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九章 轰!
    车队遇袭的事情,足足过了三个小时才传回到了环城内的王城。
  
      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车队超出预计时间没有返回,王城派出了侦骑的话,这个时间还会被无限期的延长。
  
      “谁?”
  
      “是谁?”
  
      “我要让它粉身碎骨!”
  
      得到消息的獠王在大殿中发出了怒吼。
  
      至于为什么是它,而不是他?
  
      獠王很确信,那些外界的‘幼崽’经历了之前连续突然的变化,这个时候正惊慌失措中,在他们的‘家长’搭建好通道进来之前,根本不会注意到地下。
  
      或者说,注意到了,但绝对会远离。
  
      因为,只要不是傻子,就能够想到没有了阳光的地下,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远离这里才能够活下去!
  
      靠近?
  
      别开玩笑了!
  
      谁会不要命了,靠近这里。
  
      对此,獠王十分的有信心。
  
      而接着,属下们的报告,更是证实了这一点。
  
      一个全身被黑色盔甲包裹着的怪异,单膝跪倒在三王面前。
  
      “陛下,虽然袭击者想要用大火掩盖一切,但我们依旧在车队遇袭的现场发现了蹄子印记。”
  
      “还有铁叉、长刀留下的痕迹。”
  
      “根据这些痕迹,我们能够推断出袭击者应该就是佩斯和安诺两个怪异。”
  
      侦骑首领如实禀告着。
  
      “佩斯、安诺?”
  
      獠王对于两个陌生的名字,完全没有影响。
  
      “佩斯是一个牛头怪,安诺是一个马头怪。”
  
      “它们常年混迹在外城区域,依靠抢劫为生。”
  
      “曾经因为想要混进戊城区,而被白护卫阻拦后,对环城越发的不满,时常的会给我们捣乱,我曾派出队伍清剿它们,但是这两个家伙奸猾异常,每一次都会逃向环城之外,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同于獠王,侦骑首领显然很熟悉牛头怪和马头怪,对两个怪异如数家珍。
  
      “我希望这一次,它们不会如同以往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獠王沉声道。
  
      “当然!”
  
      “我向您保证,您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见到它们的头颅!”
  
      侦骑首领保证道。
  
      并不是妄言,而是真的有信心。
  
      在侦骑首领看来,以往让牛头怪、马头怪跑了,除了环城之外的地下太过广阔外,更重要的就是,它和它的手下并没有当真,只是因为环城内怪异的愤慨而例行公事的搜索罢了。
  
      而这一次可不同!
  
      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竟然敢动王城的车队,那真的是找死了!
  
      侦骑首领半弯着腰,缓步退出了大殿。
  
      在离开大殿,大殿的门缓缓关闭后,这位侦骑首领才直起腰,转身快步的向内环走去。
  
      一支足有三百数量,与侦骑首领类似的盔甲诡异早已经等待在那了。
  
      漆黑的盔甲看不清五官,仅有眼睛的地方露着两朵灵魂之火,而它们身下的战马,与自己的主人一样。
  
      也是全身黑色的盔甲,眼睛的地方燃烧着灵魂之火。
  
      做为战场上挣扎的亡灵,这些怪异远比普通怪异更强、更残忍。
  
      它们不仅喜欢杀戮敌人,还喜欢折磨敌人。
  
      因此,它们深受獠王喜爱。
  
      “将佩斯、安诺抓回来!”
  
      “为了陛下!”
  
      侦骑首领高喊着,冲着王殿的方向一锤胸口。
  
      “为了陛下!”
  
      剩余的怪异骑士齐声高呼。
  
      然后,整齐划一的调转马头,向着环城之外冲去。
  
      感知着自己喜爱的侦骑依旧是那样雷厉风行,且对它满是尊敬后,獠王满意的点了点头。
  
      它相信,这支侦骑不会让它失望。
  
      “捣乱的家伙,很快就会被抓回来。”
  
      “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继续按照那个人来的提议再让一支车队前去地面?”
  
      獠王问道。
  
      栖王依旧沉默,仿佛是睡着一般,一动不动。
  
      而鹩王,却是轻笑起来。
  
      “你希望这么做吗?”
  
      鹩王反问道。
  
      “当然不!”
  
      “虽然只是损失了一些东西,但那也是我们的东西。”
  
      獠王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嗯。”
  
      “所以,我们要按照我们的方法来。”
  
      “而且,我不相信他们。”
  
      “不论是维克多,还是那个家伙,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同样有着我们的目的,这不是很公平吗?”
  
      鹩王微微点头,动作轻微,但四周的阴影,却随之摇曳。
  
      “公平!”
  
      “当然公平!”
  
      “现在,要我把那两个家伙干掉吗?”
  
      “我真的是期待很久了!”
  
      獠王迫不及待的说道。
  
      “不着急。”
  
      “他们跑不了。”
  
      “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将那些‘幼崽’抓回来,还需要猩红那个家伙配合——它的力量来自哪里,你调查到了吗?”
  
