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章 同一起跑线
    轰鸣连绵,震动越发的剧烈。
  
      环城内的建筑一时间全都飞上了半空中,然后,大地开始塌陷,就如同是一个潜藏在地下的魔鬼张大了嘴,一下子将整个城市吞了下去。
  
      松石瞪大了双眼。
  
      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而那长大的嘴更是能够吞下去一个鸭蛋。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刚刚还在眼前的环城没了?
  
      它刚刚明明就在那里的。
  
      那么大,怎么一下子就没了呢?
  
      纷乱的思绪,让松石的大脑都变得晕晕乎乎的,此刻的她完全不在意被秦然拎着脖领子快速前行。
  
      甚至,她巴不得秦然再快一点。
  
      因为
  
      爆炸还在继续着!
  
      松石是幸运的,被早有准备的秦然带着而行。
  
      但环城内的怪异们,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大多数的怪异们根本搞不清楚是怎么事,就被炸得粉身碎骨。
  
      一部分较强的则是身受重伤,在废墟中呻吟。
  
      还有一部分更强的虽然没有受伤,但整个怪却是一脸懵逼。
  
      我是谁?
  
      我在哪?
  
      为什么我在家,家却突然家没了?
  
      还有
  
      为什么这么臭!
  
      看着成为了废墟的家,闻着身上的臭味,强大的怪异们脸上的懵逼逐渐的被愤怒代替,它们一个个红了眼睛,嘶吼起来。
  
      “谁?!”
  
      “是谁?!”
  
      “给我出来!”
  
      这样的嘶吼声沿着地下传播出了极远的地方。
  
      秦然隐约听到了。
  
      但他不在意。
  
      他跑得更快了。
  
      因为,在他的感知中,环城王城的位置正有两道恐怖的气息升腾而起。
  
      鹩王!
  
      栖王!
  
      此刻,这两位王者就站在王城中。
  
      栖王在左,一身华贵的黑金长裙,头戴金色的王冠,些许鳞片在两颊闪烁,绽放着丝丝光彩,本就好看的容颜,带着丝丝的魅惑之感。
  
      鹩王在右,同样是黑金色的长裙,但却有着唱长的袍袖,金色的王冠一侧有着一根细小的仿佛是孔雀翎般的装饰,不同于栖王的魅惑,鹩王更多的是高贵与威严,站在那里,就让人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顶礼膜拜的想法。
  
      不同的王冠,却代表着相同的王者身份。
  
      两位王者没有再端坐王座之上。
  
      也没有了阴影的遮蔽。
  
      因为,在刚刚的爆炸中,王城也遭到了波及,王殿更是坍塌了一角,连绵的秘法阵缺了这一角后,威能大减。
  
      不单单是防御方面,感知方面更是降低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程度。
  
      在爆炸发生的瞬间,两位王者就发现了不对劲。
  
      但是,它们根本来不及阻止。
  
      栖王在隔绝着那一道道传送的力量,无暇分神,感知到了也无可奈何。
  
      鹩王则是在试探性的针对腥红骷髅和维克多,尤其是前者,更是吸引了鹩王绝大部分的注意力,等到鹩王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两位王者默默的站在王城中,看着经营了百年的城市变为一片废墟,脸色铁青一片,眼中更是杀意沸腾。
  
      环城对于它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然它们也不会一直待在这里,甚至是建城了。
  
      而现在?
  
      一切都毁了!
  
      不说前功尽弃,也几乎是白干了。
  
      “搜!”
  
      “给我将那个混蛋搜出来!”
  
      “我要让它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鹩王沉声厉喝。
  
      “是,陛下!”
  
      一队队的王庭侍卫如狼似虎的冲出了王城。
  
      它们按照本能寻找着一个又一个看起来可疑的怪异。
  
      到了这个时候,它们不需要什么证据了。
  
      稍有反抗,就是格杀勿论。
  
      越发凄厉的嘶吼声从那废墟中传来,鹩王无动于衷的转过身,看着腥红骷髅和维克多。
  
      “陛下,我刚刚可是一直和您在一起的!”
  
      “绝对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接触到鹩王冰冷的眸子,腥红骷髅马上说道。
  
      它知道,它必须要这么说。
  
      不然,眼前这个气急了,都快疯了的家伙,说不定马上就要拿它开刀。
  
      毕竟,对方对它的不满,由来已久。
  
      心知肚明的腥红骷髅,姿态放得越来越低。
  
      而维克多面对着鹩王的目光,则是平静的一行礼。
  
      “我对环城的遭遇很遗憾。”
  
      “我从未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维克多的声音与他的礼仪一样的平静。
  
      只是在内心深处,却有着惊涛骇浪!
  
