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二章 等我
寂静!
  
  在白色怪异的话语说出后,全场一片寂静。
  
  普通怪异、王庭守卫、腥红骷髅的目光,一瞬间就集中在了维克多的身上。
  
  维克多一怔,却保持着镇定。
  
  他不知道白色怪异为什么这么做,但他知道他必须要解释。
  
  “你在胡说些什……”
  
  “啊!”
  
  维克多刚刚张嘴,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刚刚还勇猛无匹的白色怪异,仿佛是被卡车撞击般,凭空向后飞出。
  
  砰!
  
  轰!
  
  白色怪异的身躯撞在了仅仅关闭的戊城区大门上。
  
  坚固的铸铁大门,在一声闷响中,轰然倒塌。
  
  而遭受了这样一击的白色怪异,身形都变得飘忽起来。
  
  然后,因为大门阻挡而停下的白色怪异,再次被击飞了。
  
  这一次,没有了大门的阻挡,飘忽的怪异,直直的落入了护城河中,仅仅带起了一片浪花,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四周的怪异,眼睁睁的看着白色怪异落入了护城河。
  
  护城河里有什么,这些怪异都是一清二楚的。
  
  那凶残的怪物可不会手下留情!
  
  白色怪异死定了!
  
  所有怪异都是这样想的。
  
  同时,看向维克多的眼神越发的狰狞了!
  
  毫无疑问!
  
  对方是在杀人灭口!
  
  既然杀了白色护卫,接下来……
  
  自然轮到它们了!
  
  “跑!”
  
  这个时候的这支王庭守卫队长再也顾不上周围的普通怪异了,它一边抽身而退,一边冲着周围的同僚喊了一声后,随即捏碎了藏在怀中的令牌。
  
  这块令牌是能够联络到三位环城王者的。
  
  还能够储存一点信息。
  
  不多。
  
  但足够这位队长将眼前发生了什么,告知环城三王。
  
  爆炸是维克多谋划的!
  
  这样简单的信息随着令牌的捏碎,而传出。
  
  一切都是那样的措手不及。
  
  维克多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可事情已经发生了。
  
  自然需要弥补。
  
  他不能够再让这些怪异给他添乱了。
  
  他需要赶紧离开这里。
  
  如果被三王阻止的话,真的会一败涂地!
  
  所以,这些怪异一个都不能跑!
  
  他抬手一挥,一片灰色的雾气迅速的笼罩了四周,被雾气所笼罩的怪异们,当即骨肉消离,化为了酸水。
  
  腥红骷髅没有动,它眼眶中的灵魂之火闪烁着。
  
  “杀人灭口吗?”
  
  “真的是你!”
  
  腥红骷髅沉声说道。
  
  它知道眼前的合作者别有用心,但是它从来没有想过,对方竟然有胆子炸毁环城。
  
  或者说……
  
  对方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炸毁环城?
  
  什么复活自己的妻子!
  
  什么和外面的人类、怪异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
  
  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
  
  对方还是外界人类、怪异口中的那个公正、公平的维克多大人,甚至,为了外界,不惜毁灭自己的名誉,也要炸毁环城!
  
  甚至,在对方发现了环城,确认了环城的危险后,就有这样的打算了!
  
  “你隐藏的好深!”
  
  自认为知道了一切的腥红骷髅眼中闪烁的灵魂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那是愤怒!
  
  它对三王有着怨恨不假。
  
  但是对环城却没有。
  
  事实上,从某方面来说,它更加的在乎环城。
  
  而现在,环城毁灭了。
  
  毁在了它的合作者手中。
  
  腥红骷髅对维克多的恨意,瞬间超过了三王。
  
  嗡!
  
  地面的鲜血一阵颤抖,顿时,化作了铺天盖地的血箭,如雨一般向着维克多射去。
  
  维克多没有再多说什么。
  
  这个时候,他知道解释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手一挥,灰色的雾气笼罩自身。
  
  血箭纷纷射入了灰色雾气之中,然后,悄无声息。
  
  灰色的雾气散开了。
  
  血箭没有了。
  
  维克多也没有了。
  
  “哼!”
  
  “你真以为你能逃得了吗?”
  
  腥红骷髅冷哼了一声,也化为了一抹腥红消失不见。
  
  立刻,戊城区就变得空空荡荡,毫无声息。
  
  而在距离城门足有数公里远的一处偏僻之地,护城河内突然水花翻动。
  
  下一刻,白色怪异爬到了岸边。
  
  它抬头看了一眼远处隐没在峭壁阴影中的戊城区,回过身摸了摸将它送到岸边的水中怪物,轻声说道:“我以后估计不会回来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呜!
  
