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一章 我需要一个舞台
腥红骷髅和维克多走出了外环,来到了次外环的丁城区。
  
  看着一路上走来的废墟,听着耳边的呻吟,腥红骷髅眼眶内的灵魂之火不住的跳动着。
  
  它知道,这次三王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环城对于三王来说意味着什么,它有着一些猜测。
  
  现在,环城毁了,等于是把三王百年的心血毁了。
  
  三王和那个炸毁了环城的家伙,绝对是不死不休。
  
  只是……
  
  腥红骷髅扭过了头,盯着维克多,灵魂之火闪烁着。
  
  “不是我!”
  
  维克多沉声道。
  
  在他的计划中,他是有着炸毁环城的计划。
  
  但那就是一个还未实施的计划而已。
  
  “是吗?”
  
  “那你能够告诉我,你对环城就没有任何想法吗?”
  
  腥红骷髅反问道。
  
  “没有。”
  
  维克多斩钉截铁的说道。
  
  腥红骷髅的灵魂之火再次跳动了一下。
  
  没有再说多什么。
  
  但有一点,腥红骷髅可以肯定。
  
  对方再说谎!
  
  不单单是它的直觉,还有着它的能力。
  
  它刚刚清晰的感受到了一丝对方灵魂上的变化。
  
  很微弱。
  
  极难察觉。
  
  如果不是它的天赋,根本不会注意到。
  
  淡淡的杀意,出现在了腥红骷髅的心底。
  
  它可以接受一个狡诈、恶毒、不守信用的合作者,但是绝对无法接受一个能够威胁到自身的合作者,即使这个合作者老实本分、拥有荣誉感。
  
  不过,维克多显然不是这样的。
  
  它的这位合作者不仅狡诈、恶毒、不守信用,而且还威胁到了它。
  
  这样的合作者,留着干什么?
  
  心中打定了注意的腥红骷髅,那淡淡的杀意却一闪即逝。
  
  不是时候。
  
  还需要再等等。
  
  腥红骷髅如之前般继续向前。
  
  维克多的脚步微微放缓。
  
  不自觉的,他和腥红骷髅拉开了一段距离。
  
  他不知道腥红骷髅的天赋,也没有感知到腥红骷髅对他的杀意,但是,他知道,他需要离开这里了!
  
  之前鹩王、栖王的模样,他看到了。
  
  怒意勃发、杀气腾腾。
  
  不单单是对那个搅乱了他计划的人,还有对他、对他的合作者。
  
  很明显的,这就是迁怒。
  
  但他不会去解释。
  
  除非,他想要死得更快。
  
  至于那位獠王?
  
  对方虽然不在,但本就脾气暴躁、刻薄的对方,绝对只会比鹩王、栖王更加的想要干掉任何牵扯或者可能牵扯到这件事情中的人。
  
  所以,他必须要赶快离开这里。
  
  而他身边的合作者?
  
  本就是一次相互利用,哪来的那么多底线、规矩。
  
  自身难保下,当然是各顾各的。
  
  当然,如果能够干掉对方,而挽回一点损失的话,他也是不介意的。
  
  从进入环城时的并肩而行,到离开环城时的一前一后,两个本就心怀鬼胎的合作者,开始了相互的算计。
  
  很快的他们就踏入了戊城区。
  
  最外围的戊城区,破损相较于次外环、外环、内环来说要小的多。
  
  是除去王城外,损失最小的。
  
  因为,只是一群实力弱小怪异的聚集地,它根本不是秦然重点关注的对象。
  
  可即使如此,这里的怪异们也是损失惨重。
  
  不是之前的爆炸。
  
  而是随之而来的王庭守卫!
  
  在那场爆炸中,这里的怪异们大多是擦伤,这在王庭守卫看来实在是太可疑了。
  
  为什么次外环、外环、内环都损失严重,反而是最弱的最外环损失忽略不计。
  
  难道那个混蛋家伙就藏在其中?
  
  这样的想法不可抑制的出现在王庭守卫的心底。
  
  于是王庭守卫大肆抓捕这些怪异。
  
  这样的抓捕中,摩擦不可避免。
  
  当外城区的一个怪异无意识的擦伤了一位王庭守卫后,本就压抑的王庭守卫直接爆发了,一剑砍下了对方的头颅。
  
  胸腔内的鲜血冲天而起。
  
  血腥味,弥漫四周。
  
  一下子,周围的几个王庭守卫就红了眼。
  
  血腥味刺激着愤怒,就如同是火上浇油,这几个王庭守卫开始屠戮四周的怪异。
  
  顿时,还算是能够控制的局面,一下子就失控了。
  
  如果是被捕的话,这些怪异还能够接受。
  
  可一下子就丢掉小命,这些怪异却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而面对着这些反抗的怪异,王庭守卫越发的认为,那个炸掉了环城的混蛋就藏在其中,它们一个个狰狞的拔剑了。
  
  乱战开始了!
  