      谁?
  
      是谁?
  
      是谁把他想做的事情提前了?
  
      该死!
  
      混蛋!
  
      在知道臭水河的存在时,维克多就有了最为缜密的利用计划。
  
      不过,那是在最后收尾的时候,可不是现在!
  
      而现在?
  
      看着那变为废墟的环城,维克多暗自皱眉。
  
      他的计划必须要改变了。
  
      还有
  
      是谁搅乱了他完美无缺的计划?
  
      鹩王盯着猩红骷髅、维克多并没有说话。
  
      足足过了数秒钟后,这才挥了挥手。
  
      腥红骷髅一副如蒙大赦的模样,拉着维克多就离开了王城,看着猩红骷髅、维克多的背影,鹩王的目光彻底的冰冷下来。
  
      它不确定两人有没有问题。
  
      但是,它的环城毁了!
  
      必须要有人付出代价才行!
  
      就在鹩王准备出手的时候,一旁的栖王突然出声阻止。
  
      “等等!”
  
      “我的阻隔被打破了!”
  
      “先应付那些闯入者!”
  
      栖王言简意赅的说道。
  
      鹩王皱了皱眉,最终,点了点头。
  
      因为,它很清楚,相较于随时都能够干掉的腥红骷髅、维克多,那些闯入者才是真正的大敌。
  
      不把他们干掉。
  
      死得一定会是它们。
  
      “你怎么样?”
  
      鹩王问着栖王。
  
      声音再次变得温和,还带着丝丝关心。
  
      “承受了一些反噬。”
  
      “有强大的家伙闯进来了。”
  
      栖王答着。
  
      “那你在这里休息,上面交给我和獠王了。”
  
      “不!”
  
      “必须要速战速决,我有十分强烈的预感,再拖下去,我们就会面对死亡的威胁了。”
  
      栖王拒绝的摇了摇头。
  
      鹩王当即脸色一变。
  
      “死亡的威胁?”
  
      “你确定?”
  
      鹩王无比严肃的味道,那是刚刚看到环城毁灭,它都没有这样过。
  
      因为,它很清楚栖王的能力是什么。
  
      那是一种面对危险与未知的直觉能力。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能力,它们才能够数次化险为夷。
  
      “我确定!”
  
      “而且,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看到了燃烧火焰、流淌的献血和飞起的乌鸦。”
  
      栖王点了点头。
  
      “火焰、血、乌鸦?”
  
      鹩王一皱眉。
  
      它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强大的乌鸦类怪异,虽然传说中太阳就是金色的乌鸦,但那就是传说,当不得真。
  
      鹩王并没有深究栖王的语言。
  
      它很清楚,其中的不确定性。
  
      实在是有着太多的可能了。
  
      现在的它们没有时间去追究这些可能,最要赶紧的是干掉那些闯入者!
  
      下一刻,两位王者消失在了王庭中。
  
      更多的王庭护卫冲出了王城。
  
      不同于之前的搜捕。
  
      这一次,它们是去参与战争。
  
      很快的,王庭内仅留下了必要的守卫外,就空无一人了,而且,这些守卫大部分都注意着王城外的混乱。
  
      它们从未想过王城会出现问题。
  
      因为,这在它们看来是不可能的。
  
      有着三位王者在,王城就是最安全的。
  
      哪怕三位王者离去片刻也是一样。
  
      所以,它们完全没有注意到地下某个家伙的靠近。
  
      嗡、嗡!
  
      腰间宝囊中,通讯石的震动,让松石过了神。
  
      在她刚拿出通讯石的时候,免一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大小姐?”
  
      “大小姐?”
  
      “是您吗?”
  
      “是我,免一。”
  
      面对声音十分急切的管家,松石答道。
  
      而免一在听到了松石的答后,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太好了!”
  
      “您没事就太好了!”
  
      “这次‘冬夜战’取消了!”
  
      “我这就接您来,等您来后,我会告知您具体的原因。”
  
      免一说着就准备启动特别手段。
  
      “等等,免一!”
  
      “我很安全!”
  
      “我这里有一件事,必须要告知你!”
  
      松石阻止着管家。
  
      什么具体原因?
  
      她要知道的更多,好不好?
  