  宛如是号角般的呼喊声,从水中传来。
  
  这是护城河内的怪物。
  
  类似怪异,却没有怪异的智慧,但却更加的真实,是百年来白色怪异唯一能够说话的朋友,再加上时不时的‘投食’,护城河内的怪物对白色怪异无比的亲近。
  
  “走吧。”
  
  白色怪异挥手和唯一的朋友告别。
  
  同样的,这样的话语,也是在对自己说。
  
  呼喊声再次响起,片刻后,逐渐的远去。
  
  它无法带走这位朋友。
  
  这位朋友也知道它带不走它。
  
  告别,是双方最好的选择。
  
  目送着朋友的远去,白色怪异准备去寻找秦然了。
  
  它知道,三王就算是被外界的强者绊住了脚步,也不会太长时间,它这位大人的计划想要尽全功,就得快一些了。
  
  不过,才走了一步,白色怪异就停下了脚步。
  
  一身白的它,太显眼了!
  
  当即,白色怪异一个转身。
  
  顿时,白色变成了黑色。
  
  衣服、帽子、发色,都是这样。
  
  然后,白色,不,是黑色怪异隐没在了阴影中。
  
  ……
  
  “维克多!”
  
  “该死!”
  
  接到了那支王庭守卫队长传信的獠王当即红了眼,它放声怒吼起来,却被一直和它交战的对手,抓住了机会,一拳打在了脸上。
  
  砰!
  
  獠王当即飞了出去,砸在了一旁的建筑中。
  
  暗金色的盔甲上立刻遍布灰尘,王冠也歪了一点。
  
  但是,獠王完全顾不上这些。
  
  它现在就想要返回环城,干掉那炸了它城池的混蛋。
  
  还有,顺便干掉腥红骷髅那个混蛋!
  
  要不是对方胡言乱语的搅乱了它两个同伴的视线,它们的城池怎么会被炸?
  
  可獠王想要离开,那位对手却绝对不允许獠王这样做。
  
  一个身高足有3米,敞胸露怀,披着白色熊皮,胳膊宛如大理石柱子的巨汉就这么的挡在了獠王的面前。
  
  对方瞪着比牛眼还大两圈的眼睛,盯着獠王。
  
  “听说就是你们这群混蛋想要绑我的儿子?”
  
  对方说话瓮声瓮气,宛如天空打着闷雷。
  
  而且,一边说着,对方竖起蒲扇大的手掌,就这么的拍了下来。
  
  呜!
  
  这一掌,仿佛是刮起了七八级大风般,吹得四周风沙走石。
  
  吹得愤怒的獠王,越发的愤怒。
  
  “吼!”
  
  “该死啊!”
  
  又是一声怒吼,獠王全身上下的毛发急速的变粗、生长,灰黑色的毛发迅速的虬结在一起,耳朵变尖、嘴巴向前突起,獠牙溢出。
  
  呼吸间,獠王就从人类模样变成了直立的狼人模样。
  
  同时,身高、体型暴涨。
  
  从正常人类的高度,变为了不逊色与对手的高度。
  
  当然,强壮程度,还有着些许的差距。
  
  砰!
  
  爪子与壮汉砸下的手掌碰撞。
  
  一股更加强劲的劲风,从碰撞点开始,吹向了四面八方,吹动着壮汉的胡须,吹动着獠王的毛发。
  
  然后……
  
  壮汉一个踉跄,后退了两步。
  
  “滚开!”
  
  占到了优势的獠王冷哼了一声。
  
  而壮汉则是大笑起来。
  
  “哈哈哈!”
  
  “太好了!”
  
  “好久没有认真过了!”
  
  “还有……”
  
  “你这个家伙,让谁滚开啊!”
  
  壮汉的最后一声,变为了咆哮,一头雄壮宛如主战坦克的白熊带着层层灵光出现在了獠王面前,再次一爪子拍出。
  
  没有什么技巧,就是力量。
  
  纯粹的力量凝聚到了一点。
  
  没有任何的风声溢出。
  
  人狼化的獠王眸子一缩,没有硬接,它抽身而退。
  
  白熊的爪子砸在了地面上。
  
  轰隆!
  
  大地一阵颤抖,一个半径10米,深达2米的大坑出现在了那,白熊抬起头,咧嘴露出了个狞笑:“敢绑我儿子,还让我滚的混蛋,有本事你别跑!”
  
  吼完,白熊再次扑出。
  
  獠王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转身就跑。
  
  刚刚对方展现的力量,已经超出了它的预计。
  
  与对方硬拼显然是不智的。
  
  只能利用它的速度来和对方战斗。
  
  而这必然会让战斗陷入到持久战中。
  
  还好我们是三个!
  
  鹩王或栖王一定能够回去干掉维克多那个混蛋!
  
