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三章 不约而同
老铁^一秒钟^记住3^3^小^说^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当秦然从度预留的通道返回到环城的地下深处时,度已经将环城藏宝库内的所有东西搬运到了这里。
  
      毫无疑问,度的挖掘、搬运速度远比秦然想象中的快。
  
      而且,这个地下深处的密室,也远比想象中的深与大。
  
      这间地下密室的深度足足达到了千米。
  
      面积更是有着一个足球场大小。
  
      最重要的是,在这样的面积下,里面依旧塞满了且堆满了各种箱子。
  
      “干得不错,度。”
  
      看着满满当当的收获,秦然没有吝啬自己的称赞。
  
      “为了您我在所不辞。”
  
      度单膝跪地,神情激动的接受着秦然的称赞。
  
      思欧迪之石和梅斯丽之戒操作方式或许略微不同,但是从某些方面来说,支配的效果却是一模一样。
  
      至少,对于眼前的度来说,秦然就是它觉悟后,此生信仰所在。
  
      因此,对于秦然,度是毫无保留的。
  
      “大人,我在搬空这个藏宝库的时候,在它的不远处,还发现了一个小一点的宝库。”
  
      “不过,上面有着许多层的秘法印记,我没有敢轻举妄动。”
  
      度报告着。
  
      “小一点的宝库?”
  
      “应该是那三位王者的私人宝库了。”
  
      度的发现,秦然并不感到意外。
  
      在大多说的时候,城市的藏宝库是王的,王的藏宝库却不一定是城市的。
  
      已经建城的环城,显然也是这样。
  
      同样的,这样的私人宝库中,藏着的东西自然是要更高一级。
  
      不过,想要开启这个私人宝库,却不是简单的事情。
  
      上面的秘法印记就是最大的阻碍,特别是在这个时候,稍有异动,就会被三王发现,那就是前功尽弃了。
  
      十鸟在林,远不如一鸟在手。
  
      深知这个道理的秦然站在密室的入口处,向前望去。
  
      度在搬运的时候,已经将物品大致归类了。
  
      左手边都是装备、道具。
  
      右手边则是一箱箱的渡钱。
  
      中间留下了一个足够三人并肩通过的道路。
  
      装备、道具超过了两百件,渡钱则超过五百箱。
  
      其中装备、道具一半都是魔法级别,剩下的则全都是稀有级别,传说级别则是只有寥寥几件,而且,每一件都标注了,无法带离副本世界。
  
      这让秦然的眉头一皱。
  
      对秦然来说,没有什么是比一大堆战利品无法带走,更让他感到难过的。
  
      所幸的是,秦然很快就想到了其它的解决办法。
  
      交易!
  
      用这些无法带走的物品换成能够带走的。
  
      或者是他需要的。
  
      而在心底,秦然已经有了最佳的人选。
  
      接着,秦然转过身看向了渡钱。
  
      与装备、道具一样,五百箱渡钱中超过半数是铜渡钱,剩余的一小半是银度钱,金渡钱则只有一箱,而且,这一箱还是一个小规格的箱子,仅能够容纳100枚金渡钱。
  
      比想象中的要少不少。
  
      但秦然并没有失望。
  
      因为,他很清楚,环城的财富都是他的。
  
      谁也拿不走。
  
      不在这里,就必然在三王的私人宝库中。
  
      他稍后取来就行了。
  
      而现在?
  
      秦然转过身看向了度。
  
      “你的传送阵能够坚持将这些东西搬走吗?”
  
      秦然指了指装备、道具。
  
      “一次很难。”
  
      “但两次的话,没有问题。”
  
      “它们都是箱子大,占地方,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并没有多大。”
  
      “而且,除了身上的施法材料,我在临时的隐蔽据点内也存放了足够多的施法材料,能够进行至少五次传送。”
  
      度给出了一个好消息。
  
      “很好。”
  
      “将这些装备道具拿出来,全部的搬走。”
  
      秦然吩咐完,度就马上行动起来。
  
      没有更多的关注度,秦然走向了装有渡钱的钱箱子。
  
      看着那种500一箱的规格的铜渡钱、银度钱。
  
      一想到兑换成金渡钱的收益。
  
      秦然是有些肉疼的。
  
      如果能都兑换成金渡钱就好了。
  
      他不自觉的这样想着。
  
      不过,带着这样的想法,秦然却是仍然松开了对暴食的束缚,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最需要的是恢复实力。
  
