】碎片!
  
  维克多布局了这么多,怎么可能会猜不到度会来到‘冬夜战’的战场。
  
  或者,换句话说,这么大的布局,目标又怎么可能会是简单的一些各阵营的年轻人,和所谓接应的人。
  
  对方是想要将整个神秘侧都……
  
  一网打尽!
  
  这么做,看似困难。
  
  实则,简单无比!
  
  要知道,这里,这座‘冬夜战’的战场,可不单单是有着度带来的【贤者之石】碎片,它还到处藏着做为‘冬夜战’奖励的宝物!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当那些寻找【贤者之石】碎片的人进入到这里,发现了原本属于‘冬夜战’的奖励‘宝物’,特别是这些‘宝物’远超想象中的好时,那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各阵营的中坚力量在这里厮杀!
  
  最终,这样的厮杀将会变成一场战争。
  
  稍微想了一下,秦然就仿佛看到了血流成河的画面。
  
  假如,神秘侧最高端的那些战力,也加入其中的话,那就真的是毁天灭地了。
  
  毫无疑问,维克多之前对‘冬夜战’的改变,为的就是这一刻。
  
  而且,秦然肯定。
  
  对方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做为保险、后备计划。
  
  制作了这样计划的对方,足够称得上是心思缜密了,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什么后备计划的话,秦然是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
  
  而他?
  
  需要的就是在警惕这样后备计划的同时,将那些做为‘饵’的‘宝物’一一拿到手。
  
  ……
  
  地下,某处。
  
  污水从渠道内流去,轰隆隆作响,好似江河,但却远没有真正江河的浩大,有着的,只是翻滚中的臭气。
  
  每一次的翻滚,都会有恶臭的气息弥漫出来。
  
  不知道积累了多久,这里早已经恶臭熏天了。
  
  这种味道,就连老鼠都受不了。
  
  那些怪物也很少来这里。
  
  所以,这里成为了一个绝佳的见面地点。
  
  猩红的骷髅迈步走入了这里,破烂的斗篷随着它的步履而微微摇曳,眼中的灵魂之火成为了这个地方唯一的光芒。
  
  可惜的是,这样的光芒虽然带来了明亮,但内里仅有一片冷意。
  
  任何被这光芒照耀到的人,不会感受到温暖,反而会感受到绝望!
  
  来自灵魂深处的绝望!
  
  念珠,一颗颗的被拨动。
  
  骷髅的下颌微微开启、合拢,常人无法听到的悼词,正流淌在应听者的耳中。
  
  既是秘术。
  
  又是呼唤。
  
  哗啦!
  
  恶臭的河水中,一声翻腾。
  
  一个人影就这么的从其中跳了出来,落在了猩红骷髅的面前。
  
  “等你好久了。”
  
  腥红骷髅这样的说着,手一抬,一件麻布袍子就递到了这个人的面前。
  
  对方接过袍子,开始擦拭着身躯,当擦拭干净后,完全没有嫌弃,就这么的穿在了身上。
  
  “很抱歉。”
  
  “我这里只有这件衣服才能够称得上是衣服。”
  
  “剩下的?”
  
  “相信我,你不会喜欢的。”
  
  猩红的骷髅指了指自己身上破烂的斗篷,应该是笑着说道,只是骷髅的笑容,一般人根本无法接受,尤其是在猩红的光泽下。
  
  有着的,只是恐怖与狰狞。
  
  “在我做出选择后,一切都不重要了。”
  
  “无论是生与死。”
  
  “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更不用说是一件衣物了。”
  
  对方一边说着,一边迈步靠近了猩红骷髅。
  
  在那灵魂之火的照耀下,对方露出了一张清瘦、英俊的面庞,略带苍白的头发因为河水的冲刷显得很凌乱,双眼却在光照下,无比明亮。
  
  并不是透彻的明亮,而是一种浑浊的亮,就如同是火焰般。
  
  这双眼睛很吸引人。
  
  它仿佛是看透了一切世俗,却又不甘被世俗所驱使。
  
  正因为,这双眼睛,本就英俊的对方,变得越发英俊了。
  
  而且,让人不自觉的忽略了对方的年纪。
  
  “当然!”
  
  “你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不然的话,你也不会这么的……疯狂!”
  
  猩红的骷髅思考了一下后,才给与了眼前人一个评价,它打量着眼前的人,如果不是深知对方想要干什么的话,它完全无法想象,就是这么一个普通人,竟然会做出这么恐怖的事情来。
  
  力量,只是获得超脱的一种方式。
  
  心,才是唯一。
  
  莫名的,它想到了它还活着时,老师常说的一句话。
  
  当然了,超脱和眼前的事情没有什么关系。
  
  仅仅是类似。
  
  眼前的人没有什么力量。
  
  但是,对方的心却十分强大。
  
  甚至……
  
  可怕!
  
  面对着这样的合作者,它可不敢有任何的疏忽。
  
  因此,它又一次的问道。
  
  “你确定了吗?”
  
  “你确定在你完成这次计划后,将你的心脏、血肉、灵魂,都给我?”
  
  猩红骷髅问道。
  
  “我们不是签订了契约吗?”
  
  来人反问道。
  
  “契约?”
  
  “在我看来是最不可靠的东西!”
  
  猩红的骷髅嘴里这样的说着,下一刻,却是转身向一侧走去。
  
  “来吧!”
  
  “我带你去见一些家伙,没有它们,你的计划终究还是差了一环——不过,你想要让它们拿出自身的珍藏,可需要拿出相应的东西来啊。”
  
  “而且,你要保证,你不会动那些珍藏的心思。”
  
  “毕竟……”
  
  “那些在我看来,也都是真正的宝物!”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