      鹩王说着,目光看向了栖王。
  
      阴影中,栖王缓缓的摇头。
  
      依旧是没有开口说话,但是鹩王、獠王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猩红那个家伙神神秘秘的。”
  
      “它身上的袍子、念珠都是装腔作势的东西。”
  
      “反而是每次的祷告,我看着十分可疑。”
  
      獠王很干脆的说道。
  
      “祷告吗?”
  
      鹩王沉吟了片刻,挥了挥手。
  
      顿时,周围的阴影中浮现了数道朦胧的身影,飞出了大殿。
  
      “猩红暂时交给我了。”
  
      “地面上的‘幼崽’交给你了。”
  
      “记住,要活的!”
  
      鹩王说道。
  
      “我会克制自己,只是尝一下他们、它们的味道,不会全都吞下去的。”
  
      獠王带着笑声消失在了王座上。
  
      “栖王,请继续隔断传送。”
  
      “在獠王回来之前,不要停下。”
  
      鹩王说完,也消失不见。
  
      王殿内仅仅留下栖王一个。
  
      这位王者继续保持着沉默,仅有缩在袖子中的手掌,在微微变化。
  
      ……
  
      地面,郊外。
  
      庞纳德脸色难看的站在那里。
  
      他刚刚用了已知所有的能够联系外界的方法。
  
      但无一例外的失败了。
  
      其中,还有一种是他昨天才刚刚尝试过,成功了的。
  
      “有人封闭了这里吗?”
  
      “还是……”
  
      “那些地下的怪异?”
  
      随着猜测,庞纳德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因为,不论哪一种,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他原本的打算中,是先行返回到营地,通知放牧者,然后,开启通道,提前结束‘冬夜战’,让卢坎那个死脑筋安全的离开这里。
  
      但是现在?
  
      不要说是提前结束‘冬夜战’了。
  
      他连返回营地都做不到。
  
      而且,更加糟糕的是……
  
      嗖!
  
      破空声中,庞纳德脚步偏移,抬手就是一枪。
  
      砰!
  
      魔法枪准确的命中了袭击者。
  
      一个来自怪异营地的怪异。
  
      魔法子弹在对方身上凿出拳头大小的口子,但是对方根本不在意,身形微微一顿后,就再次的冲向了庞纳德。
  
      庞纳德再次后撤,手中的魔法枪连连扣动扳机。
  
      砰、砰砰!
  
      一连三枪。
  
      特别是最后一枪,直接干掉了怪异的脑袋后,这个来自怪异营地的家伙,彻底的倒下了。
  
      但是,庞纳德并没有久留。
  
      他甚至连战场都来不及打扫,就冲向了另外一侧的密林。
  
      而就在庞纳德离开后,猎食者出现了。
  
      而且,不是一只!
  
      同样的,它们也不再拘泥与白天或者黑夜。
  
      只要是进入到郊外的生物,都是它们的猎物。
  
      这些翼展超过10米的怪物,无声无息的掠过天空,一旦发现异常的声音,就会铺天盖地的冲过去。
  
      很多人,就是这样死得不明不白。
  
      既有着放牧者,也有着异人,还有着怪异。
  
      三方代表的数量开始了又一次锐减。
  
      尤其是放牧者代表们。
  
      经历了第一次突如其来的黑夜后,郊外成为了他们又一个胆战心惊的地方。
  
      实力弱小或者不够谨慎的家伙,纷纷死去了。
  
      留下的,都是一些实力强大或极其谨慎的家伙。
  
      其中,大部分都是兼而有之。
  
      面对这样的家伙,庞纳德即使是想要联合,都是困难重重。
  
      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庞纳德。
  
      哪怕遇见了,也是远远的躲开。
  
      稍有靠近,就是一场战斗。
  
      对此,庞纳德满是无奈。
  
      他相信,如果是卢坎的话,效果肯定要比他强。
  
      但依旧有限。
  
      现在,回也回不去。
  
      想要联合也无法联合。
  
      完全的陷入到了一个怪圈。
  
      更要命的是,他还知道,眼前还算是平静的。
  
      一旦那个罗阎搞出什么事,才是真正危险的降临。
  
      看着头顶漆黑的天空,庞纳德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向着更远处、更茂密的森林中跑去。
  
      除了躲藏。
  
      他暂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而就在庞纳德叹息的时候,松石也在叹息着。
  
      与庞纳德一样,松石也遭遇到了无法联系外界的危机。
  
      做为松石家族的大小姐,松石家族为自己的大小姐准备齐全,不单单是联系、脱离的方式,应急脱离的道具都有好几件。
  
      虽然一旦强制脱离就是‘冬夜战’失败,但总比丢掉小命的好吧?
  
      有着这样想法的免一,恨不得让自家小姐开局就放弃。
  
      至于自家小姐获得优胜?
  
