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七章 螳螂捕蝉
猩红的骷髅一副赤城的模样,配合着它之前恭敬有礼的姿态,完全就像是三王最为忠诚的下属一般。
  
  可端坐在王位上的三王或是完全不在意腥红骷髅的说法,或是心底不屑,或是闭目养神,总之,没有一个愿意相信眼前的腥红骷髅。
  
  它们可是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家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满嘴谎言不说。
  
  内心的恶毒,比之它们麾下最残忍的怪异都要狰狞数倍。
  
  足足过了数秒钟,靠右边的王座上传来了一阵冷笑。
  
  “不怀好意?”
  
  笑声中,满是讥讽。
  
  自然,这样的讥讽并不是对维克多的,而是对腥红骷髅的。
  
  面对着这样的笑声,腥红骷髅却是坦然的模样。
  
  它再次行了一礼。
  
  “陛下,我可以保证,他真的是不怀好意的。”
  
  “他是为了挑起我们和外界的战争而来。”
  
  “稍有不慎,环城就会覆灭!”
  
  腥红骷髅说道。
  
  “环城从不惧怕战争!”
  
  “献血是环城的根基!”
  
  “尸骨是环城的城墙!”
  
  “而亡魂?”
  
  “则是最美味的点心!”
  
  声音依旧是右边王座上传来,不过,和之前的冷笑相比较,这一次,王座上传来的声音中,却满是嗜血的杀戮。
  
  而且,伴随着这声音,右边王座上些许的气息溢散开来。
  
  顿时,整个大殿内,就满是血的腥臭味道,就如同是向内灌了成吨的、腐败的血液般。
  
  腥红骷髅眼眶内的灵魂之火微微跳动。
  
  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当然!”
  
  “我们从不惧怕战争!”
  
  猩红骷髅压抑着心底的战栗,顺从的说道。
  
  它十分讨厌这种感觉。
  
  但是却无可奈何。
  
  并不是实力的压制,仅仅是因为最初的‘契约’,不是眼前的三王,而是那位……仁王。
  
  虽然眼前的三王并不是仁王,但是三王与仁王的‘契约’,却依旧能够影响到它与仁王的‘契约’,一想到当初那位仁王愚蠢的做法,腥红骷髅心底一阵冷笑,但是表面上却是越发的恭敬了,它这样的说道:“不惧怕战争的我们是强大、无敌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被当枪使,这不仅会让我们被外人嘲笑,还会让我承受不必要的损失。”
  
  “更重要的是……”
  
  “会有损三位陛下的威名!”
  
  “所以,我认为我们不应该答应他!”
  
  话音落下,腥红骷髅再次弯腰行礼。
  
  “你是在教我们怎么做了?”
  
  右边王座上的声音中带着不满。
  
  立刻,刚刚要直起腰的腥红骷髅,再次弯了下去。
  
  “我怎么会教陛下您怎么做!”
  
  “我只是建议!”
  
  “一个臣下发自内心的建议!”
  
  腥红骷髅诚惶诚恐的说道。
  
  “你这个……”
  
  “好了。”
  
  “维克多在哪?”
  
  右边王座上的声音刚刚响起,就被中间王座上的声音打断了。
  
  不同于右边的狂躁、刻薄,中间王座上传来的声音十分的柔和,动听。
  
  “他在洗漱、换衣服。”
  
  “陛下,您知道的,他是从臭水河里游过来的。”
  
  腥红骷髅略带尴尬的说道。
  
  而在听到臭水河一词后,刚刚出声的中间王座上的身影就不自然的向后靠了靠。
  
  不单单是中间王座的王者,左右两边的王者也是这样。
  
  那位右边王座的王者更是叫嚷出声。
  
  “混蛋!”
  
  “你一定要让他洗干净!”
  
  “如果弄脏了我的地毯,我就把你和他挂在城墙上风干!”
  
  很显然,臭水河的威力是无穷的。
  
  即使环城的三位王者也要暂避锋芒。
  
  毕竟,谁也不会和一个化粪池过不去。
  
  因为,你只要真和化粪池打斗,不论谁赢,都得沾上一身粪。
  
  “我会让他好好洗上三遍的。”
  
  腥红骷髅说完,又一次行礼后,这才离开了大殿。
  
  离开大殿的那一刻,腥红骷髅眼眶内的灵魂之火再次跳动了一下。
  
  一切顺利!
  
  比它想象中的还要容易不少。
  
  百年的相处,让它早已经明白该如何与环城的三位王者打交道了。
  
  一味的顺从并不可行。
  
  略带一些反其道行之的方法,却常常会收到奇效。
  
  当然了,一定要把握好度。
  
  不然,只会适得其反。
  
  要知道,和脾气暴躁,十分好揣摩的獠王相比较。
  
  它更加忌惮温言细语的鹩王。
  
  至于那位从极少开口说话的栖王?
  
