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八章 彻底
帕拉迪亚迫不及待的跑回了环城的入口处。
  
  看到秦然的刹那,他就兴奋之极的说了起来。
  
  “珍贵的道具!”
  
  “成箱的渡钱!”
  
  一边说着,帕拉迪亚一边手舞足蹈。
  
  足足十几秒钟后,帕拉迪亚才冷静下来。
  
  很显然,刚刚的一幕对于这位来自宝石区,一直梦想着发财的放牧者来说,真的是太有冲击了。
  
  不需要多,只要他将刚刚的道具、度钱都收入囊中的话,他马上就能够过上梦寐以求的生活,不过,他还是很理智的。
  
  先不说【思欧迪之石】的‘盟约’,单单是那些守卫和可能遇到的麻烦,就不是他能够搞定的。
  
  必须要依靠秦然。
  
  虽然这么做不是自己独得全部,但是也要好过什么都拿不到的强吧?
  
  至于秦然会给他多少?
  
  帕拉迪亚没有把握。
  
  可至少……不会一毛不拔吧?
  
  他可是出过力的!
  
  帕拉迪亚默默的想着,目光则看向了一言不发的秦然。
  
  “大人,我们要怎么做?”
  
  帕拉迪亚问道。
  
  “等。”
  
  “等到这些东西离开环城,进入地面前的一刻!”
  
  秦然缓缓的说着,整个人就走进了一旁的通道内。
  
  有些事情,他必须要亲眼查探。
  
  例如:藏宝库的位置!
  
  自始至终,这些被运出去当‘饵’的道具、渡钱,就不是秦然的主要目标。
  
  环城的藏宝库,才是秦然的主要目标。
  
  毕竟,秦然相信,真正的好东西,那三位王不可能拿出来当‘饵’。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会放弃这次‘饵’。
  
  ‘饵’和环城藏宝库,要哪个?
  
  很抱歉。
  
  小孩子才做选择题。
  
  秦然,全要。
  
  通道高低不平,但是每一处的标注,却是十分的清晰。
  
  而且,通道的观察口、出口都是最不引人注意的地方。
  
  无疑,白色怪异很小心。
  
  在来到通道的尽头,位于内环和王城之间的观察口时,秦然一眼就看到了帕拉迪亚所说的那支运送道具和渡钱的怪异队伍。
  
  总共三辆车。
  
  拉车的并不是马,而是一种更加高大的驼兽,长毛且健壮,套在车套内,十分温顺,偶尔低头、抛蹄外,就一动不动。
  
  三辆车的前两辆车上装着六个大箱子,通过驼兽抛蹄子时,带动的车板上箱子的晃动,秦然能够确定,六个大箱子内,其中五个半箱子是铜渡钱,一个是银度钱。
  
  “铜渡钱大约2700枚,银度钱大约200枚左右,没有金渡钱。”
  
  秦然心中默默计算。
  
  渡钱的数量和秦然猜测中的差不了多少。
  
  因为,想要充当‘饵’,渡钱只是配角,真正的主角,还是那些道具。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第三辆车子。
  
  不同于装渡钱的大箱子,这辆车上都是大小不一的箱子,粗略数过去,至少有十个左右,而每一个箱子内都散发着至少是稀有级别道具的气息。
  
  “还算不错!”
  
  秦然这样的凭借着,目光则是看向了王城内。
  
  搬运只是进入了尾声,并没有结束。
  
  两个怪异正在进行最后的扫尾工作。
  
  其中一个搬着箱子,另外一个则是查清点着车上箱子的数量。
  
  秦然敏锐的注意到清点箱子的怪异和搬箱子的、守在车队边的怪异完全不同,不单单是实力方面,还有前者仪容越发整齐,服饰也要华贵许多。
  
  后者虽然不像其他普通怪异一样茹毛饮血,但和前者相比较,却只能说是衣着不同。
  
  而且,运输的车队并不在王城内,而是在内环的范围,和观察口距离并不太远。
  
  明明这些箱子可以更省时省力,由车子进入王城内拉出来,却非要大费周折……
  
  “等级吗?”
  