      只有实力恢复了,他和含羞草才会更安全,才有机会获得更多有价值的战利品。
  
      哪怕是有些耗损,那也是必须要承受的。
  
      大不了找三王弥补就好。
  
      都怪它们让自己不必要的浪费。
  
      早已经等待许久的暴食,在秦然松开束缚时,就如同脱缰的野马般,嗷嗷的冲向了秦然手掌覆盖着的钱箱子。
  
      借助着秦然的手掌将吞食的力量充斥在整个箱子内,呼吸间,整整一箱子铜渡钱瞬间就变得腐朽。
  
      接着,就是第二箱、第三箱
  
      当90箱,足足145000枚铜渡钱被吸收完后,秦然的属性暴涨。
  
      以精神属性为核心,力量、敏捷、体质、感知为辅助,转化后的力量,开始一层层的突破着封印,而秦然的脚步并没有停下。
  
      他向着旁边09箱银度钱走去。
  
      同样是500一箱的规格,09箱就是104500银度钱,换算成铜渡钱的话就是3135000枚铜渡钱。
  
      而如果是换算成金渡钱的话,则是3400的金渡钱。
  
      即使因为金渡钱有着一些神异的地方,在这个时候,也在数量的弥补下,变得微不足道了。
  
      量变足以引起质变!
  
      从ss-开始,秦然的属性一路攀升。
  
      ss!
  
      入阶!
  
      阶!
  
      3阶!
  
      当度将所有的装备道具都搬入了那个临时的隐蔽据点,再次返回到地下的时候,它惊讶的发现刚刚还熠熠生辉的渡钱,全都腐朽了。
  
      两百多箱铜渡钱。
  
      两百多箱银度钱。
  
      就如同是土疙瘩一样,散落在箱子中,连带着那箱子也看起来破旧不堪。
  
      但最让度在意的是秦然!
  
      没有任何的气息的勃发。
  
      也没有什么夸张的姿态。
  
      就站在那里,和它离去时没有什么变化。
  
      却给与了度一种,什么恐怖存在正在缓缓苏醒的感觉。
  
      是什么?
  
      度看不清楚。
  
      也没有心思追究。
  
      它只知道自己追随的大人越发的强大了。
  
      而这就是好事!
  
      一身鳞片的度恭敬的垂手而立,它满含期待的看着自己的那位大人走向了那仅有的一箱金渡钱。
  
      感受到了度期待的目光,秦然没有理会。
  
      他的注意力全都被他此刻的属性信息所吸引
  
      力量:强
  
      敏捷:强
  
      体质:3强
  
      精神:4弱
  
      感知:弱
  
      除去精神属性外,所有的属性都已经恢复到了原本的水准。
  
      秦然每走一步都能够听到身体中血液如同江河般奔腾。
  
      如果不是早已经习惯了用晨曦骑士锻体术来掌控身躯的话,秦然完全无法想象此刻的自己会变成什么糟糕的模样。
  
      也许一步跨出,就能够直接跨越百米,然后直接撞在墙上?
  
      接着,在好似挖掘机一般,余势不止的前进,直到那股前进的力量消散。
  
      假如真的是那副模样的,真的是糟糕透顶!
  
      虽然是距离地面千米之处,但真要那副模样的话,被发现的可能也是极大的。
  
      事实上,如果没有了之前养成的良好习惯,在实力暴涨后,完全无法控制的气息,就足够暴露出他的存在了。
  
      对此心知肚明的秦然,再次开始用晨曦骑士锻体术来适应、掌控自己的身躯。
  
      呼、吸。
  
      呼、吸。
  
      奔腾的血液平息下来。
  
      亢奋的精神归于平静。
  
      当秦然在走到了那箱金渡钱面前时,他的身体已经大致恢复了正常。
  
      但,并不是百分之百掌控!
  
      依旧有些许的不适。
  
      就算是将晨曦骑士锻体术刻到了骨子里,变为了本能,但想要在短时间内彻底适应暴涨的实力,无疑还是难以做到的。
  
      至少需要一到两个小时,才能够再次达到秦然中完美的姿态。
  
      但秦然并没有马上停下,而是直接打开了装有金渡钱的钱箱子。
  
      他,现在需要的就是争分夺秒。
  
      金色的光辉在钱箱子打开的刹那,就溢散出来。
  
      站在钱箱子前的秦然,一瞬间就被笼罩了进去。
  
      秦然再次看到了锁链。
  
      不过,不同的是,那些黑色、细小,曾经密密麻麻的束缚在他的躯干、四肢上的锁链,全都消失不见了。
  
      透明的,好像是头发丝般,没入它头颅的锁链也仅仅剩下六根!
  
