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七章 维克多必须死
    注意到秦然的目光后,有过一次经验的帕拉迪亚,想也不想,直接一个翻滚,就躲到了秦然身后。
  
      接着,他站起来抬头看去。
  
      在看到身后的身影时,帕拉迪亚全身就不由自主的一抖。
  
      他,再次看到了那个腥红的身影。
  
      对于来自宝石区的年轻放牧者来说,这道腥红的身影几乎是成为了梦魇般。
  
      因为,那偷天换日的一幕。
  
      实在是太古刻骨铭心了。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
  
      近代放牧者所接受的教育,早已经没有了所谓的‘神灵’。
  
      事实上,在这个年代,大部分神秘侧的人都不会承认‘神灵’的存在,他们只会认为只是强大者被神化,成为了‘神灵’而已。
  
      可越是这样,就越显得腥红骷髅可怕。
  
      一个足以称之为‘神灵’的对手,对于帕拉迪亚实在是太超出想象了。
  
      他一直将自己的对手定义为普通人。
  
      至多就是比普通人稍强一点的怪异。
  
      像是比肩‘神灵’的对手?
  
      他想都没有想过。
  
      他自认为还能够站在这里,没有跪下,已经是胆识过人了。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他前面还站着秦然。
  
      要是他一个人?
  
      不可能的。
  
      他是眼前之人的俘虏,自然是秦然去哪,他就去哪。
  
      合情合理,对不对?
  
      帕拉迪亚一边很认真的思考外,一边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身躯蜷缩在秦然的背后,让腥红骷髅完全的看不到自己。
  
      秦然感知到了帕拉迪亚的动作。
  
      但是,没有在意。
  
      他更多的将目光放在了腥红骷髅身上。
  
      他不是第一次见腥红骷髅。
  
      可像是这种,面对面,还是第一次。
  
      对方衣衫褴褛,依旧无法看出是什么款式,手中的念珠随着对方的靠近而不停的拨动着,应该是养成了习惯。
  
      骸骨的身躯上,没有残留更多的血肉,但却腥红一片,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眼眶内的灵魂之火熊熊燃烧着,虽然看起来十分的渺小,但给秦然的感觉却好像是两个剧烈燃烧的火把,而在更深处,则蕴藏着一些莫名的力量。
  
      秦然没有更深的追究这种力量。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需要的是让对方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维克多的身上。
  
      所以,他坦然的看着对方。
  
      “有事?”
  
      秦然问道。
  
      “不。”
  
      “我只是很好奇罗阎你。”
  
      “你是叫做罗阎吧?”
  
      “刚刚戴利芬阁下给我做过介绍,虽然你们的语言和环城的语言是一脉相承的,但是细微之处还是有了变化。”
  
      “按照环城这里的称呼,我应该称呼你为阎罗才对。”
  
      腥红骷髅笑了笑说道。
  
      骸骨的脸上自然表现不出笑意,沙哑的声音更是体现不出幽默。
  
      不过,对方大致的是想要这样表现。
  
      似乎是在释放着善意。
  
      “随意。”
  
      秦然不在意的说道。
  
      罗阎,阎罗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称呼。
  
      类似于2567这个另类的称呼。
  
      无论别人怎么称呼他,他依旧是秦然。
  
      至于腥红骷髅表现出的善意?
  
      鬼才会信。
  
      对方来这里干什么,他一清二楚。
  
      而他自然不介意配合对方。
  
      “你是为了它们而来。”
  
      秦然故意转身指了指板车。
  
      “不、不不。”
  
      “那些只是旁枝末节了。”
  
      “环城虽然遭受了大劫,但并不是一个吝啬的盟友,之前交战时的战利品,我们可没有脸面直接要回来。”
  
      “如果我这么做,三位陛下会把我吊在环城外风干的……可惜,环城也崩塌了。”
  
      腥红骷髅连连摆了摆骸骨的手掌。
  
      眼眶中的灵魂之火却是连连跳动。
  
      不仅是在观察着秦然,还有周围的人。
  
      眼前的秦然正常。
  
      身后的两个怪异、三个人类也正常。
  
      果然是我多虑了!
  
      眼前的年轻人只是机缘巧合的开了个头罢了。
  
      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维克多!
  
      维克多必须死!
  