  秦然心中暗道。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
  
  最起码,他判断出了王城藏宝库的大致位置。
  
  假如白色怪异的通道再挖的深一点的话,他甚至能够确定这一位置。
  
  但,这也就是想想。
  
  王城内的三位王,不是傻瓜。
  
  真要挖进去,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瞒得过对方。
  
  秦然扫了一眼王城中最显眼的大殿。
  
  在他的感知中,这座大殿十分的特殊,不仅遮蔽着他的感知,让他无法清晰确认其中的气息,而且,还隐隐将王城连成了一片。
  
  毫无疑问这是某种秘法阵。
  
  在这个秘法阵中,进入王城中的任何人,应该都无法逃开大殿中三位王者的视野。
  
  秦然眉头微皱。
  
  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要知道,藏宝库就在王城中。
  
  微微皱眉思考了片刻,重新更改了一下计划的秦然,准备原路返回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一抹猩红。
  
  当即,秦然停下了脚步,屏住了呼吸。
  
  站在观察口一侧,秦然小心的向着猩红出现的位置看去。
  
  “下回你要做什么事情前,记得提前告诉我一声。”
  
  腥红骷髅很不满的说道。
  
  “结果,还是不错的。”
  
  维克多则是含糊其辞。
  
  “可如果是另外一种结果,我们两个就都完蛋了!”
  
  腥红骷髅强调着。
  
  “那种结果不会出现的!”
  
  维克多说的很肯定。
  
  一人一怪异说着,就走到了车队前。
  
  而在秦然的注视下,维克多在离开了王城的范围后,明显的松了口气,而那猩红骷髅则是眼眶内的灵魂之火迅速的跳动了数下。
  
  同时,这两者还在用类似手语,隐蔽的打着手势。
  
  很明显,一人一怪异也应该是感知或者知道那个秘法阵的。
  
  “它真的是维克多的合作者?”
  
  对于这个腥红骷髅,秦然是记忆犹新的。
  
  对方的气息虽然只是介乎于Ⅲ到Ⅳ之间,但是对方的能力却十分的诡异,那种偷天换日的能力,即使是Ⅴ阶,乃至是更高的一个等级,都不可能做到。
  
  身为Ⅴ阶的秦然,对此心知肚明。
  
  因此,对方必然是借用了某种奇特的道具。
  
  或者说……
  
  这里对于对方有着非同一般的认可。
  
  但不论是哪一个,对方都是不容小觑的。
  
  再加上对方在环城特殊的身份。
  
  可以说,维克多的计划中,对方占据了不可替代的位置。
  
  只是这样的对方,竟然会和维克多合作。
  
  一个问题很自然的出现在了秦然的脑中。
  
  对方图谋什么?
  
  为什么会和维克多合作?
  
  相较于维克多能够说服环城三王,秦然更加好奇的是,维克多是怎么说服对方的。
  
  毕竟,想要说服三王,以现在的大好形式并不困难。
  
  甚至,维克多什么都不做,环城三王也会出手。
  
  而这都是建立在,维克多找到了对方这样一位合格的盟友。
  
  至于腥红骷髅是义务帮助?
  
  别开玩笑了!
  
  除非维克多时猩红骷髅的儿子,不然,根本不可能!
  
  在秦然的思考中,车队马上就要起程了。
  
  腥红骷髅双手合十的祷念着什么。
  
  维克多则是指了指车上的那些箱子。
  
  “记得到了地面上,将这些箱子去掉!”
  
  维克多提醒着怪异们。
  
  可惜的是,这些怪异看也不看维克多一眼。
  
  “要铭记维克多先生的话。”
  
  腥红骷髅说道。
  
  “是,大人。”
  
  这些怪异马上行礼道。
  
  “出发吧!”
  
  “天黑了!”
  
  腥红骷髅挥了挥手,目送着车队远去。
  
  维克多看着远去的车队,脸上异常的平静,丝毫没有因为之前怪异的区别对待而愤怒。
  
  “你难道就不会有其它的表情了吗?”
  
  腥红骷髅问道。
  
  “你指望什么样的表情?”
  
  维克多反问道。
  
  “喜怒哀乐。”
  
  “说服了三位陛下,你没有任何的喜悦。”
  
  “被一个低等怪异侮辱,你也没有任何的愤怒。”
  
  “你知道吗?”
  
  “如果不是可以确定你的生命气息,我以为我是在和一个死人谈话。”
  
  猩红骷髅说道。
  
  “我没有喜怒乐。”
  
  “因为,早在我妻子死得时候,就只剩下了哀伤。”
  
  “它,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
  
  维克多回答着。
  
  不过,这样的回答,很难让腥红骷髅满意。
  
  它眼眶中的灵魂之火再次跳动起来。
  
  但却没有再多问什么。
  
  “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一切顺利——尽管,我现在有点后悔,你成为了我的合作者。”
  
  腥红骷髅这样的说道。
  
  “你别无选择。”
  
  “我?”
  