  对方是它完全看不透的。
  
  如果不是对方每次都坐在那里的话,它几乎会认为对方根本不存在。
  
  毫无疑问,同样是大敌!
  
  一想到自己要面对这样三位敌人,腥红骷髅的灵魂之火就一阵急速跳动。
  
  不过,马上的,它就恢复了正常。
  
  因为,它找到了一个盟友。
  
  一个包藏祸心,不太靠谱的盟友。
  
  但!
  
  有用就够了!
  
  想到这,腥红骷髅不由加快了脚步,当它返回返回到客房的时候,维克多已经洗漱完成了。
  
  “我建议你喷点……唔,对了,是香水。”
  
  “你们的人是这么称呼的吧?”
  
  腥红骷髅说道。
  
  “相较于香水,我更想要知道,三位陛下多会见我?”
  
  维克多问道。
  
  “等你喷了香水之后!”
  
  腥红骷髅这样说着,一直藏在袖子内的手伸了出来,向维克多比划了一个一切顺利的手势。
  
  看到这个手势,维克多并不意外。
  
  他之所以选择对方成为自己的盟友,就是因为对方有能力完成它的计划。
  
  他,远比对方想象中知道的要多。
  
  “你认为我从那里出来时,是带着东西的模样吗?”
  
  维克多反问道。
  
  “当然不是。”
  
  “你身上仅有的袍子,还是我给你的。”
  
  “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点,其他东西。”
  
  说着,腥红骷髅从破烂的袖子内,掏出了一个玻璃小瓶子,里面是一些发黑的液体,但是,在拔开瓶塞后,却有青草和泥土的味道飘散出来。
  
  味道很淡,不细闻根本闻不到。
  
  但却有着极好的掩盖能力。
  
  至少,当这样的味道出现的时候,房间中参与的臭味,瞬间没了。
  
  “这是我采集地面上的草籽,磨碎提炼后的香精。”
  
  “我一般在环城庆典的时候才会使用。”
  
  腥红骷髅介绍着。
  
  维克多二话不说,直接拿过了小瓶子,倒了半瓶在自己的身上。
  
  猩红骷髅满意的看着这一幕。
  
  双方都是聪明人。
  
  自然知道一些事情不需要多说。
  
  契约,永远都是基础。
  
  一些必要的手段,则是进一步合作的前提。
  
  草籽提炼的香精自然是真的。
  
  不过,其中,它加入了一些特殊的东西。
  
  短时间内没有什么。
  
  如果长时间不用另外一种东西中和的话,那就等着腐烂吧。
  
  “请跟我来。”
  
  “记住,我告知您的一切。”
  
  “见到三位陛下,要保持尊敬。”
  
  猩红骷髅提醒着。
  
  维克多点了点头。
  
  不过,在跟着腥红骷髅走进了王者大殿时,看着端坐在阴影中的三位王者,维克多却是直挺挺的站立,完全没有任何行礼的意思。
  
  猩红骷髅抬手悄悄的拉了拉维克多的衣襟。
  
  可是,维克多不仅没有理会,反而还走上前了一步。
  
  顿时,猩红骷髅眼眶内的灵魂之火,开始急速跳动了。
  
  就在它准备实施进一步的措施时,右侧王座上的獠王开口了。
  
  “哼!”
  
  “无知的凡人!”
  
  “你想要用这样的行为来表示你的荣誉吗?”
  
  “你知道,上一个这么做的家伙后来怎么样了吗?”
  
  冷哼声如闷雷回荡在大殿内。
  
  威胁的话语伴随着属于獠王的气势,宛如真正的山岳般,压向了维克多。
  
  面对着这样的气势,维克多的脸色一白。
  
  但是,却没有后退,更没有弯腰。
  
  他努力的挺直了身躯。
  
  “被您挂在了城墙上风干?”
  
  他反问道。
  
  “你知道?”
  
  獠王一怔。
  
  “我是进过城门,进入到这里的,在您的城墙上,那些很显眼。”
  
  维克多语气平和的说道。
  
  “放心,你马上就要成为他们的一员了。”
  
  獠王明显觉得自己受到了戏弄,当即大怒的一拍座椅扶手。
  
  立刻,数个半透明的恶灵就从大殿的地面下钻了出来,向着维克多抓取。
  
  冰冷刺骨的感觉蔓延到了全身。
  
  维克多神情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仿佛被抓的不是他一样。
  
  就在他即将被拉出大殿时,中间王座的声音响起了。
  
  “等等!”
  