      一想到维克多对它的愚弄,对整个环城的破坏,腥红骷髅眼眶内的灵魂之火跳动的速度就越发的快了。
  
      扭曲的恨意在灵魂之火内释放着。
  
      秦然清楚的感知着这一切,却故作不知情的叹息着。
  
      “对此,我感到很抱歉。”
  
      “我们从未想过维克多会以我们为诱饵,来盗取环城的财富。”
  
      “而我们还是幸运的,很多家伙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死。”
  
      秦然淡淡的说着,语气中却出现了一抹哀伤。
  
      这一抹哀伤顿时引起了腥红骷髅的共鸣。
  
      “我一定要找到这个罪魁祸首。”
  
      “三位陛下也要将他碎尸万段。”
  
      腥红骷髅恶狠狠的说道。
  
      “当然。”
  
      “如果需要帮助的话,请来艾城找我。”
  
      “我不会吝啬。”
  
      秦然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
  
      “真是太好了。”
  
      “如果有需要,我一定会去。”
  
      腥红骷髅貌似高兴的说着。
  
      在之后的几分钟内,秦然与腥红骷髅又以‘维克多’这个话题,进行了深刻的交谈,到离别时,腥红骷髅还有些意犹未尽。
  
      “等我抓到维克多,行刑时,一定会告诉你的阎罗。”
  
      “我会期待的,腥红。”
  
      在这样的对话中,腥红骷髅离去了。
  
      目送着腥红骷髅离去,帕拉迪亚这才松了口气。
  
      “我不建议多见这个家伙。”
  
      “它……太诡异了。”
  
      来自宝石区的年轻放牧者这样的说道。
  
      其实,他想说的是‘可怕’。
  
      不过,在看到周围的人后,有些不好意思明说,这才换了个词汇。
  
      “至少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秦然则是不动声色的回答着。
  
      在场的人或怪异,都不是他这次核心计划的知情者。
  
      也正因为这样,他们它们才能够出现在这里。
  
      像是变色的白色怪异早就在离开地下时销声匿迹了。
  
      就如同是带着三王私人宝库里珍宝提前返回的度一样。
  
      秦然可不会留下那么大的破绽给敌人。
  
      哪怕他确信自己人能够守口如瓶一样。
  
      因为,谁也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奇奇怪怪的能力。
  
      至少,在刚刚,秦然确认腥红骷髅应该是有类似的探查能力。
  
      而且……
  
      对方并没有放弃。
  
      秦然眼角的余光扫过之前对方站立的地方。
  
      在那青草覆盖的地方,一只细小的蛆虫隐蔽在其中。
  
      “罗阎,你说维克多会去哪?”
  
      帕拉迪亚沉吟了一下后,很干脆的换了话题。
  
      “不知道。”
  
      “不过,不论在哪。”
  
      “他都该死!”
  
      秦然沉声说道。
  
      对此,帕拉迪亚没有反驳,一旁的卢坎则是连连点头。
  
      “叛徒!”
  
      “不可饶恕!”
  
      北地森林的放牧者对于叛徒的容忍度一直是0。
  
      “可是那个家伙既然策划了这一切,想必已经找好了退路。”
  
      “我们应该很难找到他了。”
  
      “甚至,那家伙说不定会干脆的‘消失’。”
  
      帕拉迪亚摸着下巴说道。
  
      将自己代入到维克多的角色,帕拉迪亚十分肯定,他必然找到了最佳的退路,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这样冒险。
  
      顿时,周围一片沉默。
  
      即使是北地森林的年轻放牧者都知道帕拉迪亚说的是事实。
  
      “就算一年找不到!”
  
      “我就去找十年!”
  
      “我一定会找到那个混蛋叛徒的!”
  
      沉默了片刻后,卢坎十分认真的说道。
  
      耿直的北地森林放牧者,性格绝对是坚韧不屈,百折不挠的。
  
      而那位北地森林守护者则是一脸欣慰的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
  
      “放心吧。”
  
      “放牧者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软弱。”
  
      “还有那些异人!”
  
      “他们的背后是一个个的家族,这些力量在平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当他们联合起来的时候,绝对是庞然大物!”
  
      “维克多跑不掉的!”
  
      这位北地森林守护者一字一句的说道。
  
      显得信心十足。
  
      这样的信心马上感染了卢坎和帕拉迪亚。
  
      后者更是马上凑过去细细的问了起来。
  
      来自宝石区的年轻放牧者,对维克多表现出了相当的感兴趣。
  
      不。
  
      更准确的说是对维克多所带的宝藏。
  
      秦然没有插嘴。
  
      就这么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
  
      目光则是若有若无的注视着那条蛆虫。
  
      ……
  
      “我们一定会先找到维克多!”
  
      “即使你们占据着种种地利优势!”
  
      腥红骷髅通过蛆虫偷听着秦然等人的对话。
  
      此刻的它再次确认了名叫阎罗的年轻人真的和环城的事件一点关系都没有。
  
      不过,对于放牧者会提前找到维克多,腥红骷髅却是不以为意。
  
      因为,它们拥有着放牧者所不具备的优势:栖王。
  
      虽然现在的栖王陛下因为之前的反噬而略微受伤,但是在拥有对方一大堆血肉做为前提时,想要锁定维克多在哪,还是十分容易的。
  
      带着这样的信念,腥红骷髅返回了环城。
  
      当经过变为废墟的环城外环、内环时,腥红骷髅对于维克多的恨意再次浓烈了数分。
  
      而在进入王城后,看着那空荡荡的宝库,这样的恨意真的是宛如实质。
  
      维克多必须死!
  