      唔……
  
      别开玩笑了。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免一太了解自家大小姐是什么性格了。
  
      说好听点叫做天真烂漫。
  
      说不好听的就是没心没肺。
  
      而且,特别能惹事。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获得‘冬夜战’的优胜?
  
      对于免一的评价,松石不知道。
  
      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她松石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就如同她此刻的叹息一样。
  
      不是因为回不去了。
  
      而是因为……
  
      她饿了。
  
      虽然随身携带着一些精制的干粮,但是每次想到罗叶做出的食物和罗阎的背包,松石就难以下咽。
  
      再次尝试失败后,松石气鼓鼓的将干粮塞回了腰间的包囊中,然后,她开始来回的嗅着。
  
      狗鼻子很灵。
  
      狐狸的鼻子也不差。
  
      甚至,要更强。
  
      因为,那不是一般的狐狸。
  
      可即使这样,她也没有找到秦然的踪迹。
  
      “掩盖气味?”
  
      “该死的家伙,你是有多怕我去偷吃你的东西?”
  
      “我才不会去偷吃!”
  
      “而且,你以为这样就能甩掉我?”
  
      松石身上开始出现了如同是幻影一般的耳朵和尾巴。
  
      而这一次,不单单是简单的嗅了。
  
      她在利用她血脉中的能力,寻找着秦然。
  
      这种能力,她经常使用。
  
      特别是对一些血脉特殊的家伙,更是好用。
  
      但是,这一次,依旧失灵了。
  
      她明明能够感应到秦然就该在这里,却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掩盖了。
  
      力量很特殊。
  
      有些像契约。
  
      又有些像封印。
  
      “哼!”
  
      松石大小姐不服气的哼了一声,从包囊里摸出了一簇毛。
  
      这是狐狸毛。
  
      不是她的。
  
      是她母亲给她的。
  
      能够大幅度激发血脉,提高属于狐狸的能力。
  
      虽然她父亲不建议她使用,希望她一步一个脚印,获得更加结实的基础。
  
      但是她饿了。
  
      她认为她的父亲母亲会原谅她的。
  
      所以,松石毫不犹豫的使用了。
  
      顿时,那幻影的耳朵、尾巴变得如有实质起来。
  
      但……
  
      她还是没有找到秦然。
  
      这让松石越发的不服气了,马上她又拿出了一簇狐狸毛。
  
      接着是第三、第四、第五……
  
      在将包囊里的狐狸毛几乎掏光后,松石终于有了发现。
  
      她看到了一个被无数道锁链捆绑着的熔岩身影。
  
      哪怕是被捆绑着,这道熔岩身躯依旧是桀骜不驯,目带睥睨。
  
      不需要再观察什么,松石在看到那种桀骜不驯、目带睥睨的神态时,就确定了,这是秦然。
  
      因为,一模一样!
  
      至于长相?
  
      反正都很一般,差不多的。
  
      松石没有停留,跟随着看到的一切,飞速的向着秦然所在的方向冲去。
  
      然后……
  
      她进入了地下。
  
      来到了臭水河畔。
  
      “呕!”
  
      浓郁的臭味,让松石这位大小姐发出了一连串的干呕,她看着站在前方的秦然,立刻高喊着。
  
      “快点把你的背包交给我!”
  
      “那些食物要被污染了!”
  
      “它们会哭泣的!”
  
      一边喊着,松石一边跑到了秦然面前。
  
      “狐狸就是这样骗人的吗?”
  
      秦然扭头看了一眼松石,指了指被保鲜膜裹了二十层的背包。
  
      “我是担心你……”
  
      咕、咕。
  
      松石很认真的说着,可话语还没有说完,她的肚子就叫了起来。
  
      秦然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这是正常的肠道蠕动,是我身为人类的证明之一。”
  
      松石一瞪眼。
  
      “哦。”
  
      秦然收回了目光,转过了身,再次看向了臭水河。
  
      见到这副模样的秦然,松石下意识的就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刚一张嘴,那股臭味就直冲头顶,呛的她脚步都不稳了。
  
      “你看什么看?”
  
      “这里臭死了!”
  
      “快点离开!”
  
      松石捂着口鼻低声说道。
  
      “看过别样的烟花吗?”
  
      秦然突然问道。
  
      “什么?”
  
      松石一愣。
  
      秦然则是一抬手,拿出了一个打火机,打着后,就扔进了一旁的坑洞中。
  
      不是天然的坑洞,而是后天挖掘出来的。
  
      而且,很新。
  
      松石可以确定这是刚刚挖掘出不久的。
  
      就在她想要搞明白秦然在搞什么的时候,秦然一把抓住了她的脖领子,转身就跑。
  
      松石大怒,直接吼了起来。
  
      “混蛋,你干什么……”
  
      轰!
  
      可是还没有吼完,就被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打断了,大地剧烈的颤抖着,松石目瞪口呆的看着身后。
  
      那里,是环城!
  
      它。
  
      崩塌了!8)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