  温和、悦耳的声音中,恶灵散去,维克多再次走了回来。
  
  不过,这一次,与之前不同。
  
  维克多很恭敬的对着中间王座行了一礼。
  
  “见过陛下。”
  
  维克多这样说着。
  
  “我不是很喜欢耍小聪明的人。”
  
  “我之所以让你回来,也是因为,我好奇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来。”
  
  “如果你给与我满意的答案,那么,我就饶过你。”
  
  “如果不能……”
  
  “我不会把你挂在城墙上风干,我会将你溺死在臭水河里。”
  
  悦耳的声音依旧温和,只是话语的内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维克多微微一笑。
  
  “陛下,您想脱离这里吗?”
  
  他张嘴问道。
  
  看似平常的一句话,却令王座上的气息一变。
  
  不只是中间王座上的鹩王,右侧王座的獠王和从未开口说话的栖王都是身影晃动,周围的阴影似乎是被这三道身影所影响,开始在维克多的头顶上聚集,就如同是乌云盖顶般,让人喘不上起来,接着,就是一道道堪比雷霆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
  
  “你知道什么?”
  
  “猩红,是你透露的秘密吗?”
  
  “该杀!”
  
  第一句是来自鹩王。
  
  第二句是獠王,随着话语,不善的气息就笼罩了猩红骷髅。
  
  第三局是栖王,话音落下,整个大殿就变得冰冷一片,宛如坠入了寒冰地狱!
  
  这并不是错觉!
  
  维克多能够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哈气。
  
  而腥红骷髅?
  
  虽然它知道维克多会用一些特别的方法来劝说三王,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么的特别,心底怒骂了几句维克多,但是来自‘契约’的战栗让它不得不躬身行礼。
  
  “我绝对没有透露任何关于三位陛下的事情!”
  
  “我愿意起誓!”
  
  猩红骷髅这样说道。
  
  “不关它的事情。”
  
  “我在进入这里前,就对这里做过调查。”
  
  维克多说道。
  
  “调查?!”
  
  “你说谎!”
  
  “环城根本不可能被调查!”
  
  獠王狞笑了一声。
  
  “那是一般的情况!”
  
  “假如……”
  
  “我用的是贤者之石呢?”
  
  维克多微笑不变的说道。
  
  贤者之石?!
  
  三位王者一愣。
  
  大殿内的气息顿时消散。
  
  再次恢复了平静的大殿内,三位王者在阴影中相互对视了一眼。
  
  有关贤者之石的名号,它们也是听说过,尤其是贤者之石种种神奇之处。
  
  假如真的是贤者之石……
  
  它们有极大可能脱离这里!
  
  脱离这个囚笼!
  
  心底有了一份迫切,但是鹩王却没有着急开口。
  
  鹩王看了一眼獠王。
  
  立刻,心领神会的獠王直接说道。
  
  “所以呢?”
  
  “你用贤者之石窥视我们,为的就是唬骗我们替你消灭你的敌人吗?”
  
  “当然不!”
  
  “那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因为,贤者之石就在他们的手中!”
  
  维克多纠正着獠王的话语,他不等对方开口,就继续说道:“事实上,这一切都是我的布局,我偶然间得到了一枚贤者之石的碎片,通过这枚碎片,我确定了贤者之石的核心,就在那群人中,但是正常的情况下,我根本无法得到这枚核心,因此,我提出了这一次的‘冬夜战’,并且,我希望获得三位陛下的帮助。”
  
  “我太需要那枚核心了!”
  
  “只有有了那枚核心,我才能够找到复活我妻子的办法。”
  
  “当然!”
  
  “复活一位凡人,那枚核心不会消耗太多,足够三位陛下脱困。”
  
  “我可以保证我说的一切。”
  
  “我愿意签下契约。”
  
  维克多说完,就再次恭恭敬敬的一行礼。
  
  三位王者没有开口,一张契约凭空飞到了维克多面前。
  
  维克多扫了一眼,直接咬破手指,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当这份契约签订后,大殿内的气氛顿时缓和了,哪怕是那位獠王,都收起了敌意。
  
  契约成立了。
  
  足以证明,维克多没有说谎。
  
  贤者之石的事情是真的。
  
  那么……
  
  这就是它们的希望!
  
  “告诉我们,你打算怎么做?”
  
  鹩王问道。
  
  “我需要让这些来迎接自己晚辈的人类、怪异们,有特别的发现——不需要太贵重,但足够让他们心动。”
  
  维克多说道。
  
  三王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好!”
  
  一声承诺。
  
  整个王城马上运转起来。
  
  珍贵的道具、成箱成箱的渡钱被从藏宝库内搬了出来。
  
  王城的侍卫们守在四周。
  
  它们在等待着出发的时机。
  
  白天对它们影响太大了。
  
  夜晚才是最好的时机。
  
  静静的等待中,这些守卫完全没有注意到,地面下,正有一双眼睛双眼放光的看着这一切。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