      腥红骷髅心底再次暗道。
  
      同时,它的脚步越发的快了。
  
      它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去追踪对方了。
  
      “陛下。”
  
      进入王殿后,腥红骷髅弯腰行礼。
  
      但是,三王并没有理会腥红骷髅。
  
      鹩王、獠王的目光都在看着栖王。
  
      王座内,栖王手中握着一块属于‘维克多’的血肉。
  
      呲、呲呲。
  
      仿佛是点燃的导火索一样,这些血肉极快的燃烧着。
  
      屡屡烟雾从这些血肉中弥漫而出,被栖王吸入了鼻中。
  
      当最后一缕烟雾也进入到了栖王体内时,在这位王者的眼中出现了一条公路,两侧是密林,一根指示牌上清晰的写着:洛萨斯州63号公路。
  
      “洛萨斯州63号公路。”
  
      “他,刚刚经过那里。”
  
      栖王缓缓的说道。
  
      “陛下,请交给我吧。”
  
      腥红骷髅马上说道。
  
      对此,三王没有反对。
  
      环城被毁了,百年心血付之东流,但是它们不会彻底的舍弃环城,在废墟上重建和重新找个地方重新,毫无疑问前者要容易一些。
  
      而这样的事情,需要三王亲力亲为。
  
      因为,它们需要让环城的怪异知道它们的存在。
  
      所以,腥红骷髅就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交给你了。”
  
      “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鹩王代表三王说道。
  
      “当然!”
  
      “维克多,必须死!”
  
      腥红骷髅再次重复道。
  
      ……
  
      就在腥红骷髅出发的时候,放牧者、异人营地也开始了返回。
  
      与来时迷雾不同。
  
      返回时的通道要极为稳定。
  
      秦然带着牛头怪、马头怪,走入其中。
  
      两个怪异一边拉着板车一边好奇的看着通道。
  
      “和走廊一样。”
  
      牛头怪说道。
  
      “那是因为你把你住的地方弄得黏糊糊的。”
  
      马头怪反驳着。
  
      “至少比全是草料的犄角旮旯好。”
  
      牛头怪反讽了一句。
  
      马头怪还想要说些什么时,眼前突然一亮。
  
      它们来到了秦然进入时的那座山上。
  
      站在山上,看着周围的两个怪异,脸上浮现了兴奋。
  
      与环城的‘有限’不同。
  
      这片天地是十分广阔的。
  
      至少,野外一眼看不到边,不像是环城的野外有着‘界限’。
  
      “从这里到那里,是我的地盘!”
  
      兴奋的牛头怪很干脆的说道。
  
      “凭什么?”
  
      “明明是我先看到的!”
  
      马头怪打了个响鼻。
  
      “胡说!”
  
      “是我先看到的!”
  
      牛头怪的额头一下子就顶到了马头怪的额头上,马头怪毫不退缩,双方离开进入到了角力的状态,后面的放牧者、异人们看到这一幕,好奇的看了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
  
      怪异的争斗?
  
      他们见得太多了。
  
      服从于人、异人的怪异,也不是没有。
  
      不过,戴利芬却走了过来。
  
      “罗阎,你的随从需要办理一些手续。”
  
      “这些手续,证明着它们的合法性。”
  
      “当然。”
  
      “它们不能够犯错。”
  
      “任何无故伤害普通人的事情,都会让它们面临审判。”
  
      戴利芬说道。
  
      “嗯。”
  
      “跟我来。”
  
      秦然冲着正在顶牛的牛头怪马头怪说道。
  
      顿时,两个角力的怪异就乖乖的走了过来。
  
      看着两个怪异的模样,戴利芬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不反对放牧者拥有怪异的随从。
  
      但前提是必须要听话。
  
      就在戴利芬给牛头怪、马头怪办理身份证明的时候,叶之餐馆内,正在努力削土豆的李佳佳突然抬起了头。
  
      在她的脑海中,一抹声音不断重复着。
  
      “鲜血,死亡。”
  
      “烈焰,毁灭。”
  
      “他来了!”
  
      “逃离!”
  
      “逃离!”
  
      ……
  
      脑海中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李佳佳削土豆的手一错,差点削到了手。
  
      这让李佳佳大为恼怒。
  
      “闭嘴!”
  
      “我不是贤者!”
  
      “也不是预言家!”
  
      “我的梦想是厨师!”
  
      “厨师,懂吗?”
  
      李佳佳冲着那个声音大吼道。
  
      “怎么了?”
  
      这样的声音自然引起了含羞草的注意。
  
      “老师,我脑海中的那个声音又在说鲜血、死亡、烈焰和毁灭了,一直说他来了……”
  
      “没事的。”
  
      “有些事情,需要习惯。”
  
      面对着含羞草,李佳佳没有隐瞒。
  
      含羞草温和的笑着,安慰着自己的学徒。
  
      然后,转过身,拿起了挂在一旁的围裙。
  
      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温柔。
  
      他。
  
      回来了。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