      从维克多,到度,再到刚刚的大爆炸。
  
      她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自觉的,松石抬头向着秦然看去。
  
      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模样。
  
      冷淡、平静。
  
      你是没有情绪的吗?
  
      你刚刚才把一座满是怪异的城市炸上了天,难道就没有一丁点儿激动吗?
  
      一阵腹诽的松石想了想,将之前众人知道的一切告知了免一。
  
      她并没有说出刚刚的大爆炸也是秦然做的。
  
      绝对不是因为害怕。
  
      就是她本能的觉得说出去不好。
  
      没错!
  
      就是这样!
  
      我的直觉告诉我,不说出去的好!
  
      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后,松石的语速越发的轻快、明了,很快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楚了。
  
      “维克多阁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免一惊呼道。
  
      他不相信维克多会做这样的事情。
  
      做出这样的事情,对维克多没有任何的好处。
  
      可他相信大小姐不会骗他。
  
      而在维克多和自家大小姐之间,选择相信谁?
  
      这还用问吗?
  
      “大小姐,我会将事情告知大家。”
  
      “请您注意安全。”
  
      说着,通讯石黯淡了下去。
  
      将通讯石装背包,松石再次看向了秦然。
  
      “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松石问道。
  
      “等。”
  
      秦然淡淡的说道。
  
      “等?”
  
      松石一愣。
  
      这和她猜测的完全不一样啊!
  
      炸了环城后,不应该是直接冲杀进去,毕其功于一役吗?
  
      为什么要等待?
  
      难道
  
      “你不愿意和那些满身粪味的怪异战斗?”
  
      大小姐猜测着。
  
      不是,开玩笑。
  
      很认真的猜测。
  
      因为,如果是她的话,她真的不想和那些挂着粪便的怪异战斗,实在是太恐怖了!
  
      只要想一想就浑身狐狸毛直立。
  
      秦然瞥了对方一眼。
  
      没有说话。
  
      他不习惯将自己的计划告知他人。
  
      即使这个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但是在剩下一半还没有成功前,任何的变数都是存在着。
  
      更何况,这个计划的后一半,才是重中之重。
  
      同样的,做为这次计划的执行者,度在秦然心中,也拔高了一个等级。
  
      事实上,在秦然‘支配’对方,知道了对方十分擅长挖掘的能力后,对方的重要性在秦然眼中,就超过了眼前的大小姐。
  
      毕竟,那条臭水河内,实在是太显眼了。
  
      那种程度的沼气浓度,秦然想要不注意到它都不行。
  
      再加上它距离环城也十分的近。
  
      一个大胆的计划就在秦然脑海中出现了让臭水河的水,倒灌进环城的地下!
  
      然后,再加上一丁点儿的火星,整个环城就得炸上天。
  
      整个计划很简单。
  
      有着度的配合,没有什么难度
  
      至于护城河?
  
      守在城门处的白色怪异,同样是他的手下,根本没有问题。
  
      一切都十分的顺利。
  
      就如同秦然计划中的那样。
  
      而且,秦然很清楚,他第一次在和维克多、腥红骷髅的‘较量’中占据了上风!
  
      哪怕维克多最终的目的是什么,秦然还是不知道。
  
      猩红骷髅想要干什么,秦然也不知道。
  
      但是,秦然知道,随着环城炸上了天,维克多、腥红骷髅的的计划、布局,都会因为这次爆炸而变得支离破碎。
  
      维克多、猩红骷髅,和他一样,到了开始的起跑线。
  
      甚至,更惨一点。
  
      因为,维克多、腥红骷髅会有几大几率被三位王者迁怒。
  
      环城毁灭,环城的三位王者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看着自己的城池被毁灭,任谁都受不了。
  
      更不用说是三位怪异王者了。
  
      想到维克多、腥红骷髅的处境,秦然嘴角一翘。
  
      对手摆好了棋盘,也摆好了棋子,然后,邀请你去下一场必输的棋。
  
      其他人怎么选择,秦然不会理会。
  
      而他?
  
      必然把棋盘上所有的棋子扫落在地,再拿起棋盘狠狠的抽对手的脸,直到把棋盘打烂为止。
  
      如果不解恨,还可以给对方两脚。
  
      对准脸和要害踹。
  
      反正是对手,没必要脚下留情。
  
      接着?
  
      自然是要把扫落地面属于自己的棋子一一捡起来了。
  
      至于对手的棋子?
  
      踩碎了就好。
  
      而他现在就是这么干的。
  
      默默的联系了一下白色怪异,让对方留下模糊的证据后,选择‘死亡’。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