      五根如同记忆中的一般粗细。
  
      剩下的一根则是要细很多。
  
      更大的变化则是之前那些若有若无,不停闪烁的锁链。
  
      这些锁链的闪烁变得十分缓慢,仿佛是有气无力的鱼一样,随时可能会死去。
  
      秦然尝试着抓住了其中的一根。
  
      很轻松的,就将最近的一根抓在了手中。
  
      与之前一次一样。
  
      锁链是无比冰冷的。
  
      厌恶感从秦然心底升起。
  
      但
  
      这根锁链却没有了最初那次坚硬!
  
      秦然的手掌在触碰到锁链的那一刻,就能够确定这一点。
  
      下意识的,秦然手掌微微用力。
  
      咔!
  
      没有了黑色锁链的束缚,恢复了力量的秦然,很轻松的就将手中的锁链扯到了一个极致,就在这根锁链即将被扯断的时候,那股极其强烈的危险感再次从心底升起。
  
      没有任何犹豫,十分相信自己本能的秦然直接松开了那根闪烁的锁链。
  
      任由金渡钱的力量去冲击那透明的好像是头发丝般的锁链。
  
      咔!
  
      其中一根最细的锁链,直接断裂了。
  
      同时,秦然回到了地下密室。
  
      扫视了一眼从4弱变为4次的精神属性,秦然眉头紧皱。
  
      并不是因为精神属性的变化,而是刚刚那股危机感。
  
      “那是什么?”
  
      这股危机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在之前,他触碰那些闪烁的锁链时,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而这次,在他的大部分属性都恢复原状后,还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甚至
  
      那种危险的感觉没有丝毫的减弱。
  
      反而是更加的鲜明、浓烈了。
  
      就如同是一桶凝固的鲜血,正在缓慢的溢出般。
  
      “是封印?”
  
      “还是,所谓的”
  
      “唯一副本?”
  
      秦然站在那里默默的思考着。
  
      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在告诉着秦然,他对眼前身处的地方,还是不够了解。
  
      不单单是指之前的艾城或者说是眼前的环城。
  
      而是,更深层次的世界。
  
      先简单的用世界一词来描述吧。
  
      因为,秦然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来形容他刚刚看到的一切。
  
      那里明明是应该是他的身体内,但是却仿佛是一个宽阔的世界一样,如果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么更远的地方会有什么?
  
      那给与我危险的存在,是否就在远方?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出现在了秦然的脑海中。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将目光看向了度。
  
      “之前那个小一点的宝库在哪?”
  
      秦然问道。
  
      “大人,请您跟我来。”
  
      度马上说道,然后,直接转身从密室的一侧,推开一道之前封死的暗门,向上走去。
  
      秦然跟在身后,快步向上。
  
      那个小宝库,他势在必得!
  
      任何时候,实力都是第一位的。
  
      当你需要面对选择的时候,并不是什么命运的玩弄,现实的残酷,只是你的实力不够强。
  
      只要实力够强,就不用选择。
  
      只要实力够强,就可以平推一切。
  
      或者
  
      逆推也是可以的。
  
      秦然知道这一点。
  
      同样的,维克多也知道这一点。
  
      他迫切的需要实力。
  
      因此,他选择了布局这次冬夜战。
  
      可惜的是,意外频发,让他功亏一篑。
  
      他知道,他现在必须要撤离环城。
  
      不过,就这样走,他是十分不甘心的。
  
      他在外面的世界已经失去了一切,多年来经营的名誉、地位。
  
      就这么狼狈的回去,想要东山再起的话,真的是不知道何年何月。
  
      所以,绕了了一个大圈子后,他再次的返回了环城,穿过了最外环后,一路小心翼翼的靠近着环城的核心:王城宝库!
  
      他需要一些东西做为补偿!
  
      还有什么是比环城的宝库更好的了吗?
  
      之前车队离开王城时,他特意观察力王城宝库的位置。
  
      而这个时候,就派上了用场。
  
      看着宝库上的那层层的秘法印记,维克多略微沉吟了一下。
  
      如果有着足够的时间,他能够破除这样的秘法印记。
  
      但现在?
  
      “只能是暴力破除,然后,在三王返回前,选择拿走最珍贵的几件东西了!”
  
      做出决定的维克多没有犹豫,直接动手了。
  
      砰、砰砰!
  
      一柄细长的刺剑出现在维克多的手中。
  
      维克多径直将刺剑抛出,飞刺向了宝库的大门。
  
      剑刃与秘法印记层层碰撞。
  
      毒液、酸液、烈焰、闪电层出不穷。
  
      但都没有对这柄刺剑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砰!
  
      最终,剑刃扎在了大门上。
  
      维克多面带微笑的拿起了刺剑,用力推开了王城宝库的大门。
  
      然后
  
      他的笑容凝固了
  
      上拉加载下一章s>
  
  3`3`小`说`网м.3^3^x^s.cóм值得收藏无广告ろろ小說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