  “也一样。”
  
  带着这样的话语,维克多率先朝着王城走去。
  
  腥红骷髅轻轻摩擦了一下手中破旧的念珠后,才发出了阵阵轻笑,快步跟了上去。
  
  一直到一人一怪异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秦然这才原路返回。
  
  回忆着两者的对话,秦然很轻易的发现了。
  
  虽然两者因为某些不得已的原因选择了合作,但是这种合作关系并不牢靠,甚至,到了现在,那个腥红骷髅还在试探着维克多。
  
  当然了,也有一部分是在演戏。
  
  两者在对话时,相互之间的手势并没有停下。
  
  显然,真正的交流是这些手势。
  
  而从这些独特,他从未见过的手势来判断,两者认识的时间并不短了,不然,也不会创造出能够交流的,只属于两者的手势。
  
  “是那个腥红骷髅去过外面?”
  
  “还是……”
  
  “维克多曾无意中来到过这里?”
  
  秦然带着疑问,脚步越发的快了。
  
  晚一步出发的他,抢在了车队前返回了戊城区的入口。
  
  向着白色怪异打了个眼色后,秦然带着卢坎、帕拉迪亚和牛头怪、马头怪向着吊桥一侧跑去。
  
  为了能够使用那条通道,白色怪异就不能暴露。
  
  因此,附近区域并不是最好的下手地点。
  
  ……
  
  嘎吱、嘎吱。
  
  车轮碾压在外城区的吊桥上,吊桥的木板马上就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这让车队的怪异们越发的小心谨慎了。
  
  它们可不想因为一次小任务而掉进护城河里。
  
  掉进去了,那就是必死无疑。
  
  护城河里的家伙们,可不会理会你是什么,掉进去了,对于那些家伙来说,就是食物来了,除去吃,就没有第二个想法。
  
  庆幸的是,整支车队安全的度过了吊桥。
  
  车队的首领,一个全身长满羽毛的怪异松了口气。
  
  “守门的,你平时闲的时候,应该修补一下吊桥的!”
  
  对方这样冲着白色怪异喊道。
  
  周围刚刚还胆战心惊的怪异们马上哄笑起来。
  
  一扫之前紧张的气氛。
  
  然后,没有等白色怪异开口,这些怪异就迅速行动起来。
  
  它们没有兴趣听白色怪异的回答。
  
  反正就是一个看门的。
  
  同样的,白色怪异也不愿意理会这些无礼的家伙。
  
  反正就是一群死鬼了。
  
  它相信它刚刚效忠的那位大人,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事实上,秦然做得更加彻底。
  
  就在车队即将到达地面的时候,秦然一挥手,就发动了伏击。
  
  化作熊人的卢坎第一个冲了出去。
  
  没有什么技巧。
  
  就是蛮力的横冲直撞。
  
  两个躲闪不及的怪异,就这么的粉身碎骨了,而剩下的怪异在一愣后,纷纷闪避,那个领头的怪异则是冷笑一声。
  
  想要破解这样的攻击十分的简单,只要避其锋芒就行了。
  
  而这对于能够飞行的怪异来说,不要太简单。
  
  领头的怪异羽毛一抖,就飞上了半空中。
  
  “不知死……额!”
  
  领头的怪异话语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了。
  
  一柄铁叉突然从阴影中悄无声息的刺出,就这么的将它的胸口洞穿,而紧随其后的一刀,更是让它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斩首。
  
  牛头怪、马头怪嘿嘿怪笑的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抬手就用武器,将离得最近的怪异一分为二。
  
  这种埋伏、打劫的事情,它们经常干,完全就是专业的。
  
  自然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了。
  
  牛头怪一个蹿身,就来到了车旁,变大的身躯,一把牵住三只驼兽,径直向着一旁的通道拉去,它可不希望战利品受损。
  
  一些怪异临死都会鱼死网破。
  
  吃过亏的牛头怪,早有了经验。
  
  而马头怪则是一个纵跃,就来到了三辆车后,大刀一挥,把冲上来的几个怪异一刀两断,牢牢护住了三辆车的后方,不让车队的怪异们有任何可趁之机。
  
  “混蛋!”
  
  “你们知道你们是在做什么吗?”
  
  “这是王的东西!”
  
  “谁给你们的胆子!”
  
  车队的怪异们一个个的大吼着,跟在牛头怪、马头怪的身后,就追进了一侧的巷子内。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满身鳞甲的‘度’等待多时,等到车子过去,这些怪异追上来后,直接喷出了一团火焰,覆盖了本就不宽的巷子。
  
  顿时,所有追来的怪异就陷入了火海中。
  
  无视怪异的哀嚎。
  
  无惧火焰的度走到了巷子外,秦然的面前,单膝跪地。
  
  “大人。”
  
  度低头问候。
  
  秦然微微点头,压低了声音道。
  
  “我需要你去帮我办一件事……”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