  外城区的怪异和王庭守卫打成了一团。
  
  王庭守卫的实力自然是不用说的,能够成为王庭守卫的,本就是拥有相当实力的,再加上三王给与的装备、武器,面对普通的怪异,这些王庭守卫一个能够打十个。
  
  可……
  
  外城区的怪异何止十个。
  
  做为环城最大的区域,这里聚集着环城超过半数的怪异。
  
  在老老实实的时候,还看不出来,等到这些怪异暴乱后,王庭守卫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被淹没了。
  
  更加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大部分的怪异都受到了影响,它们开始爪牙毕露,用最本能、残忍的方式撕咬着敌人,但也有一些怪异还能够保持冷静。
  
  这些怪异不动声色的退到了墙角的位置,满满的向着戊城区的城门靠近。
  
  而还有几个怪异却走到了高处,大声的喊着。
  
  “别冲动!”
  
  “大家都冷静下来!”
  
  “冷……噗!”
  
  一个高声大喊的怪异,才喊出一个字,脑袋就被一个长着狮子头的怪异啃了下来。
  
  接着,连带着身躯,囫囵吞枣般的塞进了嘴里。
  
  吃完这个怪异后,这个狮子怪异看向了剩下的怪异。
  
  立刻,这些怪异再也不敢喊了,纷纷的向后退去。
  
  可这头明显在血腥味刺激下,已经发狂的怪异根本不想放过这些猎物,它追了上去,撕咬着这些猎物。
  
  那些已经退到城门的怪异们冷笑的看着这一幕。
  
  活该!
  
  它们心中暗自咒骂。
  
  然后,就在它们准备推开城门逃跑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它们的面前。
  
  “退回去!”
  
  白色怪异手中的缠满怨灵的棒子一挥,顿时吞噬了数个距离最近的怪异,剩下的怪异马上后退了数步。
  
  “白大人,求求您,放我们过去吧!”
  
  “它们已经发狂了!”
  
  “我们还不想死!”
  
  这些怪异连连求饶。
  
  “退回去!”
  
  白色怪异冷冷的说道。
  
  此刻的它,依旧是最忠诚的守门人,恪守着自己的职责。
  
  “冲过去!”
  
  “反正就是一个守门的!”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求饶不成的怪异们一个个凶相毕露,带着狞笑再次冲向了白色怪异。
  
  白色怪异却是巍然不动的挥舞着手中的棒子,上面缠绕着的怨灵如同是汹涌而出的潮水一般,呼吸间就淹没了冲上来的怪异。
  
  怪异们不是没有反抗,而是反抗无效。
  
  虚幻的怨灵,根本不受普通攻击的影响。
  
  而怨灵却在穿过这些怪异的时候,一下子就吸收走了这些怪异的生命力。
  
  一个怨灵吸收一点。
  
  庞大的基数,几乎是瞬间让怪异送命。
  
  很快的,这些冲击的怪异就发现了不对。
  
  眼前的白色怪异太强了!
  
  强的超出想象!
  
  它们原本以为白色怪异这样一个守门的,再强也就和王庭守卫差不多,但是此刻,它们却发现自己大错特错。
  
  什么和王庭守卫差不多!
  
  十个、不,一百个王庭守卫也比不上眼前的白色怪异!
  
  胆怯出现在了这些怪异心中。
  
  白色怪异清晰的察觉到了这种变化。
  
  它在心底冷笑着。
  
  真当我守门百年就什么都没有做吗?
  
  或许一百年前我很普通。
  
  但一百年后的今天,我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了。
  
  心底的冷笑令白色怪异出手越发的狠辣,缠绕着怨灵的棒子,上下飞舞间,更多的怨灵涌了出来。
  
  每年那些想要偷偷潜入戊城区的怪异可是数不胜数,它们有些或许是身无分文,有些却是身价不菲,这些东西最后都落到了白色怪异的手中。
  
  而这些东西,最终都成为了白色怪异的资源,包括那些家伙的灵魂!
  
  它的实力、装备、道具早就不是百年前了。
  
  只不过,它一直在隐忍罢了。
  
  它认为它需要一个更好的机会来展示自己,获得更高的地位。
  
  可是,秦然的出现却打乱了这一切。
  
  或许一开始它有着些许的不满,还带着一点点的怨恨。
  
  但是,现在全都没有了!
  