  想到这,獠王全神贯注的进入到了战斗状态。
  
  ……
  
  鹩王缓步的走在地面的城市中。
  
  成为王后,它来过地面上的城市数次,但绝对称不上熟悉,所以,它很讨厌这种能够和环境融为一体,并且随意利用的家伙。
  
  嗖!
  
  耳畔的破空声传来,鹩王脚步一顿。
  
  刚想要移动,平整的地面突然变成了泥潭。
  
  或者准确的说是柏油路面直接融化了。
  
  不仅如此,周围建筑的废墟中,飞出了数十根钢筋,将鹩王笼罩,如同标枪一般遥指着鹩王全身的要害。
  
  踏、踏踏。
  
  一个身材矮小的老者从街道一侧走出来。
  
  虽然它看起来和普通的老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耳朵却要更尖一点,秃了的头顶则长着一个细小的,黑色的角。
  
  “嘿嘿,你就是这里的王吗?”
  
  “长得不错嘛。”
  
  “正好我需要一个侍妾。”
  
  老者外貌的怪异怪笑着。
  
  同样的,鹩王也在笑着。
  
  很不屑的那种。
  
  “臭虫就应该隐藏在角落里,一旦出现的话,就让我有一种忍不住想要踩死的冲动。”
  
  鹩王淡淡的说道。
  
  “臭虫?”
  
  “没关系的,随你怎么说。”
  
  “这里的战斗结束后,我会好好怜惜你的。”
  
  “不过……”
  
  “我觉得我应该先收点利息!”
  
  怪异背着双手,一边说着,一边向着鹩王走去。
  
  那微微张开了嘴,紫色的舌头不住的舔着嘴唇,粘稠的唾液开始滴落在地上,立刻将柏油路面腐蚀出了一个个细小的坑洞。
  
  当走到北钢筋团团围着的鹩王面前时,这个怪异忍不住的伸出了手,向着鹩王摸去。
  
  然后……
  
  鹩王消失不见了。
  
  没有任何的动作,也没有任何的预兆就这么消失在了眼前。
  
  怪异反应极快,迅速的后退,钢筋也飞到了它的身边,与地面上的碎石形成了一道道的防御。
  
  做完这一切后,怪异微微松了口气。
  
  在这种防御下,它自信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别我想象中的要有本事,不过,你越是这样,我就越……”
  
  噗!
  
  十分有信心的怪异再次开口了,可是它的话语才刚刚出口,整个人就炸裂开来。
  
  一滩血肉上,鹩王站在那。
  
  暗金色的长裙上没有沾染一丁点儿的血迹。
  
  它抬手扶正了王冠,迈步就准备与栖王回合。
  
  之前为了速战速决,栖王可是帮它引走了一个麻烦的家伙。
  
  如果是平时的话,鹩王自然是不担心,但是现在,栖王刚刚受到了反噬,状态可是很不好。
  
  相较于已经被炸毁了的环城来说,无疑栖王更加重要。
  
  当然了,维克多必须死!
  
  ……
  
  维克多必须死!
  
  腥红骷髅心底也有着这样的执念。
  
  为了让一切都恢复到正规,它不得不使用了一张底牌。
  
  当脚步声响起的时候,腥红骷髅马上恭恭敬敬的向着来人行礼道:“栖王陛下。”
  
  走来的栖王没有任何的表情,冰冷之极。
  
  可这样的冰冷,让原本就魅惑的神情,变得越发的吸引人了。
  
  腥红骷髅眼眶中的灵魂之火迅速跳动了数次后,才摆脱了这样的致命吸引。
  
  它可是清楚,如果真的被吸引了的话,会是什么下场。
  
  “栖王陛下,维克多必须死!”
  
  “这对您和我来说,都是必须要做的!”
  
  “当然,错误是由我引起的。”
  
  “我会给与您一定的补偿——在您干掉维克多后,我会将那位的一部分遗物交给您。”
  
  腥红骷髅不自觉的一低头,语速极快的说道。
  
  说完,腥红骷髅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自始至终,栖王都没有开口说话,它注视着腥红骷髅消失的方向,转身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它需要回地面一趟。
  
  因为,它知道它不可能长时间遮蔽鹩王的感知。
  
  即使它的能力很特殊。
  
  偏僻的角落,马上再次安静下来。
  
  足足数分钟后,秦然从一旁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他扫视着两者离去的方向。
  
  栖王和腥红骷髅?
  
  秦然一皱眉。
  
  无疑,环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不过,现在不是关注这些的时候!
  
  要知道,度的挖掘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关键阶段!
  
  简单的说——
  
  宝藏!
  
  等我!
  
  记住手机版网址:m.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