  现在有着的只是欣喜之感!
  
  如果仅仅是王城车队被那位大人劫了,白色怪异并不会这样,因为,它也能够做到,但是炸掉了整个环城,它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看着毁于一旦的环城,白色怪异没有任何的惋惜、悲伤。
  
  对于一个仅能够守在门口,利用空闲才能够偷偷进去看一眼,还提心吊胆的被人发现的怪异来说,这样的城池还不如毁了好。
  
  白色怪异不安分的心,随着这一次的爆炸,彻底的被点燃了。
  
  面对着秦然‘死亡’的命令,它也毫不犹豫的接受了。
  
  反正不是真正的死亡。
  
  所以,它要轰轰烈烈一回!
  
  它打算战到离歇而亡。
  
  很快的,战场上的视线就被白色怪异吸引了。
  
  王庭守卫杀这些怪异是一个一个的杀,而白色怪异杀这些怪异却是一片一片犹如是割麦子一般,两者相比较下,不显眼都不行。
  
  王庭守卫一个个诧异的看着白色怪异。
  
  它们想不到白色怪异竟然这么的强。
  
  随后,它们就释然了。
  
  因为,它们想到了它们的陛下。
  
  怪不得会被陛下们派来守卫大门,原来是真的很强。
  
  当这样的想法出现后,王庭守卫们士气大振。
  
  “配合白大人,剿灭这些家伙!”
  
  这支王庭守卫的首领大喊道。
  
  听到这样的喊声,白色怪异心底哼了一声。
  
  如果是遇到秦然前,被王庭守卫称呼为大人,它必然会很开心的,但是现在?
  
  却是一种不屑了。
  
  尤其是对方喊错它姓氏的时候!
  
  它是一身白没错。
  
  但它并不姓白。
  
  而就在白色怪异准备略微教训一下对方,让对方记住它姓名的时候,它突然的看到了腥红骷髅和维克多。
  
  看到这不断走近的两道身影,白色怪异就是一愣。
  
  这两者,它记忆深刻。
  
  不仅仅是腥红骷髅常常出现,维克多时近十年来,第一个进入环城的人类,还因为秦然曾多次询问过两者。
  
  大人似乎和他们有仇?
  
  白色怪异回忆秦然询问两者时的模样。
  
  虽然语气、神情没有变化,但是过多的询问已经是不正常了。
  
  既然这样,那么……
  
  白色怪异心底一动,有了个想法。
  
  “真是一场劫难!”
  
  看着尸横遍野的四周,腥红骷髅忍不住的叹息着。
  
  不过,维克多却是敏锐的注意是腥红骷髅一边叹息一边悄悄的吸收着周围的血腥之气,那散落在地的鲜血,悄无声息的汇聚到了对方的脚下。
  
  再次的,维克多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
  
  “一时间,情难自禁。”
  
  “你知道的,成为了怪异后,我总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腥红骷髅笑着解释着。
  
  可惜的是,维克多根本没有听这样的解释,他大踏步的向着城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白色怪异已经击退了那些想要冲击城门的怪异,甚至,在白色怪异的攻击下,城门附近空出了不小的一片地方。
  
  当维克多和紧随其后的腥红骷髅走到这片空地的时候,立刻吸引了那些不死心的怪异的目光。
  
  它们想要跟在这两者的身后跑出去。
  
  “滚回去。”
  
  腥红骷髅大声呵斥着这些怪异。
  
  同时,抬手一挥,地上的鲜血就夹裹着距离最近的几个怪异,融入到了自己的身躯内。
  
  在环城生活了这么多年,它早已经知道该怎么和这里的怪异打交道了。
  
  恰好的是,它也被血腥味刺激的有些‘饿’了。
  
  做完这一切,腥红骷髅看向了白色怪异。
  
  它还是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
  
  “白将军,您果然是守城的不二之选。”
  
  “我和我的朋友想要暂时离开环城……”
  
  腥红骷髅习惯性的恭维着,不过,话语才出口,它就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个守在城门口百年的家伙,完全的没有理会它,而是看向了又站在它身后的维克多,神情中还带着一丝思索。
  
  嗯?
  
  腥红骷髅一怔。
  
  它可以肯定眼前的白色怪异和维克多绝对不认识。
  
  那白色怪异脸上的神情是怎么回事?
  
  就在腥红骷髅不解的时候,白色怪异仿佛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般,脸色大变的冲着维克多喊道:“是你!之前爆炸时引起护城河异变的就是你!我认